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原來我家徒四壁 第十張鈔票(同居生活。...)

第十張鈔票(同居生活。...)

小說︰原來我家徒四壁| 作者︰容光| 類別︰其他類型



    第十章

    午餐時間,彭彭去附近的西餐廳跑腿,拎著紙袋子回到辦公室時,後背都濕了。

    “老板,你的午飯!”

    楚音打開蓋子,叉了一片西紅柿往嘴里送,片刻後抬頭︰“你又忘了。”

    啊,忘了不加千島醬,要柚子醋。

    彭彭頓時懊惱︰“天太熱了,我一直在罵氣溫來著……”

    “算了,湊合吃吧。”楚音把那堆淡黃色的醬汁往一邊撥,繼續吃草。

    倒也不是吃不慣千島醬,主要是為了保持身材才選擇吃草,這種高熱量的醬汁加進去,簡直功虧一簣。

    還不如吃塊肉呢。

    她一邊吃草,一邊撥弄鼠標,看剛剛收到的企劃案。

    桌上的手機響了一聲,新短信抵達。

    楚音掃了一眼,是陌生號碼,抬眼繼續看了幾行企劃案,忽然一頓,重新低下頭去,拿起手機。

    短信只有寥寥數語︰

    手機卡已辦好。

    阿城。

    她頓了頓,放下叉子,存了這個號碼,然後打字過去︰沒有微信?

    過了好一會兒,阿城沒回信息,倒是微信多了一個好友申請,ID就叫阿城。

    楚音通過了申請,點開那一片空白的頭像,果然朋友圈里什麼都沒有。

    Yin︰剛剛注冊的?

    阿城︰嗯。

    Yin︰以前沒有微信嗎?

    阿城沒回。

    楚音心想,可真夠怪的,舊手機號棄用了,微信也是注冊的新號,他是特工嗎,還是FBI?正腹誹著,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阿城︰新的開始。

    下一秒,她看見他把昵稱也更改了,就三個字母︰NEW。

    果然是告別過去。楚音盯著他的名字看了半天,打了好幾行字,最後又統統刪掉了。

    咖啡館里,男人低頭看著手機,屏幕上斷斷續續出現了好幾次“正在輸入”,最後才收到一句簡短的回復。

    Yin︰加油。

    他直覺還有下文,果不其然——

    Yin︰本來想說點什麼鼓勵一下你,但仔細一想,會走到今天,安慰的話對你來說大概也捉襟見肘,所以就簡單地為你加個油。

    阿城微微一怔。

    Yin︰不過依我看,你的新開始相當不錯。這麼好的老板不多見啊!年輕人,好好干!

    咖啡館很吵,先前和袁禮出門談話,那杯藍山也被店員收走。衛遇城不得不新點了一杯價格最便宜的,雖然明知一口都不會動。

    空氣里充斥著劣質咖啡豆的味道,座位之間因為間隙太小,毫無私密性,耳邊混雜著好幾桌的交談。

    年輕女生在小聲說︰“他就在你背後,要不你回頭找他要個微信?”

    隔壁桌的媽媽在抱怨︰“怎麼又要上廁所?出門前不是剛剛尿過了嗎?”

    店門口的電子門鈴傳來“歡迎光臨”的招呼聲。

    阿城一動不動坐在那里,屏幕上的“正在輸入”終于消失了,他看了好幾遍,最後停在那句“年輕人,好好干”上。

    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像有風過,冰封萬里的湖也有了一絲松動。

    他低頭打字。

    NEW︰好的。

    NEW︰謝謝楚總。

    在他對面,某個等了許久的人敲敲桌子,不耐煩地說︰“老子屈尊降貴跟你坐半天,你一眼都不看我,就在那兒聊微信。卡還是我給你買的,你倒是說聲謝謝啊!”

    阿城抬頭,從善如流說了聲謝謝。

    袁禮︰“……”

    袁禮︰“你還打算在這兒坐多久?”

    阿城︰“到五點半。”

    那位楚總六點下班,五點半從這里離開剛剛好。

    “靠,你弟——衛青山已經在給你張羅後事了,你就在這兒干坐著?”

    “嗯。”

    袁禮問︰“衛遇城,你到底在籌謀什麼?”

    “不關你的事。”

    “你就不怕他真把你公司吞了?”

    “說過了,不關你的事。”

    袁禮生氣了,把手一伸︰“還我!”

    “什麼?”

    “手機卡。”

    “袁總沒听說過覆水難收的道理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何況是你親手送我的手機卡?”

    “我他媽——”袁禮啞口無言,“衛遇城,你這會兒是過河拆橋,準備跟我耍無賴?”

    阿城對上他的目光,半晌才說︰“你該走了。今天的事多謝了,別告訴別人你見過我。”

    “……”

    “家務事,袁總最好明哲保身,別渾水。”

    袁禮黑著臉起身,說了句“我真是吃飽了撐的才會幫你”,扭頭往外走。走到一半時,又听見了衛遇城的聲音,很輕很低的兩個字,像是錯覺。

    他猛地回頭,對上那人的視線。

    第幾次了?

