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原來我家徒四壁 第七張鈔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套路。...)

第七張鈔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套路。...)

小說︰原來我家徒四壁| 作者︰容光| 類別︰其他類型



    第二章

    衛遇城好不容易醒過來,眼皮重如千鈞,光是睜眼這個動作,就耗費了他殘存的全部力氣。

    好像做了個很長的夢,夢里他是朵雲,一直在人間沉浮飄蕩。

    真悠閑。

    他甚至有些貪戀此刻的放松。

    直到迷迷糊糊听見有人在叫他。

    “醒醒!”

    “快醒醒!”

    憑著求生的意志,好不容易撐開了眼,哪知道那人突然撒手,他連人帶頭砰地一聲撞在沙地上,差點沒又昏過去。

    想說話,結果胃里一抽搐,側身吐出不少水來,他劇烈地咳嗽著,呼吸都很困難。

    “你醒了?”

    楚音大喜過望,立馬從包里拿出手機。

    號還沒撥出去,男人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干什麼?”

    明明是溺水的人,不知哪里來的力氣,楚音手腕一緊,像被燒紅的烙鐵死死箍著。

    她錯愕地抬起頭來,對上一道灼人的視線。

    “打120,叫救護車——”

    “不必。”

    大概是灌入過量海水,他的聲音極度沙啞,臉色白得像紙,沒說兩個字就又劇烈咳嗽起來。

    “你溺水了,得去醫院檢查——”

    “我說了不用。”

    楚音不明白他的固執“你不想活了?”

    男人扶著額頭,努力平復呼吸,濕漉漉的劉海被撩開一角。

    她這才發現,他的額頭上有道傷口,像嬰孩的嘴,大張著,觸目驚心。

    大概是被海水泡久了,沒有一點血跡,才沒引起她的注意。

    明明是溺水的人,醒來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抗拒去醫院。

    楚音微微一愣,難道他真的不想活了?

    她很快收回思緒,重新撥通120。

    別人的私事跟她沒關系,就算他跳海自殺,她作為見義勇為的好市民,也該把他交給醫院。

    電話撥通,她很快進入正題“請問是平城醫院嗎?我這邊有人溺水——”

    話沒說完,手機被一把奪過。

    “我說了,我不需要去醫院。”男人語氣凝重,濕漉漉的頭發遮住眼楮,卻遮不住冷厲的目光。

    “你還沒有脫離危險期。”

    “……”

    “是我發現的你,就這麼把你扔在這,萬一你出事,我于心不安。”

    “……”

    除了沉默,他不置一詞,像是坐實了她的猜測。

    所以果然是輕生……

    短暫的對峙後,楚音退後一步“人我救了,該說的也都說了,剩下的是你的選擇,我無權干涉。”

    她朝男人伸出手。

    “麻煩你,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男人抬手,將手機放回她手心,依然渾身戒備。

    “多謝。”疲憊而倦怠的聲音。

    楚音接過手機轉身走了兩步,心里沒著沒落的,鬼使神差又回過頭來。

    夕陽已經落到了海平面上,只余半輪,失卻了白日的耀眼光輝,只剩下一片寧靜的昏黃。

    那人撐著身體搖搖晃晃站起來,險些又跌回沙灘里。

    風很大,像是稍微用力些就能把他吹走。

    她要就這麼走了,他會怎麼樣?

    昏迷,還是再度跳海?

    眼睜睜看著一條生命消失,楚音還是不能接受,只能回到他面前“不去醫院,是因為沒錢給醫藥費嗎?”

    回應她的依然是一片沉默。

    她想既然選擇自殺,多半是走投無路了。一般說來都是錢財上的事。

    低頭調出溫醫生的電話,“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出事。”

    他抬起頭來。

    “幫人幫到底,我請家庭醫生幫你看看,確定你沒事,我們再分道揚鑣。這總行了吧?”

