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科幻小說 從紅月開始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事情還是鬧大了(四千字)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事情還是鬧大了(四千字)

小說︰從紅月開始| 作者︰黑山老鬼| 類別︰科幻小說



    ,最快更新從紅月開始 !

    “怎麼回事?”

    “是誰在開槍?”

    “你又是誰,怎麼敢血口噴人?”

    “……”

    槍聲突兀的響起,引起了這個會議室內的混亂與驚變。

    但看到開槍的人已經被抓住了手腕,槍也丟到了桌子上,外面的士兵與安保人員也都已經沖了進來,會議室內的人也漸漸冷靜了下來,頓時變得怒不可遏,紛紛大聲質問喝罵。

    脾氣大的,已經拍著桌子大叫了起來。

    就連群爺,也先是一驚,旋及在陸辛的眼神下稍稍冷靜,意識到了剛才的凶險,頓時勃然大怒,“唰”的一聲,從身邊的手下手里搶過了槍,狠狠向著對面的孫小姐指了過去︰

    “臭丫頭,你敢陰我?”

    “……”

    “唰”“唰”“唰”

    孫小姐身邊的保鏢們立刻沉默寡言的拔槍,齊唰唰對準了群爺。

    群爺手下的人本來也正有些慌,一見對方這樣,同樣端起了槍對準了他們。

    剛剛有些混亂的氣氛,一下子又變得冷凝了起來。

    剛一臉怒容從桌子底下爬出來的人,又有不少悄悄往桌子底下鑽去。

    ……

    “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

    被群爺這邊十幾桿槍指住,那位孫小姐卻穩坐如山。

    起碼從表面上看,似乎她連玩功夫茶的動作,都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腦袋微微垂下,眼楮仍然只是盯著沸水浸泡下茶盞的顏色變化,淡淡的道︰“人是你的人,槍也是你的槍,我一直坐在這里沒有動過,你受到了襲擊,卻非要說是我指示?”

    嘴角勾了勾,淡淡道︰“也許就是你的人看你不順眼,要殺掉你呢?”

    ……

    听她說了這話,就連群爺手底下的人,眼神也微微有些松動。。

    畢竟是烏合之眾,狠勁是有的,但無論是意志,還是素養,都明顯比對方差了不少。

    一听這話似乎也有些道理,便下意識自我懷疑起來了。

    就連群爺自己,也微微怔了一下,旋及有些狐疑的轉頭向銀毛看了過來。

    他可是對這個銀毛還有印象,知道這小子的事業心很重。

    難道真是因為自己說了要清理掉黑草的生意,所以惹得他要暗殺自己?

    迎著群爺的眼神,銀毛已經是戰戰兢兢,臉色煞白。

    似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什麼。

    “不關他的事。”

    陸辛輕聲開口,同時手掌已經搭在了銀毛的肩膀上。

    他畢竟可以借用妹妹的部分能力,所以當他的手掌搭在了銀毛的肩上時,幾乎銀毛身體里的每一根肌肉筋膜的變化,都了然于胸,而且可以做到任意的扭曲,這樣,就不擔心受到了別人影響的銀毛再做出什麼沖動的事情了,然後才慢慢的看向了群爺,低聲解釋︰

    “是那個女人控制了他,才會這麼做的。”

    “她雖然確實沒有動過,但她有能力讓別人按她的意志來做事……”

    “……”

    群爺立刻就相信了陸辛的話,再次轉頭向那位孫小姐看了過去︰“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陸辛的話他其實沒有听明白,只當是銀毛受到了孫小姐的收買。

    “放屁。”

    “胡說八道,污諂孫小姐,你想死不成?”

    “你是什麼人,也敢指責孫小姐?”

    “……”

    而陸辛這一次開口說話,與剛才不同。

    這一次周圍正非常安靜,他的話頓時被周圍的人都听到了。

    一時間,有不少人臉色劇變,紛紛指著陸辛破口大罵,氣勢一個比一個凶。

    甚至孫小姐身後,都已經有不少保鏢的槍口向著他臉上指了過來。

    他們可不知道陸辛的身份,真個把他當成了群爺手下。

    就連那位孫小姐,這時候也眼神冷漠的抬起頭,快速向著陸辛瞥了一眼。

    陸辛居然沒有受到她的影響去刺殺,甚至還阻止了另外一個人,本來就已經讓她足夠吃驚,再加上陸辛直接說出了就是自己指使,言語之間,非常篤定,沒有半點遲疑與不確定。

    這不由得讓她懷疑,難道這也是個能力者?

