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朝仙道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

小說︰朝仙道| 作者︰皇甫奇|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朝仙道 !

    在這種蛟龍的情況下,秦芷鄔和陳少君的速度立即飆升一截,只不過幾個閃爍立即消失無蹤。

    同一時間,陳少君的冰魔神也完全消失不見,整個水族腹地只留下一群亂哄哄的水族士兵。

    而另一側,陳少君的浩氣化身也追上了地底的小蝸和水族公主閻辛陌。

    “走。”

    陳少君的聲音還在虛空中飄蕩,下一刻,一群人立即化為虹光,朝著遠處飆升而去,一路在地下激射,大約數十里之後,水晶龍宮已經被眾人遠遠的甩在身後,再也看不見了。

    一處泥沙飛舞,陳少君和小蝸才帶著水族公主閻辛陌從地底鑽了出來。

    “呼。”

    剛一從地底鑽出,小蝸立即長舒了一口氣,癱在了地上︰

    “嚇死我了,弄出這麼大動靜,我還差點以為逃不掉。對了小子,你怎麼不叫上秦芷鄔,我們不和她一起匯合嗎?”

    說完最後一句話,小蝸下意識的望向陳少君,有些詫異。

    “不急,到時候和她匯合也是一樣。而且我們一群人聚在一起目標太大,也未必是好事。”

    陳少君道。

    其他人也就罷了,但是對于黑龍君,陳少君始終還是有所忌憚,這一位只是在閉關,並非出不了關,並不意味著他就真的完全無法出手了。

    “總之小心無大過。”

    陳少君道。

    “好吧。”

    小蝸點了點頭,也沒爭辯,它本來就是隨口一說,不見就不見唄。

    很快四周就安靜下來,陳少君和小蝸的目光立即齊齊落在了身後身軀龐大,足有幾人高的水族公主閻辛陌身上。

    這次為了救閻辛陌還是冒了不小的風險,等到黑龍去發現閻辛陌不在,還不知道會如何大發雷霆。

    “公主殿下。”

    陳少君沉吟片刻,很快打破了沉默︰

    “實不相瞞,這一次我們冒險進入龍淵,也是有事相求。”

    “哦?”

    听到陳少君的話,水族公主閻辛陌眼中微不可查的跳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如常︰

    “公子請說,只要是閻辛陌能夠幫上忙的,一定知無不言。”

    陳少君點了點頭,也沒有隱瞞,直接開門見山道︰

    “如今水族動亂,江南水患,近百萬江南的百姓面臨洪水的威脅,在下這一次和家父南下,也是為此而來。解鈴還需系鈴人,在下想知道水府君的下落,水府君是水族之主,也只有他才能終結眼前這種混亂的局面。”

    陳少君道︰

    “所以希望公主能夠告訴我們水府君的下落。”

    江南水患,水府君是其中的關鍵人物,只要找到他,江南的水患就解決了一半,而如果找不到他,不管朝廷方面怎麼做,恐怕都難以解決眼前的困局。

    ——朝廷方面最多也就只能擊敗水族,而無法逆轉這股滔天的洪水。

    四周圍靜悄悄的,陳少君和小蝸都抬起頭,滿臉期待的望著水族公主閻辛陌,等待著她的答案。

    盡管行動之前心中就已經做出了種種準備,然而水族公主閻辛陌的答案,卻還是讓陳少君和小蝸始料不及。

    “我……我不知道。”

    水族公主閻辛陌吐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

    “怎麼可能?”

    小蝸失聲驚呼,第一個開口︰

    “你和水府君不是父女嗎?你們倆血脈相通,只要水府君還活著,你和他血脈相通,立即就能察覺到他所在的位置,你怎麼會不知道?”

    這番話幾乎就是秦芷鄔之前對陳少君和小蝸所說的,正是因為相信這番話,他們才冒險潛入水晶龍宮,在黑龍君的眼皮底下救出了水族公主閻辛陌。

    然而現在閻辛陌居然說她不知道她父親水府君的下落,這實在是讓人措手不及。

    別說是小蝸,就連陳少君此時也是沉默不語,一雙劍眉深深的皺了起來。

    這個答案是他和小蝸完全沒有料到的。

    幾乎是下意識的,陳少君抬起頭來望向了對面的水族公主閻辛陌。閻辛陌的神色平靜,臉上沒有太大的波瀾,然而面對陳少君那仿佛洞徹心扉的目光,依然忍不住出現了剎那的慌亂,不過僅僅只是一瞬立即恢復如常,快的讓人幾乎以為是幻覺。

    “小子,她在說謊。”

    小蝸透過意識,直接和陳少君在精神層面交流道。

    “我知道。”

    陳少君淡淡道。

    “啊?”

