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6章 辛夷受傷

第16章 辛夷受傷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且,還是死在白家坡附近。

    他死後身上衣服被割破,身上沒有半分好肉,而他的死因,更是指向了一個——他拿到了至關重要的線索。

    趙凰歌捏緊了手中的信紙,眉眼中的冷凝濃重,啞聲喊道“錦繡。”

    下一刻,便見錦繡進門,只听得趙凰歌沉聲吩咐“將人帶過來。”

    今日來見她的不是辛夷,可信里卻沒有半分提及,她得知道真相。

    而等到來人到的時候,趙凰歌卻是微微一怔“朝元?”

    眼前人生的面白,眸子既大且圓,瞧著面容稚嫩,十幾歲少年的模樣,連眼神都是干淨澄澈的。

    給趙凰歌行禮的時候,那聲音都帶著清脆“朝元給主子請安。”

    只是那聲音里的,到底能听出幾分忐忑和驚喜來。

    他是第一次來見主子,不想主子竟然知道自己?

    趙凰歌這才意識到什麼,吩咐他起身,一面問道“怎麼是你前來,辛夷呢?”

    知道是他,趙凰歌心里也踏實了一些,前世,朝元也是她心腹之一,不過卻是她攝政開始,他的才能才漸漸顯露的。

    而這會兒,他還在龍虎司里坐冷板凳呢,冷到就連錦繡都不認識他的地步。

    “回主子,他受傷了。”

    說起來辛夷,朝元的神情里也多了幾分自責“昨夜原該是屬下值守,可是衛長替了我,他如今受傷昏迷,緣由不明,但可以確認一點。”

    他說到這兒,聲音也隨著低了下去“殺死宋輝的人,應當與他交過手!”

    這話一出,趙凰歌瞬間坐直了身子,問道“可有證據?”

    朝元點了點頭,道“他手上有一塊布條,與宋輝身上布料一模一樣。”

    趙凰歌深吸一口氣,問道“那,宋輝的死因,你們可查清楚了?”

    這信里只寥寥數語,自然不可能說的清楚。

    聞言,朝元越發羞愧不已,垂首道“屬下無能,並未查到。”

    辛夷昏迷之前,藏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們順著暗號找過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只看到了昏迷不醒的辛夷。

    若不是他手中的布條,他們甚至連這是與宋輝有關都不知道。

    朝元說到這兒,又道“那夜原本是在威遠大統領府盯著的,可是後來發現辛夷的時候,卻是在白家坡附近。”

    而宋輝的死,也是在白家坡附近。

    趙凰歌瞬間猜到了些什麼,現下卻不能確定,抿了抿唇道“這兩日,你暫且將盯著大統領府的人撤回來。”

    她說到這兒,起身走到桌案前寫了一封信,吹了吹墨跡未干的紙張,一面沉聲道“將這封信給宋啟元,他知道該怎麼做。”

    北大營守將宋啟元,是她的人。

    如今自己身在嚴華寺,不能隨意進出,想要知道消息,只能靠著下屬傳進來。

    可這樣的速度太慢了,她需要一個可以替自己做主,並且隨機應變的人。

    宋啟元的位置合適,身份也合適。

    朝元應諾,將信收起來之後,又有些赧然道“主子,屬下這兩日怕是不能經常過來。”

    他的功夫不如辛夷,如今嚴華寺外足足守了兩個衛隊的御林軍,若不是方才那位錦繡姑娘幫忙,他此番也進不來。

    趙凰歌見他臉上窘迫,也明了過來他的意思,斟酌了一番,點頭道“也好,你這兩日看顧好辛夷,讓他好好養傷,至于送信之事……換桑枝過來吧。”

