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5]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5]

小說︰[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類別︰其他類型



    兩天後克勞斯從迪克口中得知,那個偷他手銬的小偷已經回哥譚去了。

    作為一個警察,克勞斯自然不會放任這種行為,不過他並不著急。

    他們一定會再見面的——他心情愉悅地想。

    中午時份,迪克打算出去買午餐,他看克勞斯還坐在位置上工作,不由得懷疑這人是不是不會餓肚子,反正他就沒怎麼見過克勞斯吃東西。

    “要我給你帶什麼嗎?”

    克勞斯沒跟他客氣“美式咖啡不加糖,謝謝。”

    迪克出去大概十分鐘就回來。

    “我放這里吧。”迪克把咖啡放在克勞斯的辦公桌上比較遠離走道的地方,以免有人走過而不小心撞倒,“我不想弄髒你的西裝,它看起來很貴。”

    克勞斯眼也不抬,順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贊美“謝謝,這是古馳的春季新款。”

    迪克“……”

    其實,他只是想調侃一下,沒有夸贊的意思。

    作為哥譚最富有的男人的養子,迪克不至于看見一件上萬的名牌西裝就大驚小怪,這樣的衣服他養父能每一天穿一套還不帶重樣的,令他覺得稀奇的是對方竟然穿正式西裝上班。

    警局沒有要求警探在工作的時候一定要穿正式西裝,只有襯衫加西褲也是可以接受的,而像克勞斯這樣整齊的西裝三件套,彷佛下一秒就要上t台走秀的,迪克還是第一次見。

    無可否認的是,克勞斯的確是配搭得很好看,西裝、馬甲和褲子都是一整套的,內搭顏色淺兩度的格子紋領帶和黑色襯衫,配上棕色的牛津皮鞋,活像是從上世紀的黑白照片里走出來的英國紳士,造型很有年代感,至少迪克沒見過穿西裝穿得比他更有味道的男人。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真的挺有衣品。

    ……有衣品到一個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來上班還是來作秀的地步。

    迪克還注意到他左胸上的口袋里插著一支看著就價值不菲的鋼筆,卻不曾見他用過。

    光靠警探的薪水不可能負擔起這身打扮,所以當初克勞斯來到這個分局時,大家都以為他是個當警察來玩玩的富二代,並且是靠關系進來的。

    “我兒子在哪里?為什麼還不放了他?!”

    一道尖銳的女聲打斷了迪克的思緒,他看過去,班森正在跟一名婦人在邊上說理,婦人說得很激動,班森無可奈可地送走她。

    “小姐,請你冷靜,不然我就要請你離開了。”

    他半推半請的帶婦人離開,但婦人不願,在掙扎的過程里撞上了克勞斯的辦公桌。

    那杯冒著熱氣的咖啡搖晃了一下,眼看就要倒下。

    克勞斯和迪克同時反應極快地伸手去扶。

    因為他們的非人類反應速度,兩人的手背撞在一起,結果誰都沒能扶住咖啡杯,液體灑了克勞斯一桌子。

    克勞斯“……”

    迪克“……”

    大概是兩人都沒料到會出這意外,氣氛莫名有些尷尬。

    幸好在克勞斯去扶杯子的同時把桌上的文件都先撈起來,才逃過被咖啡毀掉的命運。

    他扯了扯領帶,站起來。

    在那一瞬間,迪克感到他的氣息變得極其危險。

    那不是殺意,迪克並沒有感到任何殺意,那只是一絲從男人身上泄漏出來的壓迫感,卻如同潮水一樣淹沒了他,使他的呼吸凝滯了一秒鐘。

    這是在蝙蝠俠身上都不曾感受過的,絕對的壓迫感。

    “請不要給我的同事添麻煩,好嗎?”

    男人垂下眼眸,溫柔地笑著,眼底卻一片冰冷。

    讓人感到自己掉進了冰窖,連血液都在瞬間凝固。

    婦人宛如著魔般,不再吵鬧,眼神空洞地點頭“好、好的。”

    班森忙向克勞斯道歉,然後送婦人離開。

    迪克收起臉上的異樣,像什麼都沒發現那樣對克勞斯說“要不你坐我位置吧。”

    克勞斯點頭“也好。”

    在清潔人員清潔克勞斯的桌子的期間,迪克去用餐,他則把東西都移到迪克的位置上。

    咖啡沒了,他提著杯子走向休息室,打算給自己再泡一杯。

    他並非對咖啡因上癮,只是這樣做讓他增加生活里的儀式感,更像一個人類。

    途中經過升降機的時候,一名卷發的高個子男人和一名稍矮的灰發男人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與他擦身而過,克勞斯還听見對方的碎碎念“我就說了不可能是自殺,那個白痴……”

    “先生,需要幫忙嗎?”

    前面的夏洛克和華生同時回頭,只見黑發綠眸的警探一手插著褲袋,另一手拿著空杯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一聲“哇哦”險些從華生的嘴巴里冒出來。

    這身行頭……也太酷了吧?!

