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9章 國師可知,本宮為何而來?

第19章 國師可知,本宮為何而來?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第一次見到趙凰歌的字時,蕭景辰便有一種奇異的違和感。

    而今夜,不知是不是才懷疑過她,這種違和感,在看到她的字體之後,便越發的重了幾分。

    北越朝野中評價當朝長公主,只兩句話“性情驕縱跋扈,心地卻是單純。”

    可今夜瞧著她的字,蕭景辰卻莫名覺得,這評價實在是不中肯。

    將鋒芒與內斂二者融合的如此極致的人,可于單純二字絲毫不沾邊。

    還有這幾次與她見面時,她的眸光里總似藏著寒芒利刃,蕭景辰甚至有種錯覺,對方似乎想要將他給撕成碎片。

    他的直覺一向很準,這位長公主。

    不簡單。

    蕭景辰的指尖最終定在了她的字上面,微不可查的點了點,一雙眸子內藏著暗色幽光,變幻不定。

    他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十分重要的東西,被自己給忽略掉了。

    可現下,那些線索卻差了一條線串聯,讓他腦子里滿是雜亂。

    蕭景辰手指敲了敲桌案,卻又猛地頓住。

    不對。

    嚴華寺有御林軍把守,如今長公主及笄大禮在即,更是非常時期,這樣的時候,能夠悄無聲息混進來殺他的人,雖不能沒有,卻也寥寥無幾。

    且,不管是想與他合作,還是想取他項上人頭的,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將烏油彈攜帶到這里。

    因著先前那些種種巧合,他將目標鎖定在了軍中。

    可其實,除了軍中之外,最容易接觸到烏油彈的人,是皇室。

    趙凰歌。

    這位與他同在嚴華寺內的長公主,若想要做些什麼,倒比外人來的輕易。

    蕭景辰腦海中驟然閃過那張含笑的臉。

    與她聲音如出一轍的軟嫩,卻有一雙利刃冰芒的眸。

    她跟此番針對他的局,當真沒有半點關系麼?

    ……

    趙凰歌沒有想到,事情的演變會急轉而下。

    辛夷清醒後,與北大營通力合作,一在明一在暗,不過第二日,便將私兵的案子查到了何榮遠的頭上。

    兵部自然要護著下屬,雙方在朝堂上吵了個不可開交。

    那一封信可以作為證據,卻不是鐵證,五城兵馬司著急結案,自然要咬著這個不放;兵部卻指責他們是偽造,誰知是不是想要借刀殺人。

    你來我往之間,皇帝不堪其擾,盛怒之下直接讓人緝拿了何榮遠,著兵部避嫌,由其他三方繼續查證。

    得了這消息後,趙凰歌第一反應卻覺得要糟。

    她按著心中狂跳的心,直覺事情不對勁兒。

    “本宮先前不是叮囑過,龍虎司不得參與麼。還有宋啟元,他是怎麼做事的?”

    她分明交代過,此事需暗中查證,不可明著鬧出亂子。

    眼下中秋在即,且不說這樣一樁案子于百官有何影響,單說慕容忠那人狡猾至極,眼下局勢攪得越亂,他便越好脫身!

    桑枝也不知原因,因勸慰道“公主先別著急,屬下再去問問。”

    趙凰歌深吸一口氣,攔住她道“你容本宮先想想。”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是趙凰歌始料未及的,她總覺得,這里面似乎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著前進。

    她的本意,是要借著私兵一案將慕容忠拉下水,可現在,倒像是成了幾方勢力博弈,反倒是私兵一案沒有那麼重要了。

    趙凰歌捏著眉心,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眸光已然盡數清明。

    這樣不成。

    朝堂局勢太亂,與北越沒有好處,反倒是于那些賊人有好處。

    她現下無兵無權,與其向皇兄坦白那些怪力亂神,不如借著身在嚴華寺的優勢,利用蕭景辰,再做一番謀劃。

    “桑枝。”

    听得趙凰歌叫自己,桑枝連忙應諾“屬下在呢。”

    趙凰歌卻並未立刻說話,她指節屈起,在額頭上敲了敲,好一會兒才沉聲道“入夜後,你去一趟小佛堂。”

    ……

    桑枝去後,趙凰歌等到後半夜,不知何時入了眠,卻又陷入噩夢沼澤之中。

    寒鴉聲聲淒厲,將她拽出了夢魘深淵,也讓她驟然從床上坐直了身子。

    秋夜的天遍地生寒,她後背卻都被冷汗濡濕,趙凰歌近乎倉惶的看著四周,在看到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後,方才緩緩地回過神兒來。

    尸山血海不在,室內靜謐如斯,唯有外間寒鴉聲聲不絕。

    她長出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憶起夜間的事情,復又擰起了眉。

    天都快亮了,桑枝怎的還沒回來?

