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3章 您是何時去的白家坡?

第13章 您是何時去的白家坡?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皇帝指了指孫誠,聲音里滿是冷意“你來說。”

    孫誠將事情經過說了,末了又道“這些牌子皆是私兵所有,應當可溯源其所屬。只是,為何行刺之人身上也佩戴此物,難不成他們是一伙兒的?”

    听得他敘述,皇帝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可能性,神情越發有些難看。

    見皇帝這模樣,岳州臉色也有些發白,不知想到了什麼,因斟酌著問道“大人,您是何時去的白家坡?”

    孫誠想也不想道“第一次是戌時初,第二次是戌時末。”

    第一次他才到沒多久,便被皇帝傳召,因對現場情形尚未完全確認,所以推測的其實是有誤的。

    直到第二次過去,才知道那里面竟然隱藏了私兵,五城兵馬司的人還與那些殘余之人交了手。

    地龍翻身是傍晚時分,長明殿走水是夜里,且多半便是那刺客聲東擊西的招數。

    這樣一來,時間線似乎就對的上了。

    岳州捏了捏掌心,方才回稟道“皇上,夜里刺客燒了長明殿,引寺內混亂時挾持了公主,若那人真是被豢養的私兵之一,那麼,他必然是從白家坡逃過去的。”

    白家坡出了事,那人借機逃了出去。

    至于為什麼刺客逃走之後,第一時間要去找蕭景辰,那便需的問當事人了。

    可當事人已死,唯一知道真相的,便只剩下了蕭景辰。

    蕭景辰,國師大人……

    皇帝的手指敲了敲龍案上的木牌,思索了一會兒,開口問道“你說,那刺客的目標就是國師?那你方才為何不說。”

    那會兒岳州想要詳細說,卻被皇帝抓住長公主受傷之事,將他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便是他想說,也沒有機會說。

    只是他便是有十個膽子也不敢跟皇帝爭辯,這會兒只能再次行禮道“都是微臣的過錯,請皇上恕罪。”

    他將皇帝沒有怪罪之意,這才大著膽子道“微臣趕去的時候已晚,但那刺客的的確確是沖著國師去的,說起來,自前夜起,國師的行為就有些異常。”

    前夜里,嚴華寺內負責國師房外巡邏的守衛醉暈過去,後續他挨個排查了一遍,發現並無一人飲酒。

    那只能說明他們都中了招。

    而那時候,國師的態度很奇怪。

    “國師才與人打斗過,形容狼狽,可在微臣詢問起時,他卻在遮掩此事。”

    他說到這兒,又想起一事,因小心翼翼道“還有一件事,下午微臣帶人巡邏,曾遇見公主去尋國師,而當時,他不在房中。”

    岳州當時離得雖然遠,卻也是清清楚楚听到他們對話的,那時候他還有些奇怪,國師到了嚴華寺之後,除卻佛堂便是自己房中,且按著時間,那個時間點他一向是在禪房打坐,怎麼今日卻出門去了?

    那時他沒放在心上,現下想起來,卻覺得有些怪異。

    而最重要的,卻是晚上那一枚烏油彈。

    分明公主已然說了要留活口,可國師卻炸死了那刺客,到底是因著為了保護公主,還是……

    為了殺人滅口!

    待得岳州說完之後,皇帝卻沉默了下去。

    他久久不語,殿內的氣氛便有些凝滯,偏生這時孫誠抬起頭來,蹙眉問道“你方才說,國師下午不在?”

    岳州不知他為何有此一問,因點頭道“是。”

    “你確定?”

    他的神情凝重,皇帝也朝著他看去,問道“孫愛卿可是想到了什麼?”

    下一刻,便見孫誠沉聲道“回皇上,微臣下午回府之時,曾遇到過一個背影,頗像國師。只是彼時以為自己看錯了,畢竟他身在嚴華寺不可能出門。可如岳大人所言,國師若是出門的話,那就不是微臣看錯了人。”

    孫誠與國師雖然打交道並不多,可因在五城兵馬司,所以識人的本領還是有的。

    那會兒他覺得自己看錯了人,現下想來,不是他看錯,只是他沒敢認。

    他這話里的意思,讓皇帝的臉色也沉了下去“你在何處遇到他的?”