    車里冷氣十足,彭彭睡得正熟。

    啪嗒一聲,車門開了。

    彭彭迷迷糊糊醒來,下意識擦擦口水,正襟危坐“要回家了嗎——哎?”

    她吃驚地望著坐進車里的陌生人。

    他穿著襯衣西褲,渾身濕透,額頭上還有道醒目的傷口,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頭發快遮住眉眼,但隱約可見他利落分明的五官。

    輪廓清晰如畫。

    這——誰——?

    她夸張地比口型,問坐進駕駛座的楚音。

    楚音先對後座的人說“這是我特助,彭彭。”

    然後才對上彭彭呆滯的目光,說“這位是——”

    停頓了近三秒鐘,也沒等到身後的人主動自我介紹,她默默嘆口氣。

    “這位,你就叫他魯先生吧。”

    彭彭“魯先生?”

    後座的人也抬頭看過來。

    楚音很淡然“他從海上飄來,又不願意透露姓名,你就暫且叫他魯先生吧。”

    “但是為什麼是魯啊?”

    “你沒看過《魯濱孫漂流記》?”

    彭彭“……”

    “魯先生”“……”

    溫醫生已經在明玉上城等著了。

    楚音就住在這里。

    楚放輝有高血壓,生意應酬免不了推杯換盞,溫醫生隔三差五就去為他做檢查。

    楚音把人請進客廳,交代溫醫生為溺水的“魯先生”做個檢查,自己匆匆回臥室換衣服。

    出來時,溫醫生已經在給“魯先生”包扎額頭上的傷口了。

    “消炎藥一日兩次,飯後吃。”

    “傷口不能沾水,三天後要換藥,重新包扎。”

    “肺里有一點積水,今天晚上多觀察一下,如果不舒服,要立馬就醫。”

    見楚音來了,溫醫生回頭。

    她換了身黑色無袖連衣裙,剪裁合身,越發襯得人氣質卓絕,曲線優美。

    長發還有些潤,散在肩後略顯凌亂,卻兀自為她添了兩分小性感。

    楚音“他怎麼樣?”

    溫醫生說“目前看來應該沒有大問題。但是出于安全考慮,我還是建議入院觀察一晚。”

    沙發上的人依然沉默,額頭纏上繃帶後,越發像個頹喪的病患。

    只是一般的病患大概沒有這樣英俊。

    即便臉色依然蒼白,眼里漆黑一片,渾身上下總帶著抗拒,也毫不妨礙旁觀者的判定這位“魯先生”樣貌出眾。

    听了溫醫生的話,他也沒有半點反應。

    楚音看懂了他的抗拒,只能問溫醫生“不住院不行嗎?”

    “就算不住院,也不能一個人待著,身邊得有人看著。”

    客廳里一時岑寂,氣氛有些僵持。

    彭彭坐在一邊觀察,溫醫生開始收拾藥箱,于是楚音只能繼續勸“醫生的話你听見了,還是去醫院吧。”

    男人“不去。”

    “那你準備去哪兒?”

    “我會看著辦。”說話間,他已然起身,準備離開,“謝謝你出手相救。”

    頓了頓,他抬眼看向她“請問尊姓大名?”

    “楚音。”

    “楚音。”他低聲重復了一遍。

    楚音。

    開銀白色帕拉梅拉。

    家住明玉上城。

    衛遇城最後一次道謝,開門離去。

    楚音在後面喂了一聲“你去哪啊?”

    他沒回頭,背影筆直,哪怕渾身濕透,整個人卻像把鋒利的劍,想要沖破這無邊夜色。

    彭彭莫名其妙地問“這到底是哪來的魯濱孫啊?一般人差點淹死,被救了不該感激涕零,情緒激動地拉著恩人的手叫聲再生父母嗎?怎麼他看著……”

    “一點也沒有生還的喜悅?”楚音接口說。

    彭彭拼命點頭。

    楚音看著那個背影,心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該不會還要尋死吧?

    她想追出去,卻又停在門口。

    萍水相逢,她救得了他一時,還能救得了他一世?

