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我在橫濱吃腦花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小說︰我在橫濱吃腦花| 作者︰玉食錦衣| 類別︰其他類型



    太宰治打開手機, 找到電話簿內的犬金鬼老師,撥通了電話,只是短短幾句話, 他就順利的扭轉了局面。犬金鬼萬次郎帶著人來接的時候, 似乎一點也不介意小伊連累了他的三個偶像。反而看了一眼紅著眼楮明顯狀況不對的小伊,他還惡聲惡氣的關心了一句。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哭成了兔子眼了?”

    犬金組小弟︰……這個眼楮……怎麼看也不是哭腫了的吧?

    當然, 太宰治不只是給犬金組打了電話, 還給了武裝偵探社, 要他們來人去接他們,否則光靠他們自己, 怕是一時間回不去。

    現在還是春天,夜風很冷,偏偏這個時候又下起了雨。

    太宰治拉著小伊回到了倉庫內。

    只是本就廢棄的倉庫因為剛剛的一場戰斗變得有些破破爛爛的,沙發也又是血又是窟窿的。且倉庫的窗戶還是破的,夜風攜裹著雨絲進來。帶來陣陣涼意,

    八株大嘴花身為植物很喜歡這些雨水,但是又不想離開主人太遠,于是就挨挨擠擠的佔據了窗口下的位置,張著大嘴, 感受著風把雨水吹進自己嘴里的快感。

    排成一排的大嘴花︰啊~

    不過大嘴花們開心,太宰治卻不是很開心, 他不喜歡這樣的天氣, 黑漆漆,冰涼涼的,還濕漉漉黏糊糊的,簡直和蛞蝓有的一拼。

    于是他朝著小伊那邊蹭了蹭,厚臉皮的和小伊擠在一塊, 然後驚訝的發現小伊的手一點也不冷。比他的還暖和一點。

    太宰治像是听到了什麼笑話一樣,露出愉悅的笑容。

    小伊一個死人比他大活人還暖和,這可真有趣。他把小伊的手抓起來捂著自己的手。

    “我好冷,小伊幫我捂捂。”

    小伊懵懂的照做。結果眼看著小伊這麼听話,太宰治隨後又得寸進尺的道。

    “這樣還是冷,小伊抱著我好不好?”

    沒錯,一般的情侶是男朋友抱著女朋友,但是冒充小伊男朋友的太宰治就是有那個厚臉皮讓小伊來抱著他,幫他取暖。

    小伊現在好騙的很,听到這話呆愣的伸手就要照做,太宰身材高挑,小伊自然沒辦法完全把他摟在懷里,于是太宰治很快又理直氣壯的要求膝枕。

    臉貼在小伊腿上的時候,感受到那真的和活人沒有什麼差別的體溫,太宰治舒服的喟嘆,然後又忍不住想,如果這個時候是平常的小伊的話,別說讓他取暖了,恐怕一個大耳刮子已經上來了。

    這麼想著,太宰治一點沒有心虛的意思,反而覺得這麼好的機會可一定不能浪費。感受到臉上被小伊的長發弄得癢癢,他大爺似的讓小伊把頭發撩到耳後去。

    小伊乖巧的照做,但下一秒她抬起的手啪的一聲摔在太宰治的臉上,如同上一次一樣,毫無預兆的昏睡了過去。

    剛剛才想著會被打耳光,下一刻就被滿足了的太宰治︰……

    人都昏古區了,太宰治還沒喪心病狂到這樣還要膝枕,他起身檢查了一下,發現小伊和上次的狀況差不多,他想了想把人摟在了自己懷里。

    空曠的倉庫內很是安靜,于是有人說話也就變得過于清晰起來。

    “小伊的身體還真是暖和呢,還軟乎乎的。可惜現在只有沙發,若是給我暖床的話,倒也不錯哦。說好的膝枕沒了,你要記得之後補給我哦。”

    頓了頓,太宰治又輕快道。

    “不說話的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

    六道骸再次回到了復仇者監獄,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監獄,一切破壞黑手黨規則之人都是他們的逮捕對象。它神秘強大恐怖,是一個無數黑手黨害怕的地方,也是讓六道骸很是厭惡的地方。這里就該和那些黑手黨組織家族一樣,全部被他毀滅。

    但是短暫的逃離似乎並沒有什麼用,他的計劃失敗了,別說書了,書的碎片都沒踫到。

    黑漆漆的水牢內,被鎖鏈扣著的六道骸閉著眼,他的面色很是蒼白,眉頭緊皺,之前受到的反噬讓他現在很是痛苦。

    好在□□上的痛苦對他來說還可以忍受,畢竟作為曾經家族的實驗品,他受到的痛苦數不勝數,早就是已經習慣或者說是麻木了。

    他更在意的是,他在那個女人的精神世界所看見的。

    六道骸回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現實中他被關在水牢,但在這里,他想要有什麼就可以有什麼。