    龍虎司下分四衛,分別是風花雪月。

    辛夷掌風衛,而桑枝則是花衛的衛長。

    且,明面上還是長公主府的管事。

    皇帝寵她,雖說長公主府在她出生那年便已經落成,可是這些年來都只是擺設,交由下人日常打理著。

    至于她自己,則是一直住在棲梧宮。

    而現下非常時期,相較于男子,桑枝這樣的身份,更適合在嚴華寺內進出。

    得了她這話,朝元忙的應聲,眼見得她再沒有別的吩咐,方才帶著信走了。

    他走之後,趙凰歌坐在桌案後,卻是難得的眉眼有些郁色。

    這種有心無力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她知曉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是誰,更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威遠大統領慕容忠,以權謀私,訓練了一批私兵,就藏在了白家坡。

    前世皇兄死後,慕容忠不尊遺旨,試圖擁立不過六月大的五皇子為帝,以她假傳聖旨的名義,策劃了一場清君側。

    那時她用鐵血手段鎮壓,雖有龍虎司佔了先機,皇城卻也如同血洗一般。

    那一場亂事太過慘烈,雖最後她贏了,可她弒殺的名號,也自此傳開。

    今生得以重來一世,蕭景辰是叛國賊,慕容忠又何嘗不是亂臣賊子?

    她原本打算的好,想要先誅殺蕭景辰,再將這一切嫁禍到慕容忠的頭上,屆時再引出私兵之事,必然可以將這些人給一鍋燴了。

    那夜她計劃出了差錯,不但沒有誅殺了蕭景辰,自己還留下了把柄。

    其後她便順水推舟,索性自己著龍虎司將白家坡那邊引爆,又將漏網之魚引到了寺廟中來,生生讓蕭景辰跟私兵掛了鉤。

    可誰知道,皇兄卻是個謹慎過了頭的,見到這樣的鐵證,都沒有將蕭景辰給抓起來。

    而現在,慕容忠被打草驚蛇,如今竟直接向朝廷官員下了手。

    宋輝必然拿到了證據,可現下他人死了,證據十之也丟了。

    趙凰歌一時有些心急,她如今不比前世,手中唯有龍虎司可用,自己卻又在嚴華寺脫身不得。

    而現下,事情脫離了自己的掌控,以皇兄這般優柔寡斷的性格,萬一最後揪不出來真凶可怎麼好?

    她有心直接見皇帝,卻心知肚明這是繆談。

    難不成,直接去告訴皇兄,說自己是重生一世的人,對那些亂臣賊子心知肚明?

    且不論別的,單一件事,她就沒辦法解釋。

    她的死因。

    總不能直接告訴皇兄,她是被他的好兒子趙杞年給逼上了絕路,再加上中毒時日無多,悲愴之下,索性一把火把自己燒死在了棲梧宮內吧?

    趙凰歌嘆了口氣,一時有些進退維谷。

    如今,只盼著宋啟元值得自己的信任,能按著她的謀劃去布局,將龜縮在幕後的慕容忠給揪出來。

    否則,她怕是真的得豁出去一回,奔著皇兄將自己當異類,也得親自出面誅殺亂臣賊子了!

    ……

    宋輝的死,猶如一枚炮火入了池水,炸起層層波濤。

    至少皇帝在知道此事的時候,整個人險些被氣得背過氣去。

    而朝臣們給出的答案,更讓他怒火高漲“什麼叫查不出死因?人是怎麼死的,被誰害的,偌大一個刑部,就沒有一個人給朕答案?”

    他氣急了,又指著孫誠道“還有五城兵馬司,朕限你們十日內給朕一個結果,你們倒是真不讓朕失望——不但沒查出來半點線索,反而還給朕添了一樁公案?”

    皇帝將這些人罵了個狗血淋頭,朝臣們瑟瑟發抖,互相看了一眼,這會兒倒是連推諉都不敢了,齊刷刷的請皇帝息怒“皇上恕罪。”

    皇帝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可看著那些奏折卻覺得心中邪火越發旺盛,末了只道“三日,查不出宋輝的死因,你們也不必來見朕,自去吏部脫了官服,尋能者居之,少在這里尸位素餐的欺瞞于朕!”

    天子一怒,臣子們皆跪了下來請求皇帝恕罪。

    皇帝卻懶得看這些人,一甩袖便走了。

    孫誠與那刑部尚書現下倒是沒有互相告狀的心思了,只看著對方,道“大人,請吧。”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