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四章 王彩兒

第四章 王彩兒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俺雖是個沒啥文化的粗人,但俺也懂你的意思,說實在的,這些年十里八村的也看了不少,頭些年吧都說能治好,但這藥費實在太高了。現在這是想治也治不好了,哎…都怪俺沒啥本事,連累了俺閨女,她才二八年華卻…俺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閨女好起來,然後在找個婆家,俺也算對得起孩她娘的在天之靈了。”

    中年大叔說到這里,聲音帶著一絲憧憬和哽咽,就連她的心也跟著泛起一絲漣漪。人常說道,大富大貴既是安樂,卻不知…活著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奢侈的事情,亦如她自己。

    中年大叔帶著雲落落一前一後的走進了他閨女的屋子。

    一進門雲落落便忍不住皺了皺眉,她的鼻息之間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難聞氣味,這股味道她並不陌生,那是一種皮肉腐爛的臭氣,不僅如此,隱約間她還嗅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但就是這熟悉的氣息讓她感到了深深的疑惑,這怎麼可能,這世間除了那個人,估計在也不會有人會這種邪惡的方法,而且他現如今已經死了,莫非……

    “這就是俺閨女王彩兒,丫頭也聞到了吧,這味道就是從那惡疾散發出來的,俺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吶! ”

    雲落落順著大叔的指點向床上看去,只一眼便有些詫異,看這中年大叔的長相平凡無比,可他這閨女卻長的異常美艷,而且因長年臥床久不見陽光,反倒有種病態之美。

    此時的她腦中突然浮現一個人名,林妹妹。

    “爹…這位是?”

    躺在床上的王彩兒在看到雲落落之時,也好奇的打量了她一眼,隨後望向中年男子疑惑的問道。

    “這是來咱家借宿的丫頭,她是個醫者,想著給你看看病。”

    中年男子走到王彩兒的床前,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雖未有過多的言語,但他臉上的疼惜,任誰都看的出來。

    “爹…您都知道…我這病是好不了了…都怪女兒無用,一直沒能盡孝,反而還拖累了父親。要不是我,咱家也不會這麼貧困…”

    王彩兒聞言眼中先是閃過一絲微光,隨後又暗淡下去,話中還帶著深深的自責。

    “傻丫頭,說什麼胡話,你永遠是我的好閨女。”

    中年男子看著王彩兒,雖是面帶笑容,但那眼底卻泛著濕潤。

    雲落落瞅著眼前的一幕,心里嘆了口氣,隨後默默的走到了王彩兒的床邊,先是給她把了個脈。

    而王姓父女見此也開始變的緊張起來,大氣都不敢喘。

    雲落落知道,雖然他們說是不在意,但其實內心卻還是渴望著奇跡出現。這種感覺她也曾體會過,可惜的是…她沒有王彩兒那麼幸運罷了。

    當她號完脈象之後,心里再次肯定了之前的疑惑。

    “大叔您先出去一下,我還要進一步的觀察。”

    她的話很平淡,臉上也沒有任何異樣,她也不想故弄玄虛,現在只差最後一步她便可確診了。

    “俺閨女的病是不是…”

    然而她的想法別人卻不知,中年大叔看著她沒有任何情緒的神情,反而更加緊張的問道。

    中年大叔的話剛說到一半,隨後看了一下彩兒那黯然失色的臉又咽了回去。

    而收到目光的彩兒卻並沒有說什麼,反而對著他笑了笑,苦澀的搖了搖頭。

    “放心,以我的經驗來看,她這不是什麼惡疾,應該能治,但具體還要確診以後才能得知。”

    雲落落看著他們仿佛馬上要生離死別的模樣,心里既羨慕又想笑。

    “丫頭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能治好俺閨女的病?”

    中年男子先是一楞,隨後快速的來到她的面前,不敢置信的大聲問道。

    “真的嗎?我…我的病能治好嗎?”

    與他一樣激動的王彩兒,立即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望向雲落落,雙眼之中帶著無盡的渴望和希冀。

    “先別開心的太早,具體能不能治還要等我確認一下,現在麻煩大叔先出去吧!”

    雲落落見他們這激動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要把她生吞活剝了吶,但也更加讓她感受到了他們的真實的性情,和那種對健康的渴求。

    “好好好,俺出去,俺出去,俺這就出去,太好了,閨女!你有救了…俺閨女有救了…”

    中年大叔有些語無倫次,興奮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直到他關上了門,還能听到他那從屋外傳來的聲音。

    此時房間終于安靜了下來,雲落落也舒了一口氣,她看了一眼喜而泣急的王彩兒,沒有說話,直接撩開了她的被子。

    果然…如她預料那般,從彩兒的小腿開始一直到腳心,所有的肌膚都潰爛到一種無法想象的地步。

    那些流出來的膿水,都快趕上五顏六色的水墨了,雖被層層的紗布和那野草的包裹,但還是遮不住那些不斷向外溢出的粘稠。

    雲落落見此擰了下眉,如此包扎,難怪會傳出這麼濃郁的惡臭。

    “這是大叔替你包的?”

    她抬頭看向還在興奮中沒回過神的王彩兒。

    “是我自己包的,爹只是把碾好的藥送到我的身邊,我娘死的早,父女有別,都是我自己弄的。”

    王彩兒听到她的疑問,擦了擦眼角的淚,搖了搖頭哽咽著說道。

    好吧,讓一個病人自己照顧自己,也實在是難為她了,這潰爛的傷口根本就沒有消毒,這才導致她越來越嚴重,這也是為何其它人剛開始說能治,現在卻不能治的原因了。

    “放心吧,這不是病,只是被某種蚊蟲叮咬,中了毒,但沒有妥善的治療衍變成了皰疹性潰瘍,我先去讓大叔準備準備,不出意外的話,半月後便可下床行走。”

    雲落落說完後,在次給她蓋好了被子,便走了出去。

    而王彩兒听的糊里糊涂,但卻懂了個了大概,尤其是她的最後一句。

    無疑這肯定性的答復,再次讓她崩了這麼多年的情緒,徹底的釋放出來。

    當雲落落走出房間後,立即大口的喘了一口氣,只覺得長年臥床的病人,周身的氣息都令人感到壓抑,此刻她真佩服那些做醫生的,得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保持鎮定的去面對生離死別。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