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法三章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程晨跟江 認識多年,也時常觀察他的情緒,他認為江 對自己是與眾不同的。

    他哥哥是江 的朋友,江 十一歲那年,他們兩家成為了鄰居,兩家離得近,還時常一同舉辦家庭活動,說他們一起成長也不為過。

    江 從小到大都非常優秀,極有主見,他的生活一直以來都有條不紊,從不會出錯。

    這麼優秀的江 身邊卻從未出現過其他人,無論是男的還是女的,越長大,江 就越發亮眼,也越發吸引程晨,故而程晨就一直追隨著江 ,連大學都跟他考同一個專業。

    他覺得自己是特殊的,這麼多年,有誰能摟到江 的手臂,又有誰能讓他陪著去大學報到?

    沒有,都沒有,只有他可以。

    明天他就跟江 同上一所大學了,有的是表白的機會,無論是自己還是他與江 的共同認識的朋友,都認為江 遲早都會跟他在一起,倒也不用在乎這一時半會兒。

    江 喝了酒,飛行車開了自動駕駛。

    回到家中,沒看到剛入住的新住客,只余客廳只開了一盞淺黃色的燈,新住客已經回房休息了。

    睡的真早。

    江 給自己倒了杯水後關掉客廳的燈回房洗澡,以往他確實沒這麼早回來,今天是例外了。

    其實林子茂睡眠質量並不好,隱隱約約听到江 回來時發出的動靜,不過外邊很快就平靜下來了,他出了一身汗,但頭有些沉,一直半夢半醒,也不知是睡了還是沒睡。

    一大清早,椒鹽這只胖貓下床時在他肚子上重重踩一腳,林子茂睜開眼,便瞧見它自己扒開門,從門縫中鑽了出去。

    醒了才發現自己鼻塞得厲害。

    一語成讖,昨晚的預感應驗,他感冒了。

    清咳一聲,聲音都有些不對,不過好在昨天及時吃了感冒沖劑,倒不嚴重,至少沒有頭昏腦脹的跡象,這還得感謝江 的先見之明。

    洗漱完畢才想起他們早上要去民政局領證。

    江 已經起來了,在二樓的運動室晨跑,林子茂出來時剛好看到他拿著毛巾出來。

    對比起臉色泛白,嘴色極淡的林子茂,更襯得江 身體無比康健,林子茂啞聲道“早。”

    昨天的聲音還不是這樣的,江 抿唇肯定道“你感冒了。”

    林子茂吸了吸鼻子“就有點鼻塞,還好。”

    江 點頭“樓下有早餐。”

    林子茂正想著早餐怎麼解決,就已經準備好了,就是不知是江 自己做的,還是叫的外賣。

    進了餐廳,看早餐的賣相,應該叫的是外賣。

    江 是不想管林子茂,可日後同住一屋檐下,必然會有交集,早飯這種事,就多叫一人份,倒不影響他的生活。

    早餐很清淡,清粥和小菜,很適合現在的林子茂,他用完後主動收拾,將碗筷塞到自動洗碗機里。

    上午八點整,江 和林子茂同時接收到催促電話,一個是江 的媽媽齊婧珊,一個是林備。

    江 從接電話到掛電話神色都不變,冷淡至極,而林子茂噎了林備兩句,心情好像還不錯。

    齊婧珊對他們領證一事十分上心,直接派司機到門口接送,生怕他倆半途給跑了。

    兩人上了車,飛行車直奔民政局。

    江 和林子茂坐在後排,一人佔據一邊,各自盯著窗外,直到下車也未曾說過一句話,早上的平淡氣氛被領證一事打消。

    日後兩人便要綁到一起,一時間還有點難以適應。

    他們都沒想過臨陣逃脫,領證的過程很簡單,也就順順利利按下手指印,拍照的過程中多次被工作人員要求兩位帥哥笑一笑。

    盡管工作人員最後還是沒拍下其中一位帥哥微笑的照片,還是給了這對年輕的夫夫美好的祝福。

    宣誓環節時林子茂忍著鼻子發癢,念完後立即連打了兩個噴嚏。

    林子茂用完了身上帶的紙巾,江 從包里掏出一小包給他。

    把鼻子擦得發紅,林子茂問江 “完事了嗎?”他是真的沒關注過領證的流程,對他來說,這就是一場與林家的交易,只不過林備還沒有意識到而已。

    江 說“嗯,等證。”

    出證也就幾分鐘的事,很多夫妻為了紀念會選擇打印紙質的結婚證,而他們打印紙質版則是為了向兩家人交待。

    拿到證時,林子茂的鼻音又更重了。

    他們來得早,結束時才上午十點。

    兩家人安排的助理們就在民政局門口,江家的人和方佳文確定兩人辦好手續後才離開。

    方佳文離開前想跟林子茂說句恭喜,但都知道這里邊的道道,便放棄了。

    接下來是各自的時間安排。

    學校規定下午集合,林子茂將會迎來為期十五天的軍訓。

    江 也有自己的安排,都得回校,倒也就一同回去了。

    上車時,林子茂鼻塞得難受,抱著車上的紙巾就沒放下過。

    江 對司機說“先去社區醫院。”

    林子茂用紙巾捂著鼻子“不用,我還好。”

    江 並沒有理會他,而是瞥他一眼,心里給林子茂加了個嬌弱的標簽。

    司機听自家少爺的送他們到社區醫院。

    站在社區醫院門口,林子茂離開的心蠢蠢欲動,江 問他“不走?”

