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原來我家徒四壁 第二十二張鈔票(老奸巨猾。...)

第二十二張鈔票(老奸巨猾。...)

小說︰原來我家徒四壁| 作者︰容光| 類別︰其他類型



    第十九章

    總而言之,“同居”生活就這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朝夕相處後,楚音開始沒那麼多顧忌。

    起初惦記著阿城曾經輕生,她還有些放不開。

    比如他急剎車時,她險些撞在椅背上。

    再比如“高空墜物”事件發生後,他那態度簡直大不敬。

    換做以前,她早就大小姐脾氣發作,絕不會任由他囂張。可轉念一想,阿城牛高馬大的,內心卻很脆弱,真的要徹底粉碎他活下去的信念嗎?

    還是不了吧。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天上的神仙也會為為她添一筆功德的!

    于是問題出現了——

    阿城寄人籬下,卻一點沒有打工仔的自覺。

    楚音是從不進廚房的,做飯是不會,洗碗是不可能。

    被楚放輝捧在手心二十來年,她除了設計,可以說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家政阿姨一周來兩次,她獨居時,這個頻率綽綽有余,她連垃圾都不用親自倒。

    可現在家里有阿城了,垃圾制造量都是從前的兩倍。

    于是問題出現了垃圾誰倒?

    這不是顯而易見嗎?

    軟飯城寄人籬下,要干家務也是他來干啊!

    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對此毫無自覺。

    某天夜里,楚音下樓吃水果,瞥見了滿載的垃圾桶。

    她對阿城說“垃圾該倒了。”

    阿城點頭。

    這在楚音看來,就是承擔起倒垃圾重任的意思,當時她還想不錯,還挺主動。

    然而次日清晨,離家上班前,楚音發現垃圾桶依然是裝滿的狀態。

    她不解地盯阿城,怎麼還沒倒?

    于是又重復一遍“垃圾該倒了。”

    阿城似乎也不知她怎麼再三提起這件小事,微微一頓,又一次點頭。

    點完頭他就拿起車鑰匙,準備往外走。

    楚音不是,總點頭,但就是不倒?

    她“等等。”

    阿城回頭。

    “你剛才——”她頓了頓,“點頭是什麼意思?”

    阿城略微疑惑“垃圾是該到了。”

    “……”

    怎麼,我看起來是在征求你的同意嗎。

    我不知道垃圾該倒了嗎!

    楚音費力地組織語言“那你怎麼不倒?”

    阿城“?”

    要不是他看起來實在很驚訝的樣子,楚音都覺得他在揣著明白裝糊涂。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阿城才回應說“家政明天就到了。”

    “可是垃圾已經在這放了兩天了。”

    “那我打電話,讓她今天就來。”

    “……”

    楚音不是,倒個垃圾怎麼你了!

    氣氛一時僵持。

    大概是看出她的震驚和譴責,阿城停頓幾秒,終究還是彎下了腰,把垃圾袋拎起。

    “我去倒。”

    于是楚音眼睜睜看著他伸出小指頭,只用頂端的一厘米勾住沉甸甸的垃圾袋,手臂與身體呈九十度直角,以達到垃圾袋與人體的最大間距。

    “……”

    這位司機你可真講究。

    她家垃圾桶也就裝了些果皮廢紙,他這姿勢活像拎的是她解剖的尸體。

    去公司的一路上,楚音都在想大意了,沒想到看起來眉清目秀的,實際上是個懶漢。

    她不知道的是,前座的人像往常一樣開著車,目光卻時不時落在握住方向盤的右手上。

    指尖與垃圾袋接觸過,總覺得有股奇怪的味道縈繞不散。

    他努力不去注意,但就是渾身不自在。

    ……虎落平陽倒垃圾。

    慘。

    把楚音送到地下停車場後,阿城並沒有急著離開,第一時間進入大廈的公共衛生間……

    洗手。

    用洗手液翻來覆去大概搓了十來遍,最後遲疑著,湊近鼻端聞聞,終于沒有味了。

    走出洗手間時,他只覺得一身輕松,陽光明媚。

    公司里,美術館項目還在努力推進中。

    那天跑去水雲澗慷慨激昂地發表一通“演講”,一開始,楚音相當有底氣。

    正義必勝!

    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拒絕職場性別歧視!

    可整整三天,對方都沒有再與她聯絡,她開始自我懷疑。

    是不是有點太囂張了?

