囊中羞澀

小說︰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作者︰廿亂| 類別︰其他類型



    順利通過安檢後,方佳文和林子茂登上了前往斐格星寧城的民用星艦。

    半個小時後,星艦準時起飛,航程是一周。

    星艦穿過大氣層,快速升空,沒一會兒,轟隆聲響了不久後,星艦便進入固定的航線。

    他們訂的是有單獨雙人間的一等休息艙,按下顯示屏上的按鍵後,床和書桌自動滑出,寬敞的室內變得窄了些,隔壁是簡易浴室。

    林子茂趴在窗沿上好奇地望向漆黑一片的太空。

    五分鐘後,一位漂亮的空姐親自過來問他們午餐需要吃點什麼。

    林子茂看了看空姐給的菜單,不太在意道“什麼貴來什麼吧,紅酒、牛排、可樂、雪碧、橙子汁各來一杯。”

    空姐都說好的,她見怪不怪,阿爾法星總會有這樣的人。

    方佳文覺得林子茂有點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特別想捂住臉,但想到他從小就沒離開過阿爾法星,也怪不得他。

    林子茂仿佛沒感覺出方佳文為難的神色,自顧盯著窗外,眼底流露出對長大之地的不舍,隨口問方佳文“方助理,我听說還有空間跳躍點,會很難受嗎?”

    方佳文說“您放心,現在民用星艦都有防震功能,只要您平時不暈飛行車,基本沒有太大的問題,一會兒就過去了。”

    方佳文想起什麼,打開自己的通訊器,給林子茂發了一張全息動態照片。

    接收到方佳文當面發送給自己的照片,林子茂還有點奇怪。

    這份動態照片屬于一個漂亮得不真實的男人,照片是人為偷拍的,他應該是在圖書館里看書,左手指尖抵著額頭,右手翻過一頁書,似乎察覺有人在拍他,然後合上了書本起身,眉眼間都寫著冷淡,掃向周圍的雙眼並沒有什麼溫度,最讓林子茂移不開眼的是他那張上帝精細雕琢過的漂亮面孔,他長得過分俊美了。

    “這是誰?”林子茂抬眼望向方佳文,同時還伴著些不解,方佳文之前給他發過父親現在一家五口的照片,但那幾位跟眼前這位可沒半點相似之處。

    方佳文是林子茂父親林備的助理之一,作為一個平時負責接送孩子的助理,他對林家的家事多多少少還是知道的,而且關于這張照片的事,老板在他出發前來接林子茂時就重點交待過。

    他按照老板的意思說道“他是您的未婚夫,回到寧城後,您將會跟他結婚。”

    林子茂坐在床沿,交疊著雙腿,疑惑地眨了眨眼“我的未婚夫?”

    方佳文又耐心地重復了一次“是的,您的未婚夫,回寧城後您將跟江 少爺結婚。”

    林子茂沉默一會兒“真結婚還是假結婚?”

    “自然是真結婚,您二位會成為合法的夫夫關系。”方佳文察覺了林子茂的沉默,心想著是不是突然而來的未婚夫打擊到這位剛成年的少年,他現在一定十分迷茫。

    回過神的林子茂歪了歪頭,眼里帶著不明笑意“真結婚啊,我怎麼就突然有未婚夫了?”

    方佳文沒告訴林子茂他們其實是商業聯姻,他的工作只是負責告辭林子茂他馬上要結婚這件事,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林子茂再次打開全息動態照片,用指尖撥著照片中人,讓他轉個方向,面朝著自己,這人長得確實非常奪目,如果跟他結婚倒也不虧。

    接下來,林子茂都未再跟方佳文聊起他這位未婚夫的事,他倒是想問,但他們每天都會經歷一個空間跳躍,方佳文又暈又吐,每天都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吸了暈艦氣才能安然緩一緩,也沒精力再跟林子茂多說他的未婚夫的事,而他也知之甚少。

    反觀林子茂,每天都十分有活力,在星艦上東走走西轉轉,只有睡覺的時候才會回到房間,做到了不打擾這位父親的得力助手休息,只是方佳文每每醒過來時,都會發現林子茂看他的眼神有幾分憐憫。

    仿佛在說,暈艦,真可憐。

    下了星艦,方佳文總算是活了過來,林子茂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也浮現出來了。

    他們坐上從方佳文停在星艦場的飛行車,一輛比一輛更小型,速度更快,外形更夸張的飛行車從他眼前飛馳而過。

    下方是聳立的高樓,樓頂的全息屏上打出各大公司的巨幅lo和廣告,綠茵大道上有在地面行使的節能公交和軌道交通,以及看不清神態的行人。

    不過,現在也不是研究哪種飛行車型號更流暢更酷帥的時候,方佳文開了自動駕駛,解放雙手,給林子茂介紹林家的情況。

    林子茂上頭有一個大哥,是林備與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孩子,但雙方結婚十年後,因感情不合離婚,孩子留在了林家。

