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原來我家徒四壁 第一張鈔票(海的兒子。...)

第一張鈔票(海的兒子。...)

小說︰原來我家徒四壁| 作者︰容光| 類別︰其他類型



    第一章

    傍晚時分,海風很大。

    昏黃的落日一點點墜入海平面。

    風里有咸濕的味道。

    楚音在車上接到父親的電話,心情不錯。

    結果一通電話鬧得很不愉快。

    楚放輝舊事重提,又說要把楚意然弄進公司。

    難怪剛才一派慈祥地問她周末回家要吃什麼,原來是拋磚引玉。

    楚音收起笑容“她又來磨你了?”

    楚放輝噎了噎“好歹是你妹妹,這麼閑在家也不是個事兒,她既然想進公司幫幫你——”

    “確定是幫我,不是坑我?”

    楚放輝顯然很頭疼,“話也不是這麼說。”

    “那就別說。”

    “……”

    這個話題提過很多次了,每次父女倆都不歡而散。可沙發旁的二女兒一臉殷切,楚放輝只能硬著頭皮再勸勸。

    楚音打斷他,換了只手拿電話,“她在你旁邊吧?”

    “沒,沒在。”

    “讓她接電話。”

    “咳,都說了她不在。”

    楚音抬頭對副駕駛的助理說“彭彭,打個電話給楚意然。”

    “好的。”

    彭彭立馬低頭撥通電話,開啟免提,不多時,楚音從自己的手機里听見對面傳來的鈴聲。

    楚放輝“……”

    楚音示意彭彭“可以掛了。”

    彭彭再次答了聲“好的”,掛斷了電話,對面的手機鈴聲也終止了。

    楚音重復了一遍“她不在?”

    楚放輝重重地咳嗽起來“那什麼,這孩子就是粗心,人都出門了,手機還放在家里忘了帶。”

    通話持續了好一會兒,氣氛僵持不下。

    最後楚音不耐煩了,“爸,你不用再說了。說一百次結果還是一樣。”

    “音音——”

    “我可以容忍她當個飯桶花家里的錢,也可以對她打著楚小姐的名號四處招搖,妄圖釣個金龜婿保持沉默。但是進公司,她想都不要想。”

    “她也是想上進一點。”

    “那你轉告她,去別處上進。”

    “她好歹是你妹妹——”

    “並沒有血緣關系。”

    楚放輝一頓,下意識抬頭。

    身旁的楚意然顯然听到了電話那邊的聲音,眼神里有難以掩飾的屈辱。

    重組家庭,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不易。

    發妻走得早,當初再婚也是為了給楚音一個完整的家,楚放輝很努力地彌補女兒缺失的母愛,當然,也盡力給繼女楚意然缺失的父愛。

    因此,看見身旁的小姑娘一臉受傷,他下意識喝止楚音。

    可手機里,楚音的聲音再清晰不過

    “爸爸分給她了,家也讓給她了,我擁有的全部都被她拿走一半。難道公司也要分給她?”

    他一下沒了聲。

    楚音一字一頓說“爸,星輝設計是媽媽留給我的。”

    良久,她才听見楚放輝的回答“爸爸知道了。”

    和從前一樣,在進公司這件事上,楚意然的如意算盤又落空了。

    楚音贏了,但心里並沒有半點喜悅。

    “停車。”她突然出聲。

    司機停在路邊,助理彭彭也回頭看著她。

    楚音“朱叔,你先回家吧,我想自己開車轉轉。”

    再看彭彭,卻被彭彭搶先一步“我陪你轉。”

    “下班時間,沒有加班工資,不用陪我。”

    彭彭很堅持“上一天班了,我也想轉轉。”

    “……”

    楚音也不去拆穿,彭彭眼里明晃晃擺著我並不信任你的車技。

    陪就陪吧,反正她也不是很信任自己的車技……

    最後朱叔自己打車走了,楚音坐上駕駛座,久違地摸到了方向盤。

    “現在下車還來得及。”她提醒彭彭。

    彭彭顯然掙扎了幾秒鐘,最後放棄抵抗,“開車吧!”

