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高樓幽火

高樓幽火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沒一會,宿蠶聲面如沉水從無盡樓出來,腳步匆匆離開。

    沿路兩邊有不少攤位,相重鏡黑袍兜帽擋著半張臉,沒心沒肺地蹲在地上,縴細的手指拎起一個轉運符咒,認真地看來看去。

    攤主是個散修,正在百無聊賴地打著哈欠,見相重鏡蹲半天了,不耐煩道“你到底買不買?不買邊待著去。”

    相重鏡捏著一個折成三角的紅色符咒晃了晃“轉運?果真有用?”

    散修哼道“那可不?前段時日有人在我這里買了個轉運符咒,沒多久就進去無盡樓了。”

    相重鏡詫異道“竟然還有這等好氣運?!”

    滿秋狹脾氣古怪,哪怕六十年前都很少會給人診治,這小小的符紙真的能請得動他?

    散修大概瞧出來他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暗笑起來,面上認真道“自然是真的,都是道友,我還能騙你不成?”

    旁邊知曉內情的其他散修也都在偷笑,看著相重鏡的眼神活像是在看冤大頭。

    相重鏡正要開口,余光突然掃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他微微一側頭,從兜帽縫隙瞥見宿蠶聲神色漠然地從他身後疾步走了過去。

    相重鏡“???”

    相重鏡愕然。

    宿蠶聲……不是在守株待兔嗎?

    怎麼突然就離開了?!

    相重鏡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看向自己手指上掛著的轉運符咒。

    相重鏡自有記憶以來,氣運極差,六十年前他除了收集燈盞,還會收集各式各樣的轉運符,連衣服里都塞得滿滿的。

    那些轉運符有的有用,有的純屬就是一張廢紙,這還是相重鏡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麼靈的轉運符。

    “我要了!”相重鏡手一揮,伸手指在攤位上劃了一圈“這些,我也全都要了。”

    散修“……”

    旁邊圍觀的人“……”

    顧從絮匪夷所思道“你沒看出來他在哄騙你?!”

    慣會察言觀色的相重鏡此時卻不知被什麼蒙蔽了“能轉運!”

    顧從絮“……”

    顧從絮懷疑他眼楮還沒好,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明顯的騙局都發現不了?

    相重鏡勾著唇心情極好,眼巴巴看著那堆轉運符,恨不得都掛腦門上。

    顧從絮猶豫一瞬,不得不提醒他“你有玉石嗎?”

    相重鏡高興地拿著轉運符看來看去“等會讓滿秋狹來付錢。”

    反正滿秋狹有的是錢。

    顧從絮“……”

    你不是和滿秋狹有仇嗎?!

    顧從絮都開始懷疑滿秋狹和相重鏡有的不是舊仇,而是私情。

    宿蠶聲不在無盡樓,相重鏡更是沒了後顧之憂,手指翻飛將轉運符咒系在衣襟上,又拿著地上其他的轉運符往袖子里塞。

    滿臉寫著“人傻錢多”。

    散修也吃了一驚,沒想到此人瞧著高深莫測,腦袋瓜子竟然這麼不靈光。

    有錢不賺白不賺,他忙跟著將地上的轉運符全都遞給相重鏡,方才不屑的神色也立即轉變,滿臉春暖花開。

    “給您便宜些,這些一千玉石。”散修笑眯眯地伸出手,“多謝惠顧。”

    听到這個價格,旁邊的散修終于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地上的符咒,就算把散修一起賣給他也不值一千玉石,這是打算逮著肥羊可勁兒宰。

    六十年前相重鏡從來不缺錢,對一千玉石還是一萬玉石都沒什麼概念,他點點頭,道“好,等會給你送來。”

    他說著,便要起身離開。

    散修一把抓住他,唯恐他跑了,皮笑肉不笑道“道友,等會是要等幾會?”

    他看著滿臉和煦笑意,但拽著相重鏡的手卻絲毫不松。

    相重鏡道“我先去無盡樓一趟,片刻就會給你送來玉石。”

    這話一出,散修一愣,旁邊看好戲的人也沉默一會,接著全都不約而同笑了起來。

    相重鏡見狀,心道要壞,難道自己又丟人了?

    他疑惑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散修“我哪里說錯了?”

    散修止住笑,抬手抹了抹眼淚,譏笑道“無盡樓已經幾十年沒開過了,你就算異想天開也得有個限度,起碼打听打听再來行騙吧。”

    相重鏡卻道“可你方才不是說前段時日有人進了無盡樓嗎?”

    散修一僵,差點拍嘴。

    看笑話看得,差點忘記自己方才吹過的牛了。

    “我可沒說錯啊。”散修給自己找補,“那曲宗主從我這里買了符咒,的確進了無盡樓,只是滿秋狹沒給他治而已。”

    滿秋狹何止沒治,反而將人給打了出來,場面鬧得極其難看。

    相重鏡想了想,道“曲宗主,是曲行?”

    散修見他滿臉認真,古怪道“去意宗早就換主多少年了,你不知道?”

    相重鏡露出一個疑惑的眼神。

    散修大概見他太傻,嘆了一口氣,難得良心發現,道“去意宗現在的宗主是曲危弦,他可是三界九州第一美人,連他滿秋狹都不肯見,更何況咱們這種無門無路的散修,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省得被無盡樓抓去當藥人試藥。”

    相重鏡在腦海中想了半天,才猛地想起來曲危弦是何人。

    去意宗宗主曲行之子,記憶里的確是個美人。

    “行。”相重鏡指了指無盡樓的門口,“我去試試,若是滿秋狹見了我,一千玉石你也不虧。”

    散修震驚看他“你真的不要命了?”

