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樹下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江 給林子茂送鎮定噴霧劑只是巧合。

    林子茂聯系的是何玲,鎮定噴霧劑本就是學校準備好的藥品。

    往年就有不少新生因為準備不夠充分而導致嚴重曬傷,且大多數新生都來自其他星球,還有水土不服的跡象,何玲也怕自己負責的班級出事。

    她很負責任,一听林子茂說曬傷,立即準備給他送藥,但臨送藥前她肚子疼得不行,生理期到來得休息一晚,于是便將藥交給了江 ,還順帶提了替林子茂買防曬霜一事。

    遇到同學身體不適,江 沒理由推脫。

    不過,他真沒想到林子茂連防曬霜都沒準備,但一想到他連感冒藥都不記得帶,沒帶防曬霜這件事又好像理所應當,對自己這麼不上心的人也是少見。

    于是便有了江 給林子茂送噴霧劑一事。

    訓練場上除了紀錄片中的講解聲和戰爭片段中出現的轟隆聲之外,還有新生在下邊小聲說話的聲音。

    林子茂刻意坐在最外邊,他拆下噴霧劑的外包裝,準備叫王奕給自己噴,發現江 還沒走,便放棄前一秒的想法,把噴霧往他面前一遞。

    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小聲說“學長,我看不見,你好人做到底?”

    近看林子茂,江 發現他的眼楮十分明亮,接過了噴霧劑,說“轉身,低頭。”

    林子茂乖巧轉身,低頭把被曬紅的脖子露了出來,江 輕輕按下噴霧劑往他細長的脖子上噴去。

    白色的噴霧劑一點點沾在林子茂脖子上,他只感覺自己的脖子很清涼,不再癢也不再疼,很舒服。

    江 噴完後問他“還有哪里?”

    林子茂搖頭“沒了,謝謝。”

    江 把噴霧劑遞給他,然後悄然離開。

    大約是因為整個操場光線昏暗,也沒人發現江 來過一趟。

    林子茂轉頭看他離開的背影一眼,然後轉過回頭繼續看紀錄片。

    紀錄片剪得熱血,但也悲壯,開篇是戰爭,中間是講解,結尾是傷亡人數和武器耗損的統計數字。

    聯盟的統一並沒那麼容易,都是先輩們打下來的天下,百年的和平來之不易。

    這段紀錄片是在網上找不到的,里面包含很多未公開的片段。

    回到寢室後,林子茂的室友們還沉浸在紀錄片的悲壯氛圍中,但很快,班級群里剛發來的消息完完全全戳破他們的感懷情緒。

    江 請今天涉及打架的同學不要忘記寫檢討,明天早上九點訓練時交到我這里。

    躺床上就開始犯困的林子茂“……”

    把寫檢討的事給忘記了。

    他們來軍訓只帶了通訊器,沒帶筆記本電腦,那只能手寫檢討。

    他們寢室里所有人都參與了打架,寫吧,還能怎麼樣。

    林子茂從包里取出常備的筆和筆記本,他靠在牆上將筆記本抵在膝蓋上慢吞吞地寫字。

    寫著了半個小時才磨出兩三百字,他就犯困了。

    檢討真難寫,他將筆記本往旁邊一擱,準備睡覺。

    剛躺下,通訊器上的社交軟件又彈出一個通知。

    [江 通過機甲維修二班申請加您為好友。]