    楚音的心情難得地好了一點點,嘴角一彎,“你老板好歹拿駕照五年了。用得著一臉視死如歸嗎?”

    彭彭有氣無力地提醒她“拿了五年,開車的次數加起來還沒超過兩只手……”

    “別擔心,我在這方面有天賦。”

    然而——

    半小時後,銀白色帕拉梅拉歷經艱辛,在沿途無數憤怒的汽笛聲里抵達海邊。

    夏日炎炎,哪怕車里開著冷氣,彭彭也嚇出一身汗來。

    她終于明白老板擁有的天賦是什麼了。完全就是馬路殺手的天賦!

    車停在海邊的公路盡頭。

    楚音問“下去走走?”

    彭彭猶豫了。

    夏天的海風是潮濕悶熱的。光是看著窗外,也能感覺到迎面撲來的熱浪。

    楚音看穿她的抗拒,“不是想出來轉轉嗎?”

    “也不是不想轉……”

    “直說吧,明明就是擔心我車技不好,出什麼意外。”

    這還真不是。

    彭彭舉雙手坦白“其實我主要是擔心你車技不好,給沿途的無辜路人造成身心傷害。”

    “……”

    憤怒的關門聲表達了老板的不滿。

    空調吹得人很放松,彭彭坐在車里玩了會兒手機,側頭看了眼在海邊散步的老板,靠在座椅上不知不覺睡著了。

    剩下楚音獨自看海。

    天已昏黃,夕陽正一點點沉入海平面。

    哪怕知道地球是圓的,在海的盡頭會有另一片陸地,她也覺得此刻置身于世界的盡頭。

    上中學時讀到過一首詩,叫做《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這會兒想起來,楚音踹了腳沙子。

