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造訪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椒鹽,你這種有奶就是娘的性格不好,說了你多少遍了就是記不住。”

    “你到底是怎麼瘦下來的?不說話是吧?那我就揉你肚子。”

    “肚子上的肉少了也變硬了,沒有之前那麼有質感。”

    江 上樓後,林子茂就坐在沙發上揉著椒鹽的肚子,說著椒鹽根本不想听的話。

    摸著摸著,他就開始犯困了,最近軍訓調出來的生物鐘,午飯後就想睡覺。

    他身上還有醫院殘留消毒水味,放開了椒鹽回房簡單的沖了個澡,出來時,椒鹽已經團在被子上,看到林子茂,它抬了抬眼皮又繼續閉上眼。

    午後的小別墅很安靜,沒有同學走來走去的腳步聲,沒有躲在軍訓基地宿舍後樹上秋蟬的鳴叫聲,林子茂以為自己會睡不著,但他幾乎一躺下就跌入柔軟的夢境中。

    夢中有個高挑的身影向他靠近。

    林子茂是被敲門聲吵醒的,睜眼時還有點困惑自己在哪兒。

    他訓練基地的宿舍睡的是上鋪,天花板距離床很近,而這兒卻寬敞,天花板顏色舒適。

    想起來了,他中午回到了江 這里。

    椒鹽听到敲門聲,爬起來在他的大腿上蹬了一腳沖出門,林子茂頓時也清醒了。

    門又再次被敲了,椒鹽出不去,用爪子扒門,出不去後又回頭喵喵叫林子茂給他開門,中午忘記給他忘記給椒鹽開條門縫了。

    林子茂怕它亂尿,起來把門拉開。

    江 就站在門外,他似乎洗過澡,還換了一套衣服,靠近他時還能聞到淺淡的香水味。

    這是要去約會還是做什麼?

    林子茂猜測時,江 說“我四點到訓練基地開個會,你有半小時時間收拾。”

    林子茂伸了個懶腰“十分鐘就夠。”

    他花了一分鐘換掉睡覺穿的t恤和短褲,換上上午穿的訓練服,上邊還有機甲上的金屬和醫院消毒水混合味道,還是江 身上的味道好聞。

    余下九分鐘他想用來玩椒鹽的肚子。

    不過椒鹽卻早已不是那個到陌生環境還有點羞澀小男孩了,它在林子茂身邊坐了兩分鐘就憋不住去跑樓梯了,像發瘋似的蹬蹬蹬往上跑,跑上去後似乎發現沒人來追他,又下來朝樓下的江 喵兩聲。

    江 什麼也沒听見,什麼也沒看見。

    林子茂心想椒鹽已經在無聊中學會了自己玩耍,可喜可賀。

    江 直接開車去學校,然後再轉學校飛行巴士到訓練基地。

    前往訓練基地的巴士上還有一些高年級的學生,高年級的也開了學,戰斗系和指揮系的高年紀生也會前往訓練基地,車內人不多,林子茂和江 自動往最後一排並排坐下。

    後邊三排都沒有人,車上其他人都零星坐在單人座位上,並沒有太在意剛上車的林子茂和江 ,這種感覺令他們感到極為舒適。

    十五分鐘路程,說不長也長,說不短也短。

    現在夕照正強,江 側身替坐在里邊林子茂擋掉部分光線,林子茂轉頭問江 “你還沒回答我上午的問題。”

    上午的問題?

    在江 身影下的林子茂用他的漂亮的鳳眼直勾勾地看著他,他的臉過分白皙,現在近看他的眼角的那顆小淚痣就更明顯,鼻子翹挺精致,唇色紅潤,他有著極少人才有的含珠唇,很適合一親芳澤。

    江 忽地覺得喉嚨有些干燥,認為自己想的有點多,他說“什麼問題?”

    林子茂不介意再說一次“你去年上完機甲後。”

    江 不自然的撇開頭“一直要知道嗎?”

    林子茂笑著看他,他湊上前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輕聲問“不行嗎?”他這時候就想犯規。

    江 沒告訴過別人,沒什麼不可以“我去年沒吐。”

    林子茂“你沒說實話。”

    江 說“上午上機下午請了半天假。”

    林子茂“所以這是你考設計系的原因嗎?”

