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六章 與他夕陽西下

第六章 與他夕陽西下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忙碌了一天,此時正是夕陽西下,火紅的雲霞滾燙如荼,雲落落用手遮住半邊余暉,直視著那刺眼卻又美的過分的天邊。

    “好看嗎?”

    身後傳來熟悉又陌生的清脆,她看了眼地上,雙雙拉長的倒影交織在一起,是那麼得協調卻又顯得那麼得假。

    “好看啊…”

    雲落落再次抬起了頭,嘴角翹起。

    真好啊,至少還有一個人曾與她夕陽西下,也算不枉此生了。

    “那我呢?”

    “呃?什麼?”

    “我好看,還是它好看?”

    身後的人突然上前一步,站在了她的身旁,靜靜的凝望著她的臉頰,似在等她的回答。

    “都好看…不過你比它更美。”

    雲落落側過臉頰,夕陽照耀在他的臉上,朦朧又縹緲。

    米粉未在言語,他們就這樣在金色的光河之下互相對視許久。

    她想,所謂的執子之手,歲月靜好也不過如此了吧?

    太陽漸漸落了下去,帶走了一片塵埃,卻又帶來了夜晚的陰霾。

    “我會想辦法的…”

    米粉看了一眼天邊,鄭重的說道。

    “嗯?你說什麼?”

    雲落落疑惑的反問,然而眼前的人卻轉過了身子,往回走去。

    “喂!米粉!什麼嘛,莫名其妙的!”

    當他們回去之時,還未曾進門便听見陣陣女人的哀嚎聲。

    雲落落心下了然,看來今晚大家都沒得睡了。

    “哎呦丫頭啊,你們可回來了,這這這彩兒她…”

    果然,一進門那哭嚎聲音更甚,王大叔正焦急的來來回回踱步。一見到她立馬奔了過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放心吧,痛苦是必然的,這麼多年都忍過來了,還怕這一時之痛嗎?三日後疼痛方可消失,她便也能下床走動了。”

    雲落落故意大聲的說道,並給了王大叔一個放心的眼神。

    其目的就是為了讓彩兒明白,當痛苦過後,迎來她的是嶄新的人生。

    可雲落落卻不知,彩兒嶄新的人生卻是她痛苦的開始。

    晚上的時候雲落落躺在米粉的懷里,兩個人雖然緊貼著,但卻未有任何逾越的動作,也未曾說什麼,各想各的心事。

    她腦子里很亂,總覺得王彩兒的毒很蹊蹺,但是她卻並未多言,她知道這種小山村根本不會有人會下這種毒的,只能說明彩兒是一個與她一般無二的種子罷了,只可惜彩兒這顆種子並不成功,已經被遺棄了。

    雲落落在心里默默嘆息一番,希望世間再無像彩兒這般的種子。

    她很累,她不想糾結那麼多,她想去找個小縣城,等三日後彩兒能下床便離開,然後開一家小醫館,簡簡單單的與米粉度過這余下的時間。

    然而她卻不知,米粉與她的想法恰恰相反。

    當第二日一早雲落落睜開眼楮時,眼前並沒有米粉的身影,就連被褥都是冷的。

    “米粉?”

    她喚了聲後,立即坐了起來,然而四周除了她便空無一人。

    雲落落突然有些慌張,迅速的穿上了鞋子便跑了出去。

    “王大叔,看見我相公了嗎?”

    院子里王大叔正在擺弄著捕獵的箭頭,見是她,馬上停止了手頭上的事。

    “丫頭醒了啊,你可真是神醫,彩兒今日沒那麼疼了,而且也不在散發臭味了,俺…”

    “大叔,有沒有看見米粉,我相公?”

    雲落落立即打斷了他的喋喋不休,心里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他沒在里面嗎?俺一早起來就在這磨箭了,沒見著他出來啊…”

    “咋了?你們兩口子吵架了?”

    王大叔奇怪的瞅了瞅屋子,在看看她焦急的臉,疑惑的問道。

    雲落落沒有回答反而身子突然軟了下去,一瞬間就像是被掏空了身體,沒了力量的支撐。

    他走了…他走了嗎?他連說都未說便一聲不響的離開了…

    雖然緊僅僅兩日的光陰,但于她來說,卻像是與他度過了漫長的時光,然而這一切只不過是曇花一現。

    她想他應該是恢復記憶了吧,這種間歇性的短暫失憶,也不是沒有過。

    可…就算是她騙了他,好歹打聲招呼吧?原來…她在他那里是那麼的渺小。

    看來一切都是她的自以為是罷了,什麼歲月靜好,什麼執子之手,全是她的一廂情願…

    雲落落就這樣一直在門口坐了一天,就連大叔親自為她送到身旁的碗飯也沒動一口。

    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感覺心很空,其實她想在等等,說不定是他跑出去玩了,等天黑了就會回來。

    但是她也知道,以他那樣的性子,怎麼可能會貪玩吶?這倆日他們的交流雖然不多,但是她卻看的出來,他的長相與他的性子一點都不符。

    明明長了一張張揚肆虐的臉,卻是一個沉默寡言的悶葫蘆。

    “丫頭啊…進屋吧!夜晚風大,別著涼了,俺相信他會回來的,興許是有什麼事耽擱了。”

    王大叔瞅著坐在門檻上的雲落落,默默嘆了口氣。

    雲落落慢慢抬起了頭,看著天上的璀璨星河,扶著門框站起了身子。

    也罷,既然如此,她還期待著什麼,他本就不屬于她,就當他是一個過客吧。

    她雲落落要珍惜時光,不想把這僅剩的兩年光陰浪費在一段毫無意義的感情上面,那樣太蠢了,也許以後就算她死了,他都未必會記得她是誰。

    雲落落回到了那間小屋,躺在了床上,雙眼瞪的大大的,就在昨夜,他們還同床共枕,今日就如此蕭條,還真是可笑吶。

    她就這樣躺了許久,直到暗沉的天空漸漸露出灰色的雲朵,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雲落落一驚,立即轉頭看去,這一看,瞬間捂住了嘴。

    只見他帶著一身風塵僕僕的味道,衣衫上還掛了些許的雜草葉子,手里拎著一個包裹和一個沉重的小袋子,一臉的疲憊,可不就是消失一天一夜的米粉嗎?

    “怎麼醒這麼早?”

    米粉見她看過來,稍顯意外,自如的撢了撢衣衫便主動朝她走來,然後把手里的袋子和包袱遞到她的面前。

    “這是什麼?”

    雲落落並沒有去接,只不過是看了一眼後又把目光挪到他的臉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