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御獸大典

御獸大典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滿秋狹的靈藥極其有用,  相重鏡雖然痛得眉頭緊皺,但一直深埋在他左手經脈中的凶悍劍意終于一點點松動,被無數銀針上的靈力催動著緩緩拔出。

    瓊廿一已經化為人形蹲在一旁,眼巴巴看著相重鏡的左手,  眼神像是在等一盆馬上出鍋的美食。

    哪怕過去了六十年,  宿蠶聲留在相重鏡身上的劍意依然全是戾氣,  不難想象他當年是用了多狠的劍意才能將相重鏡傷成這樣。

    滿秋狹沉醉地看著垂著眸的相重鏡,喃喃道︰“宿蠶聲怎麼那麼狠的心,這種尤物也舍得封印?”

    瓊廿一歪著頭,疑惑道︰“我主人很好看嗎?”

    滿秋狹原本眼里只有相重鏡,  根本看都不看瓊廿一,  聞言怒目而視,  像是被侵犯領地的凶獸︰“你在說什麼丑豬話?!”

    瓊廿一︰“……”

    瓊廿一無辜地看他。

    劍靈的審美在人類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在他看來,相重鏡那張臉再出色,  也和其他人差不多。

    滿秋狹瞪他一眼立刻轉過頭,看著相重鏡養養眼。

    相重鏡左手上的劍意極難拔除,就算是滿秋狹也折騰到了半夜。

    那凶悍仿佛四處豎著冰錐的劍意艱難從相重鏡左手上躍出來,  仿佛發了瘋似的往四周亂撞,滿秋狹不敢去硬接宿蠶聲的劍意,猛地往藥浴池里一栽,躲過朝他沖來的劍意。

    相重鏡已經睜開了眼楮,  他整個人仿佛虛脫了似的止不住往浴池里滑,被滿秋狹一把拽住。

    瓊廿一看著那亂竄的劍意眼楮都在發亮︰“哈哈哈!我賭你打不著我。”

    相重鏡︰“……”

    相重鏡捂著還在發疼的左手,咬牙切齒道︰“瓊廿一!”

    瓊廿一忙去看相重鏡,眼楮下方的點數再次飛快轉動,變成了一。

    他沒發現,  正要向主人求饒,宿蠶聲的劍意當頭撞到他腦袋,砰的一聲將他直直砸栽了下去。

    瓊廿一︰“……”

    瓊廿一賭輸了,捂著腦袋爬了起來,怒氣沖沖盯著那劍意︰“我吃了你!”

    說罷,一個飛撲過去,眼疾手快抓住要逃竄的劍意,鼓著臉頰往嘴里塞。

    那場景有點不堪入目,相重鏡頭痛地閉上了眼楮。

    滿秋狹將他從藥浴池里扶了出來,殷勤地幫他換衣衫,恨不得整個人都黏在他身上。

    相重鏡一把推開他,腳步虛浮地回了房。

    滿秋狹扒著門框︰“有什麼事叫我啊。”

    相重鏡將自己砸在柔軟的榻上,將手背擋在眼楮上遮住周圍的光,有氣無力道︰“好。”

    滿秋狹這才依依不舍地關門走了。

    左手的劍意已經消散,里面堵塞的經脈也逐漸暢通,隱約傳來酥麻的鈍痛。

    相重鏡疲憊不堪,懨懨地躺在榻上。

    左手傷勢好全,他忍住困倦,正要和顧從絮說話,卻發現平時囂張跋扈盤在識海中的顧從絮不知為何正叼著自己的尾巴將自己盤成一個圈,渾身上下寫滿了抑郁之色。

    相重鏡疑惑眨眼︰“這是怎麼了?”

