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8章 生了獠牙的魚

第18章 生了獠牙的魚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听得他詢問,男人垂首恭聲“回國師,已經查到了,那夜炸響並非地龍翻身,而是有人作祟,屬下順著線索查找過去,發現所炸之處藏著私兵,現下已被四方介入調查。”四方人馬。

    兵部、刑部、五城兵馬司,外加一個北大營。

    以往似乎水火不容的地方,如今竟也能通力合作了。

    窗外清冷月色被隔絕在外,越發顯得室內的燭火昏黃。

    這樣的微弱暗光,便看不清楚蕭景辰眉眼的情緒。

    他轉著佛珠的手微微停頓,好一會兒才道“五城兵馬司竟能跟刑部合作,倒也稀奇。”

    才說到這兒,便听得那人道“刑部死了一個主事,龍顏大怒。”

    這話一出,蕭景辰卻是了然,他繼續轉著佛珠,道“可都安排好了?”

    那人忙得應聲“國師放心,一切都安置妥當,只等您吩咐。”

    听得這話,蕭景辰頷首,聲音在這樣的夜色下涼薄如水“按計劃行事吧。”

    聞言,那人再次行禮,道“屬下告退。”

    男人來去如風,不多時便消失在這夜色里,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蕭景辰卻依舊站在窗前,只是那眉眼里卻較這夜色更深沉了幾分。

    從那夜刺客前來殺自己不成,又丟下一枚烏油彈開始,他便入了局。

    及至第二夜,他昏迷不醒,烏油彈又進了皇帝的手,他就徹底的失了先機。

    原本他想著,若是那刺客只是尋常人,興許自己還可以作壁上觀,冷眼瞧著事態發展。

    可是如今白家坡的真相擺在面前,牽扯到了私兵……

    這只能說明一件事,有人拿他當魚。

    想要誅他的同時,再以他釣出來些別的東西。

    可惜,魚也分很多種,比如他這種,便是有獠牙的。

    蕭景辰捏著手中佛珠,因被他摩挲的久了,都沾染上了屬于自己的體溫。

    佛珠硌手,他卻渾然不覺。

    不破不立。

    眼下局勢不明,各方勢力膠著在一起,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

    以烏油彈陷害他的,必然是同一批人。

    而它們,都出現在了刺客的身上。

    那麼假設,誅殺他的刺客們是同一批人,除了皇室之外,最大的可能性便是軍中。

    這麼巧,出事的私兵,據說背後的可能性,也是軍中。

    蕭景辰從不信巧合。

    所以,他今夜讓人扔出了些別的東西,足以將這一池水攪的更混亂。

    誰會被這東西扎手,便要看,誰先伸手摘了自己這一條擺在明面上的魚了。

    院外傳來腳步聲,蕭景辰將窗戶復又打開,便見小沙彌引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那人身形微胖,眼小卻有神,只是一張臉上滿是忐忑。

    不多時,小沙彌就敲響了他的門“國師。”

    蕭景辰應聲,自窗前走到門口,將門打開來“進來吧。”

    小沙彌恭敬地行了禮,待得蕭景辰回身坐到了桌前,這才帶著身後人走了進來“國師,這便是嚴華寺的廚子。”

    那胖子正是廚子,在嚴華寺做飯也有三四年了,只是頭一次被大人物召見,面上帶著些許的不安和討好“小人叩見國師。”

    蕭景辰道了一聲免禮,又見他將飯菜擺滿了桌,末了又放了一盅湯,賠笑道“听說您喜歡吃芙蓉湯,小人今夜特地給您做了,國師請慢用。”

    他說完這話,便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等著蕭景辰開口。

    今夜小沙彌先是吩咐他做一盅芙蓉湯,復又著他跟著一起過來,說是國師喜歡他做的菜,要見一見他。

    雖說小沙彌瞧著十分和善,可是廚子卻還有些害怕,雖說這位國師是出家人,卻也是深得帝心的出家人。

    尤其是,眼前這位國師,走到近前了,才發現那一層笑容只是表面,內里都帶著清冷。

    叫人挨著都覺得冷。

    好在不過瞬間,蕭景辰便收回了眸子,淡淡的夸贊道“芙蓉湯的確不錯,是你做的?”

