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不守信用

不守信用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宿蠶聲臉色慘白如紙,僵在原地看著那團幽火越來越暗,最終消散成一簇光點,倏地消失不見。

    晉楚齡比他反應快,幾乎是瞬間就縱身躍了下去。

    宋有秋驚得下巴都落地了,沒想到相重鏡對自己這般心狠,連話都不說就跳了下去,不給兩人留絲毫念想。

    宿蠶聲握著手中的劍,眸子虛無地盯著那漆黑的深淵許久,才踉蹌著跪倒在崖邊。

    宋有秋肩上的毒蛇已經消失,他抱著小棺材看著宿蠶聲這副如喪考妣的模樣,不知怎麼心里生出一種隱秘的快意。

    早知如此,當初為何不給相重鏡留一條退路?

    現在悔恨愧疚到底要做給誰看?

    宋有秋抬步走來,近乎惡毒地低聲開口“宿首尊,您不去尋他嗎?”

    宿蠶聲垂著死灰的眸看著深淵,怔然道“他寧願死也不願同我多說一句話,那條龍……”

    他說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絕望的眸子猛地浮現一抹光亮。

    龍?

    這三毒秘境的主人便是那條惡龍,他將相重鏡帶到此處縱身而躍,也許並不是要尋死,而是想要破釜沉舟離開秘境。

    宿蠶聲這樣想著,鈍痛的心緩緩浮現一抹希望。

    宋有秋卻根本不願輕易放過他,笑著開口道“首尊,您知道相重鏡在我送葬閣定棺材時,給過我什麼嗎?”

    宿蠶聲踉蹌著撐著劍起身,漠然抬頭看他一眼,那臉上還有未干的淚痕。

    宿蠶聲問“什麼?”

    宋有秋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粲然至極的笑“他給了我燈,數不盡的燈。”

    宿蠶聲一愣,尚未意識到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

    宋有秋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個血紅的儲物鐲子,上面隱約露出相重鏡的名字。

    宿蠶聲眸子一動。

    宋有秋慢條斯理走到樹枝盡頭,將儲物鐲硬生生掰斷,剎那間里面浮現出無數樣式各異的燈盞,各個燃著永不熄滅的鮫人燭,飄蕩在周圍。

    宿蠶聲仰頭看著漫天明燈,一時間不知這是何意。

    “他連棺材里都要放滿明燈。”宋有秋道,“你猜這是為何?”

    宿蠶聲只是思考一瞬,驟然間似乎明白過來什麼,臉色更加難看。

    他踉蹌往後退了半步,匪夷所思地看著不斷漂浮的燈盞。

    “這是他走遍三界尋來的無數燈盞,哪怕死也要帶到棺材里去。”宋有秋指著周圍明燈,慢條斯理道,“他那般愛光,你們卻將他關在暗無天日的石棺里這麼多年。”

    宋有秋認真地看著他,問“你們還有心嗎?”

    宿蠶聲面上一片空白,連心口都仿佛缺失了一塊,空蕩蕩地被寒風灌了進去,讓他四肢冰冷,幾乎連動都不能動。

    宿蠶聲是三界首尊,執掌九州,不能留下被人詬病的污點,不可以像晉楚齡一樣不顧一切縱身躍下靈樹天梯。

    晉楚齡是真小人,宿蠶聲就是偽君子。

    宋有秋怕晉楚齡,卻不怕得罪宿蠶聲。

    他說罷,抬手揮出一道靈力,仿佛星河似的流向深淵底處,無數燈盞像是受到牽引,飄蕩著順著靈力築成的路往深淵底下飄。

    只是萬丈高空的路那麼遠,燈盞何時才能落地。

    宋有秋看了深淵一眼,轉身便走,身上的棺材聲丁零當啷,將失魂落魄的宿蠶聲喚回了神智。

    “宋有秋。”

    宋有秋腳步一頓。

    宿蠶聲抬起頭,臉上沒有絲毫神色,他漠然道“若是相重鏡能活著出秘境,他會去哪里?”

    宋有秋匪夷所思地看著他“你覺得他還能活著落地?”

    宿蠶聲執意道“他會去哪里?”

    宋有秋差點以為宿蠶聲也瘋了,但見他瞳孔虛無,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樣,猶豫一瞬,才嗤笑道“他在三界九州不就只有你們兩個好友嗎?去意宗將他當棄子,根本不管他死活,你覺得他還會回去嗎?”

    宿蠶聲身軀微微搖晃,臉上痛色一閃而過。

    “還有呢?”