    那家伙不可一世慣了,商場上從來都只有針鋒相對,連笑一笑都嫌麻煩,如今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對他說了好幾句多謝。

    袁禮翻了個白眼,一邊往外走,一邊嘀咕︰誰他媽想幫你啊?自作多情。

    *

    阿城的不善言辭與社恐癥狀(?),令他的存在感變得極弱,以至于楚音一不留神就會忽略他的存在。

    但這並沒有讓“同居生活”變得輕松,反而增加了不便。

    當晚下班,楚音和往常一樣,蹬了高跟鞋就上二樓。

    院子里的人站了一會兒,看著她一如既往忘記關上的大門,明白她是又把他給遺忘了。

    他打開帳篷,把門簾掀起來,坐在草坪上乘涼,尚在思忖夜里是繼續洗露天澡,還是開口向她借用一樓的浴室。

    不一會兒,頭上傳來些許動靜。

    阿城抬頭,看見二樓的陽台門開了,有人系著浴巾出現在那里,正墊著腳去摘晾衣桿上掛著的……

    粉色Bra。

    輕飄飄的衣物,布料少得可憐,掛在空中晃晃悠悠,但也比不過她胸前系著的浴巾更危險,松松垮垮,搖搖欲墜。

    她的皮膚白得像在發光,裸露在空氣里的皮膚還掛有亮晶晶的水珠。

    阿城驀地收回視線,背過身去。

    下一秒,楚音夠著了,剛把內衣拿在手里,胸前的浴巾卻忽然一松,最後只能一手拿著內衣,一手捂著胸前,弓著腰往屋里走。

    都已經轉過身了,她才忽然想起什麼,猛地回頭。

    院子里,阿城坐在帳篷前,背對她,好像完全沒有看見二樓的動靜。但仔細看看,他的耳朵好像有點紅……

    !?!?

    Shit!居然忘了家里還有個司機!

    楚音一頭扎進屋,砰的一聲關上陽台門,滿腦子都是,“他到底看沒看見?!?!”

    為了緩解驚嚇,她找了本小說看,看著看著,又把阿城拋在了腦後。以至于口渴時,穿著睡裙下樓去冰箱里找飲料,回身看見大門外站了個人,又嚇一跳。

    下一秒才意識到自己沒穿內衣,而睡裙是輕紗質地,輕薄透氣的同時也很……透明。

    楚音手忙腳亂抱胸,努力假裝自然的樣子,“有,有事?”

    門外的人移開視線,看著地面︰“我想借用一下一樓的洗手間。”

    她扔下一句“用吧”,又是一陣倉皇逃竄。

    所以說,家里突然多了個男人真的很有問題!

    楚音用枕頭捂住臉,卻捂不住面上升騰起的陣陣熱氣。

    思來想去,她給秦茉莉打了通電話,毫不意外,秦茉莉又是一頓狂轟濫炸。

    “你還把他留在家里的?”

    “哇,你什麼時候改名了嗎?姓楚名聖母,號白蓮居士?”

    “司機?司機也用不著住你家好吧?”

    “社交恐懼癥?楚總你做慈善嗎?招司機還招個心智不健全的?”

    楚音連插話的余地都沒有,好不容易等到這輪轟|炸結束,才見縫插針問了句︰“你錦江花園的小高層還空著吧?”

    “干嘛?”

    “反正空著也是空著,先給他住吧。”

    秦茉莉︰“……”

    楚音換了套衣服,下樓找阿城。

    阿城恪守規矩,洗完澡就又回帳篷里去了,帳篷周圍點了一圈蚊香,看起來像是某種滑稽的儀式。

    她走到帳篷外面,清了清嗓子︰“我點了外賣,一起吃吧。”

    沒一會兒,鮮蝦雲吞送到了,兩人坐在餐廳沉默地吃飯。

    楚音醞釀了一會兒,才說︰“房子找到了嗎?”

    這連一天都還沒過去,想也知道不可能找到,更何況眼前這人還有社恐。

    阿城︰“還沒有。”

    楚音︰“我朋友在錦江花園有套空房子,你先住進去吧。”

    阿城筷子一頓,抬眼看她。

    不知為何,他的眼神總是這樣安靜,亮而坦蕩,像海上穿透濃霧的燈塔。

    楚音移開了視線,“兩個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我也不習慣家里有人。”

    阿城沉默著點頭。

    “那你收拾收拾,明天搬過去吧。”

    說是收拾,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可收拾的。阿城來到明玉上城時就是兩手空空,如今要走了,自然也沒有身外之物。

    楚音在二樓的窗邊看他。

    大概是帳篷里太悶熱,他掀開簾子坐在草坪上看書,充電台燈已然微弱的光打在他身上,蚊香燃起幾縷青煙。

    一個沒有過去,也不知有沒有未來的人。

    楚音看著他,忍不住猜測,他的父母呢,家人朋友呢,以前是干什麼的,以後又打算干什麼。

    可他低頭看書的樣子倒也很安詳,讓她覺得大概人活著也不必去做諸多計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多大回事。

    鬼使神差,楚音偷偷拍了張他的側臉,發給秦茉莉。

    Molly︰?

    Yin︰我家司機。

    Molly︰???

    Yin︰是不是有點帥?

    秦茉莉半天沒回信息,楚音等啊等,好半天才等來下文。

    Molly︰我錯了,我不該吐槽你聖母白蓮花。這顏換我,我也願意做大慈善家。

    下一條。

    Molly︰等下,你在哪個海邊撿到他的?

    Yin︰你要干嘛?

    Molly︰定位發我。我也想撿一個。

    楚音笑出了聲,片刻後掀開窗簾又瞅一眼。老年汗衫也能穿出這個效果,不知道換身行頭會怎樣。

    像是惡趣味上頭,她突然心血來潮。

    Yin︰明天逛街嗎?

    Molly︰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楚總居然有空逛街了?

    Yin︰你還記得小時候我們一起給芭比換裝嗎?

    多年閨蜜,秦茉莉秒懂。

    Molly︰噫,你是真的變態。芭比換裝滿足不了你,現在要玩真人換裝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原來我家徒四壁 | 原來我家徒四壁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