    顧從絮沒做聲。

    相重鏡正要再問,外面傳來打更的聲音。

    三聲之後,顧從絮驟然出現在床榻上,他整個人伏在相重鏡身上,手扼住相重鏡縴細的右手腕狠狠壓在頭頂,另一只手掐住相重鏡的脖頸,眼底全是戾氣和茫然。

    哪怕被這般制住,相重鏡依然病懨懨的,甚至連反抗都不想,他輕笑道︰“怎麼這是,你看起來好像要吃了我。”

    顧從絮眼楮通紅,喃聲道︰“你到底是誰?”

    顧從絮寬大的黑袍幾乎將相重鏡的身體覆蓋住,惡龍冰冷如鱗片的發絲垂在相重鏡臉頰上,他明明這副恨不得將相重鏡吞下腹的狠厲模樣,但掐著相重鏡手腕和脖頸的手卻根本不敢用力。

    相重鏡歪著頭,烏發凌亂,完全一副受制于人的孱弱模樣,哪怕這個樣子了,他依然有說不完的騷話。

    “什麼我是誰?——三更啊,這個姿勢太危險了。若是旁人看了,都會以為咱們下一刻咱們滾在一起被翻紅浪共赴巫山了。”相重鏡笑著沖他一眨眼,“現在正是春日,難道惡龍也有求歡期嗎?我雖然不介意和惡龍**,但你起碼等我傷好了後再想那檔子事吧。”

    顧從絮︰“……”

    顧從絮匪夷所思地看著相重鏡,從來不知道人類修士的臉皮竟然能厚成這樣。

    只是現在,顧從絮完全不想和他說玩笑話,他幾乎被那段記憶給折磨瘋了,再次重復道︰“相重鏡!你到底是誰?告訴我!”

    相重鏡對上顧從絮狂亂的豎瞳,歪了歪頭,突然道︰“你方才在識海中瞧見了什麼?”

    顧從絮看著相重鏡那張明靡的臉,突然不可自制地生出一種忌憚來。

    他早就知道這個人類很聰明,但卻沒想到他竟然聰明到這個地步。

    相重鏡見顧從絮沉默,豎瞳中驚疑不定,想來是瞧見了不得了的東西。

    他勾了勾唇,輕輕抬起上半身,湊到顧從絮耳畔低笑著道︰“難道我真的是你的主人?”

    顧從絮聞言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差點直接跳起來,他猛地松開制住相重鏡的手,色厲內荏道︰“你……你莫要胡說八道!”

    他說完後就想起那段折磨得他崩潰的記憶。

    顧從絮︰“……”

    相重鏡見他這副炸了毛的模樣很有趣,正要再調笑幾句,顧從絮卻一聲招呼都不打,直接消失在原地。

    相重鏡一時間竟然分不清楚這惡龍是惱羞成怒逃跑,還是三更天獲得自由的時間過去了。

    相重鏡開口要和他說話︰“三更……”

    剛喊了個名字,相重鏡的左手突然抬起,啪的一聲捂住相重鏡的嘴。

    相重鏡︰“……”

    左手的傷勢已經痊愈得差不多,顧從絮也終于徹底操控了這只手。

    相重鏡再次被捂住嘴,眨了眨眼楮,道︰“唔唔唔……”

    顧從絮根本不想听他的騷話,咬牙切齒地捂得更緊了。

    相重鏡見他不听,眼楮輕輕眯了眯,眼尾露出一抹促狹的笑意。

    顧從絮看到他這個神情,不知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下一刻顧從絮就感覺到那操控的左手掌心傳來一股溫熱——相重鏡竟然分開唇,用舌尖在那掌心舔了一下。

    顧從絮︰“……”

    顧從絮像是踫到了炭火似的,猛地撤開手,忍不住咆哮道︰“你……不知羞恥!”

