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二十八章 夢境的開始

第二十八章 夢境的開始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想起當初她救治王彩兒之時,她那被包扎的手腕,恐怕也是用了她的血。這一切讓他無法想象,腦中不禁在想,她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他好像從未了解過她。

    “莫要靠近,否則你們便是下一個他!”

    他們的呼喚並沒有影響雲落落半分,她掰開燕無良嘴,紫色的鮮血順著她的手腕慢慢流向他的口中。

    雲落落見此皺了下眉,隨即匯聚靈力,那手腕上的血流猶如小型噴泉,加快了何止數倍。

    “值得嗎?他只不過是一個與你無親無故的陌生人而已!”

    沐顏一臉焦急,眼含怒意的說道。

    “他的傷是為我受的,于情于理,我都得負了這個責。”

    雲落落臉色越來越白,身上的血液已經流淌了小半,聲音也開始變得微弱。

    米粉目視著眼前的一幕,一臉死灰,眼神中滿是疼惜與痛楚,緊握著的雙手青筋暴起,胸口像是有一把無形的刀,正在生生戳動著他的心。

    他很憤怒,但又有些無力,隨即他深吸一口氣,掃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王彩兒,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要不是她,他娘子哪里用得著受這份罪,就讓他悄無聲息的死了便罷了,她為什麼要帶回來?

    王彩兒從米粉下樓後,便一直都在偷看他,幾日不見,她想他想的都快瘋掉了。

    然而令她無法置信的是,至始至終,他連一個正眼都未給她,心里既酸澀,又難過。

    就在這時他突然朝她看了過來,她的心里一喜,緊接著她便白了臉頰。她從未見過他如此模樣,眼神冰冷,沒有一絲情感,甚至看她就像是看一個死人一般,她不禁懼怕的後退一步。

    “好了,把他抬到房間去吧!”

    此時傳來雲落落微弱的聲音。

    “完了……恐怕要躺許……”

    她擦了擦額頭的汗,苦澀一笑,未等她說完便眼前一黑。

    緊接著,她便落入一處熟悉的懷抱,昏沉之際,她看到米粉那張陰郁的臉。

    此時大廳內只剩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燕無良、王彩兒以及雲裳。

    “來人,把他抬到三樓!”

    雲裳瞅著燕無良那已恢復正常但卻毫無血色的臉頰,眼中閃過一絲復雜。

    很快兩名婢女便抬著他走向了三樓。

    雲裳想了下,也跟了上去,就在這時,她的衣衫卻突然被人拉住,她詫異的回過了頭。

    “姐姐,我求求你,收留我吧!我在這里無親無故,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求你收下我吧!我能干活,做飯,洗衣都可以!”

    王彩兒心中很是惱怒,她辛辛苦苦把人送了回來,居然沒有一個人慰問她,反而把她晾在這里置之不理,不得已她只有出此下策。

    眼前的女子看起來也像是個能說上話的,為今之計,想要留下,只能委身求助于她了。

    “收留你也不是不行,可是你這腿…我們可不養閑人的…”

    雲裳微愣,瞅了眼王彩兒的腳下,一臉為難。

    “我就是走路有些顛簸,不耽誤干活的,姐姐,我求求你了。我與落落姐姐和米粉哥哥也算是舊識,你就看在他們的面子上,收留我吧!”

    王彩兒微微低下了頭,在雲裳看不見的臉上,閃過一絲憎恨,在抬頭之時,立即換上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這……那好吧!以後你就做我的貼身婢女吧!來人,給她找個房間安頓下來。”

    雲裳猶豫片刻後,點頭說道。

    “謝謝姐姐,彩兒一定會盡心盡力伺候,報答您的收留之恩。”

    彩兒心里一松,頓時感激的跪下給她磕了個頭。

    “切莫如此。”

    然而雲裳眼疾手快的忙扶住了她,隨後把她交給婢女,並且吩咐了一番,她這才跟著婢女走了。

    “也是個可憐人呢!”

    雲裳目視著她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再次向三樓走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這一善良的舉動,以後會害了多少條無辜的生命,並且給她帶來多少未知的痛苦。

    三樓廂房內,躺在床上的雲落落此刻正昏迷不醒,渾身都被汗水打濕。

    她的臉上時而紅的仿佛要滴出血,時而又渾身抽搐,慘白的像一張紙。

    “怎麼辦…怎麼辦……你倒是想辦法啊?你不是妖嗎?你救她啊?”

    米粉在她的床邊,焦急的給她擦著額頭的汗,眼里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妖也不是萬能的,我也沒有辦法,更何況,你不也是妖!”

    沐顏站在一旁,目光緊鎖,也是心急如焚。

    米粉聞言一愣,隨即眼中浮現一抹頹敗。他說的沒錯,他是妖,可他也是這世界上最沒用的妖。心愛的女人正在受痛苦的折磨,他卻毫無辦法,不禁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

    “有了,我听說,有一種藥,可以抵制紫魄,雖然不能解毒,但是卻可以讓毒素達到平衡!可是……”

    沐顏看著焦急的米粉,眼目閃過一絲微光。

    “可是什麼?”

    米粉一听忙轉過身子問道。

    “可听說這味兒藥只長在俞城的絕命涯,那里時常有野獸出沒,並且也只是傳說…”

    沐顏內心有些猶豫,但他掃過床上的雲落落後,目光又堅定了半分。

    “叫什麼?告訴我,我去找!”

    米粉目光如炬的問道,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想錯過。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訴你,你去俞城找藥,我回狐族看看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這里就交給雲裳。”

    沐顏見此,內心的那一點點的猶豫也都消失殆盡。

    “好!”

    米粉想也未想,便直接點頭應道。

    殊不知他這一去,便是他們悲劇的開始。

    躺在床上的雲落落怎麼也不會想到,當她再次醒來,所有的一切都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然,她此刻也正處于自身難保中。

    她再次來到了夢境,依舊是那雲霧繚繞的天宮。

    不同以往的是,她這次看見的白衣拖尾長裙的女子似乎長大了一些,又或者是成熟了一些,總之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只見那名女子在天池旁慢慢踱步,她偶爾會向天看去,又有時向池中瞅瞅,仿佛那里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