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12]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12]

小說︰[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類別︰其他類型



    克勞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戴安娜了。

    他們倆說不上是朋友,只能算是彼此認識。戴安娜之所有會有他的號碼,乃是因為數年前他們在紐約遇見過。

    他們真正結識于二戰時期。

    一戰時期他是一名美國醫生,從不同的角度體驗戰爭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在二戰期間他換了個身份,成為一名英國軍官,遇見初來倫敦的黛安娜。

    當時她跟在一位英軍上尉的身邊。

    第一次來到人類世界的天堂島公主入世未深,就那麼闖進戰爭委員會的會議中,而當時克勞斯是英國的其中一位代表。

    天堂島公主連介紹自己的時候都不帶掩飾,當人們听說她是來自那個名字很難念的島嶼時,只當她在開玩笑,只有克勞斯知道戴安娜的真正身份。

    宙斯之女。

    奧林匹克十二眾神之王宙斯,神話說創造了人類,但神話那種東西也是由人編出來的,可信性可想而之有多高。

    宙斯是古神,在某程度上跟多瑪姆是一樣的,們都是一界之主,在地球上擁有不少的信徒。

    有的信徒認為自己信奉的神是唯一的神,有的信徒知道有其他神存在,可是他們選擇信奉這個神而不是那個神,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所信奉的神會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好處,例如獲得超越人的力量。

    信奉邪神的信徒們甚至會進行一些召喚儀式,希望神會回應。

    但實際上,神不屑一顧。

    跟們相比,人類過于緲小,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人類自己都不在意踩死一只螞蟻,可他們又認為神會在乎一粒塵埃,可笑至極。

    如果們回應了召喚,要麼是無聊了,要麼……們懷有惡意。

    當克勞斯為戴安娜拉開椅子的時候,數道由男性發出的視線戳在他身上,彷佛在控訴,這個幸運的家伙。

    戴安娜小聲道謝。

    克勞斯“你一點都沒變。”

    戴安娜“你也是。”

    雖然容貌未曾變化,但如今的戴安娜,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入世未深的公主。

    真正沒變的人,是克勞斯。

    他的眼神依然沉著,表情依然淡漠,臉上的笑意好像永遠都無法抵達眼底,除了軍裝變成西裝之外,就跟當初戴安娜在倫敦遇見他的時候分毫不差。

    她依稀記得自己隨著史提夫去見一幫將領,那些男人認為女人沒有資格踏入這重地,想要趕她出去,只有克勞斯幫她說話的時候,她是多麼的驚訝。

    見到他的第一眼,她甚至以為他是一份子。

    當然,這不是指克勞斯是個亞馬遜人,天堂島上只有女性,戴安娜是以為克勞斯是某位藏在人間的神。

    但他不是。

    他說,我不是神,我曾經是神的僕人。

    惡魔跟古神一族,本應是不會有交雜的。

    天使是由真正的造物主創造出來的,是比古神更為高級的存在。因此,有些墮天使甚至會看不起古神,更別說對們心存敬畏了。

    但克勞斯並不是一個“種族歧視者”,他欣賞一切擁有高尚靈魂的種族,無論是人類,外星人,還是神。

    只有一個例外——那些身背白色翅膀的家伙。

    所以他並不吝嗇向當時的戴安娜一些幫助。

    戴安娜點了餐後,克勞斯只要了一杯咖啡。

    “最近哥譚來了個神秘人。”戴安娜直入主題,向他展示一張照片,“他是你的同伴麼?”

    克勞斯垂眸一看,那顆金色腦袋不是路西法還是誰。

    “是的。”他忍住揉額角的沖動,“他做了什麼?”