    相重鏡哈哈大笑,逗這條龍讓他渾身的疲憊都消散不少。

    “那是我自己的手啊。”相重鏡靠在軟枕上,伸著右手去握左手,作勢要往自己臉上貼,“習慣了就好。”

    顧從絮嚇得鱗片都要炸了,拼命操控著左手往旁邊撤,頭一回後悔奪了相重鏡一只手。

    若是旁人在這里的話,就能瞧見一身紅衣的相重鏡正在左手和右手掰勁,一個想要往臉上貼,一個想要往旁邊逃。

    看著腦子不怎麼好的樣子。

    相重鏡見掰不過來,只好卸了力道,右手指腹慢條斯理地在左手手腕上輕輕畫圈,輕輕啟唇,柔聲道︰“三更,你的哪里和這左手通感了?也是手?”

    顧從絮︰“……”

    識海中的顧從絮翻江倒海,若是化為人形肯定臉到耳根都紅透了,他實在是受不了相重鏡在他左爪子上打圈,終于服軟了。

    “你別踫我,”顧從絮的嗓音都有些顫抖,“我為你將連理結破掉,什麼都不要。”

    相重鏡差點笑出聲,好險忍住了︰“連右手都不要?”

    顧從絮見他終于不亂動了,悄無聲息松了一口氣,悶聲道︰“我就算要,你會給嗎?”

    相重鏡當然不會給,但見顧從絮好像被欺負得可憐兮兮的少女,心里不知怎麼來了惡趣,他摸了摸唇,認真思考道︰“按照你的意思,我不破連理結,就能隨便踫你了?”

    顧從絮︰“……”

    顧從絮怒道︰“我沒這麼說!”

    相重鏡拉長了音,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別害羞啊。”

    顧從絮︰“……”

    顧從絮差點就要罵人了,但一時半會想不出什麼能表達此時他內心的崩潰,只能把自己氣得差點鼓起來。

    “你到底要不要破?!”

    這人這麼死不正經,滿嘴騷話,怎麼可能是他那個光風霽月恍如謫仙的主人?!

    顧從絮罵罵咧咧,原本升起了一點疑慮徹底消失。

    那段記憶之所以出現在相重鏡識海里,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相重鏡沒再逗他,道︰“好,多謝你了。”

    顧從絮道︰“那你保證破開連理結之後不再踫我。”

    相重鏡失笑︰“好,我保證。”

    顧從絮見相重鏡乖乖將左手收了回去,似乎真的遵守承諾,這才在識海中翻江倒海,去找那不知隱藏在哪里的連理結。

    相重鏡舒舒服服窩在被子里,打著哈欠含糊問道︰“需要找多久?”

    顧從絮冷冷道︰“片刻就夠了!”

    說罷,一個猛子扎進了識海深處,為了自己左手的“貞潔”,兢兢業業地去找那附著在無數神識上的連理結。

    顧從絮說片刻,相重鏡就等。

    誰知這一等竟然渾渾噩噩睡了過去。

    翌日一早,相重鏡揉著眼楮坐起來,感覺到顧從絮還在識海翻騰。

    “嗯?沒找到嗎?”

    顧從絮︰“……”

    顧從絮怒道︰“再給我片刻!”

    相重鏡︰“……”

    相重鏡點點頭,哦,原來惡龍也會說大話。

    顧從絮龍角都要紅透了,但他實在沒臉多說,再次扎進識海里,不見了。

    尋回了劍,又在御獸大典上報了名,在滿秋狹處又沒有性命威脅,相重鏡終于安安穩穩休息了幾日。

    滿秋狹見他不出門,便拿來各式各樣的衣裳來折騰他,原本一個時辰換一套,到最後半個時辰不到就要被滿秋狹拖起來換衣物。

    相重鏡終于忍不了滿秋狹的病態痴迷,面無表情地屈指一彈,兩簇幽火將滿秋狹手中捧著的華美衣物燒成灰燼。

    “你方才說了什麼?我沒听清,再說一遍。”

    滿秋狹︰“……”

    滿秋狹咳了一聲,能屈能伸︰“咳,你喜歡這套,就、就多穿穿,不必著急換下來了。”

    相重鏡這才將火收了回來。

    滿秋狹這才後知後覺相重鏡身上的幽火︰“這是你在三毒秘境找到的幽火?”

