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118、番外七

118、番外七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雲尊主送給相重鏡的芥子鐲中有一堆叫不上名?字的靈器,相重鏡閑來無事翻出來看,在里面瞧見一個落了灰的琉璃小燈。

    相重鏡自來愛燈,抬手將那巴掌大的琉璃燈拿出來擦了擦灰,瞥見上面隱約露出“星移”二字,壁上還畫著墜星的紋樣。

    “星移?”相重鏡小聲嘀咕了一句,也?沒在意,將其他靈器收好後,捧著燈溜達回了玲瓏墟。

    床榻上的龍紋燈已經舊了,燭油也燒沒了,相重鏡都習慣了睡覺時有燭光,一時不太適應,索性將那星移燈拿來放在床頭的小案上。

    滿床榻溫暖的星光,相重鏡心滿意足了。

    當晚,相重鏡手指胡亂抓差點將那星移燈給扒拉下來,顧從絮扣住他的五指,咬了咬那發紅的指尖︰“那是什麼?燈?還沒我的龍紋燈好看。”

    相重鏡偏過頭將半張側臉埋在軟枕里?,含糊道︰“那是芥子鐲里的靈器,等你新的燈做好再換回來。”

    顧從絮“哦”了一聲,繼續俯下身去親吻相重鏡。

    荒唐到了半夜後,相重鏡困倦地窩在顧從絮懷里?沉沉睡去。

    星移燈微微閃著光芒,那壁上的墜星突然墜著流光似的尾巴,驟然落了下去。

    相重鏡猛地驚醒,迷迷糊糊抬起頭,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正站在靈樹天階下。

    白絮漂浮著圍繞在他身邊,被風一吹輕輕破碎。

    相重鏡歪歪腦袋,自己這是在哪里?

    就在這時,一旁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脆生生喚他︰“哥,怎麼啦?”

    相重鏡疑惑地回頭,就瞧見少年模樣的雲硯里?正疑惑看著他,手中還握著劍。

    相重鏡呆呆看他。

    雲硯里?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哥?玉舟?雲玉舟!”

    相重鏡如夢初醒,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名?字。

    雲玉舟,雲中州尊主的長子,身份尊貴、自小被寵到大的少尊。

    相重鏡“哦”了一聲︰“沒事呀,咱們要順著這個天階去秘境嗎?”

    還是個少年的相重鏡還未變聲,聲音溫柔又帶著莫名的軟糯,听著像是撒嬌似的。

    雲硯里?點頭︰“我們好不容易從落川之路偷偷下界,怎麼能隨隨便便就回去,听說這個秘境里?有一條惡龍,可凶了,咱們把它收服,給小鳳凰做個伴怎麼樣?”

    相重鏡歪著頭想了想,巴掌大的小鳳凰圓滾滾地站在雲硯里?的肩上,正歡喜地蹦著。

    “啾啾!”

    找個伴找個伴!

    相重鏡一向寵弟弟,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

    “好。”

    他身著雲紋紅袍,玉冠束發,相貌艷麗到和他很相像的雲硯里?都覺得嫉妒,那踩著金紋雲靴的腳微微一點,身輕如燕翩然飛向靈樹,恍如仙人。

    手腕間金鈴倏地一響,帶得圍繞他周身的白絮打著旋消散。

    雲硯里?忙跟了上去,熟練地將一盞燈遞給相重鏡,道︰“听說那秘境里?都是黑雲,可黑了,哥你可拿好了。”

    相重鏡天生怕黑,聞言忙將燈捧好了。

    秘境已開,相重鏡和雲硯里?很快就飄然落在了秘境入口,果不其然瞧見那漆黑的入口,仿佛有惡獸正張著獠牙大口,等待著獵物主動走進去。

    相重鏡小臉一白,突然不敢進去了。

    雲硯里?膽子大,疑惑道︰“怎麼啦?”

