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原來我家徒四壁 第八張鈔票(老天有眼。...)

第八張鈔票(老天有眼。...)

小說︰原來我家徒四壁| 作者︰容光| 類別︰其他類型



    第八章

    車行一路,一路都是沉默。

    楚音上車時吩咐了一句“先送彭彭。”之後再沒說過話。

    大概是老板氣壓太低,彭彭都不敢坐後座,謹小慎微地選擇了副駕駛,低聲跟阿城報家庭住址。

    下車時,她松口氣,同情地看了眼阿城,扔下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之後車里就只剩下兩個人。

    司機本就沉默寡言,後座的人也冷若冰霜,外面明明是七月酷暑,車內卻像寒冬臘月。

    好像過了一個世界那麼漫長,明玉上城終于到了。阿城把車駛入地下停車場,兩人從車里沉默到電梯里,總算到家。

    穿過庭院,楚音開門進屋,連大門都忘了關。

    阿城停在門口,望著她陷入沙發的身影,終究還是沒有踏進去。

    她說過,未經同意,不能擅自進屋。

    昏黃的光線消失在地平線上,晝夜更替。

    庭院外排成直線的路燈已經亮起,飛蛾不知人間悲喜,只歡欣雀躍繞著燈盞打著旋。

    阿城在帳篷里坐了一會兒,地熱未褪,他很快出了一身汗。看了眼屋內,那人還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他沉默片刻,還是沒有作聲,從庭院里找到澆花的水管,脫了上衣,沖了個澡。

    水是地下水,帶著刺骨的冷。

    沖完澡,換上落水那天穿的襯衣西褲,出帳篷時看見楚音還是那個姿勢,整個人仿佛套陷進沙發里。

    他又站了一會兒,拿起她給的五百塊錢,去了趟小區里的便利店。

    楚音其實什麼也沒想,大腦放空,在沙發上一躺就是一萬年。

    她忘了自己沒關門,也忘了外面還有個難民阿城,直到門外有人打破岑寂“我能進來嗎?”

    她如夢初醒,側眼望去。

    天已經黑透了,屋里沒開燈,一絲光線也沒有。倒是阿城立在門外,身影被路燈拉出一道清晰又柔和的輪廓。

    楚音警覺起來,“你要干什麼?”

    阿城沉默了一會兒,“借用一下廚房。”

    楚音起身開燈,從茶幾下面摸了把水果刀,默不作聲藏在沙發靠墊下,“進來吧。”

    阿城脫了鞋,赤腳走進來,經過她時,想了想,還是問了句“我買了點方便面,楚小姐,你吃嗎?”

    “不吃。”

    他原本也沒指望她會吃,誰知走了幾步,沙發上的人又說“我想吃蝦仁煎蛋面。”

    “……”他默了默,“我不會做。”

    “沒有蝦仁,煎蛋面也可以。”她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剝離了白天與楚意然對峙時的冷硬。

    阿城沒說話,她還在自顧自往下講。

    “放點醬油,煎蛋要溏心蛋,只煎一面,筷子一戳,就會溢出來……”

    好半天,阿城還是那句硬邦邦的“我不會。”

    廚房里傳來水聲,有人點燃了煤氣灶,動用了她百年難得一用的廚具。

    楚音又陷進沙發里,閉眼時做了個很短暫的夢。夢里她還扎著兩只小辮,半夜偷偷溜到客廳找零食。

    甦星玫聞聲而來,發現了偷吃薯片、滿嘴碎屑的小賊。

    後來小賊被安置在餐桌前,面前擺了碗熱氣騰騰的蝦仁煎蛋面。蝦仁亮晶晶,煎蛋只煎一面,筷子輕輕一戳,有金黃色的蛋液緩緩溢出。

    那是後來的二十年里多昂貴的食材、多高檔的餐廳,都無法媲美的味道。

    是媽媽的味道。

    迷迷糊糊中,楚音好像又聞到了那個味道。

    “楚小姐。”

    “楚小姐?”

    她驀地驚醒,發現阿城在叫她。茶幾上擺了兩碗面,卷卷的速食面條。

    夢里的味道消失不見,空氣里只剩下熟悉的康師傅的味道。

    楚音大為失望,下意識說“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話音剛落,大半天顆米未進的肚皮卻出賣了她,發出一陣短促而奇特的聲音。

    楚音捧住這該死的肚子“……”

    阿城與她對視片刻,移開目光時,嘴角有一點細微的弧度。

    “我不會做飯,你將就吃點。”

    也實在是餓了,楚音沒再挑剔,和他在茶幾前對坐著吃面。此時無聲勝有聲。

    只是飯後,楚音進廚房溜達了一圈,忽然發現垃圾桶里躺了兩只煎糊的雞蛋,微微一愣。

    而客廳里的阿城在收拾碗筷時,抬眼注意到沙發靠墊下有什麼在反光,頓了頓,掀開一角。

    那里赫赫然躺著一把水果刀。

    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他松開靠墊,端著空碗筷起身,對上楚音局促的眼神。

    “我……”她不知說什麼好。

    阿城靜靜地望著她,片刻後說“我去洗碗。”