    江氏企業本就是生產飛行器的公司,機甲也在他們的研究範圍內,軍中不少機型就出自江氏企業。

    江 點頭“嗯。”

    巴士上響起的提示音,提醒他們快到了,飛行車轉了個彎,林子茂沒扶穩,歪倒在江 身上,江 怕他摔著,兩手扣在他肩頭上。

    巴士 當落在停靠點上,兩人面對著面距離就只有三厘米,能听清對方的呼吸聲,或許還有悸動的心跳聲。

    林子茂壓低聲音說“我爸說,讓我們早點結婚就是因為你身體不好,原來你身體這麼不好啊。”

    江 松開了林子茂,觸踫著林子茂肩的手指有些燙人,他解釋道“我只是上不了真的機甲,不是身體不好。”

    坐在前邊的高年級學生已經下車了,兩人也站了起來。

    林子茂走在江 後,低低笑出聲,江 微微側頭,夕陽照在林子茂臉上,他笑起來時臥蠶有點明顯,意外的溫柔。

    他覺得這是他听過最好听的笑聲,像秋日里的一陣輕拂而過的微風,掃在他的心尖兒上,癢癢的,卻又很舒服。

    兩人一前一後下車,下午四點的訓練場上溫度依舊滾燙,新生們好不容易不用訓練,沒人願意出來面對這無趣又可怕的陽光。

    兩人來到到岔路口,林子茂雙手插在兜里“那我回宿舍了。”

    江 深深地看林子茂一眼,道了聲“嗯。”他知道自己上午十分過分擔心林子茂,在找到昏迷的林子茂時,看到他沒有流血也沒有受傷,僅僅只是昏迷而已,他那顆擔憂的心才落回原處,在醫生和護士都不在時,他還嘗試踫踫林子茂的手,確定他手上的溫度,是活著的。

    但這些事他不會告訴任何人,也許只是因為他們有了一紙之約,在契約按下了手指印才會有的關心吧。

    林子茂還要說點什麼,卻听見不遠處傳來叫喚聲,又熟悉又有點煩人。

    “江 哥!”

    臉色還挺紅潤的程晨喊了江 。

    程晨的聲音一出來,林子茂收起嘴角的笑意,轉過頭快速離開,他還記得他和江 的約法三章。

    江 張了張口,到底沒叫住他。

    頭一次,江 對程晨打斷他的話略顯不耐煩,但程晨似乎並沒有發沒發現他隱隱的不悅,也沒有認出轉背離開的林子茂,訓練服在訓練基地太抿然于眾。

    程晨是特意在這兒等江 的。

    沒錯,今天學校的論壇都快炸了!

    先是曝出新生機甲體驗出現故事一事,在論壇的討論熱度居高不下,還好學校還算開明,並沒有禁掉學生們的話題貼。

    但這並不是程晨關注的重點,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除了有人大家最關注的機甲事故之外,還有人發了一個與江 相關的貼子,這個貼子的熱度緊隨機甲故事一事之後。

    有人發貼說,他們親耳听到江 跟一位設計系的學長澄清了程晨不是他的男朋友。

    哇靠,今天有幸听到江校草親口否認他與某人的情侶關系!

    樓主親眼所見!親耳所听!現場有很多人證,不是造謠!

    設計系學院的學長今天特意跑過來跟江校草說他的青梅竹馬上機甲下來後暈倒了,江校草說學校有醫療室,學長又跟校草開玩笑說他對男朋友太冷酷,然後江校草直接點題!

    江校草原話別亂說話,他不是我男朋友。

    細品,你們細品!程晨不是他男朋友,那江校草的男朋友是誰?

    不僅樓主說親眼所見,下面還有一群現場群眾,他們紛紛跑出來證明樓主沒說假話,他們都听見了。

    原本一直在程晨貼子下面夸他們神仙愛情的人現在全都跑到這兒質疑。

    看到這個貼子,一看到這個標題程晨就有了少有的慌亂,他不是江 的男朋友這件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江 為什麼會否認?他有男朋友了?他不信!

