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壞東西 三十

三十

小說︰壞東西| 作者︰黃山山山山山| 類別︰玄幻魔法



    在听到這道聲響的時候, 周海逸一時間還沒能反應過來,而原本包住他的肉壁變得無比馴服,等他腳踩實地後便迅速分開。

    周海逸在穩住身形後, 看到了一個東西。

    他平時對科幻題材的影視劇都不是很感興趣, 在面對這些事物時難免會出現思維空白和不知所措。

    ‘蟲母’的內部比外面看起來更大,離他不遠處, 被肉腔裹著一團仿若心髒的肉團,隨著肉壁的蠕動一鼓一縮的跳動。

    【基因庫。】

    腦中的聲音及時出現解釋了肉團的效用。

    然而這並不能讓一頭霧水的周海逸清楚多少, 從殺死劉哲後, 他就一直處在茫然的狀態。

    平整的紅肉地面隆起一塊, 恰好頂在他的腳後跟,就和電梯般擺動著紅肉地面, 把他頂到了‘基因庫’前。

    周海逸猝不及防的和肉團來了個面對面, 對方也沒給他太多的反應時間, 他腦中一白,靈魂仿佛被抽出軀殼,等他再眨眨眼, 便懸浮在一片黑暗之中, 手腳都失去了蹤影,唯有不遠處的一條布滿光點的‘銀河’非常奪目。

    【精神體銀河】

    隨著那道聲音的解釋,他也向著‘銀河’靠近, 完全不受控制的, 大量關于精神體銀河的解釋涌入他的身體。

    ‘蟲母’的侵略不僅僅只限于□□,即便消化了當地土著人的身體, 重塑了新的身體,那也是沒有思考能力的軀殼,于是乎精神體的留存也顯得至關重要。

    但是精神體又涉及思想和觀念的沖突, 例如喬安妮這種類型的土著人,剝出的精神體存在一定的危險性,貿然灌入新造的身體,她可能會帶著新身體反水。

    精神體銀河的功效便顯現出來,被身體包住的精神體都會有道薄膜,著層薄膜用來隔絕其他精神體從而保護自身不被洗腦不被控制,但是被剝出的精神體進入‘銀河’後便會被溶解掉這層薄膜,徹底的融入‘銀河’的大家族中。

    ‘銀河’的主流思想便是,侵略其他星球,為‘蟲母’的發展帶來足夠的養料和能量。

    沒有了薄膜的精神體,在保留自身思考能力和記憶的情況下,重新投入當地的土著人群中……多麼渾然天成的臥底。

    一個由蟻後主宰的螞蟻帝國。

    ‘蟲母’的命名倒算是貼切。

    等到自己貼近精神體銀河後,周海逸心中警鈴大作,顯然精神體薄膜的消融儀式並沒有把他給排除在外。

    他劇烈的掙扎,卻看到自己的精神體一角已經連接上去,猶如水滴流入江河,龐大繁雜的思想潮如海嘯般涌來,他在一瞬間看了很多東西,連同視角也被猛得拉高,脫離了藍星來到了宇宙之中。

    那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周海逸感到了一層膜,它包圍在他的身周,此刻這層膜被撕開了一道口子,他感到身體在變輕,以往那些在意的、糾結的事物變得無足輕重,他恪守的、牢牢把控的底線也變得岌岌可危……

    仿佛一切的問題都回歸于立場不同,視角狹小……他開始超脫于本身的立場以及視角,以一種宏觀的角度去看待藍星……

    ……侵略星球也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周海逸猛然驚醒。

    他隱隱意識到劉哲當時所面對的東西,那種若有似無的蠱惑不停的勾著他的精神體,他身周的膜正在被侵蝕、融化!

    他拼命的掙扎,努力抗拒愈來愈強的侵蝕。

    醒過來!醒過來!醒過來!

    周海逸猛咬了自己一口,只覺腦中像是被插入了利器狠狠攪動一圈,等到再睜開眼的時候,猩紅的肉團正貼合在他的臉頰上,他的下-半-身已經融入進地面了。

    他腦中什麼也沒想,渾渾噩噩的隨時要再度陷入睡眠,周海逸掙扎著伸出手,對著那塊紅肉用力抓去。

    ——噗

    他腦中的聲音慘叫,尖細的嗓音刺得他眼前發昏干嘔。

    一陣地動天晃後,他眼前終于完全黑了下來。

    周海逸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腦中混沌,只記得要攥緊兩只手,一只是捏緊槍,另一只是要抓緊那個肉塊基因庫。

    很快,他就再次的听到了聲音,只是這次聲音又軟又啞,不是‘蟲母’在他腦海里發出那種冰冷無機質的音色,因為帶著起伏和氣喘而更顯人氣。

    那是人的嗓音。

    “周海逸?周海逸?還能不能听到?”

    他用力的擺動眼瞼,張開了一絲縫,眼皮的縫隙里投進一絲光,模模糊糊的印出道人影。

    ‘喬安妮’頂著灰白色的臉,她垂下頭。

    “你還好嗎?”

