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體驗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訓練基地里只剩下機甲學院的學生,而其他院系的則被拉去其他地方進行集訓,不同的學院後邊一周的安排都有所不同,這樣的安排也只為了讓新生們對自己的學院有各強烈的歸屬感。

    王奕一大早就興沖沖的在林子茂耳邊提起上機甲體驗之事,他們的專業跟機甲相關,但是不像操作者一樣天天待在機甲里進行各種訓練,他們日後的工作方向雖與機甲有關,但人人都想進機甲行業,每年那麼多畢業生,一個比一個優秀,一個普通的後勤崗位就無數競爭,想進入這個行業,太難了,還飽和。

    而現在能坐在機甲里耍耍威風,體驗一下在機甲里面的飛速感和流暢感,天大的好事。

    新生們現在就像是期盼著春游的小朋友,嘰嘰喳喳的聊個不停。

    今天過後,他們也是會開機甲的人了,就是如此的容易滿足。

    除了上機體驗之外,學校還會從每個班里選人,進行為期兩天的特殊訓練,在軍訓最後一天進行機甲操作表演賽,獲獎學生的班級將會得到學校頒發的機甲模型。

    當然,這只是一種體驗而已,學校願意花錢讓新生們有更多體驗的機會,

    可用于學生們上機操作的機甲也就一百台左右,還得按班級來。

    機甲維修二班排在第二批,第一批班級上機操作時間為半個小時,但前前後後也要花去一個多小時,人數多,新生又不像軍人那樣訓練有素,期間肯定還有很多問題,他們結束後才能輪到林子茂等人。

    王奕不停的做著蒼蠅搓手動作,以示他此時此刻的緊張又興奮的心情。

    等候的時間長,太陽開始慢慢升空,林子茂被曬得有些暴躁“王奕,你再搓手我就把你綁起來揍一頓。”

    王奕眼里的興奮幾乎要溢出來“可我緊張啊,馬上就要登上真正的機甲了!”

    林子茂望向他們操場中央正在一步一挪動的大型機甲,打擊著王奕“你覺得學校能把機甲給咱們玩到什麼程度?”

    興奮導致王奕腦子完全不會轉動“什麼程度?”

    林子茂問他“你有看到哪台機甲飛上天了。”

    王奕答“沒有。”

    林子茂問“你有看到哪一台彈射出了炮彈。”

    王奕再答“沒有。”

    林子茂繼續問“你有看到單人機甲嗎?”

    王奕逐漸意識到問題不大對勁“好像也沒有。”

    林子茂摘下帽子扇了扇風“所以你有什麼好緊張的,跟你之前去參加過的展覽的一輪游差不多。”

    王奕的興奮臉垮了下來“會是這樣嗎?”

    林子茂喜歡看他被自己打擊的樣子“自信點,把‘嗎’去掉。”

    王奕苦惱道“我還想開機甲,想跟機甲ai對話!”

    林子茂說“怎麼可能,普通的重型多人機甲根本不會給你開啟全智能ai,就算有也會有教官在上邊盯著,咱們只能坐在副駕駛座上體驗一回而已。”

    王奕十分喪氣,又突然活了過來,盯緊林子茂“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林子茂將帽子扣回腦袋上,把帽沿往後拉了拉,頓了一下,說道“我猜的。”

    王奕沒深入想太多,腦子里想著的都是希望自己不要抽到多人機甲“我想上雙人機甲,這樣除去操作機甲的學長那就等于我獨霸一台機甲了。”

    林子茂故意說“重甲才好玩。”

    王奕朝他眨眨眼“既然如此,那你上重甲,把雙人甲給我。”

    林子茂不為所動“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兩人在下邊聊天,江 和何玲正在跟前邊的其他的班級核對機甲二班上機甲的順序和時間。

    在林子茂和王奕打哈哈之際,天空劃過一道道絢麗的色彩,第一批機甲飛上了空中。

    王奕看完後開始懟林子茂“你剛說不升空!”

    林子茂語氣有點賤兮兮的“無聊嘛。”

    王奕佯裝生氣摟著他的脖子“可惡,居然無聊到玩弄我的感情!”

    江 跟前邊的同學確認完時間後,一回頭,便瞧見林子茂和王奕親親昵昵的樓在一起。

    眼神冷了下來,對機甲二班的新生說“馬上就輪到你們了,各位同學排好隊。”

    王奕這才松開摟著林子茂脖子的手。

    二班的新生們排好隊前往準備區域,等上一批新生從機甲上下來,他們就可以上去體驗了,現在還需要繼續等候。

    四列縱隊變成了一列,江 正巧站在林子茂邊上,他瞧見林子茂鞋帶松了,提醒他“鞋帶松了。”

    江 的聲音很好認,林子茂身邊的男性聲音都比較清脆,而他的聲音則相對低沉磁性。

    軍訓期間並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江 ,也不是每回見到他都能听見他說話,但江 一開口林子茂就听到了,而且他肯定對方是跟自己說的。

    作為學弟,林子茂十分禮貌地道謝“哦,好。”

    他蹲下綁鞋帶。

    江 視線順著他蹲下的動作往下瞧,看到他因低頭而露出來的白皙後頸,上周曬傷的脖子後脫了皮,新長出來的肉帶了點粉色,粉嫩粉嫩的,估計過個一兩天這點粉色就會跟周圍的皮膚融為一體。