    林子茂是林備與他的第二任妻子許秋捷生下的孩子,但夫妻二人結婚不到三年就離了婚,之後許秋捷就帶著林子茂回了老家阿爾法星,一個等級相對低級的星球。

    在林備與許秋捷離婚之後,很快就又有了第三任妻子,夫妻關系一直維持到現在,並生下了兩個孩子,包括林子茂在內,林備一共有四個孩子。

    按理說,這聯姻的重任應當也輪不到從未在寧城生活過的林子茂,這是因為林備的大兒子林子峰,林子茂的大哥的母親是陸家人,而且林子峰與陸家關系很好。

    林備為了不得罪陸家,是不可能把林子峰作為備選人的,至于另外兩位,未到法定年齡,唯一的人選就只有一直生活在鄉下,母親在兩年前離世的林子茂了。

    至于為什麼江家人會接受,林子茂也不是很能理解,但他現在要在寧城生活,也沒別的選擇,他沒有拒絕的機會,林備在接他回寧城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他的去向。

    不過方佳文沒提,跟林子茂相處了幾天,倒覺得他不知道商業聯姻這件事也好。

    一時出神的方佳文沒發現望向窗外的林子茂扯出一個微不可察的譏笑。

    飛行車平穩地停靠在林家的停車坪上。

    機器人管家從飛行車上搬下兩個大行李箱,方佳文也不明白林子茂那個家徒四壁的小房子里怎麼能收拾出這麼多又重又多的物品。後邊還有一個籠子,里頭是一只懨懨的銀灰色圓臉貓,它比暈艦的方佳文更暈乎,看到熟悉的主人,它低低地喵了兩聲。

    林家這邊早已從方佳文那兒得知林子茂抵達的日期和時間,林子茂到達林家時正好是晚上六點左右。

    林備已從公司回來在家里等候,他的現任妻子白美瑩正在廚房里安排著迎接林子茂回來的晚餐,她的兩個孩子已經回來了,兒子在房間里玩全息游戲,女兒正在林備身邊撒著嬌。

    方佳文和林子茂換了鞋進屋,方佳文說“林總,二少爺到了。”

    听著女兒講學校趣事的林備抬起頭,望向提著貓籠的林子茂,看到那只懨懨的寵物貓,他有點不悅,但這是父子倆在十幾年後的第一次見面,他頓時將這點不喜壓下。

    管家知道林備不喜歡寵物,立即上前替林子茂接過籠子,林子茂淡淡地說了句“麻煩。”

    林備問林子茂“子茂,路上還順利嗎?”

    林子茂沒什麼精神道“還好,就是沒什麼風景。”

    林備說“太空也有太空的景致,以後若是有機會可以再去領略。”他轉頭對林子儀說,“去樓上叫子樺下來吧。”

    林子儀乖巧地說好,又朝林子茂笑了笑,但笑容里有幾分真就不知道了。

    隨後林備現任妻子白美瑩從廚房里出來,她是很典型的溫婉美女,保養得宜,不像兩個孩子的媽,她說話聲也不大,林備主動給林子茂介紹“叫阿姨就行。”

    她上下掃了林子茂一眼,溫柔道“子茂路上辛不辛苦,過跳躍點的時候還好吧?”

    林子茂又說了一回還行。

    從樓上下來的林子樺剛上高一,屬于叛逆期的他眼里有著無法掩飾的不認同,在他眼里,他只覺得身穿一件白色襯衫和一條牛仔褲,再加一雙有些破舊的球鞋的林子茂土得不能再土了,與他們上流社會的家庭格格不入,這人居然是他的二哥,他並不太想承認。

    林備十分自豪的給林子茂介紹“這是你四弟,剛拿了市里數學競賽一等獎,厲害吧。”

    林子茂扯出一個淺笑,不是很有感情應和道“厲害。”

    林子樺抬了抬下巴,高傲地叫了他一聲二哥。

    林備拍了拍林子樺的肩,對方卻不搭理林備扭頭去了廚房,林備十分慈愛地說了句這孩子叛逆期,又對林子茂說道“你大哥從學校回來要點時間,他今年研一。”

    話音剛落,一位身材頎長的年輕人走了進來,他將手中提著的一個禮盒遞給了管家,並交待了幾句,是一個栗子蛋糕,他們今晚的餐後甜點。

    他望向臉色白過頭的林子茂“到了?”