    相重鏡不想在弟弟面前露怯,悶咳了一聲給自己打氣,將劍拔了出來,握緊劍柄,淡淡道︰“跟緊我。”

    雲硯里?見?他故作鎮定的樣子,噗嗤一聲,道︰“哥,你既然怕就不要進去了。”

    相重鏡瞪他一眼,耳根微紅︰“我沒有怕,我只是討厭黑。”

    相重鏡出生後身體孱弱,一直到十歲都是跟著知雪重身邊長大,性子優柔溫潤,還有些膽小,雲硯里?十分喜歡逗他。

    見?相重鏡沒有再害怕,雲硯里?這才止了笑,兩人一起走進了秘境中。

    那秘境中一片漆黑,兩人一手握劍一手捧燈,走了片刻後根本沒發現什麼?惡龍,反而那燈還越來越暗,看著似乎下一瞬就要消散。

    被黑暗一點點包裹的感覺太過可怕,相重鏡握劍的手握得更緊了,他正要說些話緩沖自己的緊張,卻見眼前的燈倏地一滅,整個世界仿佛都陷入了黑暗中。

    相重鏡嚇了一跳,立刻反手去抓旁邊的雲硯里?的手,只是他橫手一掃,卻直直握了個空。

    相重鏡︰“……”

    相重鏡連呼吸都屏住了,抖著嗓音道︰“硯里??”

    周遭沒有絲毫聲音。

    雲硯里?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

    相重鏡本來還在懼怕黑暗,但雲硯里?從他身邊消失的事實讓他心口陡然浮現一抹怒意,竟然連害怕都拋諸腦後。

    惡龍。

    這秘境中許多人都無人進來了,只有一條惡龍在這里?。

    定是它做的!

    相重鏡深吸一口氣,穩住情緒後,抖著手從芥子鐲中取出一盞燈來,用純淨的靈力勾著火焰朝著四方散去。

    火焰呼一聲燃燒起來,只是很快就被那無處不在的黑霧給熄滅了。

    相重鏡並不著急,用同樣的方法測試了許多次之後,終于察覺到了那黑霧的源頭方向。

    他想也不想,足尖一點,面無表情握著劍朝著黑霧的方向沖去。

    雲硯里?一定在那里。

    黑霧越來越濃,見?相重鏡飛快前來全都張牙舞爪地去攔,卻被相重鏡一劍斬斷,幾乎是殺去了黑霧盡頭。

    果不其然,在黑霧的盡頭,一條漆黑的龍正盤在一棵枯樹上閉眸沉睡。

    相重鏡手中攥著最後一點燭火,面無表情看著那巨大的惡龍,心中沒有絲毫畏懼,握劍的手更穩了。

    雲中州那純澈至極的靈力鋪天蓋地從相重鏡元丹中傾瀉而出,他眼楮眨都不眨地一劍朝著惡龍劈下。

    只是在靈力落在惡龍身上的前一瞬,闔眸沉睡的黑龍猛地張開金色的龍瞳,森然朝他看去。

    相重鏡一驚,下一瞬靈力直直披在惡龍的護身結界上,發出一聲劇烈的聲響。

    而他掌心里?攥著的最後一點燭火也瞬間熄滅。

    周圍再次陷入一片徹底的黑暗中。

    相重鏡呼吸一頓,被黑暗包裹的恐懼後知後覺地泛了上來,見?一擊連惡龍都傷不到分毫後,立刻踉蹌著就要往後退。

    只是他才剛走了一步,一個藤蔓似的東西突然卷住了他的腰身,直直將他拖了回?去。

    相重鏡根本看不見?卷著他腰身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正是因為不知道才更加覺得害怕。