    再回憶一遍當天說了什麼,這種懷疑逐漸加深。

    楚放輝一直以來都說她性格太直接,沒有生意人的長袖善舞,所以果然還是應該迂回圓滑一點嗎?

    楚音不確定地想著,終究還是直來直去佔了上風。

    她致電雲副總,詢問新一版的設計方案如何,葉老先生是否滿意。

    雲副總比之前熱情很多“葉老先生過目後,覺得比上一版更好。只是……”

    “只是什麼?”楚音的心提了起來。

    “只是葉老覺得依然還差了點什麼。”

    “差了什麼?”

    “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葉老說整體設計顯得冷漠了點,能否再改進一下?”

    掛了電話,楚音陷入沉思。

    冷漠?

    美術館的綠化,主要包含館外的園林設計,和館內的植物布置。

    根據葉俞山的藏品,她把設計分為了四個部分。

    館外的園林以極簡為主,並不種植奇花異草,主要營造森林的茂密感。

    葉俞山葉落歸根,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心境,一定也希望美術館擺脫城市喧囂,成為遺世獨立的淨土。

    書畫一類的展館,她設計的主題是木雕與老樹。

    色彩上不會喧賓奪主,氣質也與書畫相輔相成。

    珍寶館是價值連城的古董收藏,她選擇了花卉植物襯托,以君子蘭與劍蘭為主,高潔優雅。

    另外是攝影館,照片展示了老先生生活過的農村風貌,她便選擇了青蔥的灌木類植物裝點,很符合鄉村的風格。

    所以到底為什麼會冷漠?

    楚音坐在辦公室,又一次對著設計方案陷入沉思。

    彭彭的內線就在這時打入。

    “老板,印象集團的張總致電。”

    一通電話令楚音錯愕不已。

    “您要把標給星輝?”

    什麼情況?

    可是上次在招標會上,他明明把她當成了楚意然,弄清事情真相後,還氣得不輕,說他們星輝設計招搖撞騙,不是好東西……

    怎麼突然就要把項目交給她了?

    張總畫風一變,和顏悅色說“之前有點小誤會,不過楚二小姐已經都跟我解釋清楚了。”

    楚二小姐?

    楚音臉色一變,楚意然做了什麼?

    但不管楚意然做了什麼,張總顯然被哄得心花怒放,在電話里高高興興說,印象集團新開發的小區項目,綠化這塊就交給星輝了。

    天上掉餡餅的事,楚音自然不會推辭。

    然而通話進入尾聲,張總忽然指名點姓要楚意然來負責這個項目。

    楚音一怔“張總有所不知,楚——我妹妹她不在公司上班,不算星輝的員工,公司的事情她概不插手。”

    張總奇道“不在公司上班?奇了怪了,那她怎麼會來跟我談項目?”

    “這個,她只是偶爾幫忙。”

    “那就幫忙幫到底。”張總理所當然,“我還挺喜歡楚二小姐的性格,直爽不做作,和這樣的人談生意我也放心。”

    “您看這樣行嗎?我會換個經驗更豐富的項目經理來負責這件事——”

    楚音被張總打斷了。

    “楚小姐,我是看得上二小姐這個人,所以選擇信任你們。如果中途換人,那我是不樂意的。”

    不知楚意然給對面灌了什麼迷魂湯,總而言之,對方言簡意賅結束通話。

    “讓楚二小姐來負責,這是和星輝合作的基本要求。”

    楚音掛了電話,臉上的笑意一絲不剩。

    用腳指頭也能猜到楚意然做了什麼,無非是出賣色相,釣到了大魚。

    她一心想進公司,楚放輝那邊行不通,就另闢蹊徑,以為這樣就能如願以償。

    楚音做你的春秋大夢。

    楚放輝在做理療。

    快入秋了,天氣一天涼過一天,他這老腰也隔三差五就發作。

    正哎喲連天時,手機響了。

    理療師看了一眼擱在一旁的手機“是楚小姐來電。”

    原本打算理療結束再接電話的楚放輝,立馬直起腰來,“那我們暫停一下,先接電話。”

    還不等楚音開口提正經事,楚放輝就笑容滿面先拋出橄欖枝。

    “音音,今晚回家吃飯吧,你妹妹在家辦晚宴。”

    楚音話都到嘴邊了,硬生生剎車“辦什麼晚宴?”

    “她養的曇花今晚要開花了,請了幾個好朋友來觀賞。”

    楚音呵呵,果然矯情,開個曇花也能辦arty,那是不是花謝了還要辦個葬禮?

