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雙餃賭坊

雙餃賭坊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半刻鐘後,相重鏡將右手收回,分開唇伸著舌尖輕輕舔舐手背上剛剛幻化出的契文處,眸子彎著,嘴唇殷紅,活像是勾人的妖精。

    “它已是我的了。”

    被強行震碎生死契,又被相重鏡強行簽了主僕契的雪狼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茫然蹲在地上,嗚嗚兩聲。

    滿秋狹臉上一片麻木,面無表情了許久才倒吸一口涼氣,終于回了神。

    他匪夷所思道“你……真的震碎了宿蠶聲的……”

    相重鏡酒意席卷腦海,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歪倒在榻上,一邊說一邊低低地笑,他眼眸仿佛蒙了霧,眼底有兩道紅痕,羽睫陰影垂下,顯得越發惑人。

    “你若不信,可以去宿蠶聲那瞧一瞧。”

    滿秋狹還是無法接受沒有靈力的相重鏡能將三界首尊宿蠶聲的生死契強行震碎,但相重鏡手背上的契紋又做不了假。

    滿秋狹艱難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相重鏡側著身子,腦袋枕在手臂上,眸子全是微醉的迷離,他仿佛惡作劇得逞的孩子,狡黠笑著,輕輕啟唇用氣音小聲道“不告訴你。”

    滿秋狹“……”

    滿秋狹本來還在震驚相重鏡是如何結契的,但瞧見他這副醉醺醺迷瞪瞪的樣子,呼吸都急促了一瞬。

    瞧見這麼活色生香的一幕,滿秋狹才驚覺方才自己想要擺布這副痴傻皮囊的想法到底有多愚蠢了。

    滿秋狹這些年見過太多形形色色的美人,但再美的人他最多瞧不到一個時辰就覺得丑陋。

    世間萬物瞬變,一個甲子後,就算再深情的愛慕也會隨光陰流逝,消磨殆盡。

    但在滿秋狹眼中,相重鏡卻是不同的。

    這麼多年過去,當年相重鏡一劍破雲霄的畫面,如同烙印似的牢牢刻在滿秋狹記憶中。

    世間皮囊再美,也始終比不上相重鏡一個眼神來得勾魂絕艷。

    滿秋狹直勾勾盯著相重鏡微醺的臉龐,神使鬼差地欺身上前,正要開口時,一旁突然傳來一道凶悍的妖力,氣勢洶洶朝著滿秋狹襲來。

    滿秋狹眉頭一蹙,冷冷偏頭看去,護體靈力化為一根根吸引漂浮在身旁,一陣寒光閃過,將那妖力驟然擊散。

    旁邊原本雪狼趴著的地方,此時蹲著一個齜著牙的白衣少年,正齜牙朝著滿秋狹“啊嗚”地叫著,看起來像是在威懾。

    滿秋狹挑眉“那只雪狼,化形了?”

    相重鏡輕輕半張開眼楮,琉璃珠子似的眼楮從半闔的羽睫下看來,笑著道“竟然?”

    雪狼當年只是一只尋常幼狼,因無意中救了宿蠶聲一命,被宿蠶聲自小養到大。

    沒有妖力的狼壽命極短,宿蠶聲便不要錢似的將靈藥往它身上砸,硬生生讓他修煉成靈獸。

    不過也僅僅止步于此了。

    雪狼血脈不純,就算吞了大乘期的元丹,也無法突破天極。

    連相重鏡都沒想到,結了主僕契後,那頭蠢狼居然真的化形了。

    相重鏡撐起身子坐在床邊,朝著那齜牙的雪狼招招手。

    少年立刻四爪著地跑了過來,但他已化為人身,不太習慣這副軀體,才剛跑了兩步就踉蹌著摔倒,臉朝地滾了好幾圈,剛剛好團成球撞到相重鏡腳邊。

    雪狼忙爬起來,蹲在地上,兩只手還像是狼形那樣垂著按在腳邊,兩只毛茸茸的耳朵微微動著,獸瞳亮晶晶地注視著相重鏡。

    相重鏡俯下身,伸出手勾著雪狼的下巴左看右看,似笑非笑道“倒是和你主人長得極像。”

