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二十七章 傷他的…不是人!

第二十七章 傷他的…不是人!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雲落落順勢的依偎在他的胸口,漸漸閉上了雙眼。

    這一天發生了太多的事,累的又何止她一人。

    有些事他不問,但不代表他不會想,即便他跟她發誓保證什麼,但她的內心依舊無法安定。

    “其實…我騙了你…你不是我相公……我們未曾成過親!”

    想了想,她還是鼓起勇氣說了出來,但頭始終埋在他的胸口,她不敢看他的眼楮,怕看到他的責怪或者…厭惡。

    “不是你相公還能是什麼,別亂想了,快點睡。”

    米粉內心微動,隨即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漫不經心的說道。

    他的反應並不在她的預料之中,沒有責問,也沒有怪罪。

    “也許那個馨瑤就是你的心上人,也許你就叫清桃,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們根本不認識,我是騙你的…”

    她以為他沒有听清楚,想了想便再次開口說道。

    她等了許久,都沒有得到任何回答,頓時感覺有些不對勁。

    “相公?”

    “………”

    “米粉?”

    “………”

    她喚了兩聲後依舊如此,不禁抬起了頭,這一看,原來人已睡著了。

    這一刻她突然有些失望,但卻也有些慶幸,隨即無奈的再次埋入他的胸口,漸漸的閉上了眼楮。

    過了許久,她的呼吸漸漸變得均勻,頭上的米粉卻慢慢睜開了眼楮,那眼底的復雜久久不散。

    是夜,雲落落再次來到了那處宛如天堂的地方,縹緲如雲的仙宮異常華麗,但卻沒有一絲人氣。

    她順著宮殿慢慢的游蕩,直到再次來到天池邊,她又遇見了那名身穿白色拖尾長裙的少女。

    只見她正在坐在天池的邊上,望著下面的水池,那里仿佛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一般。

    看了半響她突然皺起眉頭,隨手波動一下池水,伴隨著池水流動的還有她指尖那濃郁的銀白。

    雲落落有些驚訝,想不到這年齡看起來不大的女孩,居然有如此淳厚的靈力,這少說也得修行了百年以上吧?

    過了一會後,她才微微抿了下唇,雖然雲霧繚繞的視野里看的並不真切,但雲落落還是稟見了她那張清絕聖潔的臉,那張臉在配合她那一身純白的紗衣,當真是既高貴又清冷。

    雲落落滿足的嘆息一番,她這副模樣,就連廣寒宮的嫦娥仙子都比之不及吧!

    叩叩叩

    第二日一早,雲落落還未起床,便听見了一陣敲門聲。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映入眼簾的是眉頭緊鎖的米粉,正在快速的穿著衣衫,看樣子也是剛剛才起床。

    “落落…”

    門外傳來沐顏的呼喊,听聲音還透著一絲急切。

    “啊…等等!”

    雲落落瞅了一眼臉色不耐的米粉,也開始慌忙的起床整理。

    “出事了,快跟我來!”

    當她打開房門之時,沐顏便急忙拉著她的手往樓下走去。

    “什麼事如此焦急?”

    雲落落一楞,馬上跟隨他的腳步快速走去,隨後又往身後看了一眼,只見米粉臉色鐵青的跟在後面,見她看過來,抿了下唇。

    雲落落眼里閃過一絲抱歉,對他用口型描繪一句‘相公’,他的臉色這才好些。

    當她來到大廳之時,震驚的睜大了眼目,這才知道為何沐顏如此焦急。

    只見地上躺著一個奄奄一息之人,他全身的皮膚都是紫黑之色,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干癟,宛如僵尸。

    他那原本略顯莊嚴的黑色衣衫也早已破爛不堪,身後的三把木劍之中,紅色的那把也已黯然無光,仿佛經歷了一場甚為慘痛的惡戰。在他的身旁,除了雲裳以外還站著一位她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

    “這到底發生了何事,王彩兒你怎麼會在這里?”

    未等雲落落出聲,米粉便率先問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這人是我在路上撿的,他說要我把他送到這里!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拖過來,沒…沒想到米粉哥哥居然也在。”

    王彩兒目光有些閃躲,看了一眼雲落落,略顯局促的說道。

    雲落落聞言眼里閃過一絲詫異,並未作聲,而是直接走到燕無良的身旁,蹲下身子查看他的傷勢。

    “紫魄,中毒已超過三個時辰,之前曾有過度的打斗,咦…這是…身上有明顯的抓痕…傷他的…不是人!”

    其實不用查看她便已經知曉,從她一進大廳便已經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氣息,並且比她以往遇見的還要強烈。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傷的如此之重,看來一直以來是她輕敵了,對方的實力不容小覷。

    這件事帶給她的不僅僅是震驚,還有對未知的恐懼,一個法力高強的捉妖師都能被傷成這樣,那她豈不是等于隨時都有可能坐以待斃。

    而且這件事,明顯就是沖她來的,燕無良的傷是替她受的。

    “不是人?難不成是妖?”

    沐顏略顯詫異的說道。

    “不是妖!”

    雲落落立即搖了搖頭,她敢肯定,這傷痕絕對不是妖精所為。

    看他的傷口,那些抓痕仿佛還帶著明顯的燙傷,就像是一個被燒熱了的烙鐵,生生印在上面一般。

    “不是人也不是妖,那還能是什麼?”

    米粉看著燕無良那紫色的皮膚皺了皺眉,腦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雲落落再次搖了搖頭,眼下她唯一能想到的便只有二十一世紀電視里出現的東西‘僵尸’,可惜這中東西完全是人們封建迷信的幻想,真實世界里根本不純在的。

    雲落落想了片刻便不再猶豫,直接用指甲對著自己的手腕用力一劃,瞬間皮開肉綻,大片殷紫色的血液噴涌而出。

    “落落!”

    “娘子!這是?”

    沐顏看著她那熟悉的動作,愣了愣,突然想起當初與她初見之時,她也是這般毫不吝嗇的為它解毒,不同的是,那時她用的是靈力,而此時用的是她的血。用靈力都快要了她半條命,何況用血,他實在想不出到底要流干她多少血才能救活燕無良。

    而米粉比沐顏更加震驚,他從未想過她居然是以這種自殘的方式來救人,更沒想過,她的毒血居然可以治病。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