    林子茂困得眼楮範起了眼淚,點擊通過了他的申請後,握著通訊器歪著頭就睡著了。

    不知誰的鬧鈴響了,林子茂被吵醒。

    一睜眼,這天就亮了。

    馬上就到晨跑時間了,所有人都跟行尸走肉一般去洗漱,昨日發生太多事,全身酸痛,腿都抬不起來。

    林子茂身體倒不酸也不痛,他的感冒還好了一些,就是曬傷的後頸開始不僅發癢,還疼。

    手一摸,掉皮了。

    出門前他讓王奕往他脖子噴了鎮定噴霧,應該能撐一會兒,待會吃完飯他把噴霧帶上。

    早上沒見著江 ,只有頂著黑眼圈一臉沒睡夠的余老師,何玲學姐也不在。

    晨間訓練時,郭星緯寢室的所有人全部遲到,被教官多罰跑一圈。

    林子茂看著很舒適。

    昨天的膏藥藥效很好,林子茂破損的嘴角結了痂,也沒腫起來,可以好好的吃早飯了。

    他用完早飯,回寢室拿了水杯和噴霧劑,還抹了王奕的防曬霜。

    王奕這會兒正咬著筆頭苦惱地問其他人“你們的檢討都寫完了嗎?”

    四位學號靠前的同學十分一致地點了點頭。

    一號甦然說“昨晚就寫完了。”

    王奕問他要了檢討書,然後對著抄,他不喜歡寫作文。

    總算湊夠一千字,王奕問一臉淡然坐在椅子上的林子茂“你寫完了?我看你昨晚睡得特別早。”

    林子茂聳肩說“沒寫完。”

    王奕問他“那你怎麼不寫?”

    林子茂理所應當道“這不是睡著了麼。”

    王奕催他“現在還有二十分鐘才開始訓練,待會就得交給江學長了,你還不趕緊寫完。”

    林子茂點頭“你說的對,我還是多寫幾行字吧。”

    只見他又拿出筆記本,在上邊寫寫畫畫,然後撕下一頁紙對折起來,收進他的訓練服。

    王奕還想看他寫的什麼,結果一個字都沒見著。

    太陽又高高掛起,預示著第二天上午的訓練正式開始。

    校學生會今天很忙,一大早就在操場上忙碌。

    軍訓開始前半小時,教官們就已然就位,並幫助學生會的學生們把一個個太陽傘架了起來。

    待新生們都到操場時,發現每個班級面前都豎起了一把太陽傘,每把太陽傘下面放了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以及一台飲水機。

    新生們的水杯有地方放了,不用隨意放在地上,也不用跑得老遠去打水。

    江 九點準時過來收檢討書,林子茂把手上折好的紙交到他中時,他攤開後掃了一眼,寫的最少的就是他。

    梁主任顯然沒忘記這件事,每到休息時間就挨個叫名字,讓他們到廣播前念檢討書。

    郭星緯是第一個。

    王奕邊喝水邊跟林子茂吐槽“主任這一招太狠了,訓練的時候大家都不敢笑,專門挑休息時間讓大伙笑話我們,我不想上去念稿子了,好丟人。”

    十八九歲的男孩子正是要臉面的時候,梁主任這是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誰不給他臉,他就不給誰面子,都上大學了還打架!

    林子茂拍拍他,還鼓勵道“淡定,念完後你就出名了,日後還怕交不到女朋友嗎?”

    王奕轉念一想“你這麼說好像很有道理。”突然就激起了他念檢討書的興致。

    王奕倒數第二個上去的,大家的檢討書都大同小異,認錯態度良好,笑聲也漸漸變少。

    林子茂被排到最後一個,他站在黑色的話筒面前,清了清嗓子。

    “大家好,我叫林子茂。風和日麗,秋高氣爽,很高興大家坐在這兒听我念檢討書。我知道打架是不對的,現在我已經深深地意識到打架的嚴重性,以後再也不犯同樣的錯誤,下次一定改,並換一個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比如……”

    下面就有人調侃問道“比如什麼,談戀愛嗎?”

    林子茂輕輕一笑“好主意。”

    下面的人又問了“介不介意我當你男朋友!”

    林子茂直言道“你不在我的備選項中。”

    問話的人臉色漲紅,這尷尬的!

    下邊無聊听著檢討的新生們頓時爆笑!

    梁主任越听越不對,這不是上去念檢討嗎?不是交友新聞發布會!

    “誰去把他給我從台上拉走,好端端的念檢討,這是要干什麼?”

