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挺可愛的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程晨為什麼會來這里?

    他當然是為了江 ,也為了自己。

    自從他覺得自己t到江 暗示他表白後,他就琢磨著怎麼向江 表明心跡。

    軍訓也結束後,他扔掉土到掉渣的訓練服,立即換上充滿設計感能襯托出他弱少爺形象的衣服。

    他的衣服都是專門的設計師設計的,江 見到他後一定會眼前一亮。

    江 現在的住址還是之前以給江 寄東西為由問出來的。

    他當然也沒有想進去,認識江 這麼久,程晨十分清楚沒經過他的同意不能進入他的私人空間。

    他今天不僅特意換上了衣服,還知道江 現在還沒回來,他站在這兒的目的就是想讓江 回來的第一眼就能瞧見他,今天特意看天氣情況,晚上六點三十分會下雨,這個點江 應該已經回來了。

    當然,如果他晚一點回來也沒關系,他都做好了準備,他今日的所有裝扮都是為了柔弱而柔弱,只要讓江 回來看到自己坐在台階上可憐兮兮等他就行。

    如果江 回來後看到他站在雨中淋雨,全身濕轆轆的,楚楚可憐之姿,必定能勾起他的惻隱之心。

    林子茂沒在一樓待著,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可以在陽台上看看程晨走了。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半個小時過去了,程晨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子茂肚子有點餓了,他還想叫外賣呢。

    江 不會不知道程晨在門口等他吧?這還拎著個箱子總不會是想在這兒過夜。

    林子茂想著餓誰都不能餓著自己,他撥通了江 的通訊器。

    江 在學校實驗室跟研究小組的同學聊一個設計概念,看到放在桌面的通訊器在震動,他看了一眼,是林子茂,他似乎沒給自己打過通訊器,有急事嗎?

    原來差不多六點三十分了,他對成員們說道︰“大家先休息一會兒吧。”

    他拿著水杯進了茶水間,接通了通訊器。

    “怎麼了?”江 雖冷但不凍人,對著林子茂,他總會有想象不到的溫柔。

    林子茂刻意壓低了聲音,掐著嗓子說︰“江 哥,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江 手中的水差點灑了︰“別皮。”語氣中有些無奈。

    林子茂可憐兮兮哼道︰“你還不知道?你那個竹馬就在樓下哦,等你半個小時了,我都不敢叫外賣,餓到胃疼。”

    “什麼竹馬?”江 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你說程晨?”

    “嗯,他還拎了個箱子呢。”林子茂給江 現場播報,“嘖,你都已經金屋藏嬌了,還想再收一個進來住?”

    “別亂說。”江 不由勾了勾嘴角,金屋藏嬌好像有點意思,又補充了一句,“不會住別人的。”

    “那你現在回來嗎?”林子茂聲音低低地問他,像極了情人在耳邊呢喃。

    江 耳朵微微發燙︰“事情還沒忙完,我讓程晨他哥去接他。”

    說著說著,林子茂忽然發現外邊下起了雨︰“打雷了,你竹馬要是淋雨了怎麼辦?”

    江 想到的是在他家樓下初次見到林子茂和椒鹽的樣子,說道︰“你可以隨便給他扔把傘,他哥過會兒就能到,我再過一會兒就回。”

    林子茂說︰“也行,下雨了我就給他扔傘,那他問起我是誰呢?”

    江 ︰“就說你是從其他星球過來的朋友,找我有事。”

    林子茂說︰“哦,也行。”

    如果讓程晨知道他和江 的關系,確實比較麻煩,搞不好明天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結婚了。

    江 等他真掛了才收起通訊器,回到實驗室又繼續把余下沒說完的事情補充完整,語速比之前快了些。

    轟隆一聲,外頭響起了雷聲,一滴滴雨往下落,果然下起雨來了。

    林子茂在醫藥箱里翻出一個口罩,又找來一把傘,拉開一條門縫,往坐在台階上等著把自己淋成嬌弱美人的程晨身上一扔。

    程晨腦子正幻想著江 回來時,自己因淋雨太久,看到他非常開心,站起來時頭有點暈,他身形微晃,然後江 伸手扶他,他則順勢一頭扎進江 的懷里。

    他們就在雨中相擁,時光定格在這一刻,然後江 心疼極了,打橫將他抱起送進屋里,替他脫掉濕掉的衣服褲子,換上江 的貼身衣物,接著他在江 差點親吻到他的時候醒過來,兩人順勢表白、擁吻、□□做的事,從此以後過上人人都羨慕的神仙眷侶小日子。

    被人用物品砸中,程晨嚇得一個激靈,腦子里的旖旎想法全被砸沒了,他站了起來,低頭一看,那是一把裝好的傘!