    楚放輝“回來吃飯啊,給你妹妹捧個場,有你在更熱鬧,爸爸也想你了。”

    “恐怕我不來才是捧她的場。”

    楚放輝語塞“怎麼說話呢。意然是誠心誠意邀請你的,昨天就開始跟我說了。她怕她給你打電話你不來,還特意讓我來請你。”

    “……”

    楚音面無表情地想,男人果然不懂女人啊。

    讓父親來邀請,明擺著楚意然並不希望自己去,不過面子上走個流程而已。

    但她恰好有事要找那位妹妹算賬,于是——

    “好啊,我去。”

    這樣一想,心里還有點愉悅。

    那位便宜妹妹絕對不可能盼著她回家。畢竟正版一登場,盜版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楚音提前下班,本想直奔星輝湖,轉念一想,那邊在辦arty……

    以楚意然的性格,一定會打扮得花枝招展,從頭到腳的暴發戶氣質。

    她莞爾,叮囑彭彭“找化妝師和造型師去我家。”

    彭彭沒有楚音那麼開心,只遲疑著問“真,真的要回星輝湖嗎?”

    “為什麼不回?”

    彭彭沒敢說因為你每回一次家,但凡和那位二小姐起沖突,吃虧的總是你。

    倒不至于發生肢體沖突,論口角,老板也不佔下風。

    只是就算吵起架來全身而退,甚至大獲全勝,離開星輝湖的楚音也沒有一次是高興的。

    身為“弱者”,楚意然總能收獲父母的憐惜。

    而“飛揚跋扈”的楚音看上去昂首挺胸離開戰場,卻在無人的角落黯然神傷。

    可是真要楚音示弱,她辦不到。

    她並不知道在彭彭心里,關于她小可憐的形象已經根深蒂固,這邊還在為老板今晚的憂傷而憂傷,那邊卻在快意恩仇地想著

    今晚回家有兩個小目標。

    第一是把印象集團的事解決一下,要讓楚意然自己跟張總交代,項目後續由專業員工接洽。

    第二是!

    不肯示弱的楚音在家里做造型。

    阿城獲得了書房的使用權後,就總在里面看書。

    耳邊是客廳傳來的一系列噪音。

    吹風機嗡嗡作響——大概是在做發型。

    造型師嘰嘰喳喳——討論挑什麼衣服。

    化妝師不停吹彩虹屁——想漲工資?

    他看書的速度略微受到影響,換做以前的他,大概會走出門冷冷扔下一句“都滾出去。”

    可如今——

    如今,寄人籬下的他面無表情掏出購買已久的防噪音耳塞,淡定地堵住耳朵。

    世界清淨了。

    七點三十分,家家戶戶正放著新聞,楚音敲響書房的門。

    “叫你半天了,怎麼不理人?”

    阿城摘下耳塞,回頭望去。

    門邊站著一席盛裝的年輕女人,小黑裙上流光溢彩,星光點綴。

    卷發松散地盤在腦後,露出天鵝般縴細漂亮的脖頸。

    她很漂亮,阿城一直知道。

    但在他的世界里,漂亮的人太多,來來往往,由小看到大,他早已免疫。

    更何況圈子復雜,很多時候越是漂亮的人,心腸越狠。舉個最典型的例子,他的便宜弟弟衛青山。

    漂亮的人通常自知,只字不提自己的美,卻在無形中流露出優越感。

    但眼前這個好像是個例外——

    沒能等到他目露贊美,也沒有半句夸獎,楚音還有點驚訝。

    姑且當做他看傻了吧。

    楚音決定給司機先生一個台階下,干脆翹起蘭花指,拎著裙子轉了一圈,跟個六七歲的小姑娘似的,非常直白地詢問道

    “好看嗎?”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向惡勢力低頭的阿城“好看。”

    楚音不太滿意,怎麼就兩個字啊?

    也太敷衍了吧!

    她也沒從阿城的面癱臉中看出什麼驚艷之色,開始自我懷疑難道造型失敗了?

    不會吧,剛才她明明照過鏡子,不說傾國傾城,那也是紅顏禍水啊。

    楚音低頭看看自己,越發覺得沒問題,于是對阿城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具體說一說,怎麼個好看法?”

    “……”

    阿城有完沒完。

    哎,司機難當。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原來我家徒四壁 | 原來我家徒四壁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