    在華生見到克勞斯的第一眼是驚嘆。第二眼,一個極為模糊的印象徒然在腦海中跳出來。

    他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張臉。

    他拼命地想,如果他真的在哪里見過這張臉的話他不可能不記得,但當他快要想起來之際,就好像有一層薄薄的、無形的膜在阻擋他提取記憶。

    夏洛克的目光牢牢地黏在克勞斯身上,克勞斯亦毫不避諱地迎上大偵探的視線。

    空氣里飄著囂張跋扈的味道。

    過了十來秒,華生看他們誰都不打算先開口,雖然他心里有疑惑,也把疑問壓下去,說“我想找班森警探。”

    克勞斯明知故問“你們找他什麼事?”

    夏洛克難得地扯出一個比較友善的笑容,就如一個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我們是記者,想查詢有關普林斯大道215號案件的事情。”

    克勞斯眉毛一揚,沒有戳穿他的謊言,並且好心的把班森的位置告訴他。

    “奧德里奇,怎麼……了?”

    迪克看見克勞斯站在休息室門口卻久久都不進來,好像在跟什麼人說話,于是走出來看看。

    至于句末為什麼會有斷音,是因為當刻夏洛克從上而下的掃了他一眼,這讓迪克頓時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彷佛在這個男人面前沒穿衣服。

    “沒什麼,這位兩位先生迷路而已。”克勞斯望向夏洛克,笑容里藏著一絲耐人尋味,“是嗎?”

    大偵探沒有露出任何一絲異樣,他臉上堆起虛假的熱情“是的,真是太感謝你了,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直到走出了兩位警探的視線範圍,華生仍久久未能回神,不太確定的道“我好像在哪里……”

    ——見過他,只是還沒有說完,夏洛克就一口咬定“他不對勁。”

    只是華生沒听清楚“抱歉,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他不對勁。”夏洛克邊走邊說,灰藍色的眼楮深處有興奮而不解的微光閃爍著,“我的演繹法對他沒用。”

    “什麼?”華生發出驚訝的聲音。

    夏洛克也覺得很奇怪,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

    當他看著華生,他能夠輕易地看出他的生活習慣,比如用什麼類型的剃須刀,衣服多久沒洗,今晚是否有約會等等,哪怕是剛剛那個走出來的青年,他只需要一眼就能讀出許多訊息。

    ——媲美特種部隊的身體質素和爆發力,小時候遭歷過創傷,可能是父母離異造成的,多半是父親把他養大,家境不錯,他的家並不在布魯德海文,長期睡眠不足……

    可是當他看著那個黑發綠眼的男人時,眼前浮現的只有一堆問號。

    在他身上,沒有一個正常人該有的生活痕跡。

    奧德里奇……夏洛克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

    那兩人的身影逐漸遠去,迪克卻始終都一動不動的盯著遠方。

    克勞斯邁步走進休息室,只擱下一句“格雷森,你再盯著人家看我就要以為你對那位先生一見鐘情了。”

    聞言的迪克嘴角一抽,從大偵探的背影上收回目光。

    他低聲道“那人總給我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迪克很難忽略那個卷發男人給他帶來的怪異感,可是又說不出是為什麼。

    克勞斯一邊弄咖啡機,一邊漫不經心的掀起眼皮“那我讓你舒服了嗎?”

    迪克險些咬到自己的舌頭。

    這人能不能要點臉!不要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就隨便用言語騷擾別人啊!如果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中年大叔,他都能報警了好嗎?!

    ……不對,他自己就是警察!

    但是當迪克看著克勞斯那張臉,他怎麼都無法捂住良心說這是性騷擾。

    這是撩,如果迪克是個直女,大概已經在跟他調情,然後約他今晚吃飯,找個機會去他家,然後拉燈——夜翼的腦子馬上被一大堆黃色廢料佔據。

    你問他為何如此熟練?呵呵。

    可是沒有如果。

    跟克勞斯相處了一段時間,迪克對他的惡趣味有了一定的認識——克勞斯•奧德里奇,喜歡在毫無預兆之下說出一些令人猝不及防的話,然後一臉饒有興致地看他們的反應。

    所以,不可以慫。

    迪克內心穩如老狗,臉上露出一個足以令任何姑娘都心跳加速的笑容,臉不紅氣不喘的直視克勞斯的眼楮“是挺舒服的。”

    來啊。

    要比騷是不是?

    路過的女警腳步一頓,把兩人的對話都听得一清二楚“……?!!”

    作者有話要說大少騷不過騷不過。

    女警這對鎖了。

    上一章有神仙讀者寫了克老師x杰森的手銬y,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敏感詞的關系,被辣雞晉江刪了!!好氣哦!!還我長評!!

    (小聲如果大家下次要寫長評記得小心敏感詞咳咳)

    抱歉昨天事情有點多所以沒更新,下次在周四晚六點更新。

    可以來點評論嗎qq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