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第1章 鳳臨天下而毀梧桐

第1章 鳳臨天下而毀梧桐

小說︰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作者︰甦行歌| 類別︰恐怖靈異



    北越,棲梧宮。

    冬日風烈,吹得殿內血腥氣更重幾分。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具尸體,死相猙獰。

    門外傳來小皇帝的聲音“姑姑,佷兒求您放過那幾位愛卿吧,他們都是三朝元老,您何苦與他們為難?”

    少年的聲音帶著幾分倉惶與真摯,趙凰歌譏諷一笑,拖著長劍走到門口,霍然將殿門打開。

    冷風灌入,吹得她衣擺揚起,一襲白衣浴血,眼尾下有血滴濺上,那張英氣十足的臉上,便添了幾分妖冶。

    她開了門,小皇帝猝不及防,在對上她視線的時候,下意識瑟縮了一下身子,旋即又哀求道“姑姑,您終于肯見朕了,那幾位大人都是我北越的國之棟梁,您不可因一己私怨就將人囚禁啊。佷兒向您保證,只要您放了他們,此事朕一定既往不咎!如何?”

    趙凰歌看著眼前人,眉眼譏誚。

    小皇帝的臉上滿是誠懇,那話中的拳拳愛才和對自己的縱容之心,更讓人為之感動。

    可惜以他為首,其後則是銀色盔甲的御林軍,聲勢浩大的陣仗,將她這棲梧宮圍了個水泄不通。

    一面做出這般親近的姿態,一面布防嚴密,只等將自己緝拿歸案。

    這就是她親手養大的孩子,如今也學會拿著自己教他的手段,來對付自己了!

    她趙凰歌十六歲掌權,拉扯著時年八歲的小佷兒登基,這十年來,刀光劍雨風里血里的趟過來,不想江山才穩,這位孺慕敬仰她的小佷兒,就忍不住的聯合了外人將矛頭指向了自己。

    可惜這個蠢貨識人不清,將豺狼當忠犬,若非她防了一手,先將這幾個始作俑者控制,現下趙家的江山怕是都改了姓了!

    而如今,豺狼倒是除了,可眼前人……

    她到底狠不下來心。

    “皇帝來晚一步,他們都死了。”

    這話一出,小皇帝心中一喜,旋即驚怒便上了眉梢“他們可都是我北越肱股之臣,姑姑你怎敢——”

    “本宮為何不敢?”

    趙凰歌歪頭看了看小皇帝,譏誚的問道“本宮掌權十載,你才親政幾日,就想從我手中奪權了?”

    小皇帝被她噎得一口氣喘不上來,復又咬牙道“姑姑這些年匡扶社稷有功,佷兒都看在眼里,但你也不能因此就胡作非為!殺功臣誅棟梁泄私憤,假以時日,便是佷兒容得下你,朝堂又如何能容得下?”

    他說的冠冕堂皇,奈何眼中那一抹喜色卻是無論如何都壓制不住的。

    趙凰歌看著這個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笑的蒼涼“無需他日了。”

    所謂的功臣,便是貪污受賄,將朝堂攪得烏煙瘴氣;

    所謂的棟梁,則是勾結了外賊,試圖篡了趙家江山;

    至于所謂的私憤,卻是她清除了北越的毒瘤,將這些人盡數誅殺。

    這些事實,她清楚,眼前的小皇帝也心知肚明。

    趙凰歌張了張口,到底沒打算替自己辯解。

    她毒入五髒時日無多,反正這輩子從沒過什麼好名聲,如今臨死前,替他掃除了障礙,也算是為這個嫡親的佷兒做最後一件事兒了。

    雖說,他們現在已成陌路,漸行漸遠。

    迎面是凌冽寒風,身後是沖天血氣,趙凰歌的劍尖拖地,隨著她的行走,劃過地面的聲音似是裹挾了鬼魂哀嚎,讓門外的小皇帝都有些膽寒。

    他忍不住往後退了退,旋即又撐著氣勢問道“你想做什麼?”

    這一聲問話里,終于摘掉了面具,將他的警惕與審視一覽無余。

    趙凰歌睨了他一眼,拿帕子將長劍上的鮮血擦拭干淨,鄭重的將跟了自己十年的佩劍入了鞘,配在了她的身上。

    這是父皇送她的佩劍,名為“青鋒”,自她出生時鍛造,及笄後所戴,如今,也要隨她一同死去。

    之後,趙凰歌取了一旁的火折子,輕輕地吹了口氣。

    火苗蹭的一下燃起,照的她面龐忽明忽暗。

    如地獄的幽魂。

    “十年前皇兄病重,將你親手交予我,殷殷囑托,要我好生扶持你,守好北越的江山,我做到了。”

    燭火被她點燃,執在手中的時候,火苗映照她面龐也帶著幽光。

    小皇帝卻沒來由的心里打了個突,咬牙試圖上前,反而見趙凰歌沖他做了個止步的動作,凝視著他,繼續道“我今日誅殺朝廷命官,願以這條命相抵,我死之後,不入皇陵,不進祖祠。”

