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三章 藥體

第三章 藥體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有的住就不錯了,哪里還敢挑剔,還要多謝大叔的收留。”

    雲落落忙拉著米粉的手,走進了屋,巡視一番,房子雖然破敗但屋內卻還算干淨。

    “你們就在這屋睡一晚吧,餓了吧?俺去給你們小兩口拿點吃的。”

    男子說完後,轉身便走了出去,不一會便端了兩碗米湯,和兩個玉米餅子。

    “吃點吧,粗茶淡飯,別嫌棄!”

    中年男子把東西交到她的手上看了她一眼,隨後又瞅了一眼米粉,臉上的表情怪怪的,但卻什麼也未說便離開了。

    “謝謝大叔,給您添麻煩了!”

    雲落落當然知道他在糾結什麼,肯定是她和米粉的關系。

    她知道,任誰看見他們,都不會覺得他們是夫妻,一個長相平平,一個天人之姿,確實不太相配。

    中年男子這一走,累了一天的雲落落終于喘了口氣,大咧咧的躺在了床上。

    此時的她,除了想美美的睡上一覺以外,啥都不想干。

    然而就在她雙眼微咪之時,鼻息之間傳來一股淡淡的桃香。

    雲落落疑惑的睜開了眼楮,而眼前放大的臉頰讓她的呼吸突然變的粗重。

    “吃了東西在睡吧!”

    米粉站在她的身旁,低頭俯視著傻愣愣的她,輕聲說道。

    “哦…”

    雲落落眨巴眨巴眼,應了聲,但身子卻未動。

    米粉靜默一會,轉身離開了她的視線,就在她還在挺尸之時,他端著碗坐在了她的身旁。

    他那青蔥玉指握著勺子,波動一番後遞到她的嘴邊。

    雲落落看著眼前勺子里的米粥,和他那白皙的手指,在瞅瞅他那妖媚卻並無情緒的臉頰,忍不住咽了下唾液。

    “在想什麼,還不張嘴!”

    他的聲音如他的人一樣,並沒有多大的起伏,仿佛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

    “哦…”

    雲落落張開了嘴,一口一口的吃著,當一碗粥喝光後,雲落落還在沉思,她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仿佛此刻活在了夢里。

    她就這樣發呆了許久,久到米粉吃完東西,躺在她的身旁她都不知。

    直到她的睡意再次來臨,番了個身,才發現他竟然躺在了她的一旁。

    “呃……你你你!!”

    雲落落立即抬起了頭,腦子有些發懵,一時間竟話也說不出來。

    “睡吧!”

    與之相反,米粉卻比她淡定的多,拉扯著被子蓋到了兩人的身上,那毫無違和感的動作,竟讓她有種他們仿佛真是在一起許久的夫妻。

    “呃…”

    她承認她是覬覦他的美貌,甚至不惜連哄帶騙的,但當這事情擺在眼前時,她突然有些慫了。

    她兩世加起來也從未像現在這般,真的與一個陌生的男子睡在一起,內心說不慌那是假的。

    更何況這個男人還長的如此誘惑,此刻她的心和腦子都亂糟糟的,總有一些限制級的畫面不請自來。

    而她原本的睡意也蕩然無存,心里砰砰直跳,一會動動手一會  腿的,有時候不小心還會踫到他的身子,更是讓她本就緊張的心更加躁動,可無論她怎麼克制,激蕩的心就是安靜不下來。

    “呃…”

    就在雲落落心煩意亂之時,身旁的米粉突然翻了個身,一把攬過她的腰,緊緊的摟住了她那不安分的身子。

    此刻雲落落的頭埋在了他的胸口之間,雖然隔著衣衫,但他身上那股令人迷戀的桃花之香還是深深的撲入她的鼻息,令她那煩躁的心,漸漸冷卻下來。

    不久後,屋內傳來她那陣陣均勻的呼吸聲,而米粉卻久久無眠。

    翌日

    雲落落慢慢睜開了眼楮,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美到天地都為之動容,鬼神都要哭泣的容顏。

    熟睡中的他少了一份冷漠,多了一些俏皮,但依舊是美的那麼耀眼。

    她就這樣觀望了許久,最後她慢慢的抬起了頭,逐漸靠近他那處淡粉色的柔軟。

    她想,那里的滋味一定很甜,既然睡都睡了,那她親一下不過分吧?雖然心里是這樣想的,但實際行動卻永遠跟不上她的節奏。

    最後當她終于狠下心來之時,身下的人卻已經睜開了眸子。

    剛睡醒的米粉,眼中還帶著一絲迷離,隨後在看到近在咫尺的她時變成了疑惑。

    “嗨…早安啊!”

    雲落落一怔,臉上立即閃過一絲尷尬與懊惱,匆忙的下了床,人一閃,便逃離了現場。

    而她身後的米粉也已經坐了起來,望著她慌亂的背影,輕輕的勾了勾嘴角。

    當雲落落洗漱完畢後,一出門便看見那位中年男子正在院子里搗鼓一些凌亂的雜草,在一個破舊的罐子里不斷的捶打。

    “大叔,您這是?”

    她看了半響,忍不住上前詢問道。

    “咦? 丫頭醒啦!哎!家門不幸啊,我家老婆子去的早,留下個女娃娃還患有惡疾,得長年靠藥養著,咱們家困難,只能用這百靈草勉強續命了。”

    中年男子說罷後,那張被風霜侵略過的臉頰上閃過一絲悲痛,隨後搖了搖頭,再次忙活起來。

    雲落落沉默了一會,看著他不斷的去搗鼓那罐子,什麼百靈草,那分明就是山上的野草罷了,這東西根本就不能治病。

    “能帶我去看看您的閨女嗎 小女不才,略懂一些醫術,興許能幫的上忙。”

    也不是她雲落落大發善心,只不過是一時之間感同身受,讓她突然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和那長年唉聲嘆氣的爸爸。

    “丫頭還是個醫者?哎…看也沒用,她這惡疾已經十幾年了。頭些年也看過不少,但這藥錢…就給耽擱了,現在更是勉強度日罷了。”

    男子聞言先是一愣,看著她的目光帶點不可思議,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只是略知皮毛罷了,可談不上醫者,大叔您何必如此妄下斷言,不如先讓我看看,興許能幫得上忙呢?”

    “這…那好吧!那就麻煩丫頭了!”

    “麻煩談不上,不過大叔也別抱人太大希望,我盡量一試。”

    雲落落笑了笑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後,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他女兒,還得先看了才行,不過以她這些年的經驗,除非是什麼癌癥,否則還真沒有什麼她治不了的病,畢竟她本身就是藥體。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