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沉冤昭雪之後 入土為安

入土為安

小說︰沉冤昭雪之後| 作者︰一叢音| 類別︰其他類型



    那雪狼的熟悉吼叫將相重鏡記憶深處那厚厚的灰塵震得簌簌而落,露出冰山一角來。

    三界修道者分三支門派,六十年前相重鏡所在的門派便是其中之一,名喚「去意宗」,宿蠶聲則是另外三門之一「上遙峰」的大師兄。

    相重鏡听著那越來越近的狼嚎聲,隱約回想起當年他去上遙峰做客時,瞧見那雪狼渾身雪白,煞是威風,便想要湊近瞧一瞧,卻險些被那凶暴的雪狼給咬掉半條胳膊。

    當時宿蠶聲還和他不熟,看都不看他,只滿臉漠然地告誡那兩人多高的雪狼“別亂吃東西,髒。”

    手指都要被咬出血的相重鏡“……”

    自那之後,相重鏡就有些怕那只狼。

    現在宿蠶聲讓那雪狼來尋自己,還真是巴不得讓那狼把自己當骨頭嚼吧嚼吧給吞了。

    來不及多想,相重鏡估摸了一下方位,匆匆抬手摸了摸少年的頭“多謝,有緣再會。”

    說罷,相重鏡一改方才閑適懶散的態度,活像是身後有厲鬼鎖魂似的,腳尖一點渾身裹著雙火,仿佛浴火的鳳凰朝著南方而去。

    少年怔然看著他的背影被黑暗吞沒,傻乎乎地抬手摸著自己的頭。

    下一刻,那雪狼已到了眾人面前,爪子重重落地,將地面直直撞出一道道龜裂的蛛網痕跡。

    好不容易爬起來的少年們“……”

    啪啪,又暈了一堆。

    已過了六十年,那雪狼妖獸早已成年,威風凜凜眸中全是凶光,它俯下身嗅了嗅那唯一沒有暈倒的少年。

    獸類的氣息噴灑在少年周圍,讓他情不自禁害怕地緊閉雙眼。

    少年滿臉驚恐,雙腿都軟了,被雪狼的呼吸一掃,直直跪坐在地上,差點再次哭出來。

    雪狼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驟然一聲咆哮,口吐人言“在……哪……”

    妖獸雖然生了神智,但終究是獸,能勉強說出這兩個字已是極限。

    少年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向北方。

    “那那那那……”

    雪狼看向少年指去的地方,凶悍的豎瞳明明滅滅,不知信沒信。

    恰在此時,雪狼耳尖上的符咒倏地一亮,一個冷冽的聲音從虛空傳來。

    “向南追。”

    少年“……”

    少年立刻把指北的手縮了回來,唯恐被狼給一口啃了。

    雪狼憤怒地朝他咆哮一聲“人……壞!”

    少年被這巨大的帶著靈力的憤怒咆哮震得眼前一片空白,再也撐不住,臉朝地直直倒了下去。

    雪狼沒再管他,再次騰空而去,飛往南方去追相重鏡。

    三更天將至,相重鏡跑得比兔子還快,肩上的兩簇幽火盡忠盡職為他開道,不過半刻鐘,就到了一處亂墳崗。

    一陣陰風呼嘯而過,周遭黑暗仿佛化為巨大柔軟的手,如同影子似的朝他緩慢爬來。

    相重鏡看也不看,有影子手探到他面前,還被他不耐煩地一腳蹬了下去。

    “現在什麼時辰了?”

    相重鏡修為散盡,只能依靠幽火才不至于被追上,他跑了才片刻就開始呼吸急促,卻還在念著時辰。

    那兩簇火正在伸著舌頭吐火星子,看起來是在學他疲累的模樣,聞言火焰化為小手拿出來少年送的燈漏。

    相重鏡匆匆瞥了一眼。

    馬上三更天了。

    他必須要在三更之前回去,否則可能會死得更慘。

    背後再次傳來那陰魂不散的狼嚎聲,相重鏡腳下一滑直接沒踩穩,從一塊石碑上跌了下去,整個人滾了好幾圈,狼狽地摔到一座廢墳冢里。

    倒霉透了。

    相重鏡將亂糟糟的發撥開,吐出嘴里的沙子,手撐著廢舊棺材往外面爬。

    只是剛從廢墳冢里爬出來,窮追不舍的雪狼從天而降,重重落在相重鏡面前,它身軀太過龐大,落地時地面幾乎都震了震。

    這里本就是亂墳崗,一連串的棺材在地底砰砰震碎開的悶響陸續傳來。

    相重鏡“……”

    相重鏡面無表情地仰起頭和頭頂的狼頭對視。

    雪狼眸光凶悍,那豎瞳擴散到了整個眼瞳,看著像是野獸在捕獵前的蓄勢,就連呼吸聲也低沉急促起來。

    相重鏡心想吾命休矣。

    他兩肩幽火本來瑟瑟發抖地躲在他頭發里,察覺到雪狼似乎要撲上來,抖著火焰雙雙冒出,凝成之前嚇唬少年的凶獸模樣,張牙舞爪地“嗷嗚——”一聲,妄圖威懾雪狼。

    雪狼伸爪子隨意一拍。

    幽火瞬間滅了。

    相重鏡“……”