    潺潺水聲後,阿城很自覺地走到庭院,關好門,鑽進了帳篷。

    楚音躲在二樓窗口看他,看見他又出了帳篷,把什麼東西擺了一圈,最後是啪嗒一聲,打火機被點亮。

    片刻的火光後,帳篷四周有了細微的光亮。

    是蚊香。

    她想起水果刀被發現的那個瞬間,阿城坦誠的眼神,像風,沒有一絲保留。

    楚音合上窗簾,想了想,去書房找出舊手機,沖上了電。

    隔日,在一堆蚊香灰燼里,她象征性敲了敲阿城的帳篷。拉鏈開時,她把手機遞給他。

    阿城抬眼看她,她卻移開目光。

    “司機要隨叫隨到,沒有電話不方便聯系。”

    有風拂過,她听見很輕的笑聲,阿城伸手接過手機,聲音清冽如玉“謝謝你,楚小姐。”

    阿城正式成為了替補司機。

    只是楚音還不是很習慣這位沉默寡言的新司機,畢竟以往朱叔開車時,會有一搭沒一搭和她講話,有時候聊聊時事新聞,有時候講講楚放輝的趣事。

    而阿城開車時……

    車內的溫度像是結冰了,誰也不會先說一個字。

    楚音有點頭疼,只能囑咐他“把收音打開吧。”

    電台還停留在朱叔常開的台,路況廣播里夾雜著實事新聞。主持人正在播報這幾天最熱門的本市頭條。

    巧的是,正好是衛遇城墜海事件。

    “距離我市著名企業家衛某墜海已過去三天時間。我台接到最新消息,截至今日凌晨兩點,海上救援隊已打撈起遇難者駕駛的車輛,遺憾的是,遇難者的遺體仍未找到……”

    這幾天太忙了,楚音自己也遇到不少事,從撿到阿城,再到朱叔受傷,她並沒有時間關心熱點實事。所以乍一听到這個新聞,她愣了愣。

    “衛某?哪個衛某?”

    駕駛座的人微微一頓,沒有接話。

    結果下一秒,主持人就心有靈犀地點出了他的名字。

    “截至今天下午四點整,如果遇難者遺體仍未找到,警方將根據規定,將其列入失蹤人口。在此,我台接到遇難者家屬請求,也向全社會征集線索,一旦有人發現衛遇城先生,請立刻與本台聯系……”

    楚音坐直了身子,後背離開座椅。

    “衛遇城?衛氏集團那個ceo?”

    鑒于車內只有兩個人,也沒有別人能接話了,阿城被迫回答說“大概是。”

    “他墜海了?”楚音奇道,“他這種家大業大、有權有勢的大人物,怎麼會墜海?”

    阿城默了默,眼里溫度驟降,握住方向盤的手也因用力過猛,指節都泛白了,半晌才平平地說了句“人有旦夕禍福。”

    不知多費勁才壓下那些翻涌的情緒。

    楚音對他的異樣毫無覺察,只又放松身體,靠回了椅背上,“雖然這種時候不該幸災樂禍,但這至少說明,老天爺還是長了眼楮啊。”

    汽車一個急剎車,楚音猝不及防,被慣性向前一扔,險些撞在阿城的椅背上。

    他開車一向穩,這種操作還是第一次。

    楚音抬眼,扔去一個疑惑加譴責的眼神“?”

    阿城從後視鏡里對上她的視線“听你說話,一時沒看見紅燈。”

    楚音一時無語。

    你應聘的時候沒說你不能一心二用啊,開個車連話都不能搭嗎?

    她板著臉嘀咕了一句“下次不要這麼嚇人了。”

    思緒還在那位衛某人遇難的事情上打轉,楚音拿起手機搜索他的名字衛遇城。

    百度新聞立刻跳出了無數詞條

    衛遇城遇難。

    衛遇城墜海。

    衛遇城下落不明。

    衛氏集團ceo衛遇城突發車禍,是意外或人為?

    ……

    楚音一條一條地看。三天前遇難?

    這個時間節點讓她有些意外,有的思緒好像要浮出水面。

    前座的人頻頻從後視鏡里看她,她倒是一直埋頭看手機,全無所覺。直到某一刻,阿城忽然打斷她的瀏覽。

    “你認識他?”

    楚音抬頭,“什麼?”

