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壞東西| 作者︰黃山山山山山| 類別︰玄幻魔法



    周海逸僵在原地,金曉蓉掀開上-半-身的睡衣,這原本應該是有些顏色、曖昧的場景。

    但他看到的卻不是人類應有的肌膚,她身上似乎是裂開了很多道細微的傷口,可卻又反著光,似乎是很多細小的鱗片組合成,又有白色的昆蟲足類的絨毛分布在鱗片交融的邊緣。

    ——嘩——啪

    周海逸撞到了餐桌,他將菜刀對準了金曉蓉,扭身往大門跑去,但沖出幾步後,又生生的停下腳步,轉過身。

    金曉蓉︰“我還以為你會逃跑。”

    周海逸有些猶豫,“……你還有人類的意識嗎?”

    “如果我沒有的話,那你就不會在這里和我說話了。” 金曉蓉彎下腰,她曲起手指在瓷磚地面抓了一下,就像是貓抓在沙發上,白色半透明的指甲在瓷磚上戳了一下,‘滋拉’一聲,便劃拉出幾道裂痕。

    她眨了眨眼,瞳孔擴散到整個眼眶,黑漆漆的眼眶中像是擠滿了無數的黑色圓點。

    周海逸知道,那是昆蟲的復眼。

    金曉蓉︰“現在可以坐下來,和我好好談一談嗎?”

    周海逸兩手攥著菜刀,坐了下來。

    “我其實也不想來找你的。”金曉蓉說,“但是吧,就這麼等死,我也不甘心。”

    周海逸︰“你可以報-警。”

    “我試了。” 金曉蓉看他,眼眶通紅,語調都揚起,就像是在尖叫般,“然後我家破人亡,自己也變成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你們查出什麼了沒?”

    周海逸啞口無言。

    “其實仔細想想也知道,‘它’都這麼明目張膽了,面對你們難道會一點手段都沒有?” 金曉蓉喃喃道。

    余光掃向手機的周海逸頓了頓,一時間也有些猶豫,如實上報會有怎樣的後果?

    “‘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看到她身上的變異,周海逸覺得‘它’像是某種未知生物,結合金曉蓉和自己的經歷,‘它’又能在一定程度影響人的思維和記憶,似乎還能夠操控尸體。

    “你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 周海逸問道。

    “你終于問到點子上了。” 金曉蓉說,“我想反抗。”

    “反抗?”

    “我精神越來越差。” 她捧著腦袋,語氣沒有太大的起伏,“可能也清醒不了多長時間了,原來想著爸媽還在,還有所顧忌……現在,我就想把‘它’宰了,找你是沒有辦法,原本想著捅出來,捅給你們,專業人士來做也是好的,後來發現,‘它’對人精神有種控制力,我根本無法披露‘它’的存在,努力這麼久,似乎還把‘它’傳染給了你。”

    周海逸下意識的扯開衣服,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

    “你還沒到身體的變異期。” 金曉蓉看著他,兩只手環抱著自己的膝蓋,“還有很長的時間,我沒有了……”

    “……所以你來找我?”

    “對不起。”金曉蓉閉上眼,她緊緊環抱著膝蓋,身體又開始抖動,“我一開始真的只是想找你們求救……我也沒有想到,‘它’不知道怎麼知道的你,我有時候連身體都控制不了,畫畫……做夢,那個時候我不明白‘它’到底是為了什麼,現在才隱約的明白一點,‘它’的下一個目標……是你。”

    “原來是這樣。” 周海逸嘆了一口氣,有些認命,“‘它’傳染給別人嗎?”

    “……應該不會,‘它’只和我提到了你。” 金曉蓉揚起頭。

    周海逸︰“你過來只是和我道歉嗎?”

    “算是吧……把事情都說清楚,前輩死了,後輩也算是有點經驗,死得不要那麼快。” 金曉蓉對他干巴巴的笑了笑,說著,她站起身,揪住了狗的後頸。

    周海逸︰“你要干嘛?”

    他把菜刀對準她。

    金曉蓉一言未發的揪住狗的後頸往防盜門那邊走。

    “你要去哪兒?” 周海逸眼見著她打開門,立馬跟了上去。

    金曉蓉頓了頓,沒回話,卻是加快了腳步往外走。

    周海逸大概意會到她的意思,“你要走了?去復仇?”