    程晨立即警惕起來︰“誰在那兒!”在某些方面,他反應還挺快的︰“你是誰!為什麼會住在江 哥家里!”

    林子茂心想,他也不想啊,這不是結婚了,被迫住一起。

    林子茂壓低聲音說︰“為什麼不能住他家里,我是他朋友。”

    程晨立即跳起來,門沒關緊,他沖過去撞門,想強行進屋!

    但,他沒推動,因為林子茂正用一只腳抵著門,無論程晨怎麼推都推不動。

    一個在外一個在內。

    程晨又使勁往里推,門依舊開了條縫,但也就一條縫而已,他推了半天,依然紋絲不動︰“你讓我進去!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去,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林子茂想了下,說︰“我社恐,不能見到陌生人,我不能開門。”

    程晨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好站在門外︰“……”

    世界上確實挺多社恐的。

    林子茂繼續壓著嗓子說︰“但我可以隔著門跟你聊天,你為什麼站在門口淋雨啊?看你好可憐,就給你拿了把傘,我可是個好人,你最好把傘打起來,淋雨多難受。”

    程晨疑惑道︰“你既然是社恐為什麼還敢跟我說話。”

    林子茂︰“我在網上也跟人聊得很high啊,只要不看到對方的臉就沒事。”

    程晨只能信他︰“我沒听說過江 哥還有你這樣的朋友。”

    林子茂又說︰“都說我是社恐人群,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喜歡江 嗎?”

    程晨理直氣壯道︰“是,我喜歡他。”

    林子茂覺得無聊,開始問程晨︰“你喜歡他什麼?英俊嗎?”

    雨開始下大,程晨還是打開了傘。

    程晨說︰“喜歡就是喜歡啊。”

    林子茂故作好奇︰“他不風趣不幽默不浪漫不愛說話人還冷冰冰的,可能還不喜歡小動物,你喜歡他什麼?難道你圖他家有錢?”

    程晨一時語塞︰“別亂說,不是的!”

    林子茂︰“如果他是個窮光蛋,只有一張臉,你還會喜歡他嗎?”

    程晨被問的啞口無言︰“……”他猶豫了。

    林子茂語重心長道︰“作為過來人,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審視自己的心,愛上一個沒有心的人是沒有未來的。”

    程晨︰“不會的,他肯定喜歡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過生日他會送我禮物,下雨天他還給我送過傘,高一時低血糖暈倒在操場,也是他扶我去的校醫室。”

    林子茂︰“看來你們感情很好呢。”

    程晨又有些許驕傲︰“那當然,他只是不愛說話,人冷淡一點,我會捂熱他的!”

    林子茂還想說點什麼,外頭傳來飛行車聲,從椒鹽奔跑速度看,是江 回來了。

    先下來的是江 ,他打著傘走到門口。

    程晨看到江 有些許激動,差點就扔掉傘撲過去,但看著江 冷著的臉,他又頓住了︰“江 哥,你終于回來了,我……”

    他話還沒說完,江 就打斷了他,聲音也冷到能掉冰渣︰“我叫你哥過來接你回去了。”

    程晨一愣︰“……我不能住你這兒嗎?”

    林子茂在里頭喊道︰“我社恐,見不得人!”

    江 嘴角微頓︰“嗯,我朋友社恐。”

    程晨恨死里面那個社恐的家伙了,他今晚的所有計劃都付之東流。

    不行,他今天一定要表白!

    程晨一咬牙︰“江 哥,我,我想跟你說,我很久之前就喜……”

    此時,一輛飛行車又停在江 家門口,對方按了按喇叭,對著程晨喊道︰“晨晨,上車!”

    程晨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表白,結果……結果……

    江 說︰“你哥來了,上車吧。”

    他沒幫程晨拎箱子,而是讓他自己搬,並在他上車之前對他說道︰“下次不要再到這里來了。”

    他相信程晨應該能听懂這句話。

    程晨是听進去了,但是他不敢相信,這是什麼意思?