    滿秋狹無意中瞥見雪狼那張臉,急忙撇過頭去,但沒一會還是捂住了眼楮,那指縫中竟然滑下兩行血痕,緩緩順著他的手背滴落到袖子里。

    被丑傷了。

    相重鏡“……”

    相重鏡嘆息,對雪狼道“變回去。”

    雪狼忙嗷嗚一聲,變回了小狼般大小,討好地在他掌心蹭來蹭去。

    這傻狼似乎都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換了人,還在沒心沒肺地在地上打滾。

    相重鏡將它打發出去玩,滿秋狹緩了好一會才止住血,恢復視線後更是盯著相重鏡的臉不放。

    相重鏡將自己手背上的契紋隱去,撐著下頜打了個哈欠,含糊道“御獸大典什麼時候開始?”

    滿秋狹有問必答“六日後。”

    “我要參加。”

    滿秋狹正在擦羽睫上的血痕,手指一頓,古怪看他。

    “宿首尊心高氣傲,定不會讓人知曉自己被奪了靈獸。”相重鏡手指輕輕在臉側敲了敲,笑了起來,“你說我若用雪狼參加御獸大典,眾目睽睽之下,宿首尊會是什麼反應?”

    滿秋狹“……”

    滿秋狹幽幽道“你倒是心狠。”

    相重鏡笑得倒在軟榻上,翻了個身將被子卷在身上,一邊笑一邊夢囈似的喃喃道“這才到哪兒啊。”

    他呢喃了幾句不明所以的話,終于遭不住襲上腦海的醉意,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滿秋狹本來還想趁著他睡著捏捏臉蛋,但想起相重鏡睚眥必報的性子,爪子抖了抖,還是沒敢上手。

    他坐在床邊看了一會飽了眼福,溜達著走了。

    翌日一早,宿醉醒來的相重鏡坐在床上迷迷瞪瞪半天,才突然反應過來宿蠶聲昨晚臨走前留下的那句“你的劍在雙餃城”是什麼意思了。

    雙餃城?

    當年相重鏡被封印時,用盡最後一絲靈力讓劍沖向晉楚齡,但下一瞬石棺闔上,之後的事便不知曉了。

    他的劍已有了神智,但落在晉楚齡手中,不知道被怎麼折磨。

    “不行。”相重鏡喃喃道,“我要先把我的劍救出來。”

    他一醒,滿秋狹很快就推門進來了,手中還捧了一堆鮮艷的衣物。

    相重鏡隨意將散亂的發撥到耳後,道“雙餃城在哪里?”

    六十年前,好像根本沒有這座城。

    滿秋狹將整理了一晚上的衣服按照時辰分成了十二套,挑選出一套來遞給相重鏡,心不在焉道“雙餃城就在無盡道。”

    相重鏡挑眉“無盡道不是只有一座城?”

    “雙餃城只是名字好听,實際上只是一座芥子小世界的賭坊。”

    滿秋狹將一個繡著薔薇花紋的發帶屈指一彈,發帶仿佛有神智似的飄過來,在相重鏡發上一陣飛竄,將那漆黑如墨的發編出魚骨似的發辮,最後將自己打了個結,溫順墜在微卷的發尾。

    相重鏡什麼都不用做,撐著腦袋昏昏欲睡“賭坊?”

    “嗯。”滿秋狹將衣服披在相重鏡肩上,輕輕一拍那繁瑣奢靡的衣衫就替換到了相重鏡身上,“你要去嗎?”

    相重鏡眉頭緊皺,他生平最厭惡之事就是賭,讓他在賭坊里待上半刻鐘,他都能煩躁得一劍削了賭桌。

    但他的劍又在受苦……

    等等。

    相重鏡挑眉“他不是被晉楚齡抓住了嗎,為何會在賭坊?”

    誰會在賭坊受苦?

    滿秋狹滿意地看來看去,又拿出面紗來戴在他臉上。

    那面紗和滿秋狹的不同,滿秋狹是為了不看別人的臉,相重鏡的卻是防止旁人窺見他的臉。

    “你的劍這麼凶,除了你,誰能制得住他?”滿秋狹道,“他應該還不知道你已經出來秘境了,要我叫人給他遞消息嗎?”

