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3章 送你歸西!

第3章 送你歸西!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嚴華寺位于京郊十里處,皇家園林旁。

    因皇家祭祀祈福都在此處,故而周圍少有人至。

    這樣得天獨厚的環境,既適合在此清修,也適合……殺人。

    彎月如勾,秋夜生霜。

    佛堂內燭火昏暗,借著慘淡的月光,依稀可見室內布置。

    角落放著一個香龕,內中煙霧升騰,裊裊散開,發出幽暗的香氣。

    床上躺著一個人。

    男人和衣而臥,睡得沉靜。

    蕭、景、辰。

    趙凰歌眯了眯眼,怒火與恨意疊加,讓她的指甲深入肉中。

    前世她與他斗了十年,到底沒有下過死手。只因她覺得,縱然對方與她政見不合,到底是一心為了北越。

    畢竟,他身為國師,想要保皇帝,除了自己這個“干政”的大長公主,原也是在情理之中。

    誰知她死後魂魄不散,親眼見了北越山河是如何的接連淪陷,朝中的忠臣良將是如何一個個成為了北越皇極殿里的牌位,更見了他與那西楚之人互通密信,才知道——

    這哪兒是北越的國師,分明就是竊國賊!

    趙杞年是個蠢貨不假,可若是沒有蕭景辰里通外敵,賣了北越,北越哪會在短短幾年便接連被西楚攻城略地,在她魂魄消亡時,已然沒了大半河山?

    哪怕只有幾個片段,卻並不妨礙趙凰歌串聯起了整個事實。

    怪不得前世里,分明皇兄已然命人封了口,她禍國的傳言卻依舊甚囂塵上的散播了出去。皇室堵不住悠悠眾口,皇兄死後,她掌權十年依舊因那個預言而被人非議。

    他處心積慮的除掉了自己,只剩下趙杞年那個沒腦子的蠢貨,挑撥之下,自然君臣失和,國家分崩離析。

    好一個算無遺策的國師大人。

    可惜蒼天憐憫,讓她重活一世,親眷下屬她要保,白眼狼她也要收拾。

    至于眼前這位禍亂朝綱的國師——

    今夜,她便頭一個送他下地獄!

    床上人睡得沉靜,絲毫不知危機來臨。

    趙凰歌袖中匕首出鞘,確認房中人中了迷香不會醒來,方才悄然將門閂挑開。

    吧嗒。

    有女子豹子一般掠至床邊,卻驟然後脊一涼。

    床上無人。

    匕首泛著凌冽的光,映射出她身後的一雙眼。

    而原本該在床上睡著的男人,此時正站在她的身後,微涼的手擒著她的後頸。

    男人聲音沉靜,聲音如珠玉踫撞“施主深夜前來,意欲何為?”

    趙凰歌心下一沉,沒想到她調配的迷香竟然失效。

    她眯眼錯身,避開他的手,回頭時匕首襲向了他的要害“送你歸西!”

    她匕首襲來之時,蕭景辰已然往後撤步,抄起一旁的茶壺抵擋。

    茶壺的木柄被匕首削斷,茶壺落地時,茶水潑灑開來,趙凰歌不退反進,借著幽暗的月色,再次朝著蕭景辰刺去。

    可越打,她的心便越往下墜。

    前世她試探過十余次,分明確認了蕭景辰不會功夫。

    可今夜才發現,他非但會武功,且還與自己不相伯仲!

    蕭景辰……

    這人當真陰險狡詐!

    趙凰歌知道自己失策了,可眼下她無退路,唯有刀刀致命,強下手殺了他才是正道。

    誰知她不過一個晃神兒,便被他拿住了機會。

    男人身法詭異,躲開她匕首的同時,已然到了她的身後。

    下一刻,她便被扭住了胳膊,而後頸也被死死摁住。

    匕首落地,被男人踩在了腳下“說,誰派你來的?”

    男人聲音清冷,如昆山玉碎,趙凰歌听到耳中,卻只覺憎惡異常。

    她咬牙試圖掙脫蕭景辰,卻發現對方力道極大,她被牢牢禁錮不得動彈,一顆心也越發的沉了下去。

    今夜她失了策,原以為蕭景辰手無縛雞之力,誰知對方竟是與她不相上下的高手。

    如今暗殺不成,反落到他的手中,若不能及時脫身,可就糟糕了。

    趙凰歌心念微動,掙扎不脫,便也不再做無謂的抵抗,只是偏頭勾了一抹詭異的笑,反問道“我是誰派來的,國師難道不清楚麼?”