    相重鏡坐在窗邊,撐著下頜看著樓下人來人往,隨口應道︰“嗯,應該吧,我醒來時它就認主了。”

    滿秋狹打量著漂浮在相重鏡肩上的幽火,神色有些古怪︰“你知道前段時日曲危弦曾來我這里求醫嗎?”

    相重鏡想了想︰“嗯,听說過。”

    他猶豫了一下,沒忍住,問道︰“他怎麼了?”

    滿秋狹道︰“他從三毒秘境出來後,體內便有了幽火之毒。”

    相重鏡眉頭一皺。

    當年他是如何被封印的,記憶斷斷續續不太連貫,只能猜個大概,隱約記得曲危弦好像對他說了句……

    “重鏡,幽火已經拿到,快走!”

    按照滿秋狹的說法,當時曲危弦應當是為了這兩簇幽火才會將去招惹顧從絮,而他拿到幽火後卻未能讓幽火認主,反而被反噬成重傷。

    曲危弦和相重鏡不同,他是三門去意宗未來的宗主,身份尊貴,前途不可限量;而相重鏡只是去意宗的一把劍,自小到大被告誡最多的便是拼盡性命也要助曲危弦坐穩宗主之位。

    相重鏡皺著眉回想當年的記憶。

    幽火、惡龍、契紋,曲危弦重傷,還有……

    相重鏡猛地張開眼楮。

    還有一地慘死的尸體,看衣服紋飾還是三門的弟子。

    而記憶中的相重鏡滿臉契紋,肩上兩簇幽火釋放著火焰,手中還握著沾滿血的劍。

    怎麼看怎麼是一副殺人滅口現場。

    相重鏡終于理清了思路。

    宿蠶聲和晉楚齡當年封印自己,一是因為那惡龍契紋,二是曲危弦重傷、三門弟子不知何緣由慘死,三則是三門中不知是誰故意想要置他于死地。

    相重鏡揉了揉眉心,道︰“你沒給他治嗎?”

    滿秋狹聳肩︰“他長得太丑,傷眼。”

    相重鏡若有所思地撫摸著討好往他掌心里蹭的幽火,沉吟道︰“我听說他現在已成了去意宗的宗主。”

    “是啊。”滿秋狹,“他從三毒秘境出來後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不光和其他兩門決裂,還和宿蠶聲解除了道侶婚約,不知是不是燒壞了腦子。”

    相重鏡眉頭一挑,這才想起來宿蠶聲和曲危弦當年還有這一茬。

    滿秋狹看他的神色,道︰“怎麼,你想我為他解毒?”

    相重鏡沒做聲。

    顧從絮听著也猜出來了曲危弦是誰,怒道︰“不許為他解毒!”

    相重鏡無辜道︰“我還什麼都沒說。”

    當年之事,相重鏡不太確定曲危弦有沒有摻和進去,畢竟曲危弦那性子,實在是太容易被人利用了。

    顧從絮冷冷道︰“那人強行開定魂棺,致我主人尸身化為齏粉,我若見了他,一定將他活吞了。”

    他說到“尸身”,眼圈一紅。

    相重鏡︰“這幽火是你主人的?”

    顧從絮悶悶“嗯”了一聲,又想起那段記憶,更加憋屈了。

    當年那幽火死皮賴臉地認主,真的是因為相重鏡就是他主人轉世嗎?

    顧從絮不敢相信自己那仿佛仙人似的主人轉世會是騷話隨口就來、隨時隨地都在撩人的相重鏡,所以一直到御獸大典之前那幾日,顧從絮都在暗搓搓地觀察相重鏡。

    「他主人處事不驚,無論何時都泰然自若。」

    相重鏡直接掀翻了棋盤,對滿秋狹怒道︰“走哪一步要你和我指出來啊?!這兩個位置有差別嗎?!沒差別你和我說!你讓我走哪一步?!”