    文武百官終于趕到,不早不晚的听到她這些話。

    小皇帝神情似喜似悲,到底是由她帶大,隱約猜到了趙凰歌的想法,只是那面上,仍舊帶著倉惶與誠摯“小姑姑,您胡亂說些什麼呢,您待朕不薄,只要今日肯伏法認罪,朕必然從輕發落。”

    他站在殿外,朝著趙凰歌伸出手,似是要將她帶出光明。

    可趙凰歌卻只看了他一眼,便譏誚的笑了起來。

    多麼低劣的演技,可惜背對著朝臣,唯有她一人欣賞到了他眼中的緊張與狂喜。

    他怕她出來,希望她葬身于此。

    她喟嘆一聲,雖是笑著,眼中到底多了失望“趙祈年,你我姑佷一場,緣盡于此。”

    說來可笑。

    她貴為大長公主,分明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女子,可二十六年的短短一生,卻盡數都是狼狽。

    十六歲時,兄長亡故,臨死前,他握著她的手,歸天之前的最後一句話,便是囑托她,扶持小皇帝皇權穩固。

    她做到了。

    為了趙家江山,她終身未嫁,文掌權、武帶兵,將女兒家的柔軟封禁,只露出尖利的獠牙。

    民間傳她暴虐弒殺、荒淫無道,她從不將這些放在眼里。

    可十年的聲名狼藉,到頭來只換得這樣一個狼心狗肺處心積慮算計她的東西!

    忠心下屬被一一貶斥,身邊的人被逐個拔除,她本有機會反了這天下的,然而……

    她到底不忍。

    百姓何辜?

    她是趙凰歌,英宗皇帝幼女,自幼被抱著臨朝听政長大的姑娘家,早將江山社稷四個字刻在了血脈里。

    所以,她不能。

    唯有那一句緣盡于此,道盡她一生辛酸與枷鎖。

    眼前已然有些恍惚,趙凰歌知道,那是毒性發作的征兆。

    她自嘲一笑,驟然抬手,在小皇帝的驚呼聲中,將那點燃的燭台扔到紗幔之上,瞬間便見火光沖天,席卷成了巨大的火舌。

    棲梧宮里里外外都被她潑了桐油,只消一點引線,便瞬間點亮了這偌大的宮殿。

    她站在殿內,凝視著外面的小皇帝,一字一頓道“這天下,交給你了。”

    下屬的退路已被她安排好,十年前就該死的自己,如今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正是黃昏時分,風雪將至,呼嘯的風將火舌吹得越發拔高。

    火光之中,趙凰歌看到了小皇帝勃然變色的臉。

    他掙扎著想要沖進來,卻被身後的群臣拉住,聲音里都帶著變了調的哭嚎“小姑姑——”

    趙凰歌垂著眼眸,看著眼前那些人。

    臨終最後一場戲,他們一如既往的演技拙劣。

    她沒來由的輕笑一聲,旋即對上了一雙眼。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

    帶著通透與悲憫,無聲的凝視著自己。

    那人匆匆趕來,見到了她臨死前最狼狽的模樣。

    趙凰歌的笑,驟然便凝結在了臉上。

    她死死地咬唇,盯著那人。

    那個跟自己斗了一輩子,且因他一句話,讓她背負一身罪責的男人。

    北越國師,蕭景辰!

    十五歲時,她被蕭景辰批命“鳳臨天下而毀梧桐”,那句話像是一個詛咒,也成了十年來她掌權非議的最大把柄。

    可她最終沒毀了這天下。

    她自幼被父皇戲謔,道自己乃是天上的鳳凰轉世到皇家,是以不但連宮殿命名為棲梧宮,就連院中也種滿了梧桐樹。

    而現在,棲梧宮毀,梧桐樹倒,最終,被毀的,只是她趙凰歌一個人。

    她原以為自己已經心如止水,然而在看到蕭景辰的時候,趙凰歌卻驟然明白了他的心思。

    原來,自始至終,都是一場算計。

    有他在,小皇帝便是再混賬,也不至于與那幾位狼子野心的合作。

    這是一個局,那些人是棋子,誘她入局與已有反心的朝臣互相廝殺,最終將她困在局中,丟了性命。

    十年了,她與蕭景辰斗了十年,不想最終,竟還是栽到了他的手中。

    男人站在殿外,與她四目相對時,他是執棋人,而她終成了棋子。

    如今,他著素白佛衣前來,為她送葬。

    這個認知,更讓她心神不穩,驟然吐出一口血來。

    火舌已經撲到她的身上,灼燒的痛感讓她五內俱焚,趙凰歌踉蹌著摔倒在地上,眼前的視線逐漸被那一片赤紅所替代。

    紅的如同鮮艷的血,卻讓她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來。

    趙凰歌,你的人生,果然是一場笑話!

    那笑自殿內傳出,混合著 里啪啦的火花爆開,如鳳凰泣血,聲聲戳心。

    余光的最後一眼,她只看到蕭景辰沖著自己雙手合十,眼含悲憫,深鞠一躬。

    之後,棲梧宮轟然倒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 | 長公主的謀反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