    三界九州,就連宿首尊都要待其禮數有加,還從來沒有人敢去主動招惹滿秋狹,此人瘋了嗎?

    相重鏡道“你不是說你的轉運符有用嗎?”

    散修“……”

    一向口齒伶俐的散修竟然被相重鏡說得啞口無言,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往無盡樓走。

    旁邊的人笑了一聲,翹著腿等著看好戲。

    無盡樓從來不歡迎外人,整個三界眾所周知,除非有人甘願進去給滿秋狹做藥人試藥,否則連門邊都別想挨。

    無盡樓十步之外無人敢靠近,相重鏡慢條斯理走過去的時候,周圍在忙碌的人幾乎全部都朝著他看過去。

    “又有人來無盡樓找死?”

    散修修道路上太艱苦,遇到這種樂子自然都在圍觀,有人還飛快開了賭局,賭這回滿秋狹是將此人打成重傷,還是擄著去當藥人。

    一時間,無盡樓周圍突然熱鬧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看好戲。

    很快,相重鏡就走到了無盡樓門口,但還沒上台階,一個白紗遮面的男人憑空出現,手握著劍擋在相重鏡面前,制止住他想要上前的路。

    男人沉聲道“無關人等,不可擅進!”

    相重鏡“那勞煩幫我和滿秋狹帶句話。”

    男人滿臉漠然,根本不听,直接將劍拔了出來。

    相重鏡不想和他打,皺著眉退了回來。

    身後的人群被這個樂子逗得哄堂大笑,看著相重鏡的眼神像是在看耍猴。

    姓相的猴子沒有在門口多留,他握著小破木棍走回了賣他符咒的散修身邊,正要說話就見周圍的人全都在笑他。

    相重鏡“?”

    顧從絮都替相重鏡覺得丟人,方才信誓旦旦說讓滿秋狹幫他付錢,但人家根本見都不見他。

    相重鏡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他也沒閑情管,反正再多的惡意都只是一道視線而已,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

    散修一言難盡地看他,見他被這麼多人嗤笑,也好心地沒有繼續為難他,道“你把轉運符留下,速速離去吧。”

    相重鏡搖頭“等一等。”

    他說著,又往前走了走,似乎在尋位置。

    眾人帶著好笑的視線看著他走來走去,最後選在了路邊緣。

    相重鏡微微仰著頭,這個位置剛好能瞧見無盡樓的五樓。

    若他沒記錯,滿秋狹經常在那里畫美人圖。

    相重鏡找好了位置,抬手輕輕一撫,耳飾上鑽出兩簇幽火,隨他的心意化為一把燃著火焰的弓懸在面前。

    相重鏡右手勾著弦,微微眯著眼楮,將弓箭對準五樓敞開的窗戶。

    顧從絮一愣,詫異道“你想做什麼?”

    相重鏡漫不經心道“他不讓我進去,我便請他出來。”

    顧從絮“……”

    你那是請人出來的架勢嗎?!

    相重鏡話音剛落,縴細的手指猛地一松,一簇紅藍交織的火焰倏地化為一道利箭,準確無誤地射進五樓的窗戶。

    下一瞬,火焰大放。

    散修“……”

    看好戲的眾人“……”

    所有人目瞪口呆,視線整齊劃一地看向收了火焰的相重鏡,又看向高處烈烈燃燒的高樓。

    散修倒吸一口涼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駭然道“你瘋了嗎?!”

    相重鏡沒瘋,他長身玉立,微微仰著頭看著無盡樓。

    五樓的火焰幾乎是瞬間就熄滅了,看來滿秋狹果真在那里。

    火滅後只是一息不到,一個人影宛如星火墜落,陡然從無盡樓躍下,轉瞬落在眾人面前。

    那人身著一塵不染的白衣,似乎是嫌惡地面髒,整個身子仿佛被風托著懸空半寸,省得污了他的衣擺。

    滿秋狹墨發兩邊垂下細小玉珠串成的發飾,勾著面紗從眉心垂下,遮擋住他整張臉。

    那面紗是件靈器,能讓他瞧不見世間所有人的臉。

    他視線冷冷掃向周圍,沉聲道“那火是誰放的?”

    滿秋狹素日里瞧著溫和懶散,但一旦觸及他的底線,可就不是拿人來試藥這麼溫和的懲罰能逃得過的。

    此時他暴怒至極,薄薄面紗下的雙眼都全是戾氣,恨不得將燒了他房子的人拖出來挫骨揚灰。

    所有人被他身上的殺氣驚得一顫,整齊劃一往後退。

    這麼一退,站著沒動的相重鏡便極其顯眼。

    滿秋狹眼神冷冷看他,眉頭一皺。

    相重鏡落魄至極,手上握著破木棍,臉上還有未擦干淨的灰塵,看著和乞丐沒什麼兩樣。

    滿秋狹一愛美,二愛潔。

    這番模樣的相重鏡,就算沒燒樓出現在滿秋狹面前,恐怕也得被揍。

    離相重鏡很近的散修都替他捏把汗,想要開口提醒卻又不知該說什麼,只好用同情憐憫的眼神看著相重鏡。

    眾人的想法也和他差不多。

    整個九州,就算得罪宿蠶聲也不一定會死,但若是在滿秋狹的記仇本上留下名字,八成會死的極慘。

    就在所有人都提心吊膽,想看滿秋狹到底該如何發作時,相重鏡不退反而慢悠悠地往前一步。

    相重鏡抬手輕輕掀開寬大的兜帽一角,隱約露出艷麗無比的臉,他指了指一旁的散修,十分熟稔道“有一千玉石嗎,我還欠了債。”

    滿秋狹“……”

    所有人“……”

    作者有話要說滿秋狹(x)

    工具人(ˇ)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