    金曉蓉腳步不停,她牽著濕漉漉的狗,撒著全濕的球鞋,穿著單薄的睡衣,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勢,義無反顧的往前走去。

    周海逸目光瞥向窗外,‘ 里啪啦’的雨珠子打在窗戶上,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雨這麼大,明天再走吧。”

    她看起來太可憐了,周海逸心想。

    金曉蓉停下了腳步,轉過頭,像是要對他笑,卻又沒能笑出來。

    “你這復仇,也得吃飽喝足吧。”他勸道,“等雨停了,明早再走也不遲。”

    她似乎是被說動了,呆呆的立在樓梯間,慢慢的眨了下眼,幾滴淚珠子從眼里落了下來。

    “……謝謝。”

    周海逸把主臥室讓給了她,自己在次臥隨便鋪了個床躺下來,被莫名其妙的幻覺折騰了這麼些天,搞清楚了前因後果,也不知道到底鬼魅作祟,還是不可名狀的克魯甦一類。

    他原本還想著把事情告訴濤哥和楊昌遠,但是這玩意還會傳染,又不知道傳播途徑,眼看著是警局不能去,醫院也不能去了。

    再有就是,不忍心。

    說是被傳染有她一份責任在里面,但看到人家小姑娘家破人亡,走投無路時還強撐著過來預警,周海逸心情非常的復雜。

    得虧他父母雙亡,要不遇到眼下這種情況指不定還不能這麼瀟灑。

    可為什麼是我?周海逸想不通,還有些怨憤,他都孤家寡人,工作不順,同事關系更是一塌糊涂,現在還遇到了這事……怎麼倒霉的事情全頂他頭上了?

    周海逸從床上坐了起來。

    ——啪

    听到聲音時,一股火就從他心里冒了出來,又是幻覺?

    “媽了個巴子的,沒完沒了是吧?”

    他沖出臥室,看到廁所里透出絲光亮,埋頭從廚房里摸了把水果刀,菜刀不知道丟哪去了,只能用水果刀代替。

    他一把拉開廁所的門,抬起手舉起手里的刀。

    濃郁的血腥氣撲面而來,金曉蓉手里捏著那把他找不到的菜刀,血液噴射狀以她為圓心噴開,而她滿手是血,就像是在菜場里給魚刮鱗一樣,把胸前那些變異的皮膚,一片又一片的片了下來。

    “……你在干嘛?”那畫面太有沖擊性,以至于周海逸很久才開口,說話的聲線都在微微發顫。

    “啊……”金曉蓉吐出嘴里團成團的毛巾,那上面暈開的全是血,“這樣應該能夠緩解我變異的速度……應該吧……”

    周海逸張了張嘴,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來幫我吧。” 金曉蓉對著他勉強扯動下嘴角,“說不定你以後能用得上……”

    周海逸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樣的心態走進了廁所,又是怎樣的心情接過她遞來的菜刀。

    “……你不疼嗎?”

    那些被片下的碎肉混雜在血液里,匯聚成一條一條的血線從她身-下流淌,流入地下排水道。

    “……啊?”金曉蓉哼了一聲,隨後深吸了口氣,緊緊咬住了牙關,額頂上蹦出幾根青筋,“把……毛巾給我……”

    于是所有的痛呼和嚎叫全都變成了嗚嗚嗚的哼叫以及那些從臉上淌下的淚水。

    可這些被片下的‘鱗片’就像是永遠刮不干淨一般,從血肉模糊的組織中蠕動著冒出尖,重新的長了出來。

    她嗚嗚嗚的哼了很久,到最後,連周海逸都再也下不了手,她緊閉著雙眼,身體痙攣著又漸漸平息下來,似乎是失去了意識。

    周海逸扯下她嘴里的毛巾,那流血的嘴唇上下翕動著發出含糊不清的氣音,幾串淚珠從眼角滾落。

    “……救救我……救救我。”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9-05 11:00:19~2020-09-06 10:59:3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榴蓮螺螄粉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網址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壞東西 | 壞東西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