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1章 私兵的主人

第11章 私兵的主人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見辛夷這般模樣,趙凰歌卻是瞬間了然“你是想說,那里的兵?”

    辛夷沒成想她竟然知道,愣怔了一瞬,方才繼續道“是,您讓屬下炸的地方……有兵,卻不是朝廷的兵。”

    白日的時候,趙凰歌傳召他前來,要他去做三件事。

    其一,將守在嚴華寺外的龍虎司撤走,化整為零分散,再將她的親筆信交由北大營守將宋啟元,另調龍虎司月衛由他調派;

    其二,帶人喬裝打扮後,去一趟威遠大統領府,且務必在申時三刻左右,于東三條街上過去。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件,她要讓他……炸了京郊十里處的白家坡。

    那白家坡名為坡,卻因著早年間地龍翻身,形成了一個溝壑,到現在那些百姓們都將此地視為不祥,因此到現在都人煙罕至。

    可那樣人煙罕至的地方,卻因著前幾年商道的修葺,致使此處一度鬧起了土匪。

    趙凰歌讓他去炸土匪窩,辛夷自然沒有異議,可他沒想到,那里卻沒有炸出來土匪,反倒炸出來一批私兵。

    被炸藥夷為平地的白家坡,露出了炸成殘骸的殘肢斷臂,血水流出,恍若人間地獄。

    與那些幸存者交手之後,辛夷更清清楚楚的嗅出了內中的異常。

    這樣一個對外宣稱土匪窩的地方,內中怎麼會藏著私兵?

    而這些私兵,又是誰的?

    縱然心中震驚,辛夷也依舊按著趙凰歌的吩咐一一布置下去,待得完成後迅速回來見她。

    他原本有諸多不解,著急想要來回稟趙凰歌,可現下見對方成竹在胸的模樣,卻覺得一顆心沉了下去,解釋完之後,到底是加了一句“主子,您要讓屬下炸的,到底是什麼人?”

    辛夷不傻,自然也看得出來,趙凰歌必然是早知曉真相的。

    趙凰歌原本就沒打算瞞著他,現下見他這模樣,只輕笑一聲,意味不明道“自然是私兵的主人。”

    從前夜將烏油彈落在蕭景辰房中之後,趙凰歌便想到了一個一舉兩得的法子。

    既能解決了這個隱患,又可牽扯出另外一個禍害。

    只是,此事若有半分差池,便會功虧一簣。

    她這話說的輕飄,心意卻是驟然出了一身冷汗,再想起先前她讓自己做的事兒,神情更是有些難看“難不成,這私兵是慕容忠的?”

    威遠大統領慕容忠,其父乃是慕容家的現任家主,更是先帝親封的護國公,皇城護衛半數皆與慕容家有關聯,這樣一個人牽扯上了私兵,他是想做什麼?!

    趙凰歌眸光冷凝,道“是他的,卻也不全然是他的。”

    她說著,又問道“你來時,人可過去了?”

    聞言,辛夷急忙點頭道“是,屬下特意命人守著,眼見得五城兵馬司前去,方才過來尋您的。”

    他當時只覺得此事蹊蹺,卻並未往深處想,眼下听得趙凰歌的話,卻覺得心中綿密的涼意,若真如主子所說,此事後果不堪設想!

    念及此,他又鄭重道“事關重大,屬下現下就回去守著,絕不讓此事出差池。”

    見狀,趙凰歌應聲,見他要走,復又叫住了他,道“若有任何消息,隨時前來回稟。”

    她身在嚴華寺出不得門,只能靠著隨從們的消息。

    辛夷恭謹應了,匆匆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待他走後,趙凰歌是站在窗前,望著蒼茫的夜色,眸光中滿是幽深的暗芒。

    不出意外,明日會有一出大戲上演。

    希望,一切能如她所願。

    ……

    夜色深沉,卻注定是個無眠之夜。

    後半夜的時候下起了雨,自房檐下滴滴答答的落下來,也打濕了那一身官服。

    岳州已經在外面候了小半個時辰,臉上倒是半分怨言也無,只是那微微晃動的身體,卻昭示著他此時的不安。

    殿內的燭火跳躍了一瞬,下一刻便見內侍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笑意“岳大人,皇上召見,請吧。”