    他握緊劍朝著腰腹上的東西狠狠砍去,只是才剛一動,手中的劍竟然被直接震了出去。

    用來防身的長劍脫手落地。

    十七歲的少年就算再天賦異稟,也?不是惡龍的對手。

    相重鏡驚恐地胡亂去抓身邊的東西,妄圖避免被拖過?去,只是他手腕上的金鈴胡亂響了半天都沒能抓住趁手的東西,就這麼?被直直拽了過?去。

    惡龍操控著黑霧將相重鏡拽到了眼前,巨大的龍瞳森森盯著相重鏡的臉,那金瞳在黑暗中竟然也隱約發出微弱的光芒來。

    顧從絮瞥著這個還沒他爪子大的人類,見?他這麼?害怕還以為是被自己嚇得,當即嗤笑一聲。

    愚蠢的螻蟻見?了他都是這副沒出息的慫樣子,他都習慣了。

    就在顧從絮思考著要如何處置這個擅自闖入他地盤還妄圖殺他的少年時,卻見那方才還在瑟瑟發抖的人不知為何突然直直盯著他的瞳孔,似乎是呆住了。

    顧從絮夜間也能視物,瞧見他這副呆呆的模樣,有些凶巴巴地口吐人言,故意嚇他︰“看什麼?看?!當心我吃了你!”

    相重鏡看著那金色的光芒,好一會才喃喃道︰“漂亮。”

    顧從絮一愣︰“啊?”

    相重鏡在黑暗中待久了,連惡龍瞳仁散發的光芒都覺得喜歡︰“喜歡你的眼楮。”

    顧從絮︰“……”

    顧從絮活了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說過,當即愣在原地,好半天才突然“嗷”的一聲,龍角都紅了。

    他怒氣沖沖道︰“你、你這個人類是怎麼回?事啊,不知羞恥的嗎?”

    怎麼一見?面就夸人家眼楮漂亮?

    不害臊!

    相重鏡滿臉茫然,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那眼楮,明明就很好看啊。

    惡龍本來還想戲耍他一番再將他趕出秘境的,突然被這麼?撩撥也沒了玩耍的打算,哼了一聲,道︰“你走。”

    相重鏡還是看著他的眼楮,舍不得移開視線。

    “啊?走去哪里呀?”

    顧從絮怒道︰“愛去哪兒去哪兒——別看我的眼楮!”

    明明只要一閉上眼楮就能讓相重鏡不看他眼楮,但顧從絮不知為何就是不願意閉上,甚至還比平時張得微微大了些。

    相重鏡悄摸摸朝他近了些,終于讓半個身子照到了光芒,才不著痕跡松了一口氣。

    沒了黑暗帶給他的恐懼,那混沌一片的腦子也?一點點理清楚的思路,相重鏡隱約發覺這條惡龍應該不會故意擄走雲硯里?,自己八成是誤會了。

    相重鏡嘗試著問他︰“你見?到我弟弟了嗎?”

    顧從絮哼道︰“誰啊,我不知道。”

    相重鏡道︰“和我長得很像。”

    顧從絮低頭看了他一眼,發現這人的臉蛋真是罕見?的好看,哪怕臉上都是髒污和淚痕,也?讓人看得心尖一顫。

    惡龍呆了一下,才不情不願地將黑霧鋪出去尋秘境中的其他人。

    很快,顧從絮道︰“秘境還有一個人,在玲瓏墟那邊溜達。”

    相重鏡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幫自己,眼楮都亮了,道︰“多謝。”

    顧從絮沒吭聲,只是渾身冰冷的鱗片感覺有些發燙。

    相重鏡身上的黑霧已經消散了,他踉蹌著站了起來,打算自己去尋雲硯里?。

    只是走了兩步他才意識到自己身上的燭火已經沒了,要讓相重鏡孤身去尋雲硯里?恐怕有些困難。

    知曉雲硯里?並沒有被惡龍抓著吃了,相重鏡也?放下心來,微微偏頭去看惡龍。

    惡龍在眼巴巴看他,似乎想要留他玩一會。

    顧從絮在秘境中太久,太長時間沒和人類相處過?了,這回?終于遇到個不怕他還夸他眼楮好看的人類,恨不得開口留住他。

    只是真龍的尊嚴讓他無?法開口,只好強行忍著。

    此時瞧見相重鏡轉過身來,顧從絮忙瞪大了眼楮。

    看我漂亮的龍瞳。

    相重鏡嘗試著伸出手︰“你、你能陪我一起嗎?”

