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2章 公主,您醒了!

第2章 公主,您醒了!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趙凰歌是被熱醒的。

    她恍惚覺得,自己整個人在火海里沉浮,通身被撕裂、打碎、重組。

    耳邊是男人清冷的聲音“公主高燒乃邪風入體之兆,若熬過午後便無礙,若熬不過……”

    那聲音如珠玉踫撞,听在她耳朵里卻只覺牙根癢癢,她掙扎著睜開眸子,卻只見頭頂煙青色的帳子,不及看清眼前人的臉,便又沉入了夢魘之中。

    夢中,棲梧宮的那一場大火燒了三天三夜,她一身軀殼成了殘灰余燼,魂魄卻鎮日飄蕩在皇極殿中。

    說來諷刺,皇極殿供奉著的是北越歷代忠魂的牌位,她一個連肉身都入不得皇陵的人,死後竟能自如游蕩于此處。

    可她不曾想到,更諷刺的卻在後面。

    文臣武將的牌位在短短幾年之內,便幾乎將偌大的皇極殿擺滿。

    而每一個,都是北越的中正之臣。

    她魂魄出不得皇極殿,卻能看到北越情形。

    都城淪陷近半,所過之處遍地餓殍戰俘,如人間地獄。

    趙凰歌既驚且怒,更疑竇叢生。

    北越縱然是個爛攤子,也是個有忠臣良將撐著的爛攤子,更何況——

    還有蕭景辰。

    他雖為國師,卻更是帝師,縱然趙杞年是個沒腦子的混賬,可有蕭景辰在,北越怎至于此?

    她想要逃出去看這天下蒼生真相,魂魄卻被囚禁于此不得解脫。

    直到——

    耳邊佛號聲聲,似在吟唱著久遠的密文。

    她被困囿了幾年的魂魄終是出了皇極殿,卻又入了東皇宮。

    幾年未見,國師背影清瘦,她意識消亡之際,正見他伏案寫信。

    而那落款,是殺了北越數十將士的,西楚邊關統帥。

    趙凰歌驟然赤了雙眸,恨得幾乎要殺人。

    好一個心懷天下的國師,卻原來,他懷的卻是敵國的天下!

    蕭景辰……

    她十年竟未看清楚眼前人真面目,誤把豺狼當忠犬,縱容出了這麼一只叛國賊!

    ……

    “公主,您醒了!”

    趙凰歌驟然睜眼,眸中赤紅未褪,如厲鬼附身,嚇得錦繡後退了一步,又關切的問道“公主,您可是夢魘了?”

    冷汗濕了寢衣,被風一吹,涼的趙凰歌一個瑟縮。

    眼前姑娘眉眼青澀,梳著雙丫髻,珊瑚如意結的朱釵襯的她既俏皮又可愛。

    那陌生且熟悉的眉眼,驚的趙凰歌又出一身冷汗“錦……繡?”

    因著發熱,她聲音里都帶著沙啞,卻依舊能听出那是一把甜軟的好嗓子。

    可後來,她十年血雨腥風,多年為鬼魂亡靈,聲音再無此時的嬌軟。

    趙凰歌掐著手心,冷汗沾衣,她卻顧不得攏衣服,近乎驚惶的打量四周。

    這是一個陌生的房間,雖簡陋卻整潔,牆角一支佛蓮盛開,隨風微微顫動。

    耳邊暮鼓聲聲,趙凰歌心念一動,下意識回頭看向窗外。

    銀杏葉金黃,蒼松仍翠。

    但她死時,卻是深冬。

    她魂魄消亡于世間,站在東皇宮的庭院時,地面也覆了一層霜雪。

    可此時,薄暮殘陽如血,室內仿佛籠罩了一層血光。

    還有眼前的姑娘。

    眼眸澄澈,只消一個眼神便可看透她心中所想。

    這樣單純的錦繡啊……

    她已經有十余年未曾見過了。

    微風拂過,分明是和煦而溫暖的,她卻覺得一顆心都像是要跳出了嗓子眼,心中驟然起了一個荒唐的想法。

    死而復生這樣只存在話本里的故事,應到了她的身上?

    錦繡不知她所想,听她叫自己,忙的應聲“奴婢在呢,您可覺得好些了麼?”

    眼前人神情不定,她聲音里越發自責“都是奴婢不好,昨日去佛堂太久,沒有守好您,致使您發熱不退,請您責罰。”

    趙凰歌深吸一口氣抬頭,不答反問“現下什麼時辰了?”

    女子的聲音嘶啞,錦繡心頭狂跳,回話愈發小心翼翼“回公主,現下酉時末了。”

    “本宮是問你——何年、何月、何時何地!”

    她話中的戾氣,讓錦繡越發狐疑,克制著恐懼,急忙回稟道“回公主,現下是元興八年七月初三,這里是……”

    “嚴華寺,對吧?”

    趙凰歌掀了被子下地,推開錦繡的攙扶,撐著綿軟的身子走到窗前。

    初秋的天,風裹挾著蒼松的味道飄進來,空氣中佛香裊裊,讓她的頭卻幾乎炸裂開來。

    元興八年的七月二十,是她十五歲的生辰。

    按著北越的規矩,女子十五歲便可辦成人禮。

    作為公主,她需得在生辰前夕,在嚴華寺齋戒二十一日,待生辰當天,由北越國師加持公主冠,宣告她自此後長大成人。

    而那一年的成人禮……

    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她被國師蕭景辰測出貪狼星之命,主禍,預言她將“鳳臨天下,而毀梧桐”!

    窗外暮鼓沉重悠遠,與她意識中殘存的經書佛號混合在一起,趙凰歌漸漸勾勒出一抹笑容來。

    分明在笑,卻似帶著煞氣血腥,讓她的表情都添了詭異。

    蒼天有眼,竟讓她重回十一年前!

    這一年,她還不是天下人口中的禍害,沒有扶持著趙杞年那個白眼狼登基,更沒有十年嘔心瀝血,養出一個險些傾覆了北越的蠢貨、和一個通敵賣國的豺狼!

    女子的笑聲極低,像是亡靈的吟唱,讓身後的錦繡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印象里,公主向來脾氣和軟,何曾有過這模樣,不似人類,更像是——厲鬼轉世!

    “錦繡。”

    趙凰歌回眸,殘陽照在她的背後,讓她的眉眼看不真切,唯有那一抹冷意鮮明“本宮發高熱的時候,國師來過,是麼?”

    她迷迷糊糊之間,曾听到過一個聲音在耳邊說話。

    那個聲音,縱然化成灰她都記得真真切切。

    是蕭景辰。

    錦繡被她的模樣駭到,忙的垂下頭去,恭聲道“是,太醫束手無策,國師前來看診,說您是邪風入體。”

    他還說,若是公主過午不醒,便要作法驅邪了。

    可見公主現下的表情陰寒,後面的話,錦繡沒敢說。

    趙凰歌點頭,復又問“他現下,可還在嚴華寺中?”

    錦繡急忙應聲“國師在小佛堂內,可要奴婢現在去請麼?”

    聞言,趙凰歌垂眸,薄暮的血色將她身影拉長,似有幽魂附于其間。

    良久,她才抬眼看向外面,一雙眉眼內盡是嗜血“不必,本宮要你,去做一件事。”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