    林備說“他剛到,子茂,我可還記得你當年離開時,你大哥還哭鼻子,氣得兩天沒吃飯。”

    林子茂安靜地打量著這位身量比林備高出一個頭的大哥,頗有威懾感。

    林子峰看了林備一眼,直接對林子茂說“吃飯後我帶你去你房間。”

    林子茂點頭“好。”他對這里的所有人都沒有印象,一歲多就離開了寧城。

    這一頓晚飯吃得還算融洽,是一頓接風宴了。

    晚飯後,林子峰依言帶他去新房間,整體的布置跟房子的地中海風風格很相似,房間寬敞明亮,整潔干淨,地面鋪上了價格昂貴的米黃色地毯,他帶來的兩個外表磨損嚴重的大箱子擺在中間像是誤闖高雅音樂大廳的小丑。

    林子峰跟他說“要有哪里不喜歡的,跟管家說。”

    林子茂點點頭“嗯,謝謝大哥。”

    管家把那只圓臉貓給林子茂送來,對方還貼心的給貓咪洗了個香噴噴的澡,林子茂接過椒鹽時,它身上滿是香波味,但它現在比打了霜的茄子更蔫。

    椒鹽是不愛洗澡的。

    林子茂沉下了臉“怎麼給它洗澡了?它剛到陌生環境,是會生病的。”

    管家說道“二少爺,家里從來沒養過寵物,您的小貓太髒了,身上不知帶了多少細菌,我也是為了您和家里人的健康才洗的,剛還給它滴了驅蟲藥。”

    林子茂直直地看著他說“但你至少得先征求過我的意見。”

    林子峰看到貓咪後退了一步,他有點怕小動物“駱叔叔也是一片好意。”

    林子茂抬了抬眼,沉默不語,他輕輕撓著椒鹽的下巴,緩解著它的緊張情緒。

    駱管家意識到這位剛來的二少爺有些強硬,他先道了歉“抱歉,二少爺,我也是無意的,下回我一定不自作主張。”

    在林子峰與駱管家以為林子茂會來一句“算了”時,他卻說“我視椒鹽為家人,它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下不為例。”說完林子茂便抱著椒鹽回房間休息。

    不知何時站在樓梯間的林子儀將剛才的一切收入眼底,對林子峰笑了笑,不知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地問他“大哥,二哥是從阿爾法星回來的吧,听說那里的人素質很低下。”

    林子峰仿若沒听見,一語不發地繞過她回了房。

    在星際聯盟里,星球分為五個等級,屬于末端的五等星因資源匱乏,又被稱作為垃圾星,而阿爾法星正屬于五等星。

    在星艦上待一周還是挺累的,又應付了虛偽的一家子,林子茂洗完澡後就有些困了,不過,他還是強撐著用通訊器回復了幾條信息。

    不管林家人怎麼看他,這一晚他聞著椒鹽身上的香波味睡得很沉。

    第二天早上,他被椒鹽濕轆轆的鼻尖蹭醒。

    睜開眼時,還有點不適應一等星清晨的太陽,太刺眼了。

    駱管家手里提著幾套新衣服,他今日收起了昨日怠慢的情緒,一一給林子茂介紹這些量身定制的衣服,並說明都已洗淨可以直接穿,並全都給放他屋里。

    他起得晚,其他人都不在了。

    林備今天沒去公司,等林子茂用過早餐後,把他叫去了書房。

    今天的林備在面對林子茂時,少了昨日的溫和,語氣中多了分命令“今晚我帶你去和江叔叔他們一塊兒吃個飯,方助理應該跟你提過江 。”

    林子茂說“提過。”

    林備說“你江叔叔希望你們近日把證給領了。”他故意省略關于商業聯姻的那部分因素。

    林子茂把玩著林備書桌上的一個貔貅擺件兒,左右拋來拋去“為什麼這麼急?”

    林備擔心他把自己的古董給摔了,搶過貔貅放進抽屜里。

    他心說不是他們急,是自己急,不過他還是將此事推到對方頭上“你江叔叔有點迷信,江 打小身體不太好,希望你跟他結婚,有沖喜的作用。”

    林子茂被“沖喜”這個古老且迷信的說法給弄得一身雞皮疙瘩,同時對林備貧瘠的借口感到有些好笑,他漫不經心地點頭“好吧,我知道了。”

    林備很意外,他以為林子茂會跟他吵吵鬧鬧,但沒想到林子茂居然這麼听話,倒是省下了勸說的步驟,只是一大早準備的強硬威脅話全堵在嗓子眼里。

    正當他覺得此事好解決時,林子茂在離開書房前突然問林備“爸,能給我點錢嗎?我想給我未婚夫買份像樣點的見面禮。”

    林備“……應該的。”這孩子昨天似乎沒喊他爸?

    作者有話要說給錢就是爸爸!

    開坑啦~~又和大家見面了哪!

    本文講的是兩只戀愛小學雞在磨合中成長、相愛的故事。

    大概是一個披著星際皮的戀愛小甜文?

    喜歡的大寶貝們點一下收藏哦,鞠躬!

    每天中午1200更新,有事會請假。

    評論前100有小紅包哦~~三天內有效。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 | 回到親生家庭後我被安排聯姻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