    戴安娜把路西法的作為全盤托出,克勞斯听完只有一個感想——

    很好,這很路西法。

    “蝙蝠俠已經盯上你們了。”戴安娜把聲音壓得很低,“他是個很厲害的偵探,早晚會發現你們的存在。”

    “那就讓他發現,如果他有這個能耐的話。”惡魔的聲線不含半分情緒,“想要窺探度的人我遇到過無數個,他們很快就會知道,有些秘密不是以人類之軀能夠承受的,他們最後都落得同一下場。”

    理智崩潰,陷入瘋狂,在囈語和幻覺之中死去。

    這就是窺探惡魔秘密的下場。

    跟惡魔和神族相比,人類的壽命不值一提。

    這點戴安娜再也清楚不過。

    這麼多年來,她認識的並且仍在生的人除了在天堂島的同胞之外,就只剩下克勞斯了。

    有時候戴安娜也希望自己跟普通人類一樣,生老病死這樣就不用親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逝去的痛苦,他換了一批又一批,來了又走了,不斷的循環。

    即使她的愛人沒有在那天登上那輛載著炸藥的飛機,今天的他就會是個連走路都走不穩的老頭子,終究還是會離她而去,而她卻一直保持住兩人相遇當天的年輕美貌。

    就如克勞斯當年所說,跟人類相愛沒有好結果。

    可是她不曾後悔過。

    “這個時代已經不同以往了,你做什麼都會留下痕跡。”戴安娜說,“還是說,你們已經準備在世人面前露臉了?”

    這時服務生送來克勞斯的咖啡,他低聲說了聲謝謝。

    他用銀匙在杯里攪拌了幾圈,方才慢條斯理地抬眸“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在意他們的想法?”

    戴安娜深吸一口氣,再呼出。

    “我知道我們的立場有所沖突,在必要的時候,我會對你拔劍。”亞馬遜公主眸光銳利如劍,這樣的眼神襯托得她的臉龐更美麗,卻帶著致命的危險性,“但是我衷心希望那天不要到來,我的朋友。”

    “即使要跟我們開戰?”克勞斯聲音平穩,“我想你很清楚,我的身份代表了什麼。”

    戴安娜毫不猶豫“是的,克勞斯,我很清楚。”

    他問“他們值得你這樣做?”

    她笑了笑“這麼多年過去,我的信念不曾動搖過。”

    shebelieveslove

    這一信念,使她打敗了無可匹敵的阿瑞斯。

    戴安娜閉上眼楮。

    當日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濃烈的煙硝味伴隨著淡淡的血腥味飄來,耳邊槍聲不絕,孩子在哭啼,婦人在群罷煞虻拿鄭 >氳木艘淮斡忠淮撾 諢 畛淶  br />
    “你為什麼不阻止!你明明有這個能力!”她憤怒地說。

    “為什麼?”惡魔冷淡地反問,“這是人類自己種下的惡果,應由他們自己來承受。就算你阻止了這場戰斗,也改變不了他們的本性。”

    無論在人類的社會里融入了多少年,他始終是那個冷冰冰的惡魔。

    用不帶溫度的猩紅雙眸審視人類。

    但是她不一樣。

    她相信人類,也相信愛。

    這些道理,都是由她的一生摯愛教會她的。

    戴安娜睜開眼楮,看著對面的男人,目光不曾退縮。

    “終有一天,你也會明白。”她輕輕道,“你也會明白,愛是怎麼一回事。”

