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3]

布魯德海文異聞錄[3]

小說︰[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類別︰其他類型



    詭異的沉默延續了幾秒鐘,方才被迪克的輕咳聲打破。

    “這是杰森,我的弟弟。”迪克給他們互相介紹,“這是克勞斯•奧德里奇,我的同事。”

    杰森抬頭,打量這個比迪克還要高的男人。

    布魯德海文中央車站的天花板由玻璃材質打造,采光很好,自然光線令整個空間更開揚。

    陽光照灑在黑發綠眸的男人身上,給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他蒙上一層柔和的光圈,漂亮得不象話,又帶點神秘的氣質。

    男人眉梢一挑,胸袋里的鋼筆折射著金色的光芒,卻不如他的綠眼楮耀眼“你好。”

    “……你好。”

    杰森沖他點點頭,然後觸電似的移開目光。

    迪克繼續訓話“你知不知道布……父親有多擔心你。”

    少年別開臉“他不擔心我。”

    迪克張張口,欲言又止。

    他杰森不擅長隱藏自己的心思,迪克從他的表情便可得知他跟布魯斯多半是起了爭執,才一怒之下離開了哥譚。

    迪克見識過杰森作為羅賓時下手的力度,估計兩人是因為這事而起爭執。

    杰森不像自己,也不像布魯斯,雖然同樣擁有正義感,但三人截然不同的經歷造就了不同的價值觀。他和布魯斯在年幼的時候失去了父母,但好歹也是在完整的家庭長大,感受過家庭的溫暖,從來沒有為三餐溫飽而煩惱過。

    然而杰森不一樣。在他懂事之前,他的家庭就已經支離破碎。

    正因為如此,迪克才沒辦法,也沒有立場去教訓他。

    “我先帶他回家,明天在警局里見吧。”迪克對克勞斯說,其後又發現他好像有點失神,“怎麼了?”

    “沒什麼。”克勞斯瞬間回神,“明天見吧。”

    ……

    跟克勞斯在車站分別後,迪克帶著杰森在坐地鐵回家,某小孩一直一言不發地盯著窗上的倒影看。

    作為大哥,迪克自覺有責任要開導一下這孩子“你要跟我說說你跟布魯斯到底怎麼了麼?”

    “你不會明白。”杰森沒有回頭,他看著車窗上的黑發少年,眼神異常執著,“布魯斯從來不擔心你,你是他眼中的乖寶寶,他甚至會讓你開蝙蝠車。”

    ……你對蝙蝠車到底有多大的執念?

    迪克嘴角一抽,伸出手在杰森毛茸茸的腦袋上亂揉一通“小孩子別整天愁眉苦臉,再說你連駕照都沒有,又怎麼可能讓你開蝙蝠車?我也是花了很多年才有那資格的。”

    杰森打掉迪克的手,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

    杰森的力道一點都不輕,迪克揉了揉手背,在心里嘟嚷了一句。

    真是不可愛的小孩。

    回到家以後,迪克給布魯斯打電話。

    他交代了杰森現在的情況,再多口問了句他們是不是吵架了,得到了一個含糊的回答——“我們有點小爭執”。

    果然就如迪克的猜測,聰明的他不再追問,這是布魯斯和杰森之間的事情,他不應插手,再者布魯斯也不會讓他插手。

    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布魯斯不是那種在孩子跌倒時上前抱起他的父親,他是那種會讓孩子自己站起來,然後一直在背後默默守護的父親。

    這樣的父親養育出來的孩子比任何人都要堅強獨立,卻又比任何人都需要關懷。很多時候他們想要的只是一個擁抱,但可惜的是雖然布魯斯由阿福養大,卻沒有從後者身上養成時刻關心孩子的習慣。

    從破碎家庭長大的杰森只恐怕需要更多的安全感。

    迪克接著問“需要我送他回來嗎?”

