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6章 我這身上,可有邪祟?

第6章 我這身上,可有邪祟?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眼前女子言笑晏晏,一雙眉眼狐狸似的眯著,也掩去了眸中的冷意。

    “公主謬贊。”

    被她這樣夸獎了一番,若換個人,早就歡喜不已。

    可惜,眼前人是蕭景辰。

    他的表情像是被畫上去的,萬年都是同一個模樣。

    趙凰歌心中冷笑,好一個無欲無求的國師大人,這般會演,不去做戲子真是可惜了。

    “國師啊。”

    她臉上笑容不變,卻往前行了一步,與蕭景辰只一步之遙“昨日你說,本宮這高燒來的蹊蹺,怕是邪風入體。實不相瞞,本宮夜里做了噩夢,現下害怕的很,不如,你再幫我看一看,我這身上,可有邪祟?”

    眼前女子離他極近,蕭景辰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臉上的絨毛。

    她未曾著口脂,唇粉而嫩,說話時帶笑,唇形也勾勒出柔軟的弧度。

    一雙眼楮澄澈,卻因瞳孔的黑,似乎能將人吸進去似的。

    分明生的縴弱,可那一瞬間,蕭景辰卻恍惚覺得,她像一只狩獵的狼。

    幽暗的眼楮盯著他,等待合適的時機,瞬間將他撕碎。

    只一瞬,蕭景辰便往後退開,聲音淡漠“公主並無大礙,只是貧僧才疏學淺,您若覺不適,可請院判一觀。”

    蕭景辰難得說這麼多話,避開她的動作倒是輕車熟路。

    趙凰歌收斂了笑意,淡淡道“那倒不必,既是國師說無礙,本宮便信你。”

    她說到這兒,復又隨意看了一圈,滿意似的點了點頭,才繼續道“不過,本宮被夢魘嚇到,心生幽怖無可排解,國師這里倒是雅致清淨,本宮想請國師在一旁坐鎮,陪本宮抄經,您意下如何?”

    趙凰歌將話說到這份兒上,蕭景辰若再拒絕便是不知好歹。

    他是出家人不假,可也是屬于北越皇室的出家人。

    “公主,請。”

    佛香裊裊升騰,自香龕中飄出,四下散開,室內便被悠遠的香氣充盈著。

    趙凰歌手執狼毫,正在專心致志的抄寫。

    她說抄經,是真的抄經。

    蕭景辰就坐在她身邊不遠處,無聲的念著經文。

    室內安靜的落針可聞,蕭景辰卻沒來由的生出幾分心浮氣躁來。

    檀香味道依舊,可因著多了一個女子,那香味兒里便多了幾分暗幽的女兒香。

    蕭景辰自認不是為外物攪擾之人,卻不得不承認,自己被她打擾了。

    偏生她又放下筆,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他面前“可是本宮擾到了你?”

    她話問的隨意,眸子里倒帶著審視,蕭景辰道謝,並未端茶盞,只是搖頭道“未曾。”

    趙凰歌便不再多言,給自己又倒了一杯茶,喝了之後,便繼續抄寫經文。

    她這般安靜,倒讓蕭景辰說不出什麼來。

    室內的香味兒似乎更濃重了些,連同著蕭景辰的眉頭,也微不可查的皺了皺。

    直到趙凰歌起身要走,他才覺得空氣似乎好了些“公主慢行。”

    趙凰歌笑著道謝,望了一眼桌上抄寫好的佛經,道“擾了國師清淨,還請您勿怪。這佛經,便有勞國師替我供奉在長明燈前了。”

    嚴華寺中供奉著祖先長明燈,歷代子孫都會手抄經書以表孝心。

    她來後,更是日日未曾間斷。

    蕭景辰應聲,面上依舊是疏遠的淡漠“公主安心。”

    趙凰歌對他的態度不以為意,再次謝過,方出了門。

    才轉身,臉上的笑意已然盡數收斂,化作了眉眼中的戾氣。

    正午日光烈,卻無半分落她身。

    ……

    才回了房中,便見錦繡已然在候著了“公主,人來了。”

    趙凰歌點頭應了,揮手讓她出去,看了一眼房梁“吊著好玩麼?”

    下一刻,便見一個男子從房梁上利落的跳了下來。

    他生的既高且瘦,身形倒是利索,猴兒一樣的迅捷。

    這會兒雙腳站了實地,忙的笑著行禮“辛夷給主子請安。”

    男子弱冠之年,生的皮相尋常,一雙眼狹長,倒為他增光不少。

    可後來尸山血海里,他也成了其中一員。

    再不會睜眼看她。

    趙凰歌壓下心中翻涌的情緒,聲音依舊帶著不可自抑的顫意“起來吧。”

    她有幸重來,豁出這條命也要力挽狂瀾,至少……

    至少要保住他們的命!

    見她聲音里帶著顫意的哭腔,辛夷卻是瞬間站直了身子,眉眼里也帶著擔憂和戾氣“主子,可是有人欺負了您?您告訴屬下,龍虎司絕不饒他!”

    龍虎司,乃太祖尚在草莽時一手創立,司掌四衛,獨屬太祖,其後,也唯有繼任皇帝知曉它的存在。

    先帝死後,龍虎司卻歸了趙凰歌。

    辛夷的話,讓趙凰歌回了神兒,搖頭道“不曾。”

    她輕咳一聲,正色道“今日讓你來,有幾件事要做。”

    下一刻,便听得辛夷沉聲道“屬下赴湯蹈火!”

    他這模樣,倒是引得趙凰歌輕笑一聲,睨了他一眼,道“不必你赴湯蹈火,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

    見辛夷嘿然笑了笑,趙凰歌這才說起了正事“讓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昨日她重生後,第一件事便是著錦繡傳信給辛夷,讓他整理關于鴻臚寺和東皇宮的消息。

    听她說正事兒,辛夷頓時便收斂了笑意,鄭重道“回主子,屬下去查過了,鴻臚寺近來並無異狀,反倒是東皇宮……”

    他說著,將整理的消息遞了過去“東皇宮近來運送了一批貨物進京,說是中秋備用之物,可是主子您知道的,這東皇宮日常所用,一向都是由門下省負責,怎麼今年反倒變了?”

    北越朝堂分為三省六部,其中門下省直屬于皇帝,負責的乃是皇室內務與皇帝的所有事務。

    因東皇宮特殊,所以日常開銷所用也由門下省料理。

    往年東皇宮都當甩手掌櫃,今年倒是管起事兒來了。

    趙凰歌沉吟道“此事你著人盯著,若有機會,查清楚他們帶了什麼進來。”

    她將這些消息一一過目,見再沒有別的怪異之處,方才安心了一些,繼續道“你稍後回京一趟,去替我辦三件事……”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