    這回輪到小蝸驚訝了,看陳少君的神情,它還差點以為陳少君信了閻辛陌的說辭。

    陳少君並沒有多說,連小蝸都能看出來的東西,他又豈會看不出來?

    閻辛陌在說謊,這是傻子都知道的。

    秦芷鄔能夠肯定的說出那番話,必然是有其依據,很顯然問題出在這位水族公主閻辛陌身上,只是——

    陳少君再次望了一眼閻辛陌,盡管最初的時候對上他的目光,閻辛陌的眼中出現過霎那的慌亂,然而此時的她目光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很顯她已經下定決心,絕不會輕易告訴陳少君和小蝸水府君的下落。

    然而陳少君關心的卻還不是這個。

    閻辛陌和水族的水府君乃是父女關系,兩人血脈相連,如今黑龍君當道,閻辛陌的父親水府君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按道理她應該比自己還要急于找到水府君的下落,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有人願意提供幫助,她反而不說了?

    “小子,這女娃娃難道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小蝸思考了片刻,突然道。

    這也是它唯一能夠想到的答案,若非如此,閻辛陌絕不會有這樣的表現。

    陳少君沒有回話,他的眼中光芒閃動,瞬息間掠過無數的念頭。

    閻辛陌這般言不由衷,必然有其苦衷,這是一定的,不過陳少君感覺這件事情還遠沒有那麼簡單。

    不知為什麼,陳少君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就好像有什麼隱藏的信息被自己忽略了一樣。

    “陳公子,這一次多謝相助。你的恩情閻辛陌必定銘記于心,日後必有回報,只是現在我恐怕得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閻辛陌開口道︰

    “江南的事情我也可以體諒,但是現在的我自顧不暇,根本愛莫能助。父親的舊部還在等我,我必須先和他們匯合,之後如果有可能,我一定會盡力幫你平息水患。”

    “不是吧?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救你出來,你現在就走嗎?”

    小蝸看著閻辛陌,呆呆道。

    這不就是過河拆橋嗎?本來還以為找到她多多少少能有些幫助,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這才剛剛離開水族腹地,剛剛脫離險境,這位水族公主就要和他們分道揚鑣,直接甩下他們。

    “這女娃娃也太沒義氣了。”

    小蝸吐槽道,一臉的不滿。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陳少君目光一閃,突然開口說話了。

    “公主殿下,你父親水府君還活著對嗎?”

    “陳公子,我……我也不清楚。”

    閻辛陌連忙道。

    看到閻辛陌的反應,陳少君心中的那個念頭越發的清晰了。

    閻辛陌有難言之隱是可以肯定的,但她表現的實在是太鎮定了,水族大亂,原本臣服于水府君的派系被徹底顛覆,而父親被黑龍君重傷,生死不知,正常做女兒的這個時候早就亂了。

    但閻辛陌卻是一點都不慌,至于她後來的表現以及說的那一系列話,看起來更像是急于離開找的托詞,以避免被陳少君和小蝸繼續追問她不願意回答的問題。

    “還有多少希望,還來得及嗎?”

    陳少君盯著閻辛陌的眼楮,突然道。

    “!!!”

    小蝸猛的扭過頭來,盯著陳少君,瞪大了眼楮,滿頭的霧水。

    什麼有多少希望?什麼還來得及嗎?這小子胡言亂語在說什麼?

    不過讓小蝸最錯愕的還是接下來閻辛陌的反應,在小蝸听來莫名其妙的那一番話,落到水族公主閻辛陌的耳中,原本還強制保持著鎮定的閻辛陌,就好像被陳少君一眼看破心中最隱秘的秘密,臉上頓時一片慌亂。

    就連小蝸都能看得出來,陳少君那沒頭沒腦的一番話,讓她始料不及,心中破防。

    “陳公子,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什麼希望?什麼來得及?”

    閻辛陌眼神躲閃,越來越不自然。

    “你被關在黑暗龍淵之中,盡管你是水府君的女兒,但黑龍君根本沒有要殺你的意思,對嗎?”

    陳少君的目光爍爍,根本沒有要放過閻辛陌的意思。

    有些念頭在他的腦海中原本還只是模糊的印象,但是隨著閻辛陌的反應,陳少君也越來越肯定了。

    “他……他確實沒有殺我,但也絕不是什麼好意。”

    閻辛陌道。

    “水府君出事,事情發生這麼久,但你表現的卻一點都不著急,因為你一開始就知道,水府君是安全,他並沒有出事,對不對?”

    陳少君往前走近了幾步,繼續道。

    “小子,你們到底在說什麼?我怎麼越听越迷糊。”

    小蝸仰著頭一頭霧水,盡管陳少君和閻辛陌說的每一個字它都懂,但是連在一起,小蝸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他奶奶的,這兩個家伙在神仙說話嗎?”<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朝仙道 | 朝仙道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