    相重鏡想了半天,才搖頭“不必了,告知我雙餃城在何處,我自己過去。”

    “城南有一處石碑坊,穿過去便是了。”

    見相重鏡慢悠悠往外走,怕他一去不復返,滿秋狹忙拋出籌碼“我今日去給你尋治手的靈藥,你別忘了回來啊。”

    相重鏡頭也沒回,一抬手示意知道了。

    無盡道下了大半個月的雨終于停了,日光正烈,相重鏡撐著傘,慢悠悠朝著城南而去。

    上空恍惚間飄過一抹游蛇似的影子,倒映在長街上,相重鏡腳步一頓,微微仰頭朝天空瞥了一眼。

    一條巨蛇騰雲駕霧,幾乎是轉瞬從無盡城掠過,落在宿蠶聲在御獸大典落腳的府邸。

    晉楚齡從空中俯沖而下,在落地後化為人形,他一腳踹開府邸的門,森然道“宿蠶聲呢?!給我滾出來!”

    宿蠶聲的侍人連忙上前去攔,卻被晉楚齡一掌揮開,重重撞在一旁的牆上,吐血不止。

    晉楚齡根本不想和那些小嘍 嗨搗匣埃  依顧苯泳褪且徽隻映鋈ュ 負跏巧苯慫薏仙母  br />
    他鬧得這般大,宿蠶聲終于從緊閉的房門出來,神色前所未有的漠然。

    宿蠶聲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看著晉楚齡,眸中全是厭惡“你來做什麼?”

    晉楚齡從三毒秘境一躍而下,他又不是顧從絮,自然受了極重的傷。

    只是此人太瘋,幾乎用燃燒神魂的秘術強行治愈身體,在秘境外又尋了一夜,卻沒有得到絲毫線索。

    晉楚齡一旦瘋了就很難思考,但事關相重鏡,他堪堪保持冷靜,得知宿蠶聲已經回了無盡道,猜測他定是知曉了什麼,所以馬不停蹄地來無盡道找人。

    “相重鏡呢?”

    宿蠶聲嘴唇蒼白,冷漠道“你以為我會告知你?”

    晉楚齡一听,臉上驟然浮現一抹瘋狂的喜色“你果然知道!”

    宿蠶聲臉上厭惡更甚“你難道看不出來他不想見你我嗎?”

    “那是你。”晉楚齡眼楮眨都不眨,猩紅瞳孔全是痴狂,“我們已是道侶,他會原諒我。”

    宿蠶聲冷冷看他“你們未行道侶之禮,更無道侶之實。”

    晉楚齡“他想要我便補給他,需要你教我?”

    晉楚齡說完,終于瞧出宿蠶聲身上的不對來,他挑著眉“你的生死契被人震碎了?”

    宿蠶聲識海受創,修為跌得不是一星半點,他強行咽下涌上喉嚨的腥甜,不耐道;“滾開。”

    他這個反應,晉楚齡更是確定了自己的猜想,他毫不客氣地笑出聲,眸里全是嘲諷“宿蠶聲,你竟也有今日?”

    宿蠶聲閉了閉眼“我是自作自受,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晉楚齡懶得和他比慘,又問了一句“他現在在哪?”

    宿蠶聲道“你本事大,自己去尋,看他會不會原諒你。”

    晉楚齡“你……”

    他正要暴怒,但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安靜了下來。

    晉楚齡喃喃自語“他在三界認識的人不多,不在滿秋狹那,就是在雙餃城。”

    他說完,縱聲一笑“我也是蠢,這麼簡單的問題,作何來問你這個廢物。”

    說罷,完全不管宿蠶聲難堪的神色,化為蛇形轉瞬離開。

    晉楚齡離開後,宿蠶聲面無表情回了房,將門掩上後再也忍不住捂住嘴吐出一口血來。

    同妖獸的生死契極難震碎,相重鏡沒那個修為。

    看來相重鏡和那條惡龍交情匪淺。

    相重鏡偏頭打了個噴嚏,仰頭看著眼前爬滿了藤蔓的破舊石碑坊,疑惑道“這是雙餃城的門?”

