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4章 施主一心求死,貧僧成全你

第4章 施主一心求死,貧僧成全你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下一刻,她驟然抬腳,借著他松開的力道,直接便錯身後退,與此同時,挑起落地的匕首反客為主,直直的刺上了蕭景辰迎上來的小臂。

    “唔……”

    男人一聲悶哼,血腥氣瞬間彌漫開來,趙凰歌一擊得中,再次朝他襲去。

    鮮血染紅了佛衣,蕭景辰卻恍若未覺,在她匕首襲來之時,閃身避過那一抹寒芒。

    匕首自他衣角穿過去,斬斷了他胸前佛珠,顆顆渾圓的東珠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他抬手接住一顆佛珠,在躲避動作的同時,朝著趙凰歌的面上彈過去。

    那佛珠帶著凌厲的速度,讓趙凰歌下意識躲開。

    可不等她避開,手腕卻是一麻。

    襲擊她臉頰的佛珠是虛晃一招,蕭景辰真正想打的是她的手腕!

    可她現在反應過來已然晚了,匕首不等落地便落到他的手中,直直的朝著她而來!

    趙凰歌下意識偏頭,便有一縷青絲落地。

    “施主一心求死,貧僧成全你便是。”

    說這話時,他朝著趙凰歌再次出手,也讓她知道了何為——

    招式凌厲,處處殺機。

    已是初秋,涼風灌入,室內血腥氣更盛幾分。

    滿室狼藉之中,蕭景辰神情依舊矜淡,就連那聲音里,都帶著閑適與超然。

    可與之相反的卻是他的動作,每一招都在將她往絕路上逼。

    這人……

    是真想讓她死在這里!

    趙凰歌神色一凜,余光瞥見桌案燭火,卻是借著側身的動作,抬手便將燭台拽了過來。

    還在燃燒的蠟燭被隨手拔出,一把扔向了書架。

    紙張易燃,瞬間便起了火光。

    而那尖銳的燭台,則是落到了趙凰歌的手中。

    火光照亮滿室,蕭景辰不想她使出這樣下作的手段,第一反應便是要去救書,卻不妨趙凰歌的燭台尖已然襲向他“看來,求死的是國師你才對。”

    形勢瞬間逆轉,身後的寒芒已至,蕭景辰卻並未還擊,硬生生的被尖銳的燭台刺中左肩,一面揮袖將衣服覆上著火的書籍,才回身朝著趙凰歌狠狠地拍了一掌。

    趙凰歌不想他到了這境地還有反擊的余地,頓時往後退了幾步,眼中染了幾分怒意與羞惱。

    這人……

    拍的是她的心口!

    她咬了咬牙,眸中殺機越發濃重,可不等趙凰歌有所動作,卻驟然听得門外喧囂聲隱約傳來。

    她耽誤的時間太長,那些御林軍的藥效已然過了!

    趙凰歌暗叫一聲糟糕。

    只對上蕭景辰一人,她尚且沒有勝算,再添了那些御林軍……

    真讓人抓住她深夜入了國師禪房還要殺他的把柄,都不必等到那箴言出世,她就得被天下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念及此,趙凰歌再不戀戰,硬生生將方才的恥辱咽了回去,深吸一口氣,轉身便朝外逃去。

    只是臨走之前,還不忘將手中的燭台朝著他狠狠地擲了過去。

    燭台砸落在蕭景辰的腳邊,染了他鮮血的燭台帶著鐵蛌爾{味兒。

    他後背是尖銳的疼痛,而掌心則是綿軟的殘存感。

    蕭景辰難得失神一瞬,不及做出反應,便見眼前女子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敲門聲響起,蕭景辰回過神來,便見守衛將領岳州站在門口,神情恭謹“國師,下官方才听到這邊似有打斗聲,可是有人驚擾了您?”