    許是那個夢太過驚心,趙凰歌心頭狂跳未止,反而愈演愈烈,咚咚聲響如同擂鼓,也叫她不得安寧。

    待得天邊翻起魚肚白,她再也等不得,傳喚了錦繡進來,開口便問道“桑枝呢?”

    錦繡才要請安,被她這神情嚇了一跳,下意識回道“昨夜,她不是在房中伺候麼?”

    趙凰歌的一顆心,驟然便沉了下去。

    見她眉眼的不安,錦繡忙的勸慰道“公主別急,奴婢去找找。”

    眼見得她要出門,趙凰歌卻搖了搖頭,道“不必,伺候本宮更衣。”

    錦繡都這麼說了,桑枝必然是沒有回來了。

    桑枝的功夫她是清楚的,否則她不會安心讓桑枝前去。

    畢竟,昨夜趙凰歌安排她去小佛堂,是為了給蕭景辰埋一個“雷”。

    可現下看來,怕是這雷沒有埋上,反倒讓她賠上了人。

    待得換好了衣服,她的神情已然平復了許多,望了一眼銅鏡里眉眼冷凝的自己,回身漠然吩咐“本宮去國師禪房,你不必跟隨。”

    聞言,錦繡下意識想要說什麼,卻又在看到她的神情之後,恭謹道“是。”

    不知怎的,她總覺得現下的公主似乎帶著……殺氣。

    ……

    蕭景辰並不在禪房。

    天色才亮,朝陽初升,他打坐在小佛堂內閉眸念經。

    淺色朝陽自窗欞照進,落在蒲團之上,也讓男人的身上披了一層聖潔的光。

    佛浴聖輝,面含慈悲。

    趙凰歌一路尋來,卻在看到房中之人時,腳步微頓,停在了門外。

    她像是他的一個極端。

    戾氣橫生,面容狠厲。

    聖輝落不得她的身,佛光也照不進她的心。

    她是地獄亡魂,是攪弄風雲的怨靈。

    魔擋誅魔。

    佛擋殺佛。

    感受到那落在身上有如實質的目光,蕭景辰睜開眼來。

    她背後是初生的霞光萬丈,面前卻是光照不到的黑暗。

    蕭景辰看不真切她的神情,卻真切的感知到了她滿身的戾氣。

    他站起身來,沖著她行了一個佛禮“公主為何而來?”

    昆山玉碎不抵他聲音半分,听在趙凰歌耳中,卻只覺厭惡非常“國師睿智,可曾猜到本宮的目的?”

    聞言,蕭景辰微微彎唇,聲音里倒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貧僧見公主面色蒼白腳步虛浮,想來是為事所擾。”

    趙凰歌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的臉,追問道“那國師可有解法?”

    她的目光如利刃一般,蕭景辰倒是不閃不避“若公主願,可隨貧僧打坐念經,靜心安神。”

    這話一出,趙凰歌氣極反笑。

    她十分確定,這人必然已經知道了桑枝的事情,否則,不會在這里跟她打機鋒!

    念及此,趙凰歌反倒是不急了。

    她緩步入了小佛堂,最終于他眼前站定“那,國師可知本宮為何事所擾?”

    她靠的太近,蕭景辰再次清晰的聞到了她身上的味道。

    如芙蕖綻放,暗雅的幽香,不似她人這般咄咄逼人。

    他偏了偏頭,難得生了幾分不適,想要避開她的氣息。

    卻不想,下一刻趙凰歌自己倒是先退開了。

    她並未依他言打坐,而是走到佛像前,目光自那金光萬丈的佛身掠過,環視了偌大的佛堂,最終又落到他的身上。

    “世人都傳,國師一雙手可推演天機,一雙眼可看透萬物,可本宮卻有一問。”

    趙凰歌眸光冷凝的盯著他,字字如刀“國師到底真能未卜先知,還是——預、謀、在、先?”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