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2章 有凰來朝,萬民踏歌相賀

第12章 有凰來朝,萬民踏歌相賀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他磕完了頭,見皇帝不耐煩的擺手,又急急忙忙的要離開。

    可走之前,卻又想起一件事情來,到底是硬生生的頓住腳步,撐著上面的死亡注視,從袖中拿出另外一個袋子,道“皇上,還有這個……這是從刺客身上搜出來的。”

    皇帝臉上風雨欲來,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拿來與朕看看。”

    岳州忙的將東西遞過去,相較于十分好辨認的烏油彈,這袋子里的東西就格外普通了。

    不過一方小小的黃楊木雕刻的牌子,唯一值得注意的便是那繁復的花紋。

    皇帝蹙眉看了看,問道“這牌子可查出源頭了麼?”

    才出了事兒,岳州哪兒能查的出來,現下見皇帝這般,又不敢說實話,只能道“下官正在查……”

    他這話一出,皇帝看向他的目光頓時有些不善“那還不快去!”

    得了這話,岳州再不敢耽誤,告罪之後,便灰溜溜的出了宮。

    被夜風一吹,岳州才發現,自己後背的衣襟已然盡數濕透了。

    岳州抖著手抹了一把汗,復又長嘆一口氣。

    他一直都知道皇帝寵愛長公主更勝于自己的兒女,今夜才算是真的見識了。

    說起來,這位公主真是個好命。

    先帝老來得女,六十歲上才有了長公主。

    她名字里的凰歌,便是取自“有凰來朝,萬民踏歌相賀”之意。

    自幼如珠如寶的寵著,一歲生辰時,先帝更是將北越最肥沃的封地河陽賜給了她。

    北越歷經三朝百年,她是唯一一個有封地的公主。

    先帝駕崩後,今上登基,對趙凰歌便越發寵愛的沒了邊界。

    畢竟,皇帝如今年逾四十,長公主趙凰歌卻才十四。

    當今聖上與長公主年歲相差了二十有六,雖說他子嗣凋零,接連三四個孩子都夭折,如今只唯有一個四皇子還在人世,病歪歪的養著。可若是其他子嗣們還活著,最大的兒子都要比趙凰歌大了四五歲。

    也正是因此,不管是先帝還是當今聖上,皆是任由她予取予求。

    可如今,這樣一個祖宗,竟然在自己守衛的時候出了差錯,皇帝沒直接要了他的腦袋,他都得跪謝皇恩了!

    念及此,岳州又覺得自己格外命大。

    不管如何,有了國師這個疑似罪魁禍首,雖然皇帝現下心疼長公主,還沒想起來理會他,可等到回頭秋後算賬的時候,有國師頂雷,他的處境必然會好很多!

    岳州一路想著一路前行,不妨卻險些撞上了人。

    他正處在劫後余生的慶幸里,下意識便蹙眉道“你這……”

    只是話未說完,他卻猛地站定了身子,聲音里也多出幾分謙卑來“孫大人,您怎麼來了?”

    孫誠是五城兵馬司的指揮使,雖不算他的頂頭上司,可他卻是對方的半個學生。

    他一面說著,一面悄然觀察對方。

    雨勢不大,孫誠的衣服卻已然濕透了,他未著官服,形容有些狼狽。一張容長臉上寫滿了冷肅,稀疏的眉毛擰在一起,眉頭緊緊皺成了川字,在這夜色里,顯得越發神情凝重。

    因管著偌大的五城兵馬司,孫誠尋常也鮮少有笑模樣,可現下這狀態,顯然是出了什麼事兒。

    岳州心中想著,倒一時忘記了自己的慘狀,狀似不經意道“下官才從皇上那兒出來,他心情不大好,您待會留神些。”

    聞言,孫誠只微微頷首,道“本官知道了,你不用當值?”

    他原本走得急,這會兒岳州擋著路,他便停下了腳步,只是神情依舊難看。

    見對方顯然沒有跟他交流的,岳州也知多半是套不出什麼話,便十分識趣的側身,給對方讓出了位置“正要當值,大人快去吧,莫要耽誤了事情。”

    待得孫誠急匆匆的去了,岳州的笑容卻漸漸地淡了下來。

    大半夜的,五城兵馬司進宮,為的是什麼事兒?

