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4章 國師如何了?

第14章 國師如何了?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單靠五城兵馬司的力量,的確不夠,孫誠並無異議,只是心里卻壓了一塊大石頭。

    這事兒最好順利出結果,否則到時候,第一個被問責的便是他這個負責案件的主審!

    因著事情緊迫,二人領命之後,也不敢多待,行禮便告退了。

    待得他們走後,皇帝卻是坐在龍椅上未曾動彈。

    內侍監進門之時,便見皇帝摩挲著烏油彈神情難看,他小心翼翼的行了禮,輕聲道“皇上,夜深了,奴才服侍您安寢吧?”

    皇帝本就是在睡夢里被吵醒的,可惜這會兒得了這個消息,哪兒還睡得著,聞言只擺手道“不必,把公文搬過來吧。”

    他心里積壓了事情,眼下又驚又怒,哪里還睡得著。

    內侍待要再勸,就見皇帝低頭掩唇,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他忙得過來伺候,卻被皇帝制止。

    良久,他咳嗽的聲音才小了些,臉上卻是泛著不正常的紅,就連眸子也帶出幾分赤色來“罷了,你出去吧,朕自己坐一會兒。”

    見狀,內侍不敢再說什麼,只能替皇帝換了新茶,這才小心的退了出去。

    皇帝靠在龍椅上,將手背抵在額頭,眸中皆是濃重到化不開的墨色。

    他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快不行了。

    所以這個節骨眼上,身為國師的蕭景辰,決不能出事!

    但願,此事只是巧合,否則……

    皇帝一時竟不敢再想下去了。

    ……

    夜里雨水不斷,到了晨起時分,倒是漸漸地止住了。

    趙凰歌醒來時,只見晨曦透過紗窗照進來,為這室內鍍了一層金光。

    雨後的空氣清新,她讓錦繡進門將窗戶打開,自己則是靠在床上並未起身。

    夜里的時候睡的不安寧,她眼下一片青黑,精神倒是極好。

    錦繡將紗窗開了,又拿了紗布來替她換藥,神情里滿是心疼“公主且忍著些,一會兒就不疼了。”

    趙凰歌前世里受過的傷比這嚇人更甚,她倒是渾不在意,反倒是安慰她“沒事,本宮現下就不疼。”

    只是那藥粉撒上去的時候,她到底沒忍住輕輕吸了一口氣。

    她這年歲回去了,身體也變得嬌氣了起來。

    趙凰歌無聲嘆了口氣,見錦繡倒是先心疼的紅了眼圈,因笑著轉移話題,問道“對了,本宮還沒問你呢,先前誰來過?”

    她半睡半醒時,似乎听到錦繡跟人說話。

    錦繡果然被她轉移了思緒,一面小心翼翼的替她纏繃帶,一面回稟道“才要跟您說呢,晨起岳大人來了,說是寺內近來不太平,皇上擔心您的安危,特意又加派了一個衛隊的御林軍,來護衛您的周全。”

    這話一出,趙凰歌先是詫異了一番,繼而又輕笑道“倒像是皇兄能做出來的事兒。”

    父皇死的那年,她才不到七歲,母後悲痛欲絕,一頭撞死在了棺槨之前,全了他們的帝後情深,卻拋下了年幼的她。

    她那時不懂什麼是生死,卻也隱約清楚,父皇母後不會再回來。

    那些難熬的日子,是皇兄陪著她度過的。

    他哄著她,寵著她,讓她知道,自己不是沒人疼愛的小可憐,沒有了父皇母後,還有皇兄。

    所以前世里,皇兄死後,趙凰歌才會為了他的一句遺言,其後十年風霜刀劍無所畏懼。

    因為,她要替皇兄守著趙家江山。

    誰知……

    她卻養出了個禍害。

    趙杞年是個蠢貨,可這蠢貨是她帶出來的,是不是她做的不夠好,所以才將好好的孩子帶上了歪路?

    念及此,趙凰歌掌心微蜷,指甲入肉的疼痛,讓她勉強保持了幾分清醒,心里卻又泛起了細細密密的疼。

    皇兄待她那樣好,可她不但沒能替他守好江山,還沒能替他養好子嗣。

    趙凰歌垂眸,心中自責蔓延開來,讓她沒忍住,紅了眼眶。

    錦繡卻以為她是疼的受不住,忙的扶著她的身子,柔聲道“公主別哭,奴婢給您拿蜜餞來可好?”