    楚音站在大門口,太陽穴一直在跳。

    衛遇城從明玉上城走出來時,才發現自己此刻兩手空空。

    額頭上的傷口一跳一跳地疼,令他無暇思考。

    小區大門處有一面巨大的led屏,恰好在播放晚間時段的新聞。

    視線掠過屏幕,他忽然停下腳步,站在原地不動了。

    主持人的神情有些凝重。

    “下面為大家插播一條新聞,今天下午在平城沿海高速公路上發生一起交通事故。”

    “下午三點四十六分,在我市沿海高速公路上,一輛轎車在彎道處沖出護欄,墜入海里。”

    “現場攝像頭捕捉到的畫面顯示,該輛轎車的車主是我市著名企業家,衛氏集團的ceo,衛遇城先生。”

    “衛遇城先生是國內知名的青年企業家,曾榮獲……”

    “事故原因還在調查中,救護車第一時間趕往現場,工作人員在沿海區域展開搜救行動。但目前尚未找到失聯人員……”

    “我台第一時間趕往衛氏集團,見到了衛先生的家屬。下面讓我們接通現場記者。”

    衛遇城停在原地,微微仰頭,一動不動盯著大屏幕。

    一名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出現在畫面里,細看之下,眉目竟與他有幾分相似。

    畫面下方出現一行介紹性的小字衛氏集團董事長次子,衛青山。

    衛青山面色沉痛。

    “我沒想到出事的會是我哥。”

    “父親一個月前因腦溢血入院,至今還在icu,沒有醒過來。沒想到我哥又接連出事……”

    昔日從來都像仇敵見面,如今卻在大屏幕上口口聲聲叫他哥。

    衛遇城面無表情看著那張臉,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收攏。

    主持人問,此前衛氏集團的ceo一職由衛遇城擔任,如今兄長下落不明,是否要暫且由他出面主持大局……

    小區門口人來人往,不少人注意到這個奇怪的男人,衣服又濕又皺,頭上還纏著繃帶。

    他卻渾然不覺,只定定地仰頭注視著大屏幕,眼里有疾風驟雨,叫人看一眼就恨不能躲得遠遠的。

    新聞還在繼續,他卻驀地轉身,往來時的路走去。

    衛遇城回來時,溫醫生已經離開,彭彭也回家了。

    楚音心神不寧坐在沙發上,正在展開頭腦風暴。

    過往二十六年,她見識過商場上的風起雲涌,卻並未經歷過人命攸關的事情。

    那個人還會自殺嗎?

    她算不算是見死不救?

    這會兒才開始後悔,她為什麼沒有想到報警呢?在他離開的時候,她就該報警的。

    忽然听見門鈴響起,她嚇一跳,匆忙打開可視門鈴。

    “誰?”

    屏幕上,庭院大門外有人去而復返,那一頭繃帶非常醒目。

    楚音一愣,隨即走出庭院,打開了門,“你怎麼……”

    怎麼回來了?

    她沒能問出口,自己都沒覺察到心里好像稍微放松了一點。

    “楚小姐,能不能借你手機一用?”

    楚音帶他穿過院子,回到大門口,自己從屋里拿了手機遞給他。

    衛遇城保持距離,沒受到邀請就站在門外,打電話時也沒進屋。

    楚音站在門內,只听見他說了幾句話,三言兩語就掛了。

    “仁叔,是我。”

    “我沒事。”

    “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和你聯系過。”

    “我暫時不回去。等事情解決後再說。”

    樓道里的燈滅了又亮,衛遇城把手機遞了回來,抬眼看著楚音,似乎思索了片刻,才下定決心。

    “楚小姐,你能收留我一晚嗎?”

    楚音一怔,“你,你不尋——”

    話卡在嗓子眼里,終究沒能把“你不尋死了嗎”問出口。

    他卻好像知道她要說什麼,目光沉靜,語氣如常。

    “我想活著。”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原來我家徒四壁 | 原來我家徒四壁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