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5章 她要渾水摸魚

第5章 她要渾水摸魚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錦繡一怔,瞬間了然,恭謹道“奴婢越矩,今夜公主就在房中歇息,不曾出門過。”

    趙凰歌點頭應了,拍了拍她的手,又安撫道“安心,本宮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候不早了,下去休息吧。”

    錦繡斟酌了一番,見她這模樣,到底將心里的話給咽了回去,輕聲道“奴婢就在門外候著,您若有事隨時傳召。”

    見趙凰歌頷首,她這才行了禮出門去了。

    門窗被合上,殘月隔了一層紗窗,室內燭火霧一樣的朦朧,將女子的身影拉的極長。

    扭曲的暗影里,恍若藏了一只九幽煉獄里回到人間的亡魂。

    夜風漸大,吹動窗外樹葉嘩啦作響。

    趙凰歌站在桌案前,默然良久,方才提筆寫下三個字。

    蕭景辰。

    重生後第一次交鋒,她又險些栽在他的手上。

    她從不敢小瞧蕭景辰,可今夜仍然大意了。

    一朝重生,前世魂魄時所見的山河飄零,讓趙凰歌心中蒙著恨意,今夜倉促布局,著實有些冒失。

    畢竟,蕭景辰這般的人,哪怕有半分生機,他都可反敗為勝。

    這樣一個敵人……

    今夜未曾一擊即中,日後怕是警惕更甚,她錯失了良機。

    不過,她也並非全然無所獲。

    前世的蕭景辰,被北越奉為國師,居東皇宮掌鴻臚寺,號稱一雙手可推演天機,一雙眼能看透萬物。然而這樣一個人,對外卻表現出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

    趙凰歌與他做了十年的政敵,自認將他的短處拿捏的清清楚楚,可今日所見,她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什麼病秧子,他的功夫分明不在自己之下!

    若她的功夫尋常倒還罷了,可問題在于——

    前世她師承北越第一刀客蕭山,騎射武藝更融合眾家所長,武將與她貼身近戰尚且要吃些虧,今夜蕭景辰,竟絲毫不落下風!

    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著蕭景辰即便是真以武入仕,也是半分不遜色的。

    然而前世里,他卻偽裝了十年,直到她死,都沒有窺破他的真面目,被他牢牢地蒙在鼓里!

    趙凰歌無意識的捏著手中狼毫筆,不顧那濃稠的墨汁滴在宣紙上,擰眉思索。

    今夜她誤打誤撞的窺破了他的偽裝,雖沒能殺了他,可知曉此事,也不算全然失敗。

    更何況,還有他當時的話。

    他口中“陰魂不散”,會是誰?趙凰歌將朝堂之人想了一個遍,復又提筆,一一寫下了幾個姓氏。

    赫連、慕容、唐、蕭……

    她的筆尖,最終頓在了蕭字上,不知想到什麼,呼吸卻是驟然一緊。

    她還真是糊涂了。

    蕭家。

    她竟忘記了蕭家!

    北越四大世家,皆是隨著太祖皇帝有過功勛的世家,屹立在北越已然近百年。

    而國師蕭景辰,便出身北越四大世家之一的蕭家。

    他原是蕭家嫡幼子,可因出生時被算出佛子之命,不過九天便被送到了國安寺,由前任國師養大。

    蕭家幼子成了佛子,恰逢彼時蕭家立了戰功,先帝開懷之下,特許幼子仍舊姓蕭,並欽賜名為“景辰”。

    前世里,蕭家被她收拾的時候,曾經想要借蕭景辰的勢,當時她也特意留了線,就等著蕭景辰上鉤好釣大魚。

    誰知道蕭景辰倒是將事情做得格外絕情,哪怕偌大的蕭家大廈傾覆,他也沒有半分伸出援手的意思,還說“貧僧乃佛門中人,塵世親緣與我無關。”

    那時她還嘲諷他修佛修的痴傻了,可現在想來,傻的是自己才對。

    蕭景辰連國都能叛,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他這般貪戀權勢,當真能與蕭家半分瓜葛都無?

    若這般的話……

    前世里他做的事情,蕭家又參與了多少!

    趙凰歌念及此,將狼毫扔在桌案上,一面起身,卻又在踫到腰間之物時,驟然一頓。

    下一刻,她急忙在腰間摸了一遍,心卻是越發的沉了下去。

    糟了。

    那一枚烏油彈,原本是她打算殺了蕭景辰之後,以此物來混淆視听禍水東引的。

    可現下,烏油彈丟了。

    趙凰歌心中過了諸多念頭,幾乎瞬間確定了丟失的地點。

    蕭景辰房中。

    她深吸一口氣,無意識的敲擊著桌面。

    如今這烏油彈決計是拿不回來的了,蕭景辰沒死,她先前的打算便只能作廢。

    可這東西落在他的房中,卻是一個後患。

    今夜沒有除掉蕭景辰,日後再想如此便是難上加難。而如今,她又留下了這麼一個把柄。

    趙凰歌敲擊桌面的指尖頓住,下意識的點在了蕭字上,蹙眉思索。

    這人身後,必然牽扯著龐大的關系網。既殺不掉蕭景辰,倒不如留著他,也好拔出他身後的利益鏈條。

    還有那一枚烏油彈……

    雖是無心的留在了他那里,可現在,倒是給她添了些新的思路。

    將無心便有意,這一池水,得更渾濁幾分才成。

    否則,她還怎麼渾水摸魚?