    事實上,盞茶之前,侍衛前去回稟,道是值夜的一班人都醉倒在了後院中,距離國師蕭景辰的居所只有十丈遠。

    他恐生變故,這才急匆匆帶人前來,如今見蕭景辰尚且完好的站在這里,一顆心非但沒有落下來,反而高高的懸了起來。

    血腥氣隨風送來,習武之人嗅覺靈敏,岳州心知肚明,國師……怕是受了傷。

    可下一瞬,卻听得蕭景辰道“無礙。”

    他掌心微蜷,腳下有堅硬的觸感,讓他的眉心都微微蹙著,聲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房中昏暗,守衛們卻是手持氣死風燈,與那殘月清輝一同照進,倒將這滿室狼藉映照的清清楚楚。

    還有蕭景辰衣衫不整的模樣,如何也算不得無礙。

    岳州心中驚疑不定,待要說什麼,卻見蕭景辰眉眼冷肅“岳大人若無事,便去別處巡邏吧。長公主尚在此,她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聞言,岳州斟酌一番,又見蕭景辰態度堅定,這才有些擔憂的應聲“是,下官告退。國師若有事,可隨時著人傳喚下官。”

    蕭景辰點頭應後,他才帶人離開。

    臨走前,還格外貼心的替蕭景辰將門合上。

    待得人聲遠去,蕭景辰這才挪動一步,露出被他踩在腳下的東西——

    那是一顆烏油彈。

    在北越,上至八十老叟,下到三歲孩童,皆知烏油對北越的重要性。

    當年太祖皇帝與大食國奪天下,決勝局便因那一桶烏油制成的炮火。

    北越定都時,更將都城搬遷到了盛產烏油的朔安城,太祖曾言,烏油便是北越的國之命脈。

    民間莫說是使用,便是開采,都會被以極刑處置。

    就連軍中,對烏油的使用也都是有定數的,非戰亂,任何人不得私自動用烏油制成的兵器及火炮。

    皇室將這東西看成了命根子,可現下……

    這命根子卻出現在了一個想要他命的殺手身上,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掉落在了他的房中。

    若非他眼疾手快,先將這烏油彈踩在腳下,怕是方才岳州就不是來關心自己,而是將他就地緝拿,送到御前興師問罪了!

    蕭景辰捏著這一枚小小的烏油彈,神情有些變幻莫測。

    方才那女子神情可疑,招式皆欲取他性命,與以往派來的人都不同。

    還有這一枚被“遺忘”在此的烏油彈,到底是故意,還是無心?

    ……

    趙凰歌回來的時間格外巧。

    她前腳才回到自己房中,後腳便听得門外岳州聲音響起“公主殿下可曾歇下了?”

    錦繡神情一僵,卻見趙凰歌眉眼鎮定,壓低聲音道“打發他走,再打盆水來。”

    見錦繡應聲出門,她這才轉身去了內室。

    今夜她偷雞不成蝕把米,非但沒將蕭景辰那個亂臣賊子斬殺,反而還被他給輕薄了。

    雖說那是無心之失……

    可一想到那人的掌心拍到的地方,她就恨不得將人給剁成七八塊!

    趙凰歌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翻涌的怒氣,良久才咬牙低語“宵小之輩,本宮定不會放過你!”

    她捏了捏酸疼僵硬的手臂,嫌惡的去換身上衣服,抬胳膊時卻是忍不住嘶了一聲。

    方才她下了死手,蕭景辰也沒留情,她現下胳膊雖沒脫臼,卻也疼的抬不起來。

    趙凰歌硬撐著換了衣服,又將人皮面具揭下,做完這些時,額頭已然覆了一層薄汗。

    錦繡打發走了岳州進門時,見到的便是趙凰歌臉色蒼白的模樣,她急忙小跑過來,悄聲問道“公主,可是傷到了哪里,可要奴婢現在喊御醫麼?”

    “莫要聲張。”

    趙凰歌擦了汗,又擰眉問道“岳州來做什麼?”

    今夜,她應當沒有露馬腳才是。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得錦繡輕聲回稟道“岳大人說,夜間巡邏出了些事故,擔心您的安危,特地前來看看,奴婢已經將人打發走了。”

    畢竟,這嚴華寺里便是出了天大的事故,最不會被懷疑到的人,也是身為長公主的趙凰歌。

    她說到這兒,又擔憂道“公主若再有事情,便吩咐奴婢去做吧,奴婢一條賤命不足惜你,可您……”

    只是她話沒說完,便被趙凰歌截了,目光如炬的看她“今夜,本宮可曾出去過?”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