    兩顆小小的火種幾乎哭著跑回了相重鏡衣襟里,都蔫得不出火焰了。

    相重鏡拼命思考要如何脫困,右手無意識地捂住無法動彈的左手——那是六十年前被宿蠶聲一劍廢掉的傷處。

    雪狼看到相重鏡這個動作,隱約想起了當年和相重鏡第一次見面時,差點一口咬斷他的手。

    它滿是凶氣的瞳孔浮現一些委屈和懊惱,耳朵都耷拉下來了,小心翼翼地學著對主人賣乖時那樣,想要俯下身去舔一舔相重鏡的左手。

    舔一舔,就不疼了。

    他肯定就不害怕自己了。

    相重鏡看到那血盆大口,悚然往後退了半步。

    雪狼動作一僵。

    相重鏡眸中有些厭惡,捂著左手漠然開口“宿蠶聲是在瞧不起誰,我就算廢了一只手,也照樣能宰了你。若想殺我,讓他自己來。”

    雪狼猶豫片刻,只好換了個法子,想先討好地朝他撒一下嬌。

    但它芝麻大的腦袋里根本沒有“小山似的龐然大物撒嬌堪比地動天災”的認知,直接用那能壓死一百個相重鏡的身體在地上滾了一圈。

    亂墳崗深埋在地底的棺材又開始砰砰碎裂。

    相重鏡“……”

    雪狼朝他賣乖地撒嬌“汪嗚。”

    但在相重鏡的眼中,猙獰的凶獸看他像是在看下酒菜,張開全是獠牙的血盆大口,朝他憤怒咆哮一聲,作勢要將他吞入腹中。

    相重鏡經脈紊亂,險些被這近在咫尺的靈獸威壓震得吐出一口血來,他握住兩只火種,情不自禁又往後退了一步。

    然後……再次摔到了那廢墳里。

    雪狼還以為他被埋起來了,立刻焦急地拿爪子刨地想把他扒出來。

    相重鏡“……”

    泥土被雪狼爪子刨得飛起來落到相重鏡身上,一爪子下去險些把他埋了。

    相重鏡匪夷所思,這只蠢狼是見他沒死打算將他活埋?!

    相重鏡自小成名,一劍驚動九州,哪怕再落魄也不至于被一只小狼崽子給按死。

    看著頭頂不斷被雪狼扒著掉下來的泥土,相重鏡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他掙扎著握住那兩枚火種,正要催動靈力,突然渾身一僵。

    那火種好像是半個指節大小的骨頭,摸著如玉似的,兩簇幽火正在等著相重鏡出招,但好半天相重鏡動都沒動。

    幽火茫然看他。

    方才還滿臉殺意要宰狼的相重鏡此時卻崩潰道“我要用哪個火?紅?藍?求求了祖宗,你們為什麼不能融到一起?!”

    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下,他兩難決擇病竟然又犯了。

    幽火“……”

    眼見著雪狼刨起來的土都要將相重鏡給活埋了,幽火烈烈一聲,如相重鏡所言交纏著融為紅藍相間的火焰,焦急地催促他。

    相重鏡一看沒了選擇,立刻催動體內積攢了多年才有的一絲靈力,幽火直接火焰大放,差點不分敵我將相重鏡的手給當豬蹄烤了。

    相重鏡“……”

    紅藍交織的幽火使出全力釋放鋪天蓋地的火焰築成一堵火牆,將整個廢墳轟然炸平,雪狼猝不及防被火焰直接撞飛了出去。

    相重鏡艱難起身,跌跌撞撞往前跑。

    不遠處,便是熟悉的白玉石定魂棺,只要逃進去,就算宿蠶聲來了也無法傷他分毫。

    雪狼的爪子被火焰燎禿了一塊,它眼巴巴看了光禿禿的爪子半天,驟然發出一聲委屈的哭嚎。

    主人給的命令太難了,相重鏡哪里是它能隨便帶走的?

    這下可好,禿了。

    雪狼委屈得不能行,但主人命令無法違抗,只好爬起來,再次朝著相重鏡跑過去,打算把他強行叼回去。

    它不怎麼會說話,讓主人和他說。

    相重鏡听到後面的動靜,無意中回頭看了一眼,就對上雪狼那殺氣騰騰撲來的血盆大口。

    相重鏡“……”

    偏在此時,相重鏡腰間的燈漏發出一聲輕微的脆響。

    在漆黑如墨的亂墳崗,驟然出現兩盞明亮至極的燈火,險些將相重鏡不太靈光的眼楮閃瞎。

    那光芒極大,兩簇幽火築成的高高火牆都被奪去了光芒。

    相重鏡渾身一僵,臉色終于變了。

    三更天已到。

    在相重鏡看不到的地方,亂墳崗轉瞬被一條巨大的黑影一圈圈圍住,身體摩擦地面的沉悶聲響讓人牙齒發顫,毛骨悚然。

    兩盞燈火的盡頭,便是巨龍的金色豎瞳。

    黑暗中的巨龍緩慢環繞著中央那口白玉石定魂棺,攔住相重鏡想要回棺的去路。

    惡龍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仿佛古剎中古老低沉的靈鐘,帶著壓抑不住的森然殺意。

    “相重鏡。”

    “終于抓到你了。”

    相重鏡“……”

    前有被他封印六十年的仇敵惡龍,後有封印他六十年的宿敵雪狼。

    相重鏡突然覺得剛才不該炸了那個廢墳的,自己躺進去剛好能入土為安。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沉冤昭雪之後 | 沉冤昭雪之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