    長大以後才明白,當年背的課文十有八九是心靈雞湯,現實它一般不長這樣。

    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結婚、離婚,重組家庭再常見不過。

    比起那些飽受欺凌的“灰姑娘”來說,她其實算很幸運的一個。

    除了母愛,她從小到大都沒缺過什麼。甚至因為母親走得早,楚放輝把所有的愛都傾注于她。

    就算她開口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努力造□□去摘。

    後來楚放輝為她找了個新媽媽,與周棠再婚。這位繼母倒也沒有像灰姑娘的後媽那樣可惡,甚至把她照顧得很好。

    美中不足的是周棠帶了個女兒來,和楚音差不多年紀。

    若不是偶然生病,看到周棠照顧女兒的場景,楚音其實很喜歡這個溫柔的新媽媽。

    楚音生病時,周棠盡心照顧她,帶她看醫生、監督她吃藥,也會囑咐阿姨做可口的清粥小菜給她。

    可直到楚意然生病,楚音無意中看見周棠一口一口喂她喝粥,半夜也親自來探她的額頭,發覺高燒不退時,甚至紅著眼圈不斷替她冷敷降溫。

    她才明白大概人天生就會有所偏袒。

    只是對她很溫柔的阿姨,但並不是媽媽。

    界限一旦清晰後,人就會清醒很多。

    楚音明白父親是為了她才會再婚,雖然新家庭意外地撫慰了他的心,而非她的,但她還是大氣地接納了周棠與楚意然。

    只可惜成年人惜福,小孩子卻稚嫩。

    楚意然天生與她不對盤,兩人從小摩擦不斷,簡直水火不容。

    這位妹妹可是白蓮花里的戰斗機,絕世白蓮王。

    大概是因為從小衣食無憂,楚音養成了直來直去的性子。可楚意然不同,在跟隨母親嫁入楚家前,她只是個普通家庭的孩子。

    弱者好像天生就更能爭取人的同情心,這種潛力在楚意然身上發揮得淋灕盡致。

    于是兩廂一對比,楚音被襯托得像個呆頭霸王。

    不管誰對誰錯,吵起架來,甚至動起手來,楚意然永遠在人後毫不示弱,像個怪力少女,可一旦大人來了,她就能爭分奪秒哭得肝腸寸斷。

    楚音為此輸得一塌糊涂,甚至在楚意然的十八歲生日那天,親手送上了一座淘寶定制的“奧斯卡小金人”。

    回想到從小到大的種種,楚音只覺得一口氣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來。

    太陽已有一半沉入海中。

    風更大了,浪潮也漸漸洶涌起來。

    大概是這種電影畫面般的場景感染了她,情緒也被激發出來。

    楚音做出了一個矯情的舉動。

    她把手籠在嘴邊,對著浪潮沒頭沒腦喊了句“你就只有這點本事了嗎?”

    郁氣散了些。

    她再接再厲,用更大的嗓門兒繼續喊些亂七八糟的——

    “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干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

    雜七雜八喊了半天,聲音都啞了。

    收尾的是激情澎湃的一句“有本事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啊!”

    漲潮後的海平面很不平靜。幾乎是話音剛落,又一道浪自遠處而來,隨著風勢愈滾愈大,愈來愈盛,離海岸線越來越近。

    楚音嚇一跳,轉身想跑。

    不是,老天爺耳朵這麼靈嗎?報應來得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可腳下都是細沙,松松軟軟,跑不快,沒兩步她就被一個浪頭撲倒,跪趴在地上。

    “……”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暴風雨果然來得更猛烈了。

    楚音看了眼濕透的鉛筆裙,無語地爬起身,轉身想感慨點什麼,卻被嚇得魂飛魄散。

    老天爺送來一道風浪,把她這個試圖挑釁命運的愣頭青打倒不說,還送來點別的什麼。

    大浪來了又走,在沙灘留下一道身影。

    有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楚音失聲尖叫。

    事後回想,至少得有vitas唱《歌劇2》那個音高。

    她拔腿就跑,跑出十來米開外,又遲疑著回頭。

    那人還在。

    是死是活?

    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楚音遲疑著打量他。

    一個渾身濕透的男人。

    余暉落了一地,在沙灘上染出一片碎金,勾勒出起伏的身影,輪廓都像在發光。

    楚音回頭叫了幾聲彭彭,無奈車里的人睡得很熟,沒有人回應她。

    她大著膽子走回去,又猶豫了一會兒,才蹲下來,小心翼翼探了探那人的鼻息。

    一秒,兩秒……她察覺到了微弱的呼吸。

    還有氣?!

    楚音一愣,迅速蹲下來,翻開他的眼皮看了看,又俯身听他的心跳,最後半跪在地上。

    “彭小滿!快來救命——”

    她大喊著,扶起溺水者的頭,抬起下頜,替他開放氣道。

    作為一名富二代,楚音從小就被楚放輝送去學習各種求生技能,比如游泳,比如跳傘。

    楚放輝沒什麼文化,但看的電影不少。

    香港電影不都是這麼演的嗎?人一旦發財,就容易招來他人覬覦,而壞蛋往往對小孩下手。

    楚音在游泳課上學過關于溺水的急救課程。

    她絞盡腦汁回憶著——

    清理口鼻中殘存的泥沙。

    抬高下頜,開放氣道。

    然後呢?

    對了,胸外按壓!

    用力按壓了不知多少下,楚音才模模糊糊想起下一個步驟。

    等等——

    胸外按壓結束之後是什麼來著?

    ……人工呼吸。

    ……

    腦子里天人交戰,最終還是救人的想法佔了上風。深吸一口氣,楚音捧著他的腦袋,毅然決然埋下頭去。

    十厘米。

    五厘米。

    近了。

    更近了。

    就在即將唇對唇的那一刻,男人忽然眼皮一動,睜開了眼。

    蒼白的臉,濕漉漉的發。

    失去血色的唇,和黑白分明,仿佛水墨畫的眼。

    他費勁地聚焦,終于,視線與楚音相對。

    兩秒鐘後——

    “啊——!!!”

    楚音幾乎是下意識扔掉了那只腦袋,尖叫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原來我家徒四壁 | 原來我家徒四壁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