    ……

    午後陽光正好。

    戴安娜走出餐廳,緩緩吐出一口在心里憋了很久的氣。

    她習慣性地把手伸進口袋里,忽然間,摸到了一件冰涼的東西。

    她把東西拿出來,目光變得無比柔和。

    這只手表無論是款式還是年齡都已經很舊了,邊緣的位置有些掉漆,但表面干淨得沒有一點塵埃,可看出持有者多麼愛惜它。

    isavetoday,yousavetheorld

    那個眸里載滿溫柔的男人如此說道。

    每當她想起手表的主人,心里都會一陣陣刺痛。

    可是很快又會被一股暖流捂熱。

    沒錯,人類的確弱小又自私,但是他們在保護所愛之人時會變得無比勇敢和強大。

    他做的是正確的選擇,哪怕這個選擇將他從她的身邊帶走,哪怕這世上除了她以外已經沒人能記住他的名字,可是這個凡人,卻永遠都是她的英雄。

    戴安娜珍重地收起手表,昂首走向蒼穹之下。

    ……

    是次的局長交流會在gcd總局里的議事廳進行。

    在會議開始之前有個簡單的雞尾酒會,克勞斯跟隨著勞倫局長,認識了不少了人,臉上的公式化笑容不曾卸下。

    正如班森所言,克勞斯的確十分搶眼,特別是他今天穿了灰色直紋西裝,配深藍領帶,像極了上流社會里的貴族紳士,過來向勞倫局長打探他的信息的人一個接一個。

    “奧德里奇,這位是戈登局長,我在警校的同窗。”見到老朋友的勞倫局長臉上罕有地綻放出笑容。

    詹姆斯•戈登,在骯髒腐敗的gcd里簡直就是一股清流。

    一年前,他的女兒芭芭拉•戈登被小丑重傷至下半身癱瘓,一個女孩子的一生就這麼毀了。

    但是戈登並沒有因此而倒下,他從憤怒和悲傷中振作更加投入工作,化為打擊罪案的動力。

    不夸張地說,整個gcd都是他一個人在撐著。

    不過,付出未必就會有收獲,小丑至今仍在活蹦亂跳。

    如今親眼一見,這個人的靈魂的確很高尚。

    克勞斯跟戈登握手,微笑里多了點真誠的意味“久仰大名。”

    “我早就想見你了。”戈登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勞倫總是向我吹噓你有多厲害,像你這樣的人材應該過來gcd才對。”

    “嘿,你這是在我面前挖我的人嗎?”勞倫故作生氣。

    寒暄了片刻,到了八時正,會議開始。

    這次交流會的目的在于促進兩地警局合作,提升跨地移交罪犯的效率。

    這事很常發生,不少在哥譚周邊城市的罪犯都會逃到哥譚去,一旦他們進去那無法無天的區域里,bhd就束手無策了,因為他們在哥譚市的範圍里沒有抓捕的權力。

    這樣一來,哥譚就成了一個窩藏各路罪犯的巢穴,龍蛇混雜,本地的罪犯就算了,還有外來罪犯不斷往里面塞,簡直不讓人活。

    不過這些都跟克勞斯無關,這不是他要煩惱的事情,今天他純粹只是陪自己的局長過來露個面。

    戈登在發表著講話,克勞斯看著很專心地听著但其實一個字都沒听進去。

    “……因此,我提倡以下方案,促進gcd和bhd的……”

    一陣突如其來的黑暗打斷了他的演講。

    整棟建築物的電源被切斷,議事廳陷入一片漆黑之中,視力十分有限。

    “怎麼回事?”

    “快去檢查電源……”

    “我聯絡不上維修人員……”

    在場的人都是經驗豐富的警察,想象中的混亂並沒有出現,大家冷靜地應對著這突發情況。

    直到一把瘋瘋癲癲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出“嘿,如此盛大的聚會,怎麼沒人邀請小丑?”

    黑暗中,克勞斯的眸子閃爍了一下。

    這把夢魘般的聲音一響起,部份人就慌了。

    戈登咬牙“小丑……”

    “是不是在猜我在哪里?別心急親愛的,我們很快就會見面,在那之前,先好好睡一覺如何?”

    小丑居然真的唱起了搖籃曲來。

    “不要呼吸!”

    “門打不開了……”

    “咳咳咳……”

    勞倫局長立馬掏槍,朝著窗扣下扳機。

    但是出于安全原因,這窗用的是防彈玻璃,足有幾公分厚,子彈卡在窗上形成了幾數裂縫,卻未被打破。

    用不了多久,氣體蔓延到這個封閉空間的每個角落。

    “hhabye,don039tyoucry,tosleeyoulittlebaby~”

    小丑自得自樂的歌聲還源源不絕的從廣播器傳出來,局長們的聲音越來越小,一個接一個倒下。

    克勞斯自然沒有受到毒氣的影響。

    眼看連戈登都要支持不住了,議事廳里就只剩他們兩人站著。

    他要怎麼做?

    ——當然是表演原地昏迷。

    克勞斯倒要看看,被稱為“惡魔”的哥譚犯罪王子為他帶來了怎麼樣的助慶節目。

    作者有話要說克老師哥譚真是從不讓我失望。

    小丑,危。

    s暫定晚上九點更新,周六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