    宋有秋隨意撥弄了一下身上的小棺材,心不在焉道“誰知道呢。他就算下了秘境不死也要去半條命,大概去找滿秋狹治傷吧。”

    宿蠶聲呢喃道“滿秋狹……”

    三界第一醫修滿秋狹,就在無盡道。

    七日後,便是無盡道的御獸大典。

    烈火燃燒聲響徹耳畔,相重鏡站在一座巨大的石棺旁,看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少年正伏在石棺中,抱著一襲紅衣哭得撕心裂肺。

    一旁有人用力將相重鏡拉扯過來,大聲道“重鏡!幽火已經拿到,快走!”

    相重鏡渾渾噩噩轉身,瞧見一個認不出面容的人正抱著兩團不斷掙扎的幽火,拽著他就要跑。

    抱著紅衣的黑衣少年突然止住了哭聲,原地化為巨大的龍身,咆哮一聲,聲音皆是掩飾不住的絕望和森然。

    “我要你們都為他陪葬!”

    接著便是烈火燃燒和身邊人的慘叫聲,相重鏡怔然許久,再次張開眼楮,便是無數修士站在他對面,臉上全是如出一轍的厭惡。

    相重鏡一一看過去,視線落在熟悉的兩個好友身上,本能朝他們伸手。

    只是他看不到的是,那張如雪似的臉上此時正緩慢趴著游蛇似的龍紋,最終爬到他眉心,蜷縮著徹底不動了。

    有人驚呼“那是和妖獸的生死契!”

    相重鏡耳畔一陣嗡鳴,他根本不知道生死契是如何結的,更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對著自己露出那般痛恨的眼神。

    他想要解釋,身體卻僵在原地,無法動彈,就連聲音都發不出分毫。

    最終,在一片光亮中,他左手劇痛,石棺緩緩闔上,徹底隔絕掉所有光芒。

    相重鏡倏地張開眼楮,急喘了幾口氣,再也忍不住捂住嘴,一口血吐了出來。

    指縫里全是粘稠的鮮血,相重鏡眉頭皺了皺,張開五指想要幽火將血痕燒去,只是等了等卻沒發現幽火的痕跡。

    相重鏡愣了愣,好一會才想起來昏迷前的事。

    他好像……被顧三更那條傻龍從靈樹上推下來了。

    相重鏡“……”

    相重鏡猛地坐了起來,正要找顧從絮算賬,這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已經平安落地了。

    幽火化為耳飾上兩簇玉石,安安靜靜掛在他耳上,周圍一片昏暗,不知在何方,讓相重鏡幾乎以為他還在三毒秘境中。

    只是很快,不遠處的天邊似乎隱約泛起了相重鏡認不出的顏色,仿佛是染料混在一起,逐漸變得五彩斑斕。

    相重鏡心口一跳,前所未有的感覺涌上心頭,讓他心尖都有些不受控制地發顫。

    一個不可置信的念頭在腦海里浮現,他眼楮眨都不敢眨地看著遠方的天幕。

    片刻後,一輪明日緩緩升起,溫暖的日光剎那間落在相重鏡的臉上。

    他太多年沒見過這般強烈的光芒,只是一剎那,那雙眼楮便被耀眼的光芒刺得水珠簌簌往下落,眼眶一陣發痛,相重鏡卻根本不敢扎眼,唯恐一閉眼便再次回到那永不見天日的黑暗里。

    相重鏡呆愣看了許久,才伸出手仿佛去觸摸那輪明日,臉上淚痕未干,卻情不自禁笑了起來。

    六十年不見天日的痛苦,仿佛在這燦爛的光芒下瞬間煙消雲散。

    相重鏡依然在盯著太陽看,識海中的顧從絮卻忍不住開口道“你眼楮還想要嗎?”

    相重鏡一愣。

    日光照耀周圍,相重鏡這才知道自己正坐在一處高山之巔,周圍全是綻放得如火如荼的百花。

    相重鏡垂眸看著手邊的一簇花看了半天,又將視線轉向了天邊明日。

    顧從絮沒好氣道“你若再看片刻,眼楮就要瞎了。”

    相重鏡又看了一會,才依依不舍地閉上眼楮,將神識沉入了識海。

    顧從絮化為人形正盤膝坐在萬盞燈火中,瞧見相重鏡邊揉眼楮邊走過來,似笑非笑道“沒見過世面的蠢樣子。”

    若是換了平日,相重鏡早就拿出一百句話來反駁了,但這次不知是不是顧從絮特意帶他來看日出,他罕見地沒有多說。

    相重鏡坐在顧從絮身邊,生平第一次認真道“多謝。”

    他這麼一本正經地道謝,顧從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將身邊的燈隨手揮開,冷淡道“不必謝,畢竟我是收了酬勞的。”

    相重鏡這才想起來自己和顧從絮做了交易。

    他將右手遞過去,饒有興致道“你真的要啃我的手?”