    他本來就被嚇得不輕,語調溫軟,直接擊中了惡龍的鐵石心腸。

    顧從絮別扭地從枯樹上下來,原地化為一個黑衣蟒袍的少年,不自然地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我就陪你一段路吧。”

    相重鏡眼楮一亮︰“好啊好啊,多謝。”

    顧從絮走上前,看到相重鏡的模樣,心想可真是個嬌生慣養的小少爺,竟然還怕黑。

    惡龍皮糙肉厚,還從未見過?這麼?細皮嫩肉的小少爺,連靠近都怕用尾巴掃著他。

    他正要陪著相重鏡走一段路就回來,只是兩人才剛動身了一步,相重鏡突然腳下一個踉蹌,往前撲去。

    顧從絮眼疾手快一把攬住了他,沒讓他五體投地。

    相重鏡看不太清楚腳下的路,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抱住顧從絮的手臂,不願意撒手。

    顧從絮從沒被人這麼?抱過,當即臉都紅透了,想要將這人給甩下去但又怕傷著他,只能任由他抱著自己慢吞吞往前走。

    兩人行走在漆黑的路上,相重鏡開口問他。

    “你叫什麼?名?字呀?”

    顧從絮別扭地道︰“顧,從絮。”

    “真是個好名字,我名?喚雲玉舟。”

    顧從絮干巴巴地道︰“哦。”

    和龍說這個干什麼?,我才不管你叫什麼?。

    顧從絮這樣想著之後,又有些悶悶不樂。

    他只是不知道這三個字怎麼寫,要是能讓雲玉舟寫下來給自己就好了,這樣自己就能永遠記住。

    相重鏡抱著顧從絮溫暖的手臂,猛地想起來雲硯里?是打算將惡龍收服帶回雲中州的。

    相重鏡不想對這這個身上發光的少年用“收服”這兩個字,他擰眉想了一路,終于開口道︰“你、你想離開這里?嗎?”

    顧從絮愣了一下,疑惑道︰“離開?”

    他從未有過?要離開的念頭,而且他也?無?法離開這里?。

    “不能的。”顧從絮道,“我無?法離開這里?。”

    相重鏡扣住他的手腕︰“你想嗎?”

    顧從絮想是想的,對上相重鏡滿是認真的眼楮,才猶豫著點點頭。

    相重鏡有些開心,道︰“那我帶你出去吧。”

    顧從絮神色一寒,身上為相重鏡照亮的光芒都黯淡了幾分。

    帶他出去?

    顧從絮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這些年來也有無?數修士前來這里?,打著都是想要帶他出去的念頭蠱惑自己簽訂靈獸和修士之間那並不平等的主僕契的主意,完全將他當成那卑微的靈獸來用。

    顧從絮早已經看透了這種修士的戲碼,只是沒想到這個讓自己頭一回?生出好感的人類竟然也有這樣的打算。

    惡龍一時心寒一時又委屈至極,只覺得自己一腔真心喂了狗。

    相重鏡並未發覺惡龍在想什麼?,歪著腦袋,脆生生道︰“我們可以簽……”

    惡龍面無表情地心想︰“來了,主僕契又要來了。”

    因為被傷了太多次,惡龍甚至產生了若是面前的人真的打算收服他當靈獸用,他倒不如直接將人一口吞了。

    就在惡龍心中各種陰鷙念頭的時候,就听到那溫潤的少年含著笑對他道︰“……生死契呀,這樣我就能帶你出去啦。”

    顧從絮一呆。

    他愣了好一會,才茫然抬眸去看相重鏡,一時間腦子里?沒有意識到“生死契”到底是什麼?意思。

    生死契……是主僕契的另外一種稱呼嗎?

