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人間守衛 第一卷 信! 第十九章 警長!(2)

第一卷 信! 第十九章 警長!(2)

小說︰人間守衛| 作者︰天山客卿| 類別︰恐怖靈異



    “尊敬的馬鄂警長

    你好!”

    開頭的稱呼又回歸到收信人本人了,這封寫給馬鄂的信肯定講述了馬天覺的問題!所以,掠過開頭,傅斯年略顯饑渴地看了下去!

    “我就不必再做自我介紹了吧?你一定從傅大偵探那里得知了我的姓名和我在大眾眼中的身份!我叫米風歌默,是那起案子的凶手,也是殺害你兒子的凶手!

    其實嚴格說起來,你兒子並不是我殺死的,而是被一個叫作米落雪的人殺死的!這個人我得向你介紹一下,因為她和我有著一定的血緣關系!沒錯,她就是我的親生女兒!

    可是,她也只是我用來完成守護使命中的一顆棋子!只是她的這顆棋子,顯然具有著不同于其他棋子的沉重份量!

    身為馬天覺的父親,對于馬天覺,想必你比我要更加了解!

    你肯定知道他是多麼聰明的一個人,也肯定清楚他有多麼的自負!但是他的致命傷並不是單個這些不痛不癢的毛病,而是這些單個綜合下的整合作用!

    可以這麼說,正因為他聰明,而且從小就受著周圍人羨慕和崇拜的眼光,所以他才自負!而他的聰明再加上他聰明下的自負,就形成了他身上那要命的強烈控制欲!

    听到這個詞,你陰沉的雙眼處是否出現了一絲慌亂?

    你那鐵青的臉上是否也因此變得更加地難看了起來?

    不過,再怎麼難看的臉色在你的臉上也都無處比較了,因為你的臉上從來就沒有過好臉色!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的好臉色就從你的臉上消失了呢?而導致你好臉色消失的罪魁禍首又是誰呢?

    它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件事,是一件你想忘記卻怎麼也忘記不了的事!

    那件事的具體發生時間我並不清楚,但我很清楚地知道那件事的確發生過!而那件事的主人公正是你的兒子,馬天覺!

    他殺了一個人,一個不服從他控制的人!

    關于這點,你實際上是知道的!你不僅知道,還很了解,因為那位無辜者的案子就是你這位鼎鼎大名的警長偵辦的,而這起案子,也是你警長生涯中為數不多的未破懸案!

    是案子本身真的很難破嗎?還是這其中真的另有隱情呢?

    很顯然是另有隱情的,關于這點,你和我都很清楚!

    你是個人,身上也就難免會有著人性弱點的體現!

    在你調查案子的過程中,你幾度陷入了困境中,這得歸功于你兒子的聰明才智!但是後來呢,當你有所突破的時候,當你發現了這個案子與自己那寶貝兒子有著不小關系的時候,你…又做了些什麼?

    你動搖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你開始了艱難的選擇之旅;最後,你向人性的弱點處繳械投降了!

    再加上馬天覺在毀尸滅跡方面做的的確很成功,所以經過一番象征性的調查之後,你果斷地放棄了,在自己曾經許下忠誠一生的法律面前釋放出了自己的私心,選擇了包庇自己那個寶貝兒子,那個在眾人眼中的天才兒子,那個在家人眼中驕傲的兒子!

    這件事情,你選擇了自己憋著,就連馬天覺本人也不知道!

    你知道嗎,他直到死的那一刻都還在為自己那時候的聰明才智而感到驕傲自豪呢?

    要知道,這個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出天衣無縫被定為懸案的犯罪呢?想必,這也是他短暫的一生當中,最值得得瑟的一件事情了吧!

    那件事情講完了,不知道你此刻會是怎樣的心情,但我知道一定不會是過于簡單的單一情緒!

    是不是開始感覺到無力?

    是不是也開始感覺到後悔?

    是不是又忍不住感覺到憤怒?

    這些情緒你都該有,只是此刻此刻,我很希望你能夠平心靜氣地感受著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因為,它們對你真的很重要!