    這話,皇帝也想問。

    他才趕走了一個岳州,正捏著烏油彈擰眉思索,听得內侍回稟,第一反應便是將烏油彈收了起來。

    “皇上,白家坡有異狀。”

    傍晚時候地龍翻身,因著動靜並不大,上京中感知到的人寥寥無幾。

    五城兵馬司查探到動靜之後,便先進宮跟皇帝回稟過了。

    知道是地龍翻身,皇帝還嚇了一跳,可後來又听得孫誠說乃是有人誤用了爆竹等物制成的炸藥,又一瞬間將心放了回去。

    那白家坡早有山匪流竄,皇帝約莫猜到了是山匪作亂,只隨意命孫誠去查,翌日再給他結果便可。

    誰知孫誠不但大半夜就來了,且還給他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微臣捉到了活口,連夜審訊後方知,那些被炸死的人,並非山匪,而是豢養的私兵。”

    孫誠說到這兒,又將折子遞了上去,道“此乃他們的供詞,請您過目。”

    皇帝這會兒神情早沒了先前的淡然,一臉凝重的接了過來,待得看到上面的供詞之後,呼吸都重了幾分“可查到是何人豢養不曾?”

    離皇城不過十里處,在這里養著私兵,這是在他的臥榻之旁放了一把刀啊!

    “回皇上,微臣正在查,雖無確切證據,可那些私兵習武的路數,卻有些熟悉,與我北越軍中所習相似。”

    也就是說,豢養私兵的人,要麼與軍中人有關系,要麼,他自己就是將士!

    這話,讓皇帝心火翻騰,他才激動了幾分,便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

    內侍才要進門,便被皇帝止住,自己灌了一通茶水下去,方才緩和了幾分,沉聲道“你繼續說。”

    孫誠有些擔憂的看向皇帝,近一年來,皇帝的身體越發的虛弱,近來更是急速下滑。

    照這個勁頭,天命怕是……

    他一時不敢想下去,只能摒棄那些雜亂的想法,回神道“那些人並不知自己授命于誰,但微臣從他們身上搜出了這個。”

    他說著,將搜出來的證物遞了過去,道“您看這個牌子,這是從私兵身上搜的,每一個花紋各有不同,大抵與各自等級相關。”

    孫誠將牌子遞過去之後,皇帝的瞳孔卻是驟然一縮。

    這個牌子,與先前岳州送來之物,乃是同源同宗!

    “去,將岳州給朕叫回來!”

    听得皇帝的吩咐,內侍連聲應諾,一溜煙的跑出去攔人。

    于是,岳州才出了宮門,就被人給截了回來。

    “微臣叩見皇上。”

    他不知皇帝為何突然讓人把自己拽回來,可看著皇帝跟孫誠的模樣,顯然此時沒什麼好事兒。

    岳州心中忐忑,下意識的偷偷去看孫誠,卻听得皇帝沉聲道“你先前說,從刺客身上搜出來一塊木牌,可能確認是刺客之物麼?”

    聞言,岳州越發覺得心里沒底,看著皇帝的神情,他不敢有所隱瞞,回話越發小心翼翼“回皇上,千真萬確,那牌子乃是刺客貼身佩戴,因他尸首炸的有些零碎,還頗廢了一番功夫。”

    畢竟,誰敢拿沾滿了鮮血碎肉的證物,讓皇上去看?

    這不是瘋了麼!

    听得他的話,皇帝默然了一瞬,旋即將龍案上的牌子扔了過去,道“你來看看這些。”

    岳州這會兒才敢抬頭看皇帝,卻在看到他丟過來的東西之後,驟然瞪大了眸子“這……”

    這些牌子,除卻花紋不同,材質都一模一樣,全部是黃楊木制成!

    這個認知,讓岳州的手都有些抖,下意識開口問道“皇上,這些牌子,是何處所得?”

    他當時抓住那刺客的時候,約莫覺得這牌子會是線索,可現下很顯然,這不但是線索,似乎……

    還別有內情?!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