    “暫時不用,讓他冷靜一下。”

    說完就掛了線。

    韋恩莊園里,布魯斯•韋恩盯著屏幕上“通話已結束”幾個字,出奇地走了神。

    “你對他太嚴厲了。”老管家把熱茶放在桌上,將他的表情全都收進眼里。

    “我必須對他嚴厲。”男人聲音沙啞,帶著掩飾不住的疲倦,“我不能讓他重返舊路。”

    從廚房出來的迪克看見坐在沙發上的杰森毫無形象地把雙腳放在茶幾上,不由得雙眼一“把你的臭腳從我的茶幾上移開,以及,脫鞋。”

    “他怎麼說?讓你把我打包送回去?”杰森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剛剛跟誰在講電話,語氣有些欠揍但是也乖乖的把腳放下來。

    “隨你喜歡,你想在布魯德海文度個假也可以。”

    迪克把從冰箱里拿出來的一瓶果汁扔給他,少年有些失神地眨眨眼楮,憑著身體的反射條件伸手接住瓶子。

    ……這是不需要他的意思?

    瞬間有種被拋棄的低落情緒涌上心頭,少年默不作聲地擰開瓶蓋,卻擰了好幾次都擰不到,明顯心不在焉。

    “你知道你可以跟我說的。”迪克表情認真,卻把聲音放柔,“任何事情。”

    有那麼一瞬間,杰森幾乎要松口了,但是他又立即意識到,被布魯斯信賴著的迪克不可能理解他。就算他跟迪克坦白,他只會跟布魯斯一樣,嘗試糾正他的想法。

    迪克看他不情願跟自己說,也不強迫他。

    “他是我們的父親,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

    杰森不等他說完就反嘲“那你怎麼離開哥譚?”

    夜翼一言不發。

    因為他不想做下一個蝙蝠俠。

    在迪克開始意識到自己變得越來越像蝙蝠俠時,他向原本的警局遞交調遷申請,離開哥譚,去一座沒有黑暗騎士的城市,而他選了布魯德海文,他讀大學的地方。

    他不是對布魯斯有什麼意見,只是現在羅賓已經很好地接手了他的工作,他似乎再沒有留在哥譚的原因。

    除了是為了擺脫蝙蝠俠,也是為了擺脫“布魯斯•韋恩的養子”的身份。

    在哥譚警局大家都知道他的養父就是哥譚首富,難免會對他有些特別的待遇,並且用異樣的目光看他。

    布魯德海文也不會像哥譚那樣所有人都在圍著韋恩轉,他不姓韋恩,他的臉也不常出現在報紙或者雜志上,如果不是特意去調查他的話,一般都不會發現他的身份。

    他可以在這里有一個新開始。

    杰森打開了電視機,廣告的聲量把凝重的氛圍沖淡了幾分。

    在迪克去洗澡之前,杰森叫住了他“明天我想去你的警局看看。”

    肩上搭著一條毛巾的年輕警探站浴室門口回頭“怎麼突然想來?”

    他之前在gcd工作,杰森就沒有來過。

    杰森含糊地回答“閑著無聊,就參觀一下。”

    迪克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可以,別給我添麻煩就行。”

    ……

    隔天上班,克勞斯就注意到迪克的臉色不太好,想必是被某小孩折騰得不輕。

    “很晚睡?”

    對面的迪克連反應都慢了一拍“……嗯。”

    然後又往嘴巴里灌咖啡。

    杰森心情不太好,害他當沙包陪打了一晚上,這小孩明知道他隔天要上班卻還是逮著他不放……!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迪克卻被局長喊去整理檔案室的文件,走之前他不忘對克勞斯交代杰森等等會來的事情,如果到時間他還沒忙完的話,就替他暫時照看杰森。

    迪克走了沒多久,人就到了。

    克勞斯沒有招待孩子的功夫,只讓他自己一邊玩去“你哥哥暫時在忙,先坐坐吧。”

    路過的班森好奇地打量著黑發少年“這是誰?你弟弟嗎?”