    顧從絮嫌棄地打開他的手“你的手有多金貴?求著我吃我都不會吃。”

    相重鏡將手收回來“那你之前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的元神被困在你的元嬰上,你無法動用靈力,我也無法掙脫桎梏。”顧從絮道,“依照你的性子,應該也不會答應把封印解開。”

    相重鏡點頭“正是,若解開封印,你第一個要殺的肯定是我。”

    顧從絮冷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相重鏡笑著道“多謝夸贊,我這個人最大的有點就是識趣。”

    顧從絮“……”

    可真夠厚臉皮的。

    “所以。”顧從絮不耐煩了,“你讓我操控你的一只手就好。”

    這樣起碼遇到危險時,不必相重鏡這個無法動用靈力的廢物拖後腿。

    相重鏡眨了眨眼楮,根本沒想過竟然還能這麼辦。

    他疑惑道“你出秘境到底想做什麼?”

    顧從絮冷聲道“找人,還有我的龍骨。”

    相重鏡“哦豁”一聲“找什麼人?”

    顧從絮從來不像人類一樣有那麼多花花腸子,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隱瞞的,直言道“我主人千年前隕落,我用幾節龍骨將他神魂送出三毒秘境外投入輪回,只要找全龍骨,就能尋到他。”

    相重鏡摸了摸唇,曖昧地拉長了音“哦——”

    顧從絮皺眉,對他這個語氣十分不滿“你什麼意思?”

    “按照俗世話本的劇情發展……”相重鏡認真道,“你要找的主人,八成是我。”

    顧從絮“……”

    顧從絮直接暴怒道“怎麼可能?!若主人是你,我就叼著尾巴尖把自己給吞了!”

    相重鏡差點笑得倒過去。

    他怎麼現在才知道,這惡龍這麼好玩?

    顧從絮見他一直不肯正面回答,厲聲道“我救了你,你不會反悔吧?!”

    相重鏡听出顧從絮的氣急敗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三更啊,你怎麼就這麼傻,我又沒有把柄在你手里,如果我真的反悔了,你又能耐我何?”

    顧從絮“……”

    顧從絮咆哮道“我吃了你!”

    相重鏡笑得更厲害了。

    顧從絮氣得不行,但仔細想想,若是相重鏡真的反悔了,自己好像也不能做什麼。

    想到這里,顧從絮更氣了。

    愚蠢的人類!

    等他破開封印,全都吃了!

    顧從絮恨不得現在就吞了這不守信用的人類,還沒等他想出罵人的話,相重鏡就右手抓著左手腕,笑著道“右手不能給你,左手給你。”

    顧從絮一愣,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地看他。

    相重鏡歪了歪頭,道“我左手被宿蠶聲的劍意傷到,一時半會好不了,我們先找滿秋狹治傷。等手好了就去尋你的龍骨。”

    顧從絮一時間被噎住了。

    相重鏡在他心中本是卑劣愚蠢的印象,現在相重鏡明明佔了上風竟然還願意給自己一只手,顧從絮稍微對他有了些改觀。

    顧從絮冷哼一聲,覺得此人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

    相重鏡答應了自己舍棄一只手,顧從絮也毫不客氣,見相重鏡的元嬰當真任由他侵入左手,他立刻席卷上前,強勢地佔據操控了相重鏡鮮血淋灕的左手。

    一只手被奪去的感覺十分不好受,但好在相重鏡左手已經廢了太久,他也沒多大感覺,還在沒心沒肺地喋喋不休。

    “感覺怎麼樣?我還未受傷之前,左手劍可是三界出了名的,御獸大典上用靈劍威壓都能將靈獸逼退……嗯?”

    相重鏡還沒說完,就看到左手上盤著一條兩指粗的小龍,腦袋上還有兩個尖尖小角,頂開寬袖,氣勢洶洶地朝著他咆哮一聲。

    相重鏡“……”

    相重鏡詫異道“嘖,三更……唔!”

    顧從絮徹底忍不了這個碎嘴子了,得到左手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盡全力,尾巴圈著不能動彈的左手猛地往上一沖,將手帶著抬起,啪的一聲捂住相重鏡那張煩死人的嘴。

    相重鏡“……”

    顧從絮耳根終于清靜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