    馬天覺具有強烈的控制,希望人為主宰著他周圍的一切!

    他為人很聰明,又由于有著身為警長的你存在于他的身邊,所以對于案件方面,他很是熟叮br />
    而且通過與案件的不斷接觸,他漸漸地發現了案件里面隱藏的那些他真正渴望的東西!因此,他開始樂此不疲!

    他開始不斷接觸著與案件有關的東西,只是因為青春期的叛逆,他並沒有選擇他老爸從事的行業,去當一名警察,而是選擇了同樣能夠釋放出自己內心深處控制的推理!

    對于這點,你應該曾經感到過憤怒和無奈吧?不僅如此,事後你一定還出現過遺憾的情緒,在那些不知名的某時某刻!

    對于你的問題,我並不想多說,也沒必要多說!因為我寫這封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講述你的問題,而是為了講述你兒子的問題,講述我守護使命的問題!

    好了,讓我們再回到馬天覺的問題上吧!

    上面已經說了,他選擇了另外一種釋放他控制的方式;再加上從推理中,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完全不必擔心父親的光芒會遮蓋住自己,盡管人們在夸獎他的時候還是會以“虎父無犬子”這樣的字眼和語氣來表達言語,但是總比在警察堆里被父親全然壓榨著好得多吧?

    他也因此釋然了,再加上你在復雜的情緒作用下也不再對他進行過強的控制了,他開始逐漸地迷戀上了推理的氛圍和感覺!

    而且在以往推理的過程中,他從來都是佔據著領導地位的,就連市全國知名的推理大賽他也能夠輕而易舉地拿到冠軍,足可見他的實力真的是非同一般吶!

    在這樣的一份自信下,他的控制便開始膨脹了,已然到了可以不顧一切的地步!

    那些受到威脅的生命,和其他人的依賴及陪伴,在他的眼中,都只不過是用來釋放自己控制的棋子而已!

    他要的只是一種控制的快感,至于其他的一切,即使再重要,即使再珍貴,也毫不在乎!

    方月因他而死,他之所以會出現那樣失魂落魄的神情,有一大半就是因為控制權的即將丟失!

    因為在他那悲傷無助的眼神中,透露出來的竟然仍舊是狼性的凶狠和斗志!

    他的內心深處在那樣的一個時刻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控制的釋放,可見,控制在他那里產生了多麼強烈的影響!

    有一點你可能很想知道答案,那就是我為什麼要綁架你兒子這樣一個如此聰明的人物!現在我就可以告訴你原因,那是因為我需要他的控制來幫助我完成自己的守護使命!

    沒有他,我的守護使命不僅殘缺不全,而且不可能真正地得以實現和完成!

    我也擔心他的聰明才智會破壞了我的計劃,可我更需要他的控制!但是盡管這般無奈,為了保證計劃的順利實施,我還是做了一些工作的,那就是綁架了另外一個聰明的人物;而這個人物的身上,則有著我需要的另一種(或者說是本能,更確切一些)!

    我守護的是人性,這你已經知道了!我挖掘的是人性里的邪惡因素,這你也知道!但你不知道也不願意去相信,我守護和挖掘的東西背後的真正意義!

    我一旦說出來,你肯定會破口大罵‘放你娘的臭屁!’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說出我的守護的真正意義

    “為了更多人的幸福,為了整個社會的更加穩定和諧!”

    關于馬天覺的問題,我已經說完了!關于我守護使命的問題,我也發了一頓牢騷!本來想就此結束這次非正式的對話,但是聯想到你身為警長的身份,我突然很想同你談談法律方面的問題!

    法律方面的問題很多,而法律的問題也不少!接下來,我主要是講述一些我自己在這些問題上的困惑和理解!

    至于這些問題的答案,你思考過後想必會得到比我更公正和更有威信的結論!好了,話不多說,接下來就把我的那些困惑和理解給你呈現出來!