    程晨走了,江 回到家中。

    林子茂點了兩人份的外賣,不到半小時就送過來了。

    林子茂坐在餐桌前拆外賣,椒鹽後腿站椅子,前腿扒著桌沿,頭拉倒往袋子里鑽,林子茂推開它的大圓腦袋,它直接把頭懟他手掌上蹭。

    林子茂認認真真地對它說︰“椒鹽,你吃貓糧去,我們現在不窮了,別老跟我搶吃的。”

    椒鹽依舊我行我素,該蹭手掌心還是要蹭的,蹭完後還要繼續好奇袋子里裝的什麼,還用爪子撥。

    江 剛淋了點雨,剛洗完澡下來,正好听見他說不窮這句話,不僅聯想起林子茂剛從阿爾法星回來的事,林家並不缺養他那點錢吧,以前過得很苦嗎?

    他斟酌一下字眼︰“以前生活條件不好?”

    林子茂︰“還行,你看我還能把椒鹽養的這麼胖。”

    江 說看了看繼續扒袋子的椒鹽︰“是挺胖的。”

    用餐期間,椒鹽跳了兩回餐桌,被林子茂狠心推下去。

    他覺得挺奇怪的︰“椒鹽以前都不上桌的,怎麼今天開始跳上來了。”

    江 沉默吃飯,又不是他的貓,不知道,不清楚。

    外賣是林子茂點的,餐後收拾的人是江 ,他按照垃圾分類將餐具收好。

    林子茂沒走遠,就端著個杯子站在開放式料理台旁看江 洗餐具。

    看著他如玉的手指將碗一個個放下洗碗機,林子茂心想他見過好看的人,但是那些人大多臉好看,而江 卻不僅僅是臉。

    其實家用機器人可以處理,但他還是自己來了。

    這時候的江 比他冷冰冰的模樣接地氣多。

    其實越接觸江 會越發現這個人越真實,也不如他表現出來那麼冷若冰霜,高不可攀。

    林子茂趴在台上,聲音有點軟,說道︰“今天程晨跟我說,他過生日你會送他禮物,下雨天你還給他送過傘,高一低血糖暈倒在操場,你還扶他去的校醫室。”

    江 洗了個手,一字一句說道︰“他過生日的時候,我送的禮物和其他朋友都差不多,我只給他送過一次傘,是他哥拜托我送的,至于低血糖暈倒,我那天正好輪到我值日檢查,老師把我叫過去的。”

    一切都不是出于自願。

    林子茂听著的解釋心里冰冷的一角微微塌陷下去,眼中帶笑道︰“下雨天,我就不愛打傘。”

    “為什麼?”江 問他,被他明亮的眼楮晃了晃。

    林子茂轉著水杯說︰“因為我們阿爾法星很少降雨,我喜歡下雨。”

    江 ︰“所以你就淋雨。”

    林子茂︰“被雨淋的感覺不是很好嗎?”

    江 嚴肅地看著他︰“會感冒。”

    林子茂︰“……”

    這人一點都不浪漫。

    第二天早上。

    江 周末兩天都是被強行擠進他屋里睡的椒鹽踩醒的,而林子茂每天睡到上午九點以後才醒,似乎要把軍訓期間錯過的睡眠時間補回來,完全沒注意到椒鹽不回來睡覺。

    江 每天要到學校研究設計圖,早出晚歸,兩人幾乎沒怎麼跟他打過照面。

    到了周一,作為新生的林子茂終于得早起去學校了。

    為了遵守兩人的約法三章,林子茂打著哈欠獨自坐上巴士去學校。

    江 比他晚一些出門,車子停靠在巴士車旁邊,他看著林子茂被車廂里的人差點擠成肉餅,十分無奈地貼在車窗上,江 不由微微勾起嘴角。

    他想起何玲之前對林子茂的評價,就挺可愛的。

    學校在周末時就已經將書籍內容以數據的形式發給了他們。

    他以來進來時會很安靜,沒想到熱熱鬧鬧的像極了菜市場。

    王奕特意給他留了個位置,林子茂走過去坐下,擠完公交全身都熱,進了教室才降溫。

    坐下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在為學院舉辦的機甲模擬艙比賽而興奮,一個個都在填寫報名表。

    王奕報完名後問林子茂︰“你真的不報名嗎?大家都想去玩玩,據說拿了前三可以向任意一位機甲戰斗系的學長發起挑戰。”

    林子茂想起來了任斯然的事,論壇上是學校的學生對他的夸贊,全是表揚他舍已為人、不畏生死的精神。

    不過,官網上在前些天發布了機甲學院的機甲全部召回廠里檢修的通知。

    他突然來了興致︰“既然大家都報了,那我也去玩玩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