    顧從絮︰“……”

    「他主人淵清玉,垂眸輕笑從來都是如幽潭之水,不見波瀾。」

    相重鏡一腳踩在瓊廿一單膝跪地的膝蓋上,手肘搭在膝上,皮笑肉不笑道︰“嗯?賭啊,再在我面前賭,我把你狗頭擰下來!”

    顧從絮︰“……”

    「他主人溫潤如玉,說話從來沒有半分不雅。」

    相重鏡窩在柔軟的榻上,右手勾著左手不住地畫圈,曖昧地低笑︰“今日三更天,你還來我榻上嗎?”

    顧從絮︰“……”

    顧從絮面無表情。

    相重鏡,絕對,不可能是他主人。

    無盡樓雞飛狗跳好幾日,終于到了御獸大典那日。

    相重鏡左手傷勢徹底痊愈,顧從絮盤在他手腕上,被層層疊疊的紅衣遮掩住,只露出一個微弱的小鼓包。

    相重鏡手腕上和腳腕上的金鈴已經被滿秋狹拿去修好,雖然鈴舌不見了,但總歸模樣和當年沒什麼分別,勉強能帶著。

    顧從絮被那鈴鐺硌得腦袋疼,擰眉道︰“你多大了還帶鈴鐺?”

    相重鏡披上外袍,心不在焉道︰“我幼時被丟棄時,渾身上下只有這四顆鈴鐺,這或許和我身世有關。”

    他系好衣襟,挑眉道︰“你找到連理結了?”

    顧從絮︰“……”

    哪壺不開提哪壺。

    顧從絮憋屈道︰“本來能隨便找到的,但那條小蛇好像故意將連理結藏著,我只能從那麼多神識里挨個找。”

    自然就慢了。

    相重鏡點點頭︰“辛苦你了。”

    顧從絮本來以為相重鏡要奚落他,沒想到突然得到這句,他一呆,才哼了一聲,別扭道︰“你知道我辛苦就好。”

    說罷,叼著尾巴再次躍進了識海里。

    御獸大典十年一度,連往常從不出門的滿秋狹都應邀而去。

    兩人帶著面紗,隱藏身形順利到了御獸大典。

    御獸大典的場地是一處三面凸起的石座,中央是用無數玉石鋪成的原形石台,大的幾乎趕得上五個無盡樓了。

    相重鏡在入口處領了象征身份的玉牌,溜達著進去了。

    滿秋狹看著那玉牌上的名字,挑眉道︰“顧三更?你怎麼起這麼個名字?”

    正在盡忠盡職找連理結的顧從絮一愣,將視線落在相重鏡右手上勾著的玉牌上。

    那上面果然寫著“顧三更”。

    “我又不能暴露身份。”相重鏡勾著玉牌上的穗子繞了繞,懶懶道,“而且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很好听嗎?”

    滿秋狹古怪看著他,懷疑相重鏡被下了什麼降頭。

    這種名字有什麼好听的。

    顧三更倒是有些受寵若驚,繼而找連理結都不自覺找得更賣力了。

    此次御獸大典的彩頭是龍骨,讓無數本來對御獸沒興趣的修士都趕著前來湊熱鬧,往常御獸大典三面的座位上能坐滿一面都已是人多了,這次確實滿滿當當,座無虛席。

    滿秋狹身份尊貴,哪怕御獸大典無數大能雲集,前來接待之人也恭恭敬敬為他特意選了個人少的芥子雅閣,唯恐他有絲毫不快。

    滿秋狹和相重鏡拾級而上,到了最高處的芥子雅閣,發現里面的人皆是元嬰以上的修為。

    相重鏡不太認得,但也無意攀談,沉默走在滿秋狹旁邊。

    那些放在外面受萬人擁簇的修士見到滿秋狹進來,忙起身朝滿秋狹寒暄示好,在旁人來說幾乎是莫大殊榮,但滿秋狹卻滿臉不耐煩,隨意點了個頭,就拽著相重鏡落了座。

    滿秋狹說著是來參加御獸大典的,實際上一落座就支著下頜盯著相重鏡看。

    相重鏡早就習慣了他的視線,看了看周圍,道︰“不會等會晉楚齡和宿蠶聲也會來這里嗎?”