    克勞斯說“格雷森的弟弟。”

    班森走了又回來,這次還給杰森帶了一罐可樂,大概是剛剛去分局里的自動販賣機買的。

    對別人的善意,杰森並不會吝嗇自己的謝意,哪怕他不是一個可樂愛好者。

    “謝謝。”

    “呵呵,乖孩子。”班森慈愛地笑了笑,就差沒有伸手摸少年的腦袋了。

    “……”杰森別扭的低頭,打開那罐可樂。

    他坐了一會兒,就直接把迪克的椅子搬到克勞斯的辦公桌旁邊,看他工作。

    克勞斯看了眼坐在自己旁邊的少年,隨即又繼續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他的字很漂亮,手也很漂亮,杰森就那麼看他填表格看了快十分鐘。

    但再怎麼漂亮,內容也是沉悶,文件處理到一半杰森就悶得打了個呵欠,失去了看下去的興趣。

    “你整天都坐在辦公室里?”他問。

    “有有趣的地方也有沉悶的地方,這就是工作。”克勞斯眼也不抬,“等你長大之後就會懂。”

    杰森一噎,這人不用時時刻刻都在強調他的年齡吧?!

    他撇了撇嘴,還是當義警好,可以抓罪犯又不用寫報告。

    “這是什麼?”

    “不要亂動我的東西。”

    “你會隨身帶著槍和手銬嗎?”

    “嗯哼。”克勞斯微微掀起外套的衣擺,亮出里面的裝備,慢條斯理的說,“你再不乖我就把你銬起來。”

    “……”

    杰森不小心用力過度,捏得可樂罐變了形,溢出的液體沾到他手背上。

    ……這是什麼差勁的警察!威嚇未成年人!

    雖然他不怕!

    克勞斯把文件蓋上,站起來,淡淡地掃他一眼“我去見一見局長,不要亂跑。”

    杰森是那種會乖乖听話的孩子嗎?

    當然不。

    他等了克勞斯一會兒都沒見人影,就去上廁所,途中經過一個寫著“證物室”的房間,他看了一會,趁沒人注意,推開那道大門,溜了進去。

    只不過,他逛了一會就覺得沒意思,他以為警察局的證物室這里起碼會放幾把槍,或者什麼違禁品,可是卻沒有。

    難道他們都沒抓過一個黑幫或者毒販子?

    正當杰森隨手拿了一把軍刀在手里把玩時,一片陰影籠罩了他。

    “小朋友,我不是說不要亂跑?”

    完全沒听見任何腳步聲的杰森差點就下意識的把刀子扔向身後的那人,幸好他及時回頭,不然那張漂亮臉蛋上可能已經被劃花。

    這人走路怎麼沒聲音?!

    黑發綠眸的男人抱著雙手倚在門框上,嘴角微翹,眼神含笑,高大的身型擋住了門外的光線,在他身上投下一大片陰影。

    十五歲的少年身高已達一米七幾,相信不用幾年就能追趕甚至超越迪克。但是在面對這個至少比他高出十公分的男人時,一股壓迫感撲面而來。

    其實杰森並不小,再過三個月他就要滿十六歲,可以考駕照了(但是開蝙蝠車還是不用想),不過在克勞斯的眼中的確是個小孩。

    杰森卻絲毫沒有闖進了不該闖的地方的心虛,桀驁不馴的直視男人“第一,我迷路了。第二,我不叫小朋友。”

    “小朋友不要玩刀。”克勞斯听不見似的伸手取走少年手里的軍刀,然後放回原處,“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想被我上手銬是嗎?”

    “……”少年撇開臉,聲線有點虛,“這地方沒上鎖又不是我的錯。”

    “你哥哥還在忙。”克勞斯沒有跟他計較,反是加深了唇邊的笑意,“想不想看我審問嫌疑犯?”

    他這語氣,說得跟“想不想吃糖”似的。

    杰森遲疑了下,把那句“可以嗎”吞回肚子後,說了一聲“好”。

    作者有話要說為了流暢度,把上章的部份內容挪過來了。

    拐帶兒童現場(

    大蝙蝠抖抖翅膀,探出腦袋嗯?蝙蝠鏢警告)

    我的評論去哪里了!我不介意大家熱情點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 | [綜英美]惡魔的千層套路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