    此刻,精神世界的他坐在草地上,周圍綠草如茵,邊上就是蜿蜒清澈的小河,風景似乎不錯,但天空好似鏡子碎裂般的痕跡卻不容忽視,那是他的精神領域受傷的證據。

    不過六道骸暫時沒理會它,而是開始回憶著之前一幕幕。

    他一進入那個女人的精神世界,立刻就有無數的信息碎片朝著他襲擊過來。

    灰蒙蒙的天,黑臭的河水,鼻尖充斥的是腐臭和血腥味,河水中飄著腫脹的浮尸。禿鷲在其上盤旋,忽然,腫脹的浮尸睜開眼楮和他對視。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尸山血海中,腳下是黏膩的血液,身邊是堆積如山的尸骨,他也躺在其中,艱難的喘息著,呼吸仿佛破敗的風箱。他可以感覺到渾身都疼,特別是胸口的劇痛,那里似乎有血在不斷流出,帶走他可憐的體溫。他好像活不長了,這樣苟延殘喘實在是煎熬,可就算是這樣,他還想活,想要繼續活著。

    不……不對,這不是他!

    過于真實的感受迷惑了六道骸,但是他強大的意志讓他恍然驚醒,于是場景再次切換。

    這一次,出現的是一群人,有人在哭嚎,有人在慘叫,還有人在吼叫,不對,那不是人,沒有人腸子拖在地上還能活著,腦袋沒了半個還在行走。這些都是人形的怪物,它們追逐這活人,咬斷活人的脖子,那個人很快死了,但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他又活了,脖子斷了,腦袋耷拉在一邊,慢慢吞吞的爬了起來,渾濁的眼楮滿是貪婪的獸性,開始吼叫著追逐著活人,他……也變成了怪物。

    六道骸呆愣的看著,下一秒,那個怪物竄到了他的眼前,幾乎和他臉貼臉。他本能的想要攻擊,結果場景又換了。

    還是一群人,這次都是活人,他們圍著篝火又唱又跳,但其中卻夾雜著怒罵、哭嚎和慘叫。

    而這些聲音則是來自篝火上被綁著架著的人。

    六道骸看著遠處的場景,那些被架在火上的人的模樣就像是褪了毛的乳豬。

    他的面色難看起來,胸膛劇烈的起伏。

    他是幻術師,他知道這里不是幻境,這里就是那個女人的精神世界,所以這些很可能就是她的記憶片段。

    六道骸惡心的想吐,眼中滿是駭然,如果這些都是記憶片段,那麼那個女人到底……經歷過什麼?

    這麼幾次身歷其境下來,就算是他的意志力再強也被撬開了一絲縫隙,畢竟他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人而已。

    慘叫聲,哭嚎聲好像打著旋一樣往他的腦子里鑽,他頭痛欲裂,捂著耳朵試圖屏蔽掉這些聲音,但是它們卻像是那可怖的漩渦,從他的七竅,從他的毛孔,從他的任何一個縫隙鑽進去,把他的腦子攪合的昏昏沉沉,痛苦難耐。

    這時候,畫面又變了,

    他松了口氣,結果發現這口氣松早了。

    他發現自己拿著槍,正在殺人,不對,是殺那些吃人的怪物。可是可怕的是,他要殺的全是有著一張張幼稚臉龐,還沒他腰部高的小怪物。

    它們身上的小裙子小褲子都破破爛爛的,染上了不少血跡,身上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的,原本應該天真無邪的小臉此刻只有猙獰咆哮。

    他身邊還有著戰友,火力壓制下,那些小怪物的尸體已經在他們的面前堆成了小山。但是它們還是鍥而不舍的踩著同伴的尸體爬上來。

    想到之前看的片段,六道骸立刻意識到,這些小怪物曾經……都是孩子。

    他的手很穩,不對,這是那個女人的記憶,所以是那個女人的手很穩,每一發子彈都直入小怪物的眉心。一顆子彈殺掉一個小怪物。每個小怪物臨死前都會尖叫。它們稚嫩的聲線尖細的嚇人。

    本就頭痛難耐的六道骸因為那一聲聲尖叫讓他越發的痛苦起來,他已經意識到不對了,他在後退,想從這個詭異的精神世界退回去,但是進來容易,出去卻難。

    就在他在劇痛中掙扎的時候,他感覺到臉頰一陣濕潤。他哭了?

    六道骸清醒了一瞬,借著這個機會猛地掙開束縛退了回去,恍惚間他忽然意識到。

    不,他沒哭,是那個女人在哭。

    回憶到這里就結束了,躲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休息的六道骸低頭看了看清澈的河水,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那點濕潤的觸感似乎又出現了。

    半晌,他皺眉拿開自己的手。

    太宰治說的沒錯,那個女人的精神世界確實很危險,竟然可以影響到他。

    不過現在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給他消息的人到底是不是故意隱瞞他的。如果是的話……

    六道骸面色一冷,他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家伙。

    *

    小伊迷迷糊糊的醒來,回憶起昏迷之前的狀況,猛地坐起來,結果發現自己躺在純白的床上,周圍還有消毒水的味道。

    她左右看了看,發現這里似乎是與謝野晶子的醫務室?