    聞言,岳州忙笑著道謝,繼而隨著人一同走了進去。

    “微臣叩見皇上,吾皇萬歲。”

    龍案後坐著一個男人,約莫四十出頭,一張臉生的儒雅,可惜卻被病弱之態遮住,倒顯得格外虛弱。

    正是北越皇帝,趙顯垣。

    听得岳州行禮,他緩慢的擺了擺手,聲音里滿是倦怠“平身吧,朕听內侍說,你有要事回稟?”

    岳州是御林軍四衛的頭領之一,可不待傳召便可面見君王。

    可即便如此,在這樣的深夜里,從嚴華寺跑過來,若無正當的理由,皇帝怕也不會太愉快。

    聞言,岳州再次行禮,卻並未直接說,只道“皇上,此事事關重大。”

    皇帝看了他一眼,便示意內侍都出去。

    待得房中只剩下他們君臣二人,方才道“說吧,何事。”

    下一刻,便見岳州從袖中取出了一個小盒子,端端正正的放在了皇帝的龍案之前“此乃國師房中搜尋出的。”

    皇帝將小盒子打開,起初還帶著點未曾睡醒的漫不經心,可待得看清楚內中之物,捏著盒子的手頓時帶上了力道。

    “你如何會搜他房中?”

    岳州不敢隱瞞,且他原本也沒想隱瞞。

    “回皇上,前夜嚴華寺有人闖入,微臣搜尋未果,卻見國師滿身狼藉,似是與人爭斗過;微臣留了心,誰知不等查出結果,昨夜長明殿卻走了水,有人趁亂劫持公主,公主不顧安危,嚴令留活口審訊,可國師……”

    他說到這兒,頓了頓,方才繼續道“國師以烏油彈,將人當場炸死。”

    岳州一邊說,一遍覷著皇帝的臉色,見他神情不似怪罪,末了又道“事關重大,微臣不敢拖延,深夜驚擾聖駕,還請皇上恕罪。”

    皇帝摩挲著那一枚烏油彈,神情在燭火映照下越發幽暗“你如何斷定,此物便是國師所有?”

    岳州噎了一下,旋即斟酌道“那刺客被當場炸死,國師昏迷,微臣帶人清理國師房間時,意外搜出了此物,且他當時……”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听得皇帝打斷他的話,聲音冷凝的問道“等等——你方才說什麼,刺客劫持了公主,河陽現下如何了?”

    長公主趙凰歌,封號河陽。

    這語氣太過冷厲,讓岳州手心驟然出了冷汗,他已然刻意弱化了長公主的事情,誰知皇帝還是留意到了。

    他聲音都多了幾分顫,惶恐的回稟道“回皇上,長公主受了些驚嚇,如今正在寺廟中修養。只是那刺客已被炸死,下官正在盡力查他身份。”

    岳州話音未落,就見皇帝驟然朝著他砸了一方硯台,聲音里都帶著掩飾不住的氣急“受了驚嚇?御林軍都是吃干飯的麼,朕派了整整一個衛隊的人,竟護不住一個河陽?!”

    因著太過著急,皇帝又劇烈咳嗽了起來。

    他身體一向不好,如今咳嗽的聲音驚心動魄,叫岳州听得更是兩股戰戰。

    他總覺得,皇帝這心肝肺都快要咳出來了。

    好容易等到皇帝平復了些,緩了緩又道“莫說是一個烏油彈,就是一整座烏油礦,也抵不過河陽一根頭發絲!才出了事兒,你不說好生保護他,竟巴巴的進了宮,與朕說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快滾回去,若她再出事兒,朕先拿你開刀!”

    這一番話,嚇得岳州連忙告罪,著急忙慌的解釋道“可是,這烏油彈……”

    他話才說了一半,就被皇帝的眼刀幾乎撕碎,忙的改口道“是,下官這就回去,皇上息怒!”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