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怪可憐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林子茂做了一個夢,他夢到自己還在生活了很多年了阿爾法星上,身後有人追著他。

    “林子茂,你今天必須給我去醫院!”

    “林子茂,你給我回來!”

    “哎喲,你這個孩子。”

    林子茂捂著熱乎乎的額頭跑在黑漆漆的道路上,回頭喊道“你要是讓醫生給我扎屁股針我就不去!”

    對方一把將瘦瘦小小的林子茂按住“不給你扎針,就讓醫生看看,配點藥,我保證。”

    不一會兒後,林子茂哭了,這人騙了他,擁有麒麟臂的醫生拿了一個比他小腿還粗的針往他屁股上扎!

    林子茂被巨針嚇醒了。

    醫院的味道總是特別好認,消毒水味無比刺鼻。

    他還沒睜眼就知道在醫院,再一睜眼看到的是江 的那張沒什麼表情的俊臉。

    他想如果把這張臉代入醫生臉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打針這件事,但世界上沒有如果,江 也不是醫生。

    “醒了?”江 的聲音依舊沒什麼起伏,他按下病床旁邊的屏幕上按下呼叫鍵。

    “嗯。”林子茂撐著身體坐起來,後腦勺有點疼,他手指往後踫了踫,有點疼。

    江 問他“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林子茂扁了扁嘴“我後胸勺好像撞腫了。”

    他還沒來得及問江 怎麼會在這里,自己又怎麼會在這兒,醫生就已經過來了,同時出現的還有嚴肅刻板的梁主任,溫和中帶著點欣慰的余老師,其余人都不認識。

    醫生問了他幾個簡單的問題,確定他沒事後,表示隨時可以出院,再戳一記消腫針就行,他只是後腦勺撞腫了,沒有腦震蕩。

    “不打針行嗎?”林子茂猶疑了一下問醫生。

    “可以,但是吃藥可能要一天才能水腫,打針一個小時內見效。”醫生如是說。

    “那我吃藥。”有選擇是最好不過了。

    林子茂這才想起那位滿頭是血的學長,他問江 “和我一起的學長呢?他沒事吧。”

    江 說“他沒什麼事,噴一點愈合劑就可以了。”

    林子茂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那我去看看他。”

    見林子茂沒事,余老師也不阻止他,一班的幾名同學都回去了,他問江 能不能替他送林子茂回學校,江 說行。

    林子茂去了隔壁病房,看到了用紗布包著額頭的任斯然現在非常忙碌。

    他的病房內站著的都是人,有學校的領導,也有同學老師。

    學校的領導正握著他的手,十分誠懇道“不愧是機甲戰斗系出身的孩子,就是英雄果敢,這次多虧你替學校挽回了損失,沒有造成傷害,學校一定要給你記功牢!”

    任斯然享受著夸贊,還表現得十分肅穆“是,學生日後定不辱使命!”

    很顯然,任斯然似乎忘記了在機甲上假裝沒听見救援聲一事和說過的不想死的話,道貌岸然。

    林子茂來這里只是確認一下任斯然的情況,沒想到听到看到這種畫面,沒答應也沒拒絕。

    江 給林子茂拿了點消腫藥走過來時,看見他站在病房門口,神情仿佛有些落寞,坐在休息椅上,雙腿屈著,盯著交握的手指不知在想什麼。

    “怎麼?”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兩個字飽含了多少從未有過的溫柔。

    林子茂搖頭,扯出一個淺笑“沒什麼,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罷了。”

    江 覺得他的笑並未達眼底,有趣的事情能笑成這樣?他不確定自己轉一圈林子茂的情緒變化這麼大,只能當他是被嚇著了。

    林子茂上機甲時沒帶通訊器,估計沒看到學院發的通知,江 告訴他“學院給你們放了半假,下午不用訓練。”

    林子茂他巴不得現在就結束軍訓“那我現在可以離開醫院了吧。”

    江 對完好無缺的林子茂說“可以,走吧。”今天過得挺驚心動魄的,小命都差點被他給玩掉,他也差點被嚇著。

    林子茂挑起眼皮問他“去哪兒?”

    江 轉身走在他前面,擠出兩個字“吃飯。”

    林子茂跟在他頭應一個哦,確實有點餓,隔了一會兒,他又問江 “不回學校?”

    江 站在電梯門口“你想回我可以先送你回去。”

    林子茂跟著站在他旁邊,立即說“我們還是去吃飯吧,難得有半天假。”

    江 側頭看他一眼,林子茂對他笑了笑。

    電梯門打開,江 率先走進里邊,他們樓層高,下行的電梯並不太多人。

    不過,往下一層進來的人就多了起來,似乎是一個大家庭,送長輩過來看病,幾位中年人邊說話邊擠進電梯,生生將他們兩人擠到角落里,林子茂被一位胖阿姨撞了一下,直接把他撞到江 懷里,江 下意識扶了下他的腰,林子茂側了下身,找了個舒服的站姿,因為空隙小,他和江 貼著十分近,垂下的手還踫到了江 腰間的皮帶。

