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去了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江 住的是一套帶小花園的小別墅,並不像大廈公寓那樣還有大堂供人休息,林子茂要找地方躲雨還有點難度,他把一身濕嗒嗒滴著水的林子茂帶回了家。

    他替林子茂拖一個箱子,林子茂自己拖一個外加一個貓包。

    剛進門放下行李,林子茂就接連打了三個噴嚏。

    江 到洗手間給他拿來一塊干爽的毛巾遞給林子茂,他道了謝,然後擦了擦頭發。

    衣服濕嗒嗒粘在身上感到極不舒服。

    難得江 主動開口“你可以找個地方躲著。”

    林子茂又打了個噴嚏,帶點鼻音“東西多,懶得拖著走了。”

    在這種滂沱大雨的雨天里,帶著兩個行李箱外加一只貓包,確實不方便。

    林子茂給他發信息時,他當時帶著抵觸情緒也沒多想,家里其實設有密碼,要是他當時就給他密碼也不至于淋成這樣,但他和林子茂不熟,不了解他的為人,故而也沒想過直接給他密碼。

    他自己則一直使用的是虹膜和指紋模式,沒怎麼用過密碼,一時間沒想起來要告訴林子茂,大概也是心底對他的不信任。

    盡管今天是他們的第二次見面,但兩個也只是只知對方姓名的陌生人。

    江 告訴他自己的安排“你的房間在二樓右轉第一間,可以先去洗澡。”

    他的聲音听著毫無波瀾,但這對打著噴嚏的林子茂知道這是最好的安排,他一手拎著貓包一手拎著一只濕轆轆的行李箱上了樓。

    江 看了看地板上行李箱輪子拖出來的水痕,開啟了家用機器人快速清掃。

    進房間後,林子茂沒顧得上欣賞房間的布置,先將椒鹽放了出來,然後進浴室洗澡,他現在就想快點把濕掉的衣服和褲子脫掉。

    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後,換上了t恤和及膝短褲,他下樓時,椒鹽也跟著他往下蹦,此時的家用機器人已經將一樓打掃得干干淨淨,一塵不染。

    一人一貓下來時,江 就看到椒鹽所到之處開始落下灰白相間的貓毛,家用機器人剛剛白掃了,他忍無可忍地問林子茂“它能不掉毛嗎?”

    林子茂只是隨意的擦了擦頭發,並沒吹干,這會兒搭在腦袋上,看起來比剛才小了一歲,但模樣倒不亢不卑回他“我想你應該問生物學家,幾千年過去了貓咪掉毛的問題為什麼還沒解決。”

    江 看著椒鹽到處嗅嗅蹭蹭,它走到哪兒,哪兒就掉落幾根毛,無比冷淡道“一定要養它嗎?”

    林子茂肯定道“一定,不離不棄,它只有我一個主人,我在哪兒它就在哪兒。”

    他都這麼說了,江 也不能扔出去,倒也不是不能接受這只貓,定時定點開著家用機器人就行,通訊器上也隨時可以遙控,還是能解決掉毛的問題,只是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私人空間會養起寵物。

    林子茂的到來打破了他近二十年規律的生活。

    林子茂在江 思考著如何解決貓毛問題時又打了兩個噴嚏。

    江 轉身給他倒了一杯熱水,又從醫療箱里拿了包可以直接喝的感冒藥劑“吃了。”

    做完這些他坐在單人沙發上回復他媽發來的信息,她問江 林子茂住進來沒,還特意提醒他不要忘記明天領證的事。

    江 和以往一樣回復一個嗯字。

    林子茂揉了揉鼻子看了看並不打算與自己交流的江 ,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他喝下了感冒藥劑。

    江 回信息期間,椒鹽已經跳上了沙發,挨著林子茂趴著,林子茂撓著它的下巴,胖貓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完全沒有對新的陌生環境產生恐懼感。

    江 看著自己打掃得干干淨淨柔軟的皮沙發上全是毛,他撇開頭暫時裝沒看見。

    大廳內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和椒鹽的咕嚕嚕的聲響。

    門鈴在此時響了,江 有些許詫異這個點誰會來他家。

    與此同時,林子茂的通訊器也響了,他告訴江 “是我剛才下的自動貓砂盆,貨送到了。”

    他起身去接快遞,椒鹽也跟著跳下沙發跑去門口。

    門一打開,一股潮濕的水氣迎面撲來,外頭的快遞員用兩個貨運機器人把自動貓砂盆搬進大廳,林子茂邊簽收邊用腳將對門外世界蠢蠢欲動的椒鹽勾了回來。

    “椒鹽,別亂跑,外面都是水。”

    椒鹽不情不願地喵了一句,跟在他腳邊轉。

    謝過快遞員後,他關上門,問江 “貓砂盆我放哪兒合適?”