    但新生們都笑得不行,軍訓帶來的疲憊仿佛一掃而空,余老師親自去把林子茂拉走。

    林子茂的檢討書也就念了一百字不到,正好他也寫的少。

    新生們都知道林子茂在台上的發言是開玩笑的,大家都沒當一回事。

    林子茂回來時,還收獲到不少同班同學的掌聲,都覺得他有點好玩。

    嚴肅的軍訓有了輕松一刻,打破了他們班這兩日來的沉悶,打架一事暫時揭過。

    林子茂路過江 身邊時被他看了一眼,江 什麼也沒說。

    值得一提的是,江 今天的衣服沒粘貓毛。

    何玲笑著跟江 說“這位學弟有點可愛。”

    江 擰開自己的水壺喝水,哪里可愛了,麻煩精一個。

    隨後,他從包里取出一支防曬霜遞給何玲“你拿給他吧。”

    何玲說“謝謝啊,本來我去買的,沒想到還要麻煩你,我讓學弟把錢打給你。”

    江 說了聲“不用了,別說是我買的。”

    何玲認為江 可能不希望被學弟誤會,怕惹來桃花債,便說好。

    然後江 就沒聲了,他低頭看了看社交信息。

    是程晨發來的,估計是休息時間,還有空給他發信息。

    程晨

    [江 哥,晚上有空嗎?我想跟你說點事。]

    江 

    [什麼事?]

    程晨

    [社交號上不方便說,晚上八點半我在小樓有棵長歪的銀杏樹下等你,是很重要的事情。]

    江 

    [行吧。]

    上午訓練結束,林子茂拿到何鈴買的防曬霜,他立即要給對方轉賬,但何鈴說不用了,不值幾個錢,就當她送給學弟了。

    林子茂見她不說,只好說下次請她吃飯,何玲說好啊。

    上午的軍訓,快要去掉林子茂半條命,一沾床就睡了過去,澡都沒去沖。

    下午訓練依舊,新生們累成狗。

    不過王奕倒是精神奕奕的,休息時悄咪咪問林子茂“晚上能不能陪我去一個地方?”

    林子茂不大提得起興致“什麼地方,你要干什麼?”

    王奕一臉羞澀地說“這不是今天念了個檢討,就有人加我社交號,要約我麼。”

    林子茂不理解“人家約你,你就去?矜持點,男孩子。”

    王奕興奮道“這不重要,重要是想知道到底是誰約的我,這時候還要什麼矜持。”

    林子茂斜眼看他“我可不想耽擱睡覺時間。”他不想去。

    王奕說“陪我去唄,人生頭一次,大事呢!”

    林子茂被壯漢撒嬌給雷了一下“不去,累。”

    王奕晃著他的手臂說“去嘛去嘛。”

    林子茂再次被雷得不行,甩開他的手“行行行,陪你去,在哪里?”

    王奕生怕別人知道,小小聲說“就在那棟最小的樓後面有棵長歪的銀杏樹,晚上八點半,正好晚上的活動結束。”

    林子茂興趣不大,敷衍的哦了一聲。

    由于王奕過于興奮,下午軍訓時表現不錯,還被教官拉出去做示範。

    而林子茂懶懶地抬腿,動作十分不標準,被教官拉出來當反面教材。

    有人嘲笑林子茂,然後被教官拉出去當林子茂的陪練。

    林子茂對著對方一通反嘲。

    沒錯,嘲笑林子茂的人就是郭星緯。

    兩人邊練邊相互嘲諷對方。

    江 出去開了個小會,回來時就見林子茂和郭星緯在練習踢正步。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訓練結束,又熬完了晚上一小時的班級互相拉歌時間。

    林子茂正準備溜回寢室,卻被王奕一把拽住“子茂哥哥,銀杏樹下,銀杏樹下!”

    被拽著走的林子茂你戀愛與我何干。

    作者有話要說江 銀杏樹下,你,我,他,他。

    --

    100個小紅包~~

    感謝在2020111612:00:00~2020111712: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模魔墨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c可逆不可拆5瓶;嘟嘟不想當處狗3瓶;貓又有貓2瓶;是張紅薯呀、七夜、暖意、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木每、小菊花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