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絕色妖夫之落桃 第一章 跳崖

第一章 跳崖

小說︰絕色妖夫之落桃| 作者︰月落下的詩| 類別︰恐怖靈異



    咋暖的初春耀陽和煦,微風徐來,給這片偉岸的青山平添一抹柔情之意。

    “老頭兒,安心的去吧,你不虧,怎麼說我也伺候了你這麼多年!”

    雲落落跪在山崖之巔,一臉悲淒,身上穿著破麻衣,頭上帶著一頂只能遮住半張臉的破草帽。

    不知道的絕對會以為她在哀瞑,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哀傷的神情絕不是因為她憂傷死了人,而是山頂的風太大,凍的!

    “咳!您平時也沒少折磨我,不過呢…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這不,你死了我還給你挖了個坑,沒讓你暴尸荒野!也算給您盡孝了!”

    雲落落邊說邊對著墳頭磕了個頭,隨後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徑直的越過了墳包,朝著懸崖跳去。

    雖然師傅死了,但她的心里卻異常歡喜。

    八年了,她穿到這副身體上時才十歲,如今眨眼間她已經二九年華。

    至始至終她都沒忘記前世病痛折磨的痛苦,本以為穿到這個世界會是她新的開始,然而新一輪的痛苦卻再次臨幸而至。

    多少個日日夜夜她受盡了無數次的折磨,被逼生吞世間萬種毒物,一次又一次的割破血管去喂養老頭本就該死,卻苟延殘喘的身軀。

    就在昨夜,她終于狠下心來,吃了萬幽蓮。

    這萬幽蓮本是千年難遇的良藥,然而與她體內的毒素一陰一陽兩兩相加,迫使她體內的毒素發生質變。

    雲落落想起老頭臨終前那不可思議的神情,她的心就特別興奮。

    雖然她也因此只剩下兩年的壽命,但她不悔,哪怕幸福的死去,她也不要痛苦的苟活!

    人類本就是有的動物,對于壽元更是貪婪,但她卻覺得,只要能珍惜當下,做想做的事,吃想吃的東西,看最美麗的風景,便很好了。

    哪怕她毒素已經侵入骨髓,但卻也是世間難得的藥體之身,她身上每一滴血都可分分鐘生死人,肉白骨,當然,也可瞬間讓人永入輪回。

    雲落落的身子不斷從高處向下墜落,雖是跳崖,但靈力卻自如的護體,使她處于漂浮之中。

    這些年跟在老頭兒的身邊,多多少少也學了些靈術的皮毛,雖然他喝她的血,極其殘忍,但對于她偷看他靈書學習靈術的事,卻毫不在乎。

    雲落落打量著四周,這里到處都是堅硬的山壁,一眼望不到底,實在太高了,如果不是她親身經歷,她是絕對不會相信在這麼高處的山巔之上還能有人生活。

    也幸虧她偷學了一些靈術,否則她還真不敢從這麼高的懸崖跳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她眼皮發硬漸漸瞌睡之時,突然一聲驚雷,震動了天地,兩處的山峰都開始搖晃,嚇的她靈力一時失控,以一種快到不可思議的極速而降落。

    “啊啊啊……”

    驚慌失措的雲落落,雙眼瞪大,看著眼前猶如過山車一般的畫面,心里無限淒涼,怎麼就連兩年時間都不給她,天道不公吶!

    咚!

    “呃……臥槽,該不會是死了吧?”

    雲落落望著天上不斷盤旋的喜鵲,只覺得兩眼泛光,全是星星點點。

    這里四周清風翠綠,陣陣桃香,此景當是如詩如畫,如果不是有一只喜鵲崽子正好憋不住拉到她的臉上,她肯定會非常歡喜的說一句,大好河山吶!

    臉上的冰涼還帶著一股子異常刺鼻的味道,給原本濃郁的桃香,沖淡了不少,同時也讓她的大腦一陣回旋,心里卻在疑問,這喜鵲今天吃的啥?怎麼還拉稀呢?

    她隨手抹掉了鳥屎,不經意間支撐著身體想坐起來,然而手剛一踫到身下,她卻愣住了。

    雲落落有些不可思議的去摸了摸,這一摸她臉上的神情更加驚訝。

    “熱的?”

    張了張嘴,最後只吐出這一句,似在確定,也似在疑問。

    “呃……不僅熱…還很軟!”

    當雲落落再次摸索一番後,肯定的點點頭。

    這個發現讓她有些雀躍,莫不是她運氣好,沒摔死,反倒是砸到了哪只不知名的野獸身上?看來今天晚上有肉吃了。

    雲落落越想越興奮,迅速的坐起來,然後轉過了頭。

    只一眼,她感覺呼吸都要停止了,心在快速的跳動,一種來自瀕臨死亡與新生的異樣感覺,讓她徹底傻在了那里。

    她看到了什麼?老天爺啊她這不是在做夢吧?心里有無數個問號充斥,只覺大腦徹底死機。

    盡管她來自現代,有無數個詩句可以去形容,但她卻覺得,世間所有的詞匯用在他的身上,都會覺得是對他的一種褻瀆。

    他就像是晚霞的夕陽,只要靜靜的躺在那里,世界都會迷戀上他金色的光明。

    他更像是黑暗過後的黎明,哪怕天地經歷了無盡的深淵,世間萬物都抵擋不住他破曉時的火紅。

    他的美,已經超越了她的認知,她的心跳動著,又像死去了,就這樣反復許久後,她才終于從那份清醒著的夢魘中醒來。

    雲落落驚慌的克制住身上的所有感官細胞,這才費力的移開了視線。

    “呼……要死了要死了!”

    她用力的大口深呼吸幾番後,澎湃激昂的心,這才稍稍緩和了下來,可那份令人窒息的美,她卻怎麼也不敢再去觀望。

    “喂……那個…”

    雲落落爬到了他的身旁,用手輕輕推搡著,有心想探探他的鼻息,可又怕再一次陷入那份驚鴻的夢境之中。

    最後她還是咬了咬牙,伸出一只手慢慢遞到他的頭部,然而眼楮卻並不敢看著他的臉,只是低著頭盯著他的胸膛去感受指尖的溫度。

    此時的雲落落,心里有些害怕,他如果死了怎麼辦,一想到這樣一位鬼神都不忍直視的美人已香消玉損,她的心里就有種說不上來的惋惜。

    “呃…啊啊啊!!”

    就在她沉浸在死沒死的糾結當中,她探出去的手突然被人握住,冰涼的觸感像是某種軟體動物在她手上爬行,嚇的她頓時失聲大喊。

    身體以本能的支配不斷得後退,邊退邊用力的甩著手腕,頭頂上的破舊的草帽也被一旁的植物給刮掉了地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絕色妖夫之落桃 | 絕色妖夫之落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