    江 很是不適,這明明是他家,但林子茂卻仿佛很自在,而他反倒像個客人。

    他當然沒考慮過貓砂盆的問題,在半個小時之前,他都不知道林子茂還會帶只會掉毛的拖油瓶,而且它的東西居然不比它的主人少,一來就佔據房屋主人的空間。

    他抬了抬下巴“陽台。”

    林子茂把自動貓砂盆搬了過去,並把附贈的貓砂倒上,電源一開啟,椒鹽迫不及待鑽了進去,站在一旁盯著林子茂搗鼓的江 听到了它那綿長的噓噓聲。

    林子茂恰好抬頭,與江 對視一眼,替椒鹽感到害臊,解釋道“它今天憋的有點久。”

    江 “……哦。”

    上回兩人一句話都沒說,今天初次相處,倒還算平和。

    半個月前就預計著林子茂會入住,所有的日用品都提前準備了雙份,江 沒有理由把林子茂趕出去,他所受的家教不允許他做出這麼失禮的事情。

    他給自己倒了杯水,喉嚨有點干,今天講的話超出了他每日的預算。

    把椒鹽的生理大事解決後,林子茂問江 午飯怎麼解決。

    江 給了兩個選項“營養液或者外賣。”

    “外賣吧,我想吃面。”外賣這項業務永不會退出潮流,它只會變得更快捷方便。

    林子茂走向坐在吧台喝水的江 ,近距離接觸,才發現他好像也沒那麼難相處,至少沒把他趕出去。

    江 對氣味敏感,一下便聞到他身上帶著沐浴乳自帶的茉莉淡香味。

    林子茂倚在一旁,側頭笑問他“我該怎麼稱呼你?”

    江 放下水杯“隨便。”然後轉身上樓,不想再多說。

    林子茂對著他上樓的背影放高音量道“學長?還是江 ~~哥哥?那要不就叫……”

    江 上樓時差點打了個滑,沒听清林子茂在樓下自問自答了什麼。

    外賣半小時內送到,粉面分開裝,林子茂要的是番茄牛腩面,江 要的是牛肉米粉,他還點了兩張香脆的烤餅,一份涼拌黃瓜。

    比起半個月前那頓相親宴時看到的不食煙火的江 ,現在的他慢條斯理地吃著米粉,就很接地氣。

    林子茂覺得有趣,因為太餓,他也沒想太多,先解決自己的面和烤餅。

    吃完後,江 又回到樓上書房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林子茂收拾完餐桌後把他余下的另一只箱子拎了上樓,然後開始收拾自己為數不多的行李,林家給他準備的衣服,他一套也沒帶。

    林子茂收拾完行李時外頭的雨已經停了,地面濕轆轆的,濃郁的桂花香蓋住了土腥氣。

    江 在三樓不知忙什麼,一直都沒有下樓的動靜,眼瞅著要吃晚飯了,林子茂還想發信息問他怎麼解決。

    信息還沒發出去,就看見江 換了衣服下樓。

    他指了指門“你是直接給我密碼還是設置指紋。”

    江 報數一串數字“20201108。”

    林子茂無骨似地歪在沙發上應了聲“哦,你要出門?”

    江 “嗯。”

    林子茂沒有打探隱私的意思,也就不再問了,坐在沙發上拿著通訊器上網點外賣。

    江 覺得自己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又覺得自己今天說的話有點多,索性省了。

    他出了門。

    等外賣期間,他收到輔導員拉他加入班級群的消息。

    他們班級的學生今天已全部到位,輔導員直接發布明天的相關安排。

    開學前將會進行為期十五天的軍訓,明天下午集合前往軍訓基地。

    斐格大學的新生軍事訓練直接在學校訓練基地舉行,作為一間幾乎佔據一個城鎮大小的學校,所有設備齊全,且斐格大學的招牌就是機甲學院,比軍事大學還要強悍,區區新生軍事訓練而已,完全不必擔心不夠新生們玩。

    林子茂打開新生軍訓章程,一條條往下看,項目五花八門,但足夠令剛考上機甲專業的新生們狂喜,還有機會到機甲訓練場近距離接觸最高端機甲,別提有多令人神往。

    在戰爭年代,機甲是戰爭必須品,是救人類于水火中的武器,現在也只有聯盟的第一大學才有這個雄厚的資本讓學生們去體驗這款神奇的武器。

    搜索一圈關于斐格大學機甲系的所有傳聞,林子茂又把重心放回到尋找上海南街一百零八號上面,上回出去沒找著,前些天也花了時間在網上找相關信息,但也沒有查詢到關于上海南街一百零八號的信息,今天又換了個社交網站查詢,依舊沒有。

    也許那條路原本根本不叫上海南街,而是改了名,原來的上海南街有可能在別的區域。

    他搜索過那片區域的信息,並沒有拆遷重建過,只有簡單的翻修。

    難道他得到的信息並不準確?可這是他花大價錢從萬老四那兒買來的地址,他從來不賣假消息。

    找一個刻意隱藏起來的人,宛如大海撈針。可是,他必須找到這個人。

    林子茂失望地嘆了口氣,他決定上學校的論壇看一看,畢竟是未來要生活四年的學校,得先了解了解學校的風氣。

    一打開首頁就瞧見與江 相關帖子,已經標上hot標簽了,八卦永遠讓人振奮。

    貼子里最開始八卦的是江 ,但到後面已經變成在猜測站在他身邊的那位漂亮的男孩子是誰。

    不少人在哭泣江 交男朋友這件事,不出一會兒,所有人都知道了,那是機甲設計系以第二名考進來的大一新生程晨,人和成績一樣漂亮,這不僅是江校草的青梅竹馬,人家還直接追到機甲設計系來了,真是令人無法嫉妒起這種關系呢!