    頭一回與江 靠得如此近,雖然是側對著江 ,但能聞到他身上淺淡的香水味,心想這人還挺有生活品味,香水很淡,不靠近基本聞不到,是秋日里不失冷靜的克制般溫柔的味道,好聞。

    江 的視線落在他林子茂側著的臉上,如果他再往他身邊靠一下,他的唇就能貼在他的臉頰上,這麼近看著,看清了他濃密且微微向上翹長睫毛,右眼的眼角還有一顆淚痣。

    林子茂其實長得很好看。

    電梯門再次打開,呼拉拉一群人出去了,電梯內空間頓時空曠起來,林子茂與江 拉開了距離。

    江 的掌心脫離了林子茂衣裳中透出來的溫度,林子茂也出了淺淡的氣味圈。

    兩人若無其事地等著電梯到一樓,或許是氣氛過于曖昧從頭到尾都沒說過一句話。

    江 和余老師是打車到醫院的,現在去吃飯也得打車。

    上車後,江 才問林子茂“你想吃點什麼?”

    林子茂懶懶地靠在椅背上,小心翼翼不讓後腦勺踫到靠背“我都行。”

    司機把車開到學校附近一條美食街上空,不過飛行出租車並沒有下去,而是去了與美食街相鄰的另一條街。

    兩人下了車。

    林子茂抬眼看了眼前的小門店,有點意外江 沒帶他去那種看著十分高雅的餐廳,這里算不上高雅,但布置得挺別致,門口種著十分接地氣的幾盆多肉植物,養得十分水靈。

    門口豎起的黑板上用粉筆寫著今日的菜單。

    今日中午特價香辣牛雜飯套餐、揚州炒飯。

    江 選了靠里的後邊的卡座坐下。

    林子茂其實更喜歡靠窗的位置,便問他“為什麼不選靠窗的位置,我覺得視野不錯。”

    江 拿起菜單說“不想被圍觀。”

    林子茂了然。

    餐廳在一樓,靠窗的位置全是透明的玻璃,以江 的容貌,難免被路人多看幾眼,不想惹麻煩確實得盡量遠離人群。

    林子茂選了門口寫著的香辣牛雜套餐,江 選的是揚州炒飯。

    江 看林子茂一眼,沒想到他能吃辣。

    林子茂也沒想到江 會選炒飯,就意外的節省,持家。

    江 平日里話不多,但也不代表他不說話。

    林子茂今天差點出事,他當時听到後其實也有點緊張,任誰在那個時候都會被嚇著。

    他們的關系不可為外人道,但到底已經開始跟對方熟悉了起來。

    等上餐期間,他才問林子茂“今天不怕?”

    林子茂本想搖頭,然後改成了點頭“怕。”

    江 听著沒什麼毛病,但又覺得奇怪,其他新生一個個都驚魂未定的模樣,而林子茂卻半點不受影響,醒來後還很鎮定地問那位任斯然的事。

    江 說“你差點沒命。”

    林子茂托著下巴看著他,眼神清澈直白“你是不是擔心我啊?”

    江 嘴角繃了繃“不擔心。”

    林子茂喝了口水,笑道“真不擔心我嗎?那我可真是太可憐了。”

    江 順勢一問“你怎麼可憐了?”

    林子茂開他玩笑道“我結婚對象不疼我。”

    江 握著水杯的手差點抖了抖。

    林子茂從他臉上發現了除冷臉以外的窘迫表情,不由笑出聲。

    服務員恰好在這里把餐端上來了。

    林子茂香辣牛雜套餐飯比林子茂想象中精致,食量剛剛好。

    江 則用勺子一點點把他的炒飯吃完。

    套餐都配了熬制濃雞湯,兩人都沒有額外點喝的。

    午飯吃得還挺滿足,江 付了錢。

    今天下午的軍訓取消,林子茂並不想那麼快回訓練基地。

    站在餐廳門口準備離開時,林子茂向江 提了個要求“不想學校,我想回去看椒鹽。”

    江 答應了他“行。”他也在軍訓基地待了近兩周,也暫時不想回去。

    十分鐘後,他們降落在小別墅的門前。

    林子茂一進屋就喊椒鹽,江 在他身後進門。

    椒鹽應聲從樓上跑下來,林子茂剛要彎腰抱它,結果這只胖貓半個眼神都沒給他,而是跑去蹭江 的小腿,在他腿邊轉了兩圈。

    林子茂發現椒鹽體型變瘦了,望向江 “它好像輕了點。”

    江 差點被他的眼神燙了一下,視線移向在腳邊轉的椒鹽“祝賀它減肥成功。”

    林子茂這才想起江 之前帶椒鹽去看醫生,回來後告訴他椒鹽太胖得減肥。

    在林子茂想明白時,他只看到江 身影消失在樓梯間,十分高冷的拒絕了椒鹽的靠近。

    “你等等,它是怎麼減肥成功的?”

    江 似乎什麼也沒听見,但上樓的腳步比往日快了些許。

    作者有話要說江 我疼你的。

    100個小紅包~

    感謝在2020112212:00:00~2020112312: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d3215瓶;c可逆不可拆3瓶;是張紅薯呀2瓶;七夜、木每、卷毛熊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