    “威遠大統領府。”

    這幾個字一出,不但皇帝,就連岳州的一顆心也狂跳了起來。

    威遠大統領慕容忠,出自北越四大世家之一的慕容家,其父更是慕容家的家主。

    尋常的時候,蕭景辰尚且深居簡出,可偏偏在這樣一個節骨眼上,蕭景辰去尋了他。

    蕭景辰去做什麼,傍晚白家坡的驚天炸響,又與他有多少關聯?

    皇帝無意識的敲了敲桌面,神情變幻莫測,良久才道“國師身份特殊,關乎北越國體。今夜之事,暫且先不要聲張。”

    他這話,孫誠和岳州並不意外。

    畢竟,蕭景辰出生時便是佛子之命,這些年身在東皇宮,號稱一雙手可推演天機。北越百姓信奉天神,皇室亦是如此,若是蕭景辰真出了什麼事兒,必然會在百姓中引起軒然大波。

    所以,沒有確鑿證據之前,蕭景辰不但動不得,還得好好兒護著。

    因此听得皇帝的吩咐,二人連忙應諾。

    孫誠試探道“國師之事暫且不查,但威遠大統領府,想來是個突破口,微臣想從此查起,不知可否?”

    听得他這話,岳州倒是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他一眼。

    這位孫大人,倒也不如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這般大公無私啊。

    畢竟,孫誠尋常交好的是赫連家族,與慕容家政見不合。

    他心里想著,卻並未說話,只是站在一旁當木頭人。

    這兩年慕容家越發囂張,若能受創,于他也有好處。

    皇帝目光自孫誠的臉色掠過,見對方一副大公無私的模樣,思索了一瞬,才點頭道“可,但需暗中查探。”

    四大世家由來已久,且慕容家的老太君,乃是先帝的姐姐長樂公主,也是當今聖上的親姑姑。

    無憑無據,貿然查慕容家子嗣,他那位姑姑便頭一個不答應。

    皇帝的顧慮,孫誠自然了解。

    能得皇帝的準許已然不易,孫誠頓時謝恩領旨。

    皇帝知他有分寸,因此交代完後,便看向了一旁閉口不言的岳州“你先前說,國師受傷了,他傷勢如何?”

    被皇帝突然叫到,岳州忙得回稟道“回皇上,國師傷勢並無大礙,只是被瓦礫砸到頭,正在昏迷之中。”

    皇帝點了點頭,道“國師既是受傷了,便暫且在嚴華寺好生養著。稍後朕會著太醫院院判與你同行,好生伺候著,不準有閃失。”

    他說到這兒,頓了頓,又道“還有,公主此番受了驚嚇,朕念你是無心,先饒了你這次,可若再有下次,你提頭來見。”

    他這話一出,岳州忙的跪地磕頭“微臣惶恐,皇上放心,再不會有下次了!”

    對方可是長公主,皇帝的掌上明珠,敢再出事兒,他都不必來御前,自己謝罪領死算了!

    見狀,皇帝這才滿意的點頭道“知道就好,時候不早,你便先回吧。切記,不要聲張。”

    他沒有點名何事,岳州卻是驟然明了。

    這是要讓他監視蕭景辰呢。

    他自然知道輕重,忙的應聲“微臣遵旨。”

    岳州領了聖旨,皇帝又看向孫誠,道“私兵事關重大,朕將此事交給你,十日之內,朕要結果。”

    十天的確有些緊迫了,可下個月便是中秋宴,至多月末,宮內也要預備起來,這樣一件事若是懸在頭頂,怕是朝臣人人自危。

    孫誠明白後果,聞言恭謹道“微臣領命。”

    皇帝頷首,看了一眼孫誠,沉吟了一番,方才道“此事,朕讓兵部與你一同去查。”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