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7章 她是暗衛

第17章 她是暗衛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那刑部尚書聞言,也微微嘆了口氣,道“孫大人,此番查案,刑部必定全力配合,早些找出真凶,才是正道。”

    不管過去的時候,他們如何的給對方使絆子下狠手,可是現下出了事兒,雙方人馬誰都逃不開責任。

    為今之計,還是查清楚了案子,才是最要緊的。

    畢竟,保不住頭頂上這一個烏紗帽,還哪兒有什麼往後?

    雙方心知肚明,縱然知道皇帝不可能真的因為這件事擼了對方頭上這一頂官帽,可辦差不利留了把柄,還不知會成為誰手里的利刃對付自己。

    因此,出了御書房後,他們倒是格外明確自己的目標,直奔五城兵馬司而去。

    那里,還關押著一批白家坡抓出來的余孽呢!

    ……

    趙凰歌囑咐之後的第二日,前來伺候她的人就多了一個桑枝。

    相較于錦繡,桑枝的眉眼更顯沉穩,見到趙凰歌的時候,先是鄭重的行了禮,一面伺候她起床,一面將外間的消息一一回稟。

    末了,見錦繡端著水進來,自己則是退到了床邊去疊被褥,由著錦繡為趙凰歌梳洗。

    待得錦繡為她梳洗完後,桑枝又將水盆端了出去,讓錦繡在房中伺候。

    她這般知道分寸,倒是讓錦繡有些詫異,畢竟,先前能到公主面前伺候的,哪個不是挖空了心思想要過來爭寵,這個卻是個乖的。

    錦繡倒是知道桑枝,卻是因為她是在長公主府里做管事,逢年過節會進宮來回稟事宜,如今因著嚴華寺里不安全,公主多調過來一個伺候的人,也在情理之中。

    她原先還擔心桑枝是不懂事兒的,如今倒是放心了。

    趙凰歌瞧出她的心思,因輕聲道“她是暗衛。”

    錦繡是她的貼身人,自然知道她身邊有暗衛,並不知那暗衛隸屬于龍虎司——就連當今皇帝,她的親哥哥都不知道龍虎司的存在,雖知道她手中有人,卻只以為是先帝贈與她的貼身侍衛。

    她這話一出,錦繡瞬間了然,又為自己方才的想法有些羞愧,輕聲道“奴婢知道了。”

    趙凰歌無聲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道“把她叫進來,你去傳膳吧。”

    錦繡應聲去了,不多時便見桑枝進門,恭謹的行禮“主子。”

    趙凰歌點頭,道“辛夷現下如何了?”

    那會兒她才睡醒,腦子還不大清醒,現下想起來,第一反應便是問辛夷。

    听得她詢問,桑枝壓低聲音回稟道“回主子,辛夷如今尚在昏迷中,不過大夫已經看過,都是些皮外傷,並無大礙。”

    得了這話,趙凰歌方才安心了幾分,復又問道“龍虎司查的如何了?”

    桑枝搖了搖頭,道“屬下來之前,此事尚無定論,不過因宋輝之死,皇上現下龍顏大怒,除卻五城兵馬司跟刑部之外,格外又調派了兵部與北大營。”

    這樣的聲勢浩大,也著實是罕見了,可見聖上龍顏之怒。

    趙凰歌卻是微微蹙眉,此事需的鬧大不假,可鬧成這樣的地步,只怕反而好叫人渾水摸魚。

    她想到這兒,壓下心中的不安,復又囑咐道“叮囑龍虎司,不可輕舉妄動。另傳信給宋啟元,讓他酌情處置。”

    桑枝應聲後,眼見得錦繡拎著食盒走來,便不再多言。

    有了桑枝在,傳信便方便了許多,到了翌日傍晚,龍虎司再傳來了消息。

    這一次,倒是一個好消息。

    “主子。”

    桑枝進門行禮後,錦繡已然乖覺的將門從外面合上,自己守在門口,將空間留給她二人。

    見她進門,趙凰歌將手中的筆放了下起來,問道“何事?”