    這樣哄著小孩子的語氣,倒讓趙凰歌回過神兒來。

    她吸了吸鼻子,垂眸看著自己被掐出紅痕的掌心,輕聲道“不必,本宮不疼了。”

    她說著,又問道“皇兄可還說什麼了不曾?”

    錦繡聞言,卻是瞬間了然,因笑道“皇上說了,讓您安心養著,待過幾日他便來看您。”

    誰人不知公主是被皇上寵大的,這會兒哭怕是想跟皇上撒嬌呢。

    趙凰歌卻是咬了咬唇,歡喜之余,又生出幾分倉惶來。

    死後她未曾見到他,如今重來一世,她竟不知自己該如何面對皇兄。

    前世趙杞年冷了她的心,她也是有過委屈的。

    今生若皇兄再那樣交托一次,她大抵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可是,她又該如何向皇兄交代呢?

    趙凰歌深吸一口氣,克制著這些紛雜的念頭,保持著一線清明。

    總歸現下還早,那些事情以後可以解決,可現下,還有更重要的呢。

    念及此,她復又抬頭問道“國師那邊如何了?”

    那些證據足夠明顯了,皇兄既增派了人手,必然已經知道這邊的情形。

    只是她卻沒有想到,皇帝的處理結果會出乎自己意料。

    “你是說,太醫院來了人伺候著?”

    趙凰歌神情有些異樣,錦繡卻未曾出察覺到,只輕聲回稟“是,後半夜冒著雨來的,此番嚴華寺增了護衛,其一是為您的周全,其二也有保護國師的意思。畢竟,您如今還需在此齋戒不可離開,皇上得為您考慮呢。”

    听得錦繡這話,趙凰歌卻忍不住蹙眉,思緒也有些雜亂。

    她不大明白,皇兄為何會這樣做。

    昨夜她給的證據已經夠多了,只要五城兵馬司的人不笨,再結合岳州的話,必然能將這些事情串聯起來。

    可現下,皇兄竟然無動于衷?

    不對……

    他沒有無動于衷。

    便是為了保護自己,也不必要增派一個衛隊的護衛,這些人名為保護,實則,是為了監視!

    是了,她還真是糊涂了。

    蕭景辰是何人,身為北越國師,前世更是在皇兄殯天之前,將其封為帝師,輔佐年幼的趙杞年。

    他的才能世人有目共睹,在無確鑿證據之前,只憑著那一枚烏油彈,皇兄必然不會貿然動他。

    皇兄一向寬宥,與她的雷厲風行不同,他治國皆以仁政。

    可現在,她卻覺得事情有些棘手了。

    蕭景辰前世通敵叛國,她彼時已然是幽魂,自然奈何不得他。

    可重來一世,她眼下卻只是一個未曾及笄的公主,既無兵也無權,只能步步謀劃。

    她倒是不介意謀劃,畢竟論起來耐心,她還是有的。

    然而若是現下動不得他,那她的加冠禮上,必然又要重演前世之事。

    鳳臨天下,而毀梧桐。

    難不成,她又要再一次從蕭景辰的口中,得到這樣一句箴言麼?

    ……

    朝堂上風雲詭譎,嚴華寺里卻是一片安靜,除了護衛的人增多以外,再無其他變化。

    第三日的時候,蕭景辰才醒來。

    說來他運氣著實不好,那瓦礫砸到他的後腦,雖然致使他昏迷,可讓他之所以到現在才醒來的根本原因,卻是趙凰歌那日中午給他下的藥。

    趙凰歌心知肚明,是以在蕭景辰醒了之後,特意前去看望了他。

    此番皇帝派來的院判,是一個五十開外的老太醫,見到趙凰歌的時候,先端端正正的行了禮“下官叩見公主,公主千歲。”

    趙凰歌點頭應了,問道“本宮听說國師醒了,他如今境況如何?”

    雖說她自認那下藥的手段,不至于被太醫給窺破,但她還是要以防萬一。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