    滿秋狹根本不在意︰“管他呢。”

    相重鏡眉頭一皺。

    滿秋狹根本見不得他皺眉,立刻拍案道︰“好,我們換個地方。”

    相重鏡的眉頭這才舒展。

    顧從絮︰“……”

    這個隨時隨地都在耍小心機的男人!

    滿秋狹拽著相重鏡起來,沖其他人一點頭,根本不多說,轉身就走。

    他身份特殊,尋了個上遙峰的弟子問了幾句,帶著相重鏡前去一處極其偏僻的芥子雅閣。

    “那里視線不好,幾乎沒人去。”

    滿秋狹一邊說著,一邊縮地成寸,轉瞬就到了那清靜的雅閣。

    滿秋狹撩開竹簾走了進去,卻發現里面早已有人在了。

    滿秋狹帶著面紗不太認人,相重鏡走進來後掃了一眼,登時一愣。

    雅閣中端坐在木窗旁的,是一身白衣的曲危弦。

    曲危弦容貌艷麗,身形極其縴瘦,因體內的幽火之毒整個人孱弱得似乎咳一聲都會碎掉,他瞳孔虛無,面無表情地盯著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知在想什麼。

    察覺到有人進來,曲危弦反應了好一會,才微微偏頭看向來人。

    滿秋狹嗅到那水患草的靈藥味,已經猜出了此人是誰,他嘀咕一聲︰“冤家路窄。”

    他看向相重鏡,用眼神示意︰「還要再換嗎?」

    相重鏡搖頭。

    滿秋狹便帶著他離得遠遠地坐下。

    曲危弦那灰白的眼瞳盯著相重鏡,眸里一片死灰似的漠然。

    滿秋狹雖然足不出戶,但對整個九州之事了如指掌,抬手布了個隔音結界,和相重鏡道︰“曲危弦可是九州出了名的蠢貨美人,腦子本來就傻,幽火之毒入體,燒得更傻了。”

    相重鏡︰“……”

    曲危弦臉色慘白,總是時不時咳一聲,但視線還是一直落在相重鏡身上。

    相重鏡差點都要以為他認出了自己。

    兩人落座後,底下的比試台就在眼下,三面的石凳上全是九州各地過來的修士,場面極其大。

    相重鏡已經許多年沒見過這麼多人,視線好奇地往下看,放在案下的右手卻死死按住蠢蠢欲動的左手。

    顧從絮在相重鏡識海中都要炸了,惡龍咆哮︰“我要殺了他!”

    相重鏡無奈嘆息︰“先別著急,我之後還有事要問他。”

    “問什麼?!”顧從絮惡聲惡氣道,“我在你的識海中瞧見過你和他的記憶,他對你可好了。”

    相重鏡幽幽道︰“當年宿蠶聲和晉楚齡對我也很好。”

    顧從絮︰“……”

    相重鏡鐵石心腸地說完這句話,余光就掃到曲危弦正抬起手攏著桌上一盞豆粒大小的燈,似乎是怕風給吹滅了。

    相重鏡一愣。

    幼時曲危弦心思單純,幾乎算得上愚鈍,因此去意宗宗主才會自小為他物色一把趁手的劍,為他鋪路,護他周全。

    相重鏡當年選了劍道,若是完不成去意宗宗主留下的功課,就要被鎖在柴房不給吃喝。

    夜幕那麼黑,也只有曲危弦那小傻子不怕責罰,偷偷捂著一盞豆粒大小的燈來尋他。

    相重鏡看著曲危弦的動作,有些怔然。

    顧從絮的聲音打斷他的回憶,怒道︰“有什麼好問的?!當年就是他偷了幽火,被燒成這副鬼德行,活該!”