    城南外是一處荒蕪的空地,偌大個地方只有一座破舊的石碑坊立在中央,周圍全是亂石雜草,根本不像是賭坊的入口。

    顧從絮從袖子里探出腦袋來,道“有很濃的靈力,是小世界。”

    他頓了頓,解釋道“和三毒秘境是一個道理。”

    相重鏡沒想到三毒秘境竟然也是修士的小世界,道“三毒秘境是你的?”

    顧從絮搖頭“是我主人的。”

    相重鏡挑眉“但若是修士隕落,小世界不就會潰散嗎?”

    顧從絮听到這個“隕落”,心尖一疼,沉默好一會才悶悶道“我主人神魂還未散,他未隕落,我……不會讓他隕落的。”

    相重鏡見顧從絮情緒有些低沉,也沒多說,伸出手摸了摸左手袖子里的小龍,道“好三更,我們要進去咯。”

    顧從絮听到這個哄孩子似的語氣,差點咬他“我吃了你!”

    相重鏡笑得不行,將傘收起來,慢悠悠邁進石碑坊。

    和進玲瓏塔時的感覺一樣,相重鏡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再次張開眼楮時,已不在那空曠的荒地。

    耳畔喧鬧聲驟然震天,相重鏡環顧四周,發覺自己正身處一條燈火通明的長街上,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高樓,瞧著竟然比無盡樓還要奢華。

    小世界中是夜晚,無數各式各樣的燈盞懸掛在高樓上,細看下天空上竟然也漂浮著數不清的明燈,高樓的入門處懸掛著金光閃閃的牌匾,上書龍飛鳳舞的三個字。

    ——雙餃城。

    門口出入的人來來往往,相重鏡拾級而上,剛邁進門檻就听到里面傳來一聲震天的——

    “買大買小?!”

    相重鏡“……”

    相重鏡死死握著傘,力道之大差點將木質傘柄給捏碎。

    顧從絮本來疑惑他為什麼一副難以忍受的模樣,好一會才後知後覺,賭坊這種需要做無數選擇的地方對相重鏡那堪稱病態的抉擇困難癥來說,簡直算得上是煉獄。

    相重鏡恨不得捂住耳朵,有些痛苦道“為什麼這世間會有賭坊這麼遭天譴的東西?”

    顧從絮“……”

    顧從絮遲疑道“你的劍……喜歡賭?”

    相重鏡面無表情“他可喜歡了。”

    相重鏡根本不想在這里待,隨手抓了一個小廝,道“瓊廿一在此處嗎?”

    小廝是個木質傀儡,滿臉呆滯,好一會才伸手指向賭坊大堂最中央被圍得水泄不通的賭桌。

    “瓊大人在那里。”

    相重鏡將小廝松開,眉頭緊皺。

    瓊大人?

    相重鏡看了看這全是燈盞的雙餃城,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顧從絮察覺到他內心的煩躁,問道“怎麼了?”

    相重鏡木然道“若這座賭坊真是二十一開的,我直接削了他狗頭。”

    顧從絮“……”

    不遠處的賭桌旁圍了一堆人,一個衣衫凌亂的男人正交疊著雙腿坐在椅子上,姿態懶散,手持著墜著幾顆小骰子的煙桿吞雲吐霧。

    此人是個徹徹底底的賭鬼,煙桿上掛著骰子穗子,發間的發冠也是樗蒲用的五木形狀,幾乎全身上下的裝飾都和賭脫不了干系。

    瓊廿一吐了一口煙霧,微微一歪頭,眼底有一處仿佛骰子印上去的六點,耳飾上墜著的骰子輕輕一轉,也露出兩個六點來。

    他壞笑著朝著對面坐著的男人道“易掌門,若這局再是‘大’,您可是要將你兒子留下來給我玩兒了。”

    脾氣火爆的易掌門將外袍一脫,怒目道“老子這局定不會輸!”

    瓊廿一笑起來“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們人類在輸之前這番大言不慚的模樣了,很好玩。”

    他說著,輕輕將面前的骰盅拂開,露出里面三個六點來。

    瓊廿一眼尾一挑,耳飾上的骰子突然又開始旋轉。

    他笑眯眯地道“你輸了。”

    作者有話要說瓊二十一,危。 m.w. ,請牢記:,.,,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