    只是,群爺這種底層爬起來的小人物,居然也能養得起一位能力者在身邊效力?

    但無論如何,自己的能力者其他人阻止,甚至被人說破了秘密時,心里也已殺機驟現。

    這世界的能力者們,本來就在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生活在紅月之下。

    有人加入了特清部,不介意被人了解,並研究自己的能力。

    也有很大一部分,則是選擇隱藏了起來,將自己的能力當成了最大的秘密。

    這位孫小姐無疑便是此類。

    正常情況下,有人看破了自己的秘密,她的選擇便只有一個,滅口。

    而當周圍的喝罵、指責、槍口,以及孫小姐的眼神同時投過來時,陸辛皺了一下眉頭。

    他是個內向的人,不太習慣處于這種眾人圍觀的位置,再加上他又是個老實人,不懂得耍狠,也不會刻意擺出一副深不可測的姿態,因此他只是下意識抬頭,向他們看了回去。

    只是很平靜的,向這些人看了一眼。

    “唰!”

    這麼一個眼神投了過來,空氣里卻似乎有什麼東西顫動了一下。

    空氣瞬間變得黏稠,仿佛光線都陰暗了幾分,若無若無的,似乎有人“嘻嘻”笑了一聲。

    緊接著,忽然嘩啦啦一陣亂響。

    那幾個指著陸辛喝罵他胡說八道的,猛得一口氣吸不上來,重重跌回了座椅。

    甚至是沒有坐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身體躬成了一只大蝦的模樣,嘴巴大張,像是岸上的魚,吸不進空氣來。

    手里握著槍指向了陸辛的保鏢,則忽然睜大了眼楮。

    他們都呆呆的看著,自己握著槍的手掌,居然一點點變得扭曲。

    食指與拇指交錯在了一起,尾指反著折疊了過來,貼住了手背,中指用力的內彎,與手掌形成了銳角,然後整個手掌,一點點的翻轉,一圈一圈,擰成了一種螺絲般的褶皺。

    “啪啦”,槍都已經掉在了地上,自己居然不感覺疼。

    是妹妹!

    她不知何時跳了出來,不僅生氣的打了那幾個指責陸辛的人一巴掌,還把這幾個拿槍指著陸辛的保鏢手掌都掰成了那種古怪的樣子,陸辛都覺得,妹妹是不是做的有點過份了……

    只是妹妹故意裝作沒有看見陸辛眼神的樣子,若無其事的將目光向別處看去。

    這時來不及說不什麼,畢竟這麼多人看著自己,跟妹妹說話會被當成是神經病的……

    所以陸辛也沒有太在意。

    他根本就沒想把事情搞大,只是察覺了孫小姐的眼神,看了回去而已。

    眼楮一直盯著手里的功夫茶,做的細致認真的孫小姐,只是快速抬頭,看了陸辛一眼。

    恰好在這時,陸辛的眼神投來,兩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孫小姐頓時覺得渾身一震,兩只眼楮刺痛無比,一團團的虛影出現在了視野之中,兩道鮮血從順著眼眶緩緩流了下來。

    而在雙眼劇痛之時,她的身體,也被無形的力量懾住,居然一動也動不了。

    手里拎著的小巧茶壺之中,熱水傾落了下來。

    嘩嘩啦啦,流到了她露在旗袍外面的大腿上,一團白霧升起,皮膚頓時燙得一片通紅。

    ……

    ……

    “哎喲……”

    足足過了兩三秒鐘,才忽然有人反應了過來。

    那些輕輕掐著自己的喉嚨,大口喘著氣的行政廳官員,終于一口氣吸進了肺里。

    旋及便是劇烈的咳嗽,臉都憋的通紅。

    那些拿著槍的保鏢,則一下子就感覺到了手掌的疼痛,抱著手掌大叫了起來。

    那種手掌被徹底扭曲的劇痛,簡直讓人無法忍住,什麼專業與素養全給忘到一邊了。

    “孫小姐……”

    更有人看到孫小姐身體僵立不動,兩只眼楮流出血來的一幕,驚的渾身哆嗦。

    但哪怕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整個會議室里,氣氛都是壓抑而低沉的,痛的或是恐懼的,都不敢讓自己的聲音提的太高,眼神驚恐閃爍的,向著陸辛看了過來,猶如看著魔鬼。

    包括群爺與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都呆呆的看著陸辛。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不是陸辛做的,如果是,那又是怎麼做到的?