    桑枝將手中的信遞了過去,輕聲道“龍虎司傳信,是辛夷的。”

    這話一出,趙凰歌的神情頓時多了幾分喜色,將信拆開,才看了前兩行,神情便舒展了開來。

    的確是辛夷寫的,他已經清醒過來,大夫說再修養幾日便可恢復痊愈。

    只是他後面的話,卻讓趙凰歌的眉頭又微微的蹙了起來。

    辛夷話中寥寥數語,除卻報平安給她之外,其他全部是在說當日的情形。

    宋輝出事那夜,他是守在威遠大大統領府外的,可卻見一隊精兵趁夜出動,他下意識察覺不對,傳信換人過來暗守,自己則是急匆匆的追了過去。

    也正是因此,他見證了宋輝死亡的全過程。

    那些精兵過于強悍,皆是經歷過沙場的男人,辛夷雙拳難敵四手,拼命也沒護住宋輝,臨到頭,反而是奄奄一息的宋輝塞給他一份東西,逼著他護著離開。

    “帶著它走,替我……伸張公道!”

    辛夷權衡利弊,听他話中意思,知曉這東西必然是慕容忠追殺他的原因,更知道自己若是再待下去,非但救不了人,自己也得搭上性命。

    因此他果斷放棄了瀕臨死亡的宋輝,借著對方的掩護才得以遁走。

    那時他已經有些支撐不住,借著最後的清醒,給龍虎司的人傳了信,尋了一出相對安全的去處,整個人就徹底暈了過去。

    這一昏迷,便是整整兩日。

    信的末尾,辛夷除卻向趙凰歌告罪之外,還將他護衛的東西交給了她。

    趙凰歌打開來,卻發現,那也是一封信。

    只是,收信的人,卻是白家坡私兵頭目,而那封信的主人……

    直指慕容忠手下左將,何榮遠。

    趙凰歌一目十行的看完這一封信,方才知道為何宋輝會被追殺,只是,不知道他一個小小的刑部主事,是如何拿到這一封信的。

    可現在宋輝已死,真相再無可尋,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將慕容忠繩之以法。

    現下局已開,此人不除,後患無窮!

    趙凰歌將信重新收好,自去寫了一封信,連同著那一封證據一並遞給了桑枝“將這兩封信一同交給宋啟元,他知道該怎麼做。”

    ……

    夜色濃重,有寒鴉站在樹枝上,隨風送來  的叫聲。

    都說烏鴉臨門為不詳,佛門中倒沒有這樣的忌諱。

    小沙彌出門時,見烏鴉沖著自己飛過來,嚇得拍了拍胸口,旋即低聲道“噓,莫要吵到國師。”

    可惜寒鴉听不懂人言,烏黑的腦袋歪了歪,豆子一樣的眸子一轉,嗖的一下便又拍拍翅膀起飛,卻是直沖著窗台去了。

    窗前站著一個男人,身著佛衣,眉眼矜淡。

    寒鴉蹲在窗台,與他兩兩對望。

    下一刻,便見男人取了桌案上的糕點,掰給了它一點“吃吧。”

    男人聲音清冷,動作倒是有些溫柔。

    寒鴉低頭啄食,蕭景辰便站在那里。

    窗外是深沉的夜色,房中是一點豆燈昏黃。

    小沙彌回頭看著這一幕時,不知怎的,竟從國師的身上看出幾分寂寥來。

    不等他想什麼,便見蕭景辰沖著自己望來,那一眼雖然淡漠,卻也帶著無聲的詢問。

    小沙彌頓時不敢再看下去,忙忙的沖著國師雙手合十行了禮,轉身朝著外面去了。

    待得人走遠後,烏鴉也吃飽了,只是蹲在窗台上未走,大抵覺得眼前人好欺負,還格外大膽的往前跳了一跳,啄了一下他的手指。

    他手指上沾染了點心的碎屑,如今倒是盡數入了寒鴉的腹中。

    蕭景辰手指一翻,輕輕地摸了一下那烏鴉的羽毛,便見方才還十分大膽的小東西,瞬間便如離弦的箭一般,咻的一下飛遠了。

    窗前便又安靜了下來。

    “國師。”

    身後傳來聲音,蕭景辰回頭看去,便見房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著黑色勁裝的男人,他生的平庸,若藏于人群中,第二眼便分辨不出相貌來。

    蕭景辰卻對房中驟然出現的人波瀾不驚,將窗戶關上,這才走到他的面前“查的如何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