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來自深淵的邀請[1]

來自深淵的邀請[1]

小說︰[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類別︰其他類型



    “……布魯斯•韋恩?”

    迪克听克勞斯說局長他特別安排了一個保護名人的任務,順口問了一句是哪位名人,卻不料對方竟吐出了他的養父的名字。

    克勞斯解釋“他準備來布魯德海文出席一個活動,但因為收到了死亡威脅,向bhd請求人身保護。”

    迪克“……”

    什麼鬼?堂堂蝙蝠俠還要申請人身保護??

    出于對布魯斯的了解,迪克知道這絕不是巧合。

    那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難道他在懷疑克勞斯?

    克勞斯看迪克那若有所思的神色,問“怎麼了?”

    迪克收起思緒,坦白道“他是我的養父。”

    因為他知道克勞斯不是那種會將別人的事情到處說的人,所以倒沒有多加隱瞞自己的身份。

    克勞斯對自己的搭擋就是哥譚首富的養子這件事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已經提前知道了。

    自從發現杰森就是羅賓之後,克勞斯開始質疑迪克的身份。他想到近日在布魯德海文傳得沸沸揚揚的夜翼傳說,他很難不把迪克和夜翼聯系起來。

    在網上一搜,結果顯示迪克•格雷森是布魯斯•韋恩的養子,即使杰森很少出現在鏡頭前,但八卦無處不在,哥譚人都知道他們的首富有兩個養子。

    如果杰森就是羅賓,迪克就是夜翼,那布魯斯•韋恩的真正身份也變得耐人尋味起來。

    有傳聞說,布魯斯•韋恩就是蝙蝠俠的資助者,那輛炫酷的蝙蝠車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蝙蝠俠的背後一定有著龐大的金主支持。

    ——或者,蝙蝠俠自己就是那個金主?

    不過事實是不是就是他猜想的那樣,還要等見了面才能知道。

    ……

    然而,意外總是來得很突然,把所有人打個措手不及。

    在準備出發去布魯德海文的前一晚,布魯斯發現杰森又離家出走了。

    在調查一個可疑警探和尋找自己的養子之間,布魯斯不加思索就選擇了後者。

    從小丑事件起已經過去了一周,杰森因為那天晚上的魯莽行動,以及一些積累已久的觀念分歧問題,杰森的任務變成了在家監听,沒再跟蝙蝠俠出去夜巡。

    杰森知道他搞砸了,這一次,他罕有地沒有抗議,乖乖地留在蝙蝠洞做後勤。

    可他總是忍不住想起那天在審訊室里克勞斯對他說的話。

    法律無法給予壞人應有的懲罰,只有法外者可以。

    潛意識是魔鬼,每當他痛揍那些罪犯時,腦海里浮現里總是以前在犯罪巷里慘不忍睹的日子,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拳頭,在他殺死那些罪犯之前,是蝙蝠俠阻止了他。

    蝙蝠俠越是不讓他越過底線,想沖破囚牢的欲望則越是強烈。

    杰森想到了迪克,如果迪克能單飛的話,他是不是也可以呢?然而在仔細地思考這件事之前,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吸引去了。

    如果能夠改變過去,他就該叫自己那天晚上不要用超級電腦做多余的事情。

    可惜沒有如果,他發現他的母親凱薩林,還活著。

    這成了他命運的分歧點。

    凱薩林在他八歲還是九歲的時候因為服毒過量而猝死,他的父親早在這之前就被送進了監獄,然後在監獄中死亡。

    他是怎麼死的,沒人知道,亦沒人有興趣,像他父親那樣的罪犯在哥譚很常見,他們被視為社會的敗類,死了也沒人關心,就像掉進大海里的石子一樣,激不起任何浪花。

    那之後,就只剩下他一個,在犯罪巷里以盜竊為生。

    他專門挑壞人下手,事實上他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傷害,只是一些金錢上的損失。可是落在他身上的拳頭卻不如他一樣仁慈。

    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是犯罪巷教會他的第一條道理。

    直到他遇上了蝙蝠俠。

    杰森再次有了家,還有一個新的身份——羅賓。

    每每想起那六個月的不人道訓練,杰森都忍不住質疑到底當年他是怎麼熬下來的。

    跟那些高強度訓練一樣使他記憶猶新的,是他披上羅賓制服的那天。那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一天,他甚至以為以後再沒有什麼困難可以阻礙他。

    但是,悲劇就是在你以為生命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時候出現。

    踏上前住中東的旅途時,杰森的心情是忐忑而且雀躍的。

    凱薩林能把他認出來嗎?會願意跟他走嗎?