    ……

    趙凰歌是被吵醒的。

    晨鐘悠悠,將她從睡夢中拽了出來,她盯著頭頂鴉青色的帳子,難得的失神了片刻。

    沒有夢里烈獄一般的枯骨堆積,沒有皇極殿中被困不得出,更沒有那烈火焚燒焦黑的棲梧殘宮。

    眼前的歲月靜好,昭示著昨日種種並非夢境,她是真的重生了。

    門外腳步聲響起,趙凰歌回神斂眸,將眉眼中的戾氣壓了下去。

    下一刻,便見錦繡快步走進來“奴婢伺候您梳洗。”

    趙凰歌應聲起身,更衣時難得愣怔了一瞬,良久才擺手道“換一套吧。”

    這宮衣鮮艷俏麗,自皇兄殯天後,她已有十多年未曾穿過這樣獨屬于嬌軟女兒家的衣物了。

    現下一見,倒十分不習慣。

    錦繡應諾,復又為她拿了另外一套。

    可一連換了十多套,趙凰歌都不滿意,末了,錦繡只能為難的回稟道“公主,您這次帶來的衣服,只有這些了。”

    且這些都是公主尋常最喜歡的衣服,怎麼今兒個就突然都不滿意了?

    趙凰歌沒錯過她臉上的詫異與為難,自嘲一笑,到底是隨手指了一套“那就這個吧。”

    她的心早已蒼老的千瘡百孔,卻忘了,這個年歲的自己,也是個天真尚在的小姑娘呢。

    粉色的宮衣嬌軟俏皮,腰肢處掐的不盈一握,繡花鞋是貢緞暗紋的白色,上面繡了幾朵盛開的芙蕖,隨著行走時,荷花仿佛也綻放開來,當真是步步生蓮。

    趙凰歌站在銅鏡前,鏡中的女子也在回眸望她。

    多麼嬌軟可人的姑娘,可惜一雙眸子卻似是枯井寒潭,滿是冷意與幽深。

    蒼天有眼,讓她重回這個年歲,可這一顆心,到底是回不去了。

    她在銅鏡前默了好一會兒,直到錦繡都有些心中發虛,以為她對這打扮不滿意時,方才吩咐道“開膳吧。”

    ……

    吃過早膳,錦繡得了她的吩咐出了寺,趙凰歌則是一路去了小佛堂。

    蕭景辰沒想到她會來。

    他是國師,此番隨行是為她守命數盤,待生辰當日將她命數昭告皇室,同時為她加冠。

    這在歷朝歷代,都是一項極好的差事。

    因為沒有一個公主不是天生富貴命,測算出來的命數盤,也都是福澤深厚的星宿。

    她們只需要在此齋戒二十一日,待得生辰當日,穿著最隆重的服飾,由國師念著屬于她們的命數盤,傾听由“天神”賜予她的富貴與尊榮。

    僅此便可。

    趙凰歌原本也該如此的,自來嚴華寺後,他們從未有過交集。

    可今日,她卻來了。

    且還站在他面前,肆無忌憚的盯著他看。

    蕭景辰神情倒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就連行禮的話,也帶著拒人千里的淡漠“公主殿下。”

    男人雙手合十,素白佛衣與他手掌同色,骨節分明,指尖圓潤。

    再往上看,便是那一張令人見之忘俗的臉。

    天神對他,似乎格外的厚待。

    予了他一身挺拔身軀,又給了他一副好皮相。

    且還有這樣一把好嗓音。

    趙凰歌恍惚的想,天神這樣偏愛他,怎麼就在這皮囊里塞了一套贓心爛肺呢?

    她近乎直白的目光落在他臉上,若是旁人,大抵不是惱了便是羞了,可蕭景辰倒像是無知無覺一般,自始至終都是一副沉靜淡然的模樣。

    最終,還是趙凰歌將眼神轉了開來“冒昧打擾,國師勿怪。”

    她嘴里說著打擾的話,腳倒是先邁進了對方的房間。

    不請自來。

    蕭景辰手指掐了一下佛珠,旋即淡聲道“公主前來,可有要事?”

    趙凰歌回頭看了他一眼,這才想起自己前來的目的似的,輕笑道“晨起听宮人說,本宮昨日高燒不退,幸得國師前去照看,特來謝你。”

    她信口胡言,蕭景辰聲音依舊是平板無波“公主福澤綿長,並非貧僧之功。”

    趙凰歌輕笑一聲,轉過身來站在他的面前,若有所指的笑道“國師太自謙了,昨日、本宮燒的糊涂,連院判都沒有法子,若不是你前來,怕是本宮現下還燒著呢。”

    她說到這兒,笑了一聲,才道“這樣的功勞,難道,這還不要謝您麼?”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