    生死?

    相重鏡還在說︰“你若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出了秘境就可以讓我父尊給你解開啦,很容易的。”

    顧從絮呆怔看著他。

    相重鏡握著他的手,認真道︰“你既然名喚從絮,就該如同那白絮自由自在,不該被困在一隅不得自由。”

    惡龍眸子緩緩張大。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說這種話。

    如白絮般自由。

    顧從絮迷茫地道︰“你沒有騙我嗎?”

    相重鏡輕笑了起來,道︰“我騙你做什麼?啊。”

    顧從絮突然走上前,一把將相重鏡抱在了懷里?。

    那是一個強勢又溫暖的擁抱。

    相重鏡輕輕在顧從絮懷里?蹭了蹭,恍惚間似乎察覺到一顆墜星從眼前劃過?。

    再次睜開眼楮時,他已經從那場荒唐大夢中清醒,渾身疲倦地窩在顧從絮的懷里?。

    頭頂的星移燈正微微亮著。

    在星移燈的夢中,相重鏡的世界里?並沒有三毒,也?沒有這些年受過的苦,更沒有前世所必須背負的責任。

    兩人並無生離死別,他在最好的年紀遇到了顧從絮,將一顆心完完整整地交出去。

    相重鏡伸出修長的五指描著顧從絮俊美的臉龐,突然輕輕笑了笑。

    顧從絮迷糊地醒了,還以為相重鏡做噩夢了,扣著他的腰熟練地親了親他的眉心安撫了一下,將下巴枕在相重鏡腦袋上,又睡了過?去。

    相重鏡笑著听著顧從絮緩慢的心跳,安心地再次墜入夢鄉。

    燭火通明,白絮漫天。

    從此往後,再無?黑暗。

    作者有話要說︰徹底完結啦,感謝大家的陪伴和支持!

    下本年後開《說好對師尊大逆不道呢》,感興趣的話專欄可以收藏下呀,老色批病弱美人師尊受x光風霽月正道之光誓死不想糟蹋師尊禁欲小徒弟攻,1v1,he。

    文案︰

    宮梧桐熟讀並沉迷「師尊文學」,越來越覺得自己像那話本里的高危職業——師尊。

    他作為師尊,美強慘還病弱,走三步咳一口血;

    有三個出身魔族、身世坎坷的徒弟,各個天賦異稟,整日粘著師尊爭寵。

    天機預言,三個弟子長大後定會紛紛入魔。

    夜幕四合,宮梧桐勾著小徒兒的領子將他往自己榻上引,拼命暗示︰“你最想要什麼?師尊都能給你。”

    小徒兒正色道︰“我想將師門發揚光大,名揚九州,為師尊爭光。”

    正在解自己腰封的宮梧桐︰“……”老色批的笑容僵在臉上。

    大徒弟︰“名震天下!”

    二徒弟︰“俺也一樣!”

    #說好的對師尊大逆不道呢?!你們這群欺師滅祖的逆徒!#

    ***

    宮梧桐勘破天機,預知自己百年後必定走火入魔,慘死魔界。

    天道不可違,為避免身死,他將自己入魔後維護過自己的三個人收為徒弟悉心教導,妄圖讓他們百年後能忠心耿耿保護自己狗命。

    三個徒弟很有出息,就是有一點不好……他們好像一心只修正道。

    本該成為魔劍的大徒弟一劍斬殺妖魔,受正道萬人追捧;

    本該成為毒蠱尊主的二徒弟妙手仁心,正道修士爭先前來求藥;

    本該成為魔尊的小徒兒更是成為三界首座,正道之光。

    已經入魔、剛剛出關的宮梧桐︰“……”

    默默吐出一口老血。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