    周海逸高高抬起的心髒終于得以放下,那些被他強制性壓下、無視的情緒噴涌而出,對著‘喬安妮’,半睜的眼中淌下幾滴淚。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喬安妮’頓住了,她看了他一會兒,黑褐色的瞳孔似乎有波紋晃動,隨即目光轉向他的手掌。

    “你抓住了什麼?”

    “基因庫!”周海逸強撐著沖她伸手,“你看到那塊石頭了嗎?它是‘蟲母’,我從里面把它的基因庫拽了出來……”

    ‘喬安妮’捏住他的手掌,一根一根掰開他的手指。

    四周的景物猛然碎裂,就像是一場噩夢的驚醒,周海逸睜著眼,他發現自己正被瓖嵌在‘蟲母’之中,而‘喬安妮’的臉蛋融化重組,組合成一張他許久未見的臉蛋——金曉蓉。

    周海逸︰“是你……”

    “那不是你應該拿的東西,總得物歸原主。” 金曉蓉掰開了最後一根手指。

    被徹底掰開手指,展開的手掌中心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東西呢?”金曉蓉的臉色沉了下來,“你把我的基因庫放到哪里去了?”

    周海逸沒有說話,場景的變化讓他呆了很久,不同的記憶在腦中糾纏撞擊,他花了好幾分鐘才捋清楚來龍去脈。

    “你在翻我的記憶。”

    “嗯。”金曉蓉也不否認。

    周海逸仔細回想,被翻動的記憶再加上金曉蓉的入侵,讓他一時間有些混淆,分不清記憶的真假。

    “我為什麼會失憶?”

    金曉蓉雙手抱胸,以一種審視的目光上下將他掃視一圈,“‘蟲母’有保護機制,在你撕下基因庫後,精神體受到了沖擊……再加上我同伴的一些操作,刪除了你的記憶。”

    “你是‘蟲母’的新任宿主,你接近我,是為了找基因庫。”周海逸用得是肯定句式,“它對你很重要。”

    “但你為什麼用這麼迂回的方式,翻動我的記憶去找?”周海逸接著說道,“明明可以脅迫我,或者……”

    “你當我沒做過嗎?” 金曉蓉打斷他的話,“在找到你的第一天,我就翻過你的家,順便還剝了你的皮,可是都沒找到。”

    周海逸︰“……”

    “你沒有家人,也沒有記憶。” 金曉蓉說,“拿親人威脅不太適用,沒有記憶也不清楚東西會藏在哪兒,但是剛才翻閱你的記憶也沒有找到。”

    金曉蓉︰“我很好奇,你把基因庫藏在了哪里?”

    “你還可以把我送入‘蟲母’核心,用精神體銀河同化我,同化後就不用費那麼大功夫去找了。”周海逸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給她提了個建議。

    金曉蓉沒有說話。

    “你不敢。”周海逸笑了,“在上次我接近精神體銀河後,就撕下了基因庫,你就更不敢讓我接近了,對不對?”

    金曉蓉︰“你想表達什麼?”

    周海逸嘆了一口氣,“我有點不太明白,精神體銀河並不是那麼難以掙脫,相較于劉哲的思想不成熟,你為什麼也會助紂為虐?我看你並不像是那種很壞的人。”

    “又開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煽動了嗎?” 金曉蓉的態度沒有絲毫變化。

    記憶恢復後,周海逸發現自己的心態發生了變化,人總是會對未知充滿恐懼,可等直面未知,甚至從未知身上撕下一塊肉後,恐懼便會漸漸消彌。

    周海逸︰“喬安妮的精神體還在你們手里,對嗎?”

    “你可以拿基因庫和她換。” 金曉蓉抬手招了招,從一旁黑暗的角落里鑽出條黑狗,“我也可以放過你們。”

    周海逸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在思考這個交易的可行性,過了一會兒,他才開口。

    “可以,但是你得讓我看看她的精神體。”

    金曉蓉點頭,“可以,但是精神體沒有軀體你也看不到,介意我用這只狗作為喬安妮的軀體嗎?”

    周海逸︰“我沒問題。”

    “來吧,曉春。” 金曉蓉對著黑狗拍拍手。

    黑狗不情願似的嗚咽一聲,慢慢的揚起頭轉向周海逸的方向,很快一道女聲從它嘴里傳來。

    “周海逸?你怎麼在這里?”

    “靠近一點。”周海逸說道。

    金曉蓉皺起眉,但也沒說什麼,只是在黑狗靠近周海逸後,也跟著往前走了幾步,略微隔開兩者。

    “你對精神海的了解多少?”周海逸懶得說精神體銀河的全稱,隨意給它取了個名字。

    金曉蓉︰“匯集不同精神體,進行思維情緒的匯總。”

    “那你知不知道,在一定的距離內,連接過的精神體是可以反向匯流的?”周海逸看著她,“既然你看我的記憶看得那麼歡,不如你的也給我看看?”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11-18 11:30:33~2020-11-18 17:22:5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一頭 10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壞東西 | 壞東西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