    我真不明白,法律到底是用來維護廣大民眾的利益,還是用來維護整個社會的良知和道德!又或許兩者都不是,只是為了鞏固少數人的利益,以及放縱那該死的人性?

    可是,人性又如何能夠被放縱呢?

    原本人性中的一切都必須遵循一個大的前提,即度的原則,人性一旦得到了放縱,那麼這個世界不就整體成為了罪惡的發源地了嗎?而人不也就因此成為罪惡的化身了嗎?那時候的人,是魔鬼,是被魔化了的人,是極為可怕的一種存在!

    所以,我想的是構造一個用人性理念在良知和道德的雙重作用下的完善法律體制,或許就不應該有法律的存在了!

    我這樣的想法或許有些偏激,但不無道理!可是後來仔細一想,又發現了維護社會和諧的因素里面應該有著執法者這一成分的存在!

    是需要執法者來維護這個世界的秩序,那麼就理應有法律的存在了!

    而如果法律法規能夠按照我的人性理念在基于控制人性的過度上進行制定和改善的話,那麼整個世界將會變得相對完美,而出現的天使也會得到相應的增加!

    那麼,世界中的美好才能夠在更大程度上多于丑陋,不是這個道理嗎?

    以上就是我對于法律方面的一些拙見,並且,這次的談話真的要結束了!

    說實話,真有些不舍,也真有些意猶未盡,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就這樣了吧,再見了,我的朋友!”

    ……

    信到這兒就結束了,傅斯年算是了解了馬天覺身上的問題,也算是明白了馬鄂會被觸動底線並產生動搖的原因了!

    身為一名警察,做出了那樣一件情理之中卻又不被法律所容的行為,其本身就承擔著很大的心理負擔!

    如今被一位殺害自己兒子的凶手給挖掘了出來,連他想要保護兒子死後的尊嚴的想法都要剝奪和挑釁,以馬鄂那樣性格的人,又如何能夠承受得住呢?

    好在最後對方談到了法律的問題,給了馬鄂這位執法者一個台階和一個思考的方向去緩沖,讓他不再局限于自己和與自己有著血緣關系的小家,而是轉而考慮起了社會這個大家!

    顯然,他考慮更多的應該是法律!所以,第二封相對有些厚的信里面,講的應該就是這方面的內容了吧?

    ……

    由于馬鄂包庇兒子的滔天大罪這一點,他那顆不屈的心才會逐漸地被軟化,也才會在米風歌默犀利無比的言語的攻擊下,最終放下了自己那顆高傲的頭顱,選擇了虛心地接受,盡管內心深處還存留著排斥和反抗!

    但是,在強大的時間面前,他終于耐不住自己的心聲,寫下了那份案件陳述書!

    只是他自己很清楚,那是一份永遠都無法見到天日的文件,盡管那里承載著自己十分的真心!

    那封信里面記載的不僅是他的一段真實想法,也是他的一片真情告白!

    他沒有一味地崇拜凶手,也沒有把凶手批判得一無是處!

    他只是從法律的角度,以一位警察的身份,以一位有些閱歷和人生經驗的過來人的身份來看待那起案子!所以,那份案件陳述書很被傅斯年所看重!

    他不明白為什麼馬鄂會將這封案件陳述書交給他來保管,大概是不安寂寞吧,就像米風歌默的某些情緒一樣!

    人原本就是情感的動物,在情緒的作用下做出一些不理智但不危險的行為幾乎是每個人都會犯的過失,這應該屬于正常現象!

    這樣想著,他便釋然地笑了起來!接著,他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份案件陳述書上面!

    那上面閃現出來的思想光芒,是那麼的強烈,強烈到光芒萬丈的太陽都變得暗淡無光了!在重新看到這份案件陳述書的第一眼,他就忍不住熱血沸騰了起來!那是一種怎樣也按耐不住的外放,他無法平靜,盡管他在努力地克制著自己!

    想到這里,傅斯年顧不上過多感慨,直接就拆開了第二封信,已有些疲勞的雙眼立馬變得神采奕奕了起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間守衛 | 人間守衛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