    “小伊醒了?”

    套著白大褂的與謝野晶子走過來微笑,只要不露出某種變態的笑容,她這樣子還是挺有成熟女性的風韻的。

    “餓了嗎?先吃點墊墊吧。都是直美他們送來給你的。”

    說著,她拿出一個紙箱子,里面滿滿的都是一些吃的。眾人知道小伊的飯量,所以送來的食物數量相當的可觀。

    小伊確實餓得難受,看見這些食物眼楮一亮,她對與謝野晶子道了一聲謝。拆開餅干包裝就往嘴里倒,嘴巴鼓鼓囊囊的,然後含糊的問道。

    “我昏了多久了?”

    “三天。不吃不喝不動,怎麼檢查都像是個死人一樣。要不是太宰先生說你有過類似的情況不久就會醒過來,我怕是已經聯系殯儀館的人了。”

    與謝野晶子說了個笑話。

    小伊動作一頓,隨後抬眸道。

    “檢查出什麼了嗎?”

    “什麼都沒有,死的透透的了。”

    與謝野晶子輕笑一聲,把檢查報告拿出來遞給她。

    “放心,武裝偵探社的資料是絕密的,就算是政府那邊也不能查看。而且這是唯一的資料。我保證沒有備份。”

    言下之意,小伊隨時可以粉碎這個檢查報告。

    小伊接過檢查報告,上面的並沒有什麼出格的檢查項目,只是對于她的生命體征和腦電波等等進行了檢查而已,就如與謝野晶子說的,任誰看見這份報告都會以為她死的透透的了。說不定還會以為這是一份尸檢報告。

    她咽下嘴里的餅干抬頭。

    “我以為你們對我很好奇。”

    “死人而已,我們見多了,有什麼可好奇的。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返老還童,青春永駐的都有,你這算什麼。不必太放在心上”

    與謝野晶子此刻似乎忘了自己當初在倒塌的火鍋店邊上是怎麼垂涎小伊的肉/體的。畢竟那個時候,小伊之于她只是陌生人,而經過短短半個月的相處,她現在已經認同了這個同伴。更何況……

    “我只要知道你現在是我的同伴就行了,人生在世,這年頭誰還沒點秘密呢?”

    與謝野晶子露出一個輕笑,伸手胡嚕了一把小伊的頭。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陽光中,她的笑容似乎多了點自嘲。

    小伊吃掉了一整箱的零食,總算是沒那麼餓得慌了,她走出了醫務室,在走廊上遇到谷崎直美和谷崎潤一郎,立刻被他們圍住關心的問了又問。

    “什麼時候醒的?”

    “我們送去的點心你吃了嗎?身體好點了嗎?”

    小伊只覺得心中一暖,回想著那一箱子的零食和與謝野晶子的關心,再看看現在的谷崎直美和谷崎潤一郎,她似乎有些明白同伴二字的含義了。

    “身體沒什麼事了,就是有點餓。”

    知道小伊有多能吃又有多窮逼的谷崎直美看了看哥哥,得到同意的眼神後,笑嘻嘻道。

    “既然如此,為了慶祝小伊身體康復,我們去吃那家的火鍋吧?我們請!”

    小伊一愣,趕緊就要拒絕。畢竟她自己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有多能吃,她宰太宰治不心疼,但如果是谷崎直美他們就算了吧。

    不過拒絕無效,谷崎直美是個活潑的性格,摟著小伊的胳膊就把人給拽出了門。

    他們一路到了上一次的火鍋店,沒錯,就是谷崎潤一郎拿著假炸彈演戲,結果被小伊一個真炸彈下去炸塌了的火鍋店。現在已經翻修完畢了。

    這家店听說是華國人開的,味道非常不錯,听說店老板和他們社長是好朋友。

    只是試探著過來,結果發現真的進來了的谷崎直美三人深深覺得,社長和店老板的友情一定很堅固。畢竟因為他們的原因,這家店可是英勇犧牲過。這都沒把他們給列為拒絕往來戶,一定是社長的面子!

    小伊早就想念這里的豬腦花了,要知道自從她背負犬金鬼老師的巨債之後,她頂多是在夢中和可愛的小腦花們相見。

    三個人點好各自喜歡的菜,說說笑笑的喝著烏龍茶等著上菜。

    結果就在這時,一個有些耳熟且甜膩的聲音在小伊的身邊響起。

    “美麗的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在橫濱吃腦花 | 我在橫濱吃腦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