    他一面說著,一面拿了勺子,徑自舀了一勺,喝到嘴里的時候,卻是微微抿了抿唇,似是在品嘗味道。

    廚子打量他神情並無不滿,這才微微的放下心來,忙不迭的回道“正是小人做的,國師若覺得哪里不和胃口,可以告訴小人,小人回去便按著您的口味改。”

    蕭景辰不過喝了一口,便放下湯勺,拿帕子擦了擦嘴,方才道“不必,甚好。”

    他說到這兒,命小沙彌打賞了這人,復又漫不經心的問道“上次公主讓你送芙蓉湯時,可還說了別的?”

    這話一出,廚子先是一愣,旋即想起前幾日的事情,因笑著回稟道“不曾,公主只說讓小人特意給您做湯,那位侍女姑娘還說,公主吩咐了,是給您的謝禮,讓小人不可怠慢。”

    便是貴人們不吩咐,他也不敢怠慢,得了吩咐,只敢越發小心,一味料都不敢放錯的。

    聞言,蕭景辰應聲,眼見得廚子千恩萬謝的接了賞錢,這才道“無事了,你下去吧。”

    雖說蕭景辰不凶,可在貴人們面前回話,廚子還是格外緊張的,因此這會兒到了蕭景辰的話,頓時松了一口氣,行了禮便出去了。

    小沙彌知曉蕭景辰的規矩,送廚子時自己也出門去,臨走前還不忘將門重新合上。

    室內便只剩下了蕭景辰一人。

    他將筷子拿起來吃菜,卻自始至終,都沒有再踫過那一盅湯。

    方才只喝了一口,蕭景辰便可以斷定,這湯與前幾日送來的並無二致,甚至就連調料都不曾改過。

    自幼在佛門中,蕭景辰的味覺卻天生靈敏,較旁人更靈活幾分。

    哪怕前幾日他被長公主擾了心神,可依舊影響不了他的味覺。

    可這也說明,先前他的懷疑方向出了錯。

    這湯沒問題。

    蕭景辰眉心微蹙,望著東面隱約可見的房檐,一顆心卻是漸漸地沉了下去。

    紫氣東來,他禪房的東面,住的是長公主趙凰歌。

    自昏迷中醒來之後,他便一直在思索那夜的情形,越發覺得自己那天下午有些不對勁兒。

    他向來不曾睡過那麼久,再加上趙凰歌的態度存疑,讓他懷疑起了她送的湯。

    可如今看來,這湯是正常的。

    他懂些藥理,知曉這里面沒下東西,可越是如此,他就越覺得,這里面哪里不對勁兒。

    蕭景辰才想到這里,便見小沙彌在門外敲了敲門,輕聲回稟道“國師,錦繡姑娘來了。”

    他這才回過神兒來,神情微頓。

    錦繡,長公主身邊的一等宮女。

    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果然不得背後說人。

    蕭景辰壓下眸中的暗色,準允了人進來。

    下一刻,便見錦繡恭敬地行了禮,柔聲道“國師,公主命奴婢前來送經書。”

    自從蕭景辰昏迷後再醒來,趙凰歌倒是再沒有來過他這里抄寫經書了,每次都是寫好命丫鬟送過來。

    不過倒是依舊一日兩次,次次都不曾落下。

    這般心誠,在皇室子孫里面,也算是十分難得的了。

    蕭景辰應聲,讓她將抄寫好的經書放在一旁的桌案上。

    錦繡話不多,笑起來眉眼溫軟,放好了經書,便乖覺的行禮道“奴婢便不打擾國師用膳了,奴婢告退。”

    她說完話,行了禮便走了。

    只是丫鬟身上用了香,因在寺廟中,雖然用的少,卻也能夠嗅到空氣中殘留的味道。

    蕭景辰命小沙彌將門窗都敞開,房中氣息不過片刻便消散的干干淨淨。

    他著小沙彌將晚膳收了,自己則是走到了桌案前。

    只是在看到那上面熟悉的字跡後,預備收起來的動作,卻是微微一頓。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