    ……

    ……

    “事情還是鬧的有點大了……”

    陸辛微微搖了下頭,其實他真不想這樣,努力收著勁了。

    妹妹調皮,也不關自己的事對不對……

    至于那位孫小姐,就純粹是因為她自己,能力太過淺顯了一點……

    不過,雖然鬧的大了,但仔細想想,自己也沒有什麼做錯的地方,所以陸辛還是很坦然,只是靜靜的向那位孫小姐看了一眼,認真的說道︰“既然做了,就沒有必要不承認。”

    “別人不知道是我們做的,難道我們自己還不知道嗎?”

    “……”

    听著他的話,會議室里沒有人開口。

    那種恐怖壓抑的氣氛,反而一下子更濃了,他這話是承認了自己做的?

    即便是孫小姐,也只是猛得反應了過來,飛快的扔掉了手里的茶壺,痛的縴長手指都在不停的抽搐,眼楮里的血已經順著下巴,流到了白色的旗袍上,一滴一滴,殷紅嚇人。

    但是她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回,就連她的身體,都不敢有太大的反應。

    “你說的沒錯,她確實沒什麼了不起的……”

    陸辛向身邊呆呆站著的銀毛說了一句,然後拍拍群爺的肩膀,道︰

    “你們先聊你們的,我有一些事情需要搞明白。”

    說著,又向壁虎看了一眼,示意他記得維持下秩序,保護群爺的安全。

    “這秩序還用我維持?”

    壁虎心里暗想著,但面上卻是一片嚴肅,重重點了下頭。

    陸辛則手搭在銀毛身上,扶著他向會議室外走了過來,所過之處,人群驚恐的讓開。

    沒有人敢阻攔,甚至把守的士兵在陸辛經過時,還下意識立正了。

    ……

    ……

    雖然群爺表的態,明顯是符合自己心意的,但陸辛還是有些疑惑。

    因此他選擇了在這時候離開會議室。

    絕對不是因為事情一下子鬧的太大,不知道該怎麼收場的原因。

    他臉色平靜,腳步也足夠的平穩的帶著銀毛,走出了會議室,然後目光詢問爬在了旁邊牆壁上的妹妹,便直接在走廊里安保人員的目光注視下,向著一個小型辦公室里走了過來。

    韓冰與紅蛇正在這間辦公室里待著,一見陸辛,立刻就站了起來。

    她們剛才應該也听到了槍聲響起以及士兵及安保人員沖進辦公室的聲音,正有些好奇。

    “那邊出了什麼事?”

    陸辛向她們點了下頭,將銀毛按在了旁邊的長椅上。

    直到這時,銀毛才忽然一口氣喘了過來,表情呆滯,冷汗一層一層的往下流。

    似乎直到這時,他才恢復了理智。

    陸辛沒有看他,向韓冰道︰“剛才有人想殺了群爺,情況已經控制住了。”

    然後微微歪頭,道︰“他的變化怎麼這麼大,是你們安排的?”

    “當然不是。”

    韓冰听了,便明白陸辛指的是什麼,輕輕搖了下頭︰

    “我們是奉命過來支援黑沼城,幫他們解決特殊污染事件的。”

    “見到他們秩序混亂,在一定程度上幫他們維持秩序倒是可以,但卻不會參與到他們的行政事務之中,畢竟,按照我們青港的規定,通過能力影響行政,是絕對不允許的。”

    說到這里,又頓了頓,補充道︰“再說,就算我們安排了也沒用。”

    “這位群爺,本來就是黑草生意起家。看起來勢大錢多,但與黑沼城原本就手握重權的那幫人相比,根基本來就差到了極點。勉強扶他上位,這位子也不一定坐的牢固。”

    “再加上,他一個黑草生意起家的卻要上來清除黑沼城的生意,這不是一個笑話麼?”

    “他不可能服眾的。”

    “……”

    听韓冰細細說了,陸辛也覺得她說的有道理,微微皺眉,道︰“那他現在為什麼這麼做?”

    听到了陸辛的詢問,韓冰與紅蛇,也頓時低聲嘆了口氣。

    她們的臉上,似乎也有些同情與感慨,低聲道︰“是為了他得家人。”

    “嗯?”

    陸辛下意識的向紅蛇看了一眼。

    “不是我。”

    紅蛇急忙擺了擺手,道︰“是他真正的家人。”

    韓冰點了下頭,輕聲道︰“之前的污染事件中,他的家人,結果……都很不好。”<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從紅月開始 | 從紅月開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