    看到曲危弦消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慘狀,方才還怒氣沖沖的顧從絮不知怎麼想的,又安靜了下來。

    相重鏡試探著道︰“怎麼了祖宗?不鬧了?”

    顧從絮冷哼︰“誰在鬧?他這個樣子很好,人不人鬼不鬼地活著。”

    言下之意,就是不吃了。

    相重鏡揉了揉眉心。

    就在這時,下方的比試台上燃起了犀照幽火。

    滿秋狹道︰“第一輪比試要開始了。”

    相重鏡看到下方無數人往中央的比試台上跑,蹙眉道︰“御獸大典不是一人對一人嗎?”

    “那是往年的規矩。”滿秋狹道,“今年為了龍骨來的人數都數不清,要是一對一還不知道要比到猴年馬月去,所以第一輪是人海比試,能勝得在進下一輪。”

    相重鏡點頭,起身撩了撩衣擺,轉身往外走。

    滿秋狹忙道︰“等等,再換身衣裳!”

    相重鏡跑得更快了。

    滿秋狹︰“……”

    相重鏡站在石階上拾級而下,顧從絮正在偷偷用尾巴畫圈咒罵曲危弦,見馬上到了人海比試台,不知怎麼起了勝負欲。

    他倨傲道︰“要我一個眼神把他們全都壓趴下嗎?”

    相重鏡道︰“不必。”

    要是第一場顧從絮就上了,那他搶過來的雪狼不就沒了用武之地嗎?

    片刻後,偌大個比試台全是密密麻麻的人,若是再放出靈獸,恐怕到時候場面會更熱鬧。

    相重鏡不爭不搶,選了個最偏的角落里站著,因面紗上的隱藏身形的法陣,旁邊的人都沒注意到他。

    顧從絮視線很冷。

    這些人全都是為了他的龍骨來的,遲早一日他全都吃了,一個不剩。

    等到第一場的人全都到齊了後,最高處的芥子雅閣傳來一陣靈力波動,預示著比試開始。

    剎那間,無數靈獸被主人釋放出來,滿滿當當佔據偌大的比試台,不太懂規則的相重鏡猝不及防差點被一旁的靈獸尾巴給掃下去。

    相重鏡穩住身形,見周圍的人都開始釋放靈獸撕咬,他卻默默找了出清淨的地方站著。

    顧從絮催促他︰“你做什麼呢?”

    相重鏡道︰“在場這麼多靈獸,我現在放出雪狼來,肯定很少有人瞧見,我得再等一等。”

    “等什麼?”

    相重鏡笑了一聲︰“等其他人都輸了的時候。”

    顧從絮︰“……”

    這是打算坐山觀虎斗啊。

    顧從絮古怪道︰“狡猾的人類。”

    相重鏡說等就等,且耐心十足,整整半個時辰後,在場上的比試者差不多只有十個左右的時候,他才慢吞吞從角落里溜達了出來。

    能強行壓制那麼多靈獸的修士,修為肯定不凡。

    相重鏡現在無法同這麼多人交手,也根本不等他們察覺到自己,直接抬手一招。

    小山似的雪狼驟然出現在比試台,猛地一聲咆哮,瞬間將所有的視線吸引過去。

    在最高處芥子雅閣的宿蠶聲猛地站起身,眸子冷然看向比試台中央。

    作者有話要說︰  入v啦,感謝支持,這章發一波紅包~

    晚點還有一更~你是天才,︰,網址

    &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2/12148/7532078.html</a></a>&lt;/a&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