    他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個陷阱,但至少在見到自己的母親那刻,他是發自內心地感受到跟親人重逢的喜悅。

    沒錯,杰森很感激布魯斯給予他的一切,但他清楚只有血緣上的親人才會無條件地愛你。

    凱薩林在父親入獄後的那幾年里過得很混噩,沒有擔當起一個母親的應有的責任,大部份時間都是他在照顧凱薩林,即便如此,她還是他在世界上的最後一個親人,跟他一起度過了九年的時光。

    凱薩林憔悴的樣子讓杰森更加心疼和忍不住自責,這些年里他在韋恩莊園里好吃好住,母親卻在外面受苦。

    不過以後不會了,他甚至已經想好了日後的打算——他要把母親帶回去給布魯斯認識,然後給她安排一個不錯的住處,最好離韋恩莊園不太遠,這樣他就能夠經常去陪伴她。

    懷著滿滿希望的少年眼楮熠熠生輝,笑著說“我帶你離開。”

    所有美好的幻想被一道尖銳的笑聲打破。

    “真是感人啊,小小鳥終于找到了他的母親……”穿著那套標志性的紫色燕尾服的小丑盛裝登場,慘白的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不過啊,現實可不是童話故事,沒有hayend啊!”

    從天堂掉進谷底,只需要一瞬間的時間。

    因為顧忌凱薩林的安全,杰森分了神,導致兩人被一同拿下。

    他太大意了——他早該預料到這是一場騙局,可是情感卻將理智淹沒,在查清凱薩林的身份和當年假死的原因之前,他一心一意地想著要見到自己的母親。

    將蝙蝠俠所教會他的一切拋棄的結果是,小丑的撬棍,一下一下的毆在他身上。

    “哈哈哈哈哈……”

    小丑發了瘋似的揮舞著棍子,每當有鮮血涌出,他更加興奮,猶如找到什麼好玩的樂子一樣,住少年身上不同的地方毆,看看哪里最脆弱。

    為了不讓他這麼快就昏過去,小丑避開了他的腦袋,讓他好好感受所有的疼痛。

    “這里比較痛,還是那里比較痛?你不說話的話我就只能從你的表情猜啦哈哈哈……”

    作為一個成年人,即使小丑是個沒有任何超能力的普通人類,可杰森也只是一個比普通人強壯一點少年。

    他會生病,會流血,也會感到心碎。

    小丑的笑聲與凱薩林的嘶叫交迭在一起。

    杰森數不清身上有多少根骨頭折斷或者粉碎了,他痛得嘴唇在發抖,卻死死咬著唇,不發出一點聲音。

    小丑似乎對他一聲不吭的樣子很不滿,扔了手里的撬棍,換成一把手槍。

    槍口卻並非指向他,而是凱薩林。

    連在小丑的施虐下都沒發出半點哼聲的倔強少年從喉嚨里發出嘶啞的群啊br />
    “不!”

    砰——

    響亮的槍聲掩蓋了他的聲音。

    小丑當著他的臉,殺死了凱薩林。

    母親再一次在他面前死去。

    杰森用盡僅余的力氣,一點一點的,爬到凱薩林的尸體旁邊。他抱著母親逐漸變得冰冷的身體,目光散渙,猶如失去了所有情感的人偶。

    他身上沒有一處是不掛彩的,羅賓制服的上衣本來就是紅色的,經過鮮血的暈染,那片紅顯得更矚目驚心。

    小丑和他的手下在離開前留下一個炸彈。

    還有一句話“是不是在想你的蝙蝠俠爸爸會來救你?噢親愛的,這次他不會來了。”

    蝙蝠俠……

    一個單詞讓杰森的眼楮重新煥發生機。

    是的,可能蝙蝠俠已經追著他來到中東了,只要他能撐過去……羅賓一咬牙,僅余的意志力讓他支撐起這具殘破不堪的身軀。

    當一聲,有什麼東西從他身上掉到地上。

    定眼一看,竟是一個泛著寒光的手銬。

    破碎的意識一點點凝聚。

    自從他從克勞斯那里偷回來後,他就習慣在夜巡時帶上身,原因無他,就是想在抓罪犯時銬住他的雙手,然後帥氣的來一句“你被逮捕了!”。

    可惜蝙蝠俠盯他盯得很緊,杰森一直沒機會用上。

    杰森下意識就想去撿起來,可是當他一蹲下,因為失血過多雙腿一軟,失去了支撐自己的力氣。

    他狼狽地倒在自己和母親的血泊之中,然後就再沒有爬起來的力氣,就如當初那個因為盜竊被抓正,遭到一番毒打最後被扔棄在垃圾堆里的孤兒。

    到頭來,他還是失去了一切。

    時間不等人,炸彈還在倒數。

    他來不及跟布魯斯說謝謝,還有再見。

    至少……至少再給他多一點的時間,隨便來個人吧,天使也好,惡魔也好……

    也許是上帝听見了他的聲音。

    扣扣……

    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鞋出現在模糊的視線里。

    來的卻不是天使。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昨晚鴿了,因為這章本來是老爺來布魯德海文,接著走死靈之書+審判法庭的劇情,但我決定將契約提前,廢稿重寫,改為發刀子了。

    我在真情實感地考慮,要不要讓小丑在這篇文里狗帶(深沉臉

    謝謝大家!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魚丸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吳40瓶;寒犀31瓶;16759038、胖鯉魚20瓶;我超凶10瓶;撒刀渣3瓶;頌頌2瓶;阿墨、暖穗春風1瓶;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