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五章 治病

第五章 治病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娘子…”

    此時雲落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絲毫沒有發現,她的面前還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直到耳旁傳來熟悉又陌生的呼喚,她才回過了神。

    “嗯?怎麼了?”

    她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的米粉,面對著那張魅惑的臉,她的心情突然好了許多。

    米粉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後側過了身,她這才看見,王大叔正一臉焦急的站在他的身後。

    “哦,大叔快去找一些干淨的剪刀、紗布、酒精、和幾只田里的蟾蜍呃…也就是癩蛤蟆,記得多抓幾只回來,要小心,別被它咬到了,快去吧。”

    “好,俺這就去!”

    王大叔連半分猶豫都沒有,急沖沖的就出了門。

    雲落落微愣片刻,她真懷疑他有沒有听清楚她說的是什麼。

    “你去幫忙燒一鍋熱水吧!這人手不夠…”

    她轉過了頭對著身旁的米粉輕聲道。

    雖然讓這麼美的人去干粗活有點不太地道,但這也是沒有辦法。

    “好!”

    米粉凝視著她那張有些泛白的臉頰,點了點頭,便轉身去了廚房。

    原本以為他會有些不滿,可他依舊是那副模樣,仿佛她讓他做任何事,他都會去照做。

    她有種錯覺,他就像是被她牽扯著的提線木偶一般,讓他動他就動,不讓他動他就止步不前,沒有一絲自己的感情。

    然而就是他這听話的樣子,讓她感覺她與他之間,深深的隔閡著一條永遠跨越不過去的溝渠。

    雲落落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一進廚房,便看到米粉在灶坑旁不斷填著柴火,雖然做著最尋常不過的事,但卻並沒有影響他的任何美感,反而更像是誤入凡塵的精靈,別有一番唯美。

    雲落落悄咪咪的走到了他的身旁,蹲下身子,雙手抱住了他的後背,小腦瓜還不安分的蹭了蹭。

    而原本忙碌的米粉卻突然僵了下身子,復後又做著手頭上的事。

    “你會一直陪著我嗎…”

    雲落落喃喃自語,像是在問他,也像是在陳述。

    “既然我娶了你,便會陪你一世。”

    他的話簡潔有力,沒有過多華麗的語言,但她卻知道,這是他給出的承諾。

    可…若有一天你發現我是騙你的呢?若是你原本有別的心上人呢?你知不知道…你的一世,只是我的兩年…

    雲落落未曾言語,然而心里卻有許多個疑問,可惜他不知,她也不希望他知,最好永遠都不知,就讓她自私一回吧!

    當鍋中的水開始不斷翻滾著浪花,門外也傳來了王大叔的聲音。

    雲落落深吸一口氣,站起了身子,她要開始忙碌了。

    而她剛轉過身,手卻被身後的人牽扯住了,她詫異的回過了頭。

    只見米粉那一直淡漠的臉上,破天荒的浮現了一抹擔憂。

    “放心吧!你娘子我很厲害的,只不過是解個毒而已,不是什麼大問題。”

    這是她第一次見他臉上出現異樣的神情,而且還是為了她。

    此時的雲落落心情突然大好,對著米粉俏皮的笑了笑後,便踩著輕快的步伐走了出去。

    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米粉的臉上浮現一抹愁緒。

    王大叔把所有需要的工具都準備妥當,就連蟾蜍都有五六只,而且每一只都有兩個拳頭那麼大,被他裝在一個陶瓷的土罐子里,活蹦亂跳的。

    “丫頭,你看看這些行嗎?還缺啥不?”

    雲落落仔細檢查一變後,滿意的點點頭。

    “接下來你就在門口守著!其余的就交給我了,把這些都拿進去吧!在端一盆熱水進來。”

    雲落落對王大叔吩咐一番後便理了理心神,再次進入王彩兒的房間。

    當一切準備就緒以後,雲落落看了眼緊張的王彩兒,此時她的額頭上都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一雙眼楮更是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

    “別害怕,睡一覺吧,醒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王彩兒點了點頭,但那握緊的拳頭還是未曾松開半分。

    雲落落眯了眯眼,趁她不注意之時,指尖一彈,一縷銀色光芒瞬間進入她的身體,大約過了幾息之後,王彩兒逐漸進入熟睡當中。

    雲落落這才開始掀起她的被子,隨後拿起剪刀消了下毒,把她多余的腐肉一點一點剪掉,刮干淨。

    這十幾年的腐臭味可不是開玩笑的,幸好她有一些靈力在身,否則真不知道她能不能忍受的住。

    當她把所有腐肉清理干淨以後,王彩兒的雙腿開始潺潺的流出大量的鮮血。

    雲落落立即把目光放在自己的手腕上,隨後用剪刀無情的刺了下去,同樣她的手腕也開始益處濃厚的粘稠,與王彩兒不同的是,她的血是帶著異香的紫黑色。

    雲落落忙把自己益處的血液滴落在王彩兒流血的腿上,逐漸的涂抹均勻,只見她那原本一直不斷冒出殷弘的雙腿,瞬間像是有自主的生命力一般,不僅吞噬掉雲落落的紫血,甚至是王彩兒自己的也都吸收了個干干淨淨。

    果然,王彩兒不僅是中了毒,而且還被人下了另外一種毒,與那個人很是相似,但好在中毒不深,也幸好遇見的是她,也只有她的血才可以解這種毒。

    此刻王彩兒那雙小腿到腳心處,除了粉色的嫩肉,在無一絲血跡,隨後雲落落從罐子中拿出一只不斷掙扎的蟾蜍,慢慢的扒掉了它的皮,把它的皮小心翼翼的貼在了彩兒的雙腿上。

    直到所有的傷口處都貼滿後,雲落落才拿起紗布給她包扎起來。

    當這一些做完以後,雲落落才松了口氣,隨後給自己的手腕處也包裹起來,掩埋在衣袖的里面。

    “丫頭,好了嗎?俺可以進去看看嗎?”

    當雲落落推開門的一剎那,王大叔立即迎了上來。

    “可以了,不過她此刻正睡著,最好別吵醒她,她醒來會很痛苦!”

    雲落落點了下頭,隨後看向他身後的米粉。

    米粉的臉上又恢復了那般淡漠,見到她也沒有任何情緒,仿佛他之前的擔憂全都是她的錯覺。

    雲落落在心里嘆息一番後,便走了出去。

    而王大叔早在她點頭之時便已經進去了,其實她還有些羨慕王彩兒的,不管咋樣,至少她還有一個父親無私奉獻的照顧了她這麼多年。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