    再有三天,新生軍訓就將劃上句號,江 的新生輔助工作也到此結束。

    林子茂系好鞋帶,站起來時江 後退了兩步,與他拉開了距離。

    這是他們現在應該保持的距離。

    第一批上機甲的新生們終于挨個爬下來了。

    是的,沒看錯,他們大多都是爬下來的。

    登上去的大多都是多人操作重甲而不是單人輕型機甲。

    能上去體驗的新生們面色慘淡成這樣,可見傳聞中對機甲操作者的身體素質有高要求不是沒有依據的。

    據他們剛才所觀察到的,這些機甲其實也沒飛多高,只是在空中多轉了幾圈,又做擺了幾個有意思的姿勢,大約上到了十多千米,也就是到達平流層。

    眼看著第一批上機甲的新生們吐成這樣,後邊還沒上去的新生們心里都開始打鼓,對上機甲體驗一事似乎也不是那麼值得人期待。

    比起其他已經開始產生退縮心理的同學,林子茂對被新生們的慘狀視若無睹。

    他的視線落在一台台停靠在一旁的機甲上,每一台機甲保養的都十分完好,但也可以從中瞧出這些都不是最新的型號,在軍方那里這些應該十幾二十年前的老物件兒了。

    正琢磨著型號不同的機甲時,林子茂耳邊傳來越來越吵雜的聲音。

    有人在問江 關于他們那一屆登機甲的事情。

    “學長,我平時就暈星艦,會不會也暈機甲啊?”

    “學長,你們去年上機甲也是這樣嗎?”

    “學長,我腿開始發軟了,我待會能活著回來嗎?”

    林子茂收回放在機甲身上的視線,他有點好奇江 怎麼回答這幾位同學的問題。

    跟預想中的一樣,江 根本沒有回答他們的任何一個問題,反倒是何玲細心給他們講解上機後的流程,江 根本不會回答他們這些問題,只能由她出面。

    何玲“大家放心,不會有事的,里面坐著咱們學校最優秀的機甲戰斗系學長,上去後學長會告訴大家是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大家都有動手的機會,只是不多,體驗感也很強,不會讓大家後悔上機甲的。”

    “那學姐,我們還需要做些什麼嗎?”一個女生問得有點慌張,“我怕像他們一樣下來就又暈又吐。”

    何玲的聲音柔柔很有安撫作用“沒事的,不是人人都如此的,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就行,待會每個人上的都同不是一種機型,大家不要緊張,要听從機甲戰斗系學長的安排,都听好了嗎?”

    余老師剛在一班那說些注意事項,又來二班叮囑一次。

    前邊那一波同學是機甲設計系,有位學長跑到江 身邊說道“江 ,程晨好像暈過去了,你不去看看嗎?”

    不僅是新生認為江 和程晨是一對,就連學生會這邊的人都很清楚他們的事。

    他們在一起的事從開學的第一天被默認了。

    江 本就貼著斐大校草標簽的人,而程晨在新生中又比較高調,兩人被綁在一起,成了大家茶余飯後的話題,一個覺得越解釋越麻煩,一故意不解釋想坐實流言,也就有了現在的局面,程晨就成了江 的“男朋友”,只要程晨有事他們找江 就對了。

    林子茂與江 的距離離得並不遠,那位學長說話他也听見了,不過他沒轉頭,而是站著排隊。

    可是有時候越不想听,有些事情就越容易傳到耳邊,想不听都難。

    江 回對方“學校有醫護點。”

    對方也沒直接說程晨是他男朋友,只是告訴他程晨暈倒了,到底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江 也沒冷漠到置之不理,學校既然能開機甲體驗項目,也就說明會後續保障,他並不擔心,也不操心。

    對方也知道他的個性,未再多說,只笑了笑道“你對男朋友可真冷漠。”

    不止是他這麼覺得,附近只到二人對話二班的新生們也這麼認為。

    江 學長可真是冷酷,但是他們又很喜歡江 的這種冷酷。

    他冷酷是讓大家追捧,而他們若是冷酷肯定就是不合群,為什麼?

    因為沒有校草級別的長相,沒有非凡的家世,沒有不同凡響的天之驕子的特質。

    江 側頭冷眼看跟他說話的同學一眼“別亂說話,他不是我男朋友。”

    旁邊的新生正好听到這句話,紛紛議論起來,而學長也很驚詫。

    林子茂同樣也听到了,轉頭看了江 一眼,後者正好看過來,對視之後,雙雙又撇開頭。

    前邊的戰斗系學長喊他們班,江 走了過去。

    終于輪到機甲維修系的同學們登上機甲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高大的機甲給吸引,一個個按照江 和戰斗系學長的安排排隊上去。

    林子茂排王奕後面,王奕上去後,正好滿員,林子茂只能等下一台。

    協助安排工作的江 正巧就站在他旁邊,告訴他“下面那台是雙人機甲。”

    林子茂說“所以?”

    江 說“你上去後可能會有一點難受。”

    林子茂看著他毫不猶豫地說“那就它了。”轉身的前一刻,他心情好的側頭小聲問江 ,“你去年上去是什麼感覺?”

    不等江 回復,林子茂扭頭迅速鑽進了機甲內副駕駛艙。

    看著紅白色機甲的門完完整整合上,江 抿了抿唇。

    他去年……

    作者有話要說江 我去年還沒結婚。

    關于上一章江 說“個人隱私,無可奉告。”這句話,我得替他解釋一下,不是隨便寫的,也沒崩人設。

    他是無意識對林子茂和王奕過分親密有點生氣,因為開始在意林子茂所以堵氣回答了那位女生,故意說給林子茂听的。

    其實從上下文是可以看出來的,可能我寫的時候表達的比較隱晦。

    感情是一步步發展而不是一蹴而就的嘛,在喜歡的人面前,總會想做點什麼事引起對方的注意,愛情使人失智。

    沒那麼復雜,大家想簡單點,也不要著急,有問題都會慢慢解決的。

    本文也是寫這兩只戀愛小學雞相互成長,慢慢相愛的故事。

    希望大家能和我一起見證他們的愛情,鞠躬~

    100個小紅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