    林子茂一本正經道“我回去隨便吃點藥就能好,免疫力就是最好的藥劑。”

    江 肯定道“你怕打針。”都不帶加問號的。

    被戳中心事的林子茂打死不承認“我怎麼會怕打針,笑話。”

    江 “那走吧。”他想,原來激將法對人還是有用的。

    走進醫院的那一刻,林子茂心想自己一時不察,中計了。

    礙于夸下的海口,他只能慢慢往里挪著步子往里走,江 靜靜的和他一道走。

    江 替他掛了號,社區醫院來的人不多,坐了一會兒很快就輪到林子茂,醫生給他檢查了一會兒,就開單讓他去抽血化驗。

    林子茂抓著單子快步往外走,忽然被江 拽住了手腕“抽血在左邊,不在右邊。”

    右邊是大門口的方向。

    林子茂別扭地找了個理由“是嗎?我方向感不太好。”

    他沒想到江 這麼負責,剛領證就盯著他抽血,林子茂只好硬著頭皮去抽血。

    林子茂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卷起襯衫袖子,扭開頭看江 ,不看護士,他問“你不忙?”

    江 不忙?相反,他很忙,但他想看完林子茂打針吃藥才去干自己的事情。

    “嗯,還行。”護士的針扎進了林子茂的皮膚,林子茂忽地抓著他的小手臂,神色緊張,臉色比紙還慘白,“怎麼了?”

    林子茂緊張地咬緊下唇,似乎連听力都失去了,他在害怕,身體都在發抖。

    護士叫他放松點,針都扎不進去了。

    江 覺得林子茂有可能下一秒就會暈過去,想起小時候奶奶帶他去打針時,她會揉揉他的頭讓他放松,不要害怕,他便將自己手掌輕輕搭在林子茂發頂上揉了揉。

    “放松,一下就過去了。”林子茂的頭發剛剪短,摸起來有點扎手,听人說過發質偏硬的人都會比較固執。

    這句話莫名的讓林子茂放松了一點,或許是感受到片刻的溫度,林子茂將額頭抵在江 的腰間,閉上了眼楮,不去想就不會害怕。

    他不是怕打針,是怕針。

    在江 的幫助下,護士順利抽了三管血,時間雖短,但全身繃緊的林子茂額頭上還是冒出細細密密的汗,護士建議江 扶他到旁邊休息。

    林子茂松了緊咬了下唇,站起來時身形微晃,幸好有江 扶著沒倒下去,他現在只想快速離開醫院。

    江 也沒想過帶他來一趟社區醫院會發現他怕抽血怕打針這件事。

    兩人在休息區坐了一會兒,江 沒問林子茂關于怕打針一事,他想這是對方的隱私。

    十分鐘後,江 給林子茂拿了化驗單,醫生看完單子,給林子茂開了藥。

    並不需要扎針,是件好事。

    司機送他們回家才離開。

    林子茂回去後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動不動,椒鹽跳到他身邊,喵了兩聲才緩過來。

    江 將藥和水遞到他面前“吃藥,睡覺。”他頭一次產生了後悔的念頭,他昨天應該提前給林子茂密碼。

    林子茂機械地照做,呆呆的,如果江 這時候給他毒藥,怕吃下去了都沒能發覺。

    感冒藥有安眠的作用,加之昨晚也沒睡好,他回房後直接倒在床上,蓋上被子不久後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

    這一覺睡得太沉了,卻又很安心,坐起來時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後知後覺反應過來江 在醫院安撫他時摸了他的頭。

    他自言自語道“不知道男人的頭摸不得麼。”

    睡一覺,精神比上午好很多。

    肚子也有點餓,下午還得收拾兩套衣服在軍訓的時候備用,他開始有點厭學。

    江 不在客廳,但客廳里有留好的飯菜,正用保溫器溫著,林子茂餓得前胸貼後背,不客氣地吃上了。

    吃完後,熟練的收拾餐桌。

    江 從樓上下來,手上拿著一張打印好的紙張,他遞給林子茂,說了句挺長的話“以後同一間學校,難免會有交集,我們得約法三章。”

    林子茂擦淨手,接過白紙,逐條往下看。

    一、不能在學校公開雙方的關系;

    二、不能在學校主動和對方說話;

    三、不能干涉對方的隱私;

    四、如果被他人發現雙方住一起,甲方身份是房東,乙方身份是租客;

    五、請務必記住第一條。

    ……

    林子茂半晌沒說話,他清晰地意識到江 這是不想跟他扯上關系。

    他細想了下,江 是高等星真正的少爺,而他只是林家從垃圾星找回來湊數的土包子。

    林子茂捏著白紙問他“確定嗎?”

    江 冷冷地點了個頭“再確定不過。”

    想起論壇里的貼子,林子茂頓時明白了,他扯出一個極淺的笑“好,我會遵守的。”

    說完便將紙放在桌面上,上樓收拾衣服。

    江 看著他消失在樓梯轉角的單薄身影,不由望向桌面的紙,這些內容是前天寫的,一時間覺得它有些礙眼。

    因為學生可以選擇住校也可以住在外頭,所以學校為新生軍訓了很多便利,並不作硬性要求。

    軍訓期間,所有的生活物品都是統一發放,衣著也以軍訓服為主,連衣服都不用多帶,所以林子茂帶一個包就足夠了。

    收拾完自己的行李,他在自動喂貓器上設定好足夠十五天的貓糧和水,貓砂盆聯上了家用機器人的設備,倒不用擔心清理的問題,他又跟椒鹽玩了好一會兒,說了些要乖的話。

    下午四點,他離開了江 的家。

    離開之前他什麼都沒跟江 說。

    因為,沒什麼可說。

    作者有話要說江 我完了。

    100個小紅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