    她處于下風,卻並非全然沒有機會,趙凰歌垂眸,掐算著從他嘴里套話的概率。

    如今她唯一慶幸的,便是自己當時為了以防萬一,特意戴了精巧的人皮面具,現下這張臉,只要蕭景辰不貼到她的耳後去摸,必然看不出端倪。

    否則,她才是半點機會都沒了。

    蕭景辰卻並不上當,听得她這話,神情未變,淡漠道“不想與貧僧說,有的是人盤問你。來人——”

    門外並無人應聲。

    趙凰歌輕笑一聲,道“國師該知道,我們既然敢出手,便會留後手,門外可沒人。”

    她這話半真半假,御林軍守衛時間是固定的,她今夜配的藥不少,為了殺一個蕭景辰,她將這一輪當值的御林軍都暫且送去見了周公。

    待他們醒來時,她這邊原該了結一切的。

    誰知事情出了紕漏,如今成了待宰羔羊的是自己。

    不過,未到最後,焉知羔羊能不能絕地反擊呢?

    蕭景辰的神情終于變了變,他手上力道加重,將她雙手反剪在身後,牢牢地摁在牆上,沉聲道“你們……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趙凰歌瞧不見他的神情,卻能從他的聲音里听出氣息不穩來。

    與他共事多年,趙凰歌自認對于蕭景辰也算了解幾分。所以……

    她這是賭對了。

    蕭景辰果然有見不得人的勾當!

    不過陰魂不散這詞兒,听著可不像是形容他的利益共同體的。趙凰歌笑容加深幾分,道“那國師便該知道,我們要的是什麼,您可考慮好了?”

    “貧僧素來不喜殺生,可施主若執意要入黃泉,貧僧便只有送你一程了。”他話中帶著殺意,讓趙凰歌心頭一沉,心中的謎團也越發多了幾分。

    但眼下她來不及思考這些,只努力的偏頭,聲音里也帶出幾分嫵媚來“黃泉可無國師這樣的絕色,妾身怎舍得棄你獨入地獄?”

    縱然前世里她對他的了解並非全然為真,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他厭惡女色。

    室內昏暗,唯她眸中笑意可見,帶著點點的媚色與劇毒,像是午夜出沒的美人蛇。

    蕭景辰下意識偏頭躲過她的靠近,可趙凰歌等的就是這一刻。

    下一瞬,女子尖銳的指甲深入他的肉中,借轉身的動作膝蓋提起,直直的朝著他的要害襲去!

    蕭景辰不妨,疼的弓起身,卻並未松開她,而是在彎腰的同時,再次將她摁到了牆邊“滿口胡言,奸詐至極!”

    他疼的聲音都變了調,趙凰歌不想他到了這地步都沒松開自己,心中又氣又警惕,聲音里卻越發添了幾分媚色“妾身是奸詐——可國師靠我這麼近做什麼?您身為一個出家人,該知色乃大忌諱。與我一個女流之輩如此親近,莫不是身在佛門,心在紅塵?”

    說這話的時候,趙凰歌的胳膊肘用力往後抵了抵,可她力道不大,這一肘不但沒能打疼人,反而添了些撩撥的意味。

    她向後貼的極近,蕭景辰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她的後背貼著自己心口的佛珠。

    還有她身上的香氣。

    如夜間芙蕖綻放,倒不似她聲音里那般粘膩。

    見蕭景辰不上當,趙凰歌咬了咬牙,索性偏頭看他,目光如鉤子一般“還是說,國師的修的佛,原就是歡、喜?”

    她屢次三番在老虎頭上動土,引得定力如蕭景辰,也生了幾分薄怒“佛門清淨,豈容你污蔑?!”

    他說這話時,因著厭惡,轄制她的力道也不自覺的松了些許。

    他原是想換個不那麼曖昧的姿勢鉗制對方,然而——

    趙凰歌等的便是現在!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