    “新聞里說的那個人,衛……”他頓了頓。

    後視鏡里,楚音補全了他的名字“衛遇城。”

    阿城點頭。

    “也不算認識,單方面而已。在平城做生意的,恐怕沒幾個不知道他吧?”她想了想,篤定地說,“就是平民百姓也該听說過他的名字。”

    雖然他本人還挺低調,全然不像其他的土豪們,一會兒來個海天arty桃色纏身,一會兒浪跡聲色犬馬之所。

    平城靠海,又是經濟中心,有錢人多如牛毛。在這種地方,時不時就會冒出什麼“平城四少”、“平城五貴”。

    這位衛先生倒挺稀罕,別的公子哥都以出現在大眾視野里為榮,大概有錢人都愛玩,尤其是有錢的年輕人,在江湖上有個名字不也很有意思嗎?可他偏不。

    他非但很少露面,連衛氏集團旗下的各種活動、剪彩儀式都並不參與,低調至極。就連網上也沒幾張他的照片,最多是那種模模糊糊的遠景照,只看得清一身西裝。

    不過,關于他的傳聞倒是並不因此減少,至少楚音在商場上混跡幾年,也听說過他的鐵血手段。

    大家都說,玩天玩地的是富二代,像他這種富了不知多少代,家族企業都能追溯到太爺爺、太太爺爺那一輩的真正有錢人,只會忙得腳不沾地。

    好像也有點道理。

    阿城突然說“既然不認識,為什麼他死了會說老天有眼?”

    沒想到阿城會追問,楚音有點詫異,畢竟這位新司機素來少言寡語,若非必要,她覺得他大概能一整天不說一句話。

    也是,他不過一個小老百姓,還是投海自盡的那種,自顧不暇,哪有閑心理會什麼豪門八卦?

    楚音好心給他科普“你大概不認識這位衛先生,他不是什麼好人。”

    前座“……”

    她起了談興,當即想把過去和秦茉莉聊的那些八卦說給阿城听,可一想到人都墜海了,還連遺體都喂魚了,又打了退堂鼓。

    “算了,死者為大。人都沒了還說他壞話,挺缺德的。”

    前座的人沉默了又沉默,最後還是沒忍住“死都死了,想必也不會在意這麼多。所以他到底做什麼壞事了?”

    他從後視鏡里看著楚音,太陽穴跳個不停。

    他是真沒想到自己一向行事低調,不該沾染的壞習慣一個沒踫,能做的慈善也一個沒落下,居然到“死”的這天還有人拍著手說老天開眼。

    開什麼眼了?他洗耳恭听。

    楚音很意外,沒想到阿城居然是這麼八卦的人?嘖,長了張清心寡欲的臉,怎麼身體里住了個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

    也好,找個話題,以免一路車里都跟冰窖似的。

    她翹了個二郎腿,非常自然地開始科普。

    “衛遇城這個人,你是沒听說過,說好听點是冷血,說難听點,他那顆心可能是石頭做的,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當初他從國外回來,他爸把集團業務交了一部分給他,沒想到這位接班人一上台,直接把當年陪他爸打天下的肱股之臣全給弄出局了。听說下台的幾個老人里面,還有他從小叫叔,看著他長大的,被他一手兔死狗烹搞得血壓一上去,眨眼人就沒了。”

    “……”

    這都什麼牛頭不對馬嘴的?他弄下台的是出賣公司信息的小人,只不過恰逢堂叔血壓升高,兩件事發生在同一時期,怎麼就成她口里那個版本了?

    楚音繼續“還有前幾年,衛氏集團轉型,要把旗下的中低端酒店關閉,著力于發展高端酒店。那位衛先生直接一鍋端,多少家酒店關閉了,就有多少干了大半輩子的員工失業。听說當時那個慘啊,有人跳樓,有人賣血的。”

    前座的人臉都黑了。

    他很想問這位楚小姐,這種不實傳言都是從哪里听來的,經過核實了嗎,知不知道以訛傳訛、損害他人聲譽要負法律責任。

    可十萬個為什麼到了嘴邊,一個也問不出口。

    楚音科普半天,鏗鏘有力地做出總結“總之就是,資本家都是沒有人性的,這位衛先生更是沒人性中的沒人性!想必老天也是看在眼里,才把他給——”

    話音未落,阿城一個急剎車,楚音以比上一個路口更猛的勢頭,咚的一聲往前栽去。

    這一次,她一頭磕在了阿城的椅背上,吃痛地叫出了聲。

    然而憤怒地抬起頭時,後視鏡里只有一張清心寡欲、帶著歉意的誠懇面龐。

    阿城“抱歉,楚小姐,只顧著听你說話,我又沒注意到紅燈。”

    楚音“!!!”

    “我下次一定注意。”

    楚音瞪他半晌,泄了氣,只憋出一句“下次再這麼開,扣工資!”

    話說完,她愣了,阿城也愣了。

    片刻後,阿城慢慢地問“工資?我有工資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原來我家徒四壁 | 原來我家徒四壁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