    他以為他們之間只差捅破那層紙,程晨在江 面前一直立的溫柔乖巧可愛的形象,他還沒表白也不能在社交號上質問江 是什麼意思,也不想直接找那位設計系的學長問明情況,那又顯得他太掉價。

    真的不怪他多想,他認識江 這麼多年,無論是誰誤會他們之間的關系,江 可從來沒有跟人解釋過,為什麼獨獨這一次他解釋了?

    他八歲那年成為江 的鄰居,到目前為止,他們認識了十年,他們上過同一個小學,上過同一個初中,上過同一個高中。

    從初中青春期開始,程晨就對江 有好感,江 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好也不壞,或許因為他哥跟江 是同學,他跟江 接觸的時間更多,阻止了許多刻意接近江 的人,他以來江 遲早都會成為他的男朋友,非自己不可。

    現在他突然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太突然了,打得他措手不及。

    程晨中午連午飯都沒吃好就急匆匆問江 的行程,從其他學長口中得知他下去會回來開會後,便一直在這里等著。

    只要把自己弄得虛弱一點,江 就不會拒絕自己的請求。

    “江 哥,我有話跟你說。”程晨努力想個開場。

    “嗯,你說。”江 看了看表,“我還有十五分鐘開會,給你五分鐘。”

    依舊和以往一樣冷若冰霜。

    程晨覺得自己必須有所行動“大後天軍訓結束後,正好你也在這邊,你能不能順道送我回家,我爸媽他們都出差去了。”

    江 不確定那天的行程,沒有直接答應“你可以找你哥,我不一定有空。”

    程晨心下涼了一截,江 以前都會答應的,他現在還不夠柔弱嗎?

    他擋了擋太陽,作勢有點暈“我哥說那天晚上要參加一個餐會,真的不行嗎?”

    江 眼里根本注意到程晨故作嬌弱的姿態,反倒想到剛才林子茂差點貼上來的唇。

    江 點頭拒絕“可能不行,你可以自己打車回去,我最近也比較忙。”

    程晨出來時特意抹了冷白色的粉底,再加上的表演,整個人快暈過去的樣子。

    可江 又說“我還有事先走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裝得十分虛弱的程晨,在背後喊道“江 哥……”

    太奇怪了,難道他身邊出現了其他人嗎?

    不可能,軍訓期間他能接觸誰,都是曬得黑不溜秋的新生,一個個還不如他保養得光滑水嫩。

    也許是他多想了,江 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或者可以反過來說,江 是在暗示自己早些表白?

    這麼一想,程晨頓時精神百倍。

    是了,應該就是這樣!

    從來不主動的江 在暗示他早點告白!

    傍晚,學院發布了軍訓最後後面兩天的訓練安排通知,所有機甲項目全部取消,但為了讓新生們有更好的機甲操作體驗,學院今年將會為他們開放另一項機甲模擬艙比賽,獲得名次的新生們將會得到機甲模型,具體報名流程和比賽規則將會在軍訓後發布。

    三天後,新生軍訓終于結束了,上午匯演,下午新生們就可以離開軍訓基地。

    機甲維修二班今年居然沒有倒數第一,也是可喜可賀。

    林子茂收拾了行李等著校巴士送他們學校,此刻的他歸家心切。

    回家就可以玩椒鹽了。

    這是他第一次自己回江 家。

    輸入密碼,進屋!

    听到熟悉的貓叫聲,林子茂摸了它兩把,通體舒暢。

    他沒急著拿包上樓,累了一天不想動,就在沙發上癱著。

    在他差點要閉上眼楮里,從落地窗望出去,看到一個人影從飛行車上下來。

    一開始他以為是江 ,後來發現飛行車的顏色不對,那是飛行的士的專用藍,江 的車是低調黑。

    林子茂坐直身體,這才看清朝從出里頭走出來的人,他手邊還拖著個刺眼的大紅色行李箱。

    居然是程晨?他來這里干什麼?

    作者有話要說江 我又要完了。

    100個小紅包~~

    感謝在2020112312:00:00~2020112412: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晴天娃娃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t20瓶;夕夕4瓶;c可逆不可拆、lily36362瓶;小菊花、莫模魔墨、是張紅薯呀、笑子不聞、下次再也不改郵箱了、木每、七夜、卷毛熊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