    林子茂發現了兩個關鍵詞機甲設計系、青梅竹馬。

    想來江 今天上午去學校就是帶這位青梅竹馬到學院里報到?

    由照片可見,兩人關系是真不一般。

    照片上的程晨笑得很開心,兩人相談甚歡。

    林子茂頓時覺得無趣,索性把論壇關了,攤開四肢躺在床上,一臉呆滯地盯著天花板,直至椒鹽跳上床在他的腹部上踩奶才回過神,他呼了口氣,讓腹部上的肉變成腹肌,椒鹽踩著不舒服,改去踩被子,林子茂突的拉起被子將它裹在里邊。

    “椒鹽,猜猜我是誰?”

    被蓋懵圈的椒鹽喵了好大一聲!

    伴著這個貓叫聲林子茂打了個噴嚏。

    不會是要感冒了吧?

    江 今晚參加的是幾個朋友以慶祝程晨上大學為由舉辦的小型聚會,程晨大多數時候會佔據他右手邊的位置,還有不少朋友打趣他是江 的童養媳,而程晨從不反駁,還總會臉紅,反倒總會看江 ,不過江 似乎總是冷著臉,絲毫不在意朋友們的玩笑。

    與江 關系最好的是季琛,踫了踫江 的酒杯,小聲說“我听到一點你們家的小道消息。”

    江 抿了口酒算是回應他。

    江 一向面無表情,大多數時候冷淡又疏離,只有跟他認識多年的好友才能察覺出他微妙情緒的變化,季琛瞧他今日情緒不太高漲,但該八卦的還是要八卦的。

    季琛帶著玩笑地口吻問他“我听說你們家要跟林家聯姻?是你那個聰明過人的堂哥還是你那位一根筋走到底的笨蛋堂弟。”

    江 晃著酒杯,盯著淺褐色地液體,心說都不是。

    季琛知道江 不太八卦,也沒盼著他跟自己“高談闊論”,便自顧自地將自己的推測講了一通“你堂哥現在已經進入你們江氏機甲制造公司的研發部門,以他的年紀,是最適合聯姻的人選,你堂弟爸媽精明又多計謀,他們要是想為你堂弟謀劃肯定願意讓他跟林家聯姻。然後就是林家這邊,你堂哥性向為男,年齡跟他匹配的就只有林子峰,不過他倆一向不對付,不過,林子峰他媽是陸家人,斷然不會看著兒子淪為聯姻工具人,這條路不通,林家的二女兒倒是合適,風華正貌,跟你堂弟年齡相近,先訂個婚,等她成年就結婚,也是條不錯的路徑,江 ,你就說我的分析有沒有道理?”

    江 又喝了口酒“有道理。”但是一點都不搭邊。

    季琛充滿八卦欲笑道“我倒期待看到你堂哥和林子峰聯姻,他倆從小就不對付,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

    江 懶得回應他,誰能想到林家還有個流落在垃圾星的二兒子呢?

    季琛又問他“話說你們家為什麼要跟林家聯姻?我知道林家缺資金,要是資金鏈斷了,就會被其他人瓜分,你們家完全可以直接將林家盤下來,聯姻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江 回了他四個字“各取所需。”他放下酒杯,恰好程晨走了過來。

    程晨對他倆笑了笑“江 哥,季琛哥。”

    在座的有誰不知道程晨對江 那點小心思。

    程晨臉上不知是因為被眾人調侃羞澀還是喝了酒染上了淡粉色,微燻狀,模樣很是惹人憐。

    而江 腦子里閃過的是林子茂那張因淋雨而變得蒼白的臉。

    他看了看手表“我先回去了。”

    剛要識趣讓位的季琛“這才幾點,你家又沒有美嬌娘等著,這麼著急回去干嘛?”

    江 說“我明天早上還有點事。”家里是沒有美嬌娘,但有一個可能會生病的家伙和一只會掉毛的拖油瓶。

    屁股剛挨到沙發的程晨則臉色微僵,他今晚準備了好多想說的話。

    作者有話要說江 雙十一,收獲老婆一個。

    林子茂不想要老公來著。

    江 ……

    雙十一前我看了講不要沖動消費的